。 衛易說完這話,大夥的臉色才好看了一點。

「那你這意思是……」

衛易指了指桌上的晶卡,平靜道:「七張晶卡,都是不記名的,每一張裡面都有兩百萬靈錢。接下來大夥得幫我去做一件事,就是去城裡那些靈草店裡,買一種叫做養神草的靈階下品靈草。只要每一株的價格不超過十五萬,都買下來,有多少買多少。要是靈錢不夠了,還可以再來我這裡拿!」

「乖乖,七張晶卡,這就是一千四百萬啊!」

姜寧看著衛易的眼神都變了,「小衛,沒看出來啊!你還是個小土豪啊!」

衛易訕笑兩聲,卻是沒有回答姜寧這個問題。不過幾人當中,只有韓秋生,大概知道他身上靈錢的底細。

經過這段時間的瘋狂煉丹,衛易這短短不到兩個月的時間內,一口氣就賺了一千五百萬靈錢!

如今衛易的身家,大概在小隊幾人當中,要排的上頭一份。像老池趙陽他們,雖然狩妖多年,積蓄不少,可之前突破化靈期的時候,一下子就消耗了那麼多,所以如今身上的靈錢,估計肯定是不如衛易的。

「如果買到了養神草,就第一時間拿回店裡給我,這些……這些都是我替我師傅買的,很急,所以只能請你們幫忙一起去買了。」

衛易的請求,自然得到了大夥的支持,尤其是老池和趙陽,之前突破化靈期的時候,兩人都曾因為丹藥的事情,覺得欠了衛易一個不小的人情。如今能夠替衛易做點什麼,他們也很高興。

於是,接下來的兩天,小隊其他七個人,開始分頭行動,去城裡各家靈草店鋪一陣掃蕩。

而經過幾人這一番財大氣粗的掃蕩后,結果,竟然讓蒼靈城裡的養神草數量銳減。許多商家私底下紛紛交流后發現,原來竟然有一伙人在瘋狂購買養神草。於是某些商家有存心不良的,便開始想著囤貨居奇。可當他們將養神草拿到手裡以後,卻發現之前那伙瘋狂購買養神草的傢伙,竟然消失的無影無蹤。之前囤積的養神草,也只能暫時砸在手裡了。

當然,這都是后話了。

因為幾人分頭行動,速度其實相當之快。僅僅兩天時間,衛易之前給出去的一千四百萬靈錢,就被他們一口氣花了個精光。而這些靈錢,最後卻是買來了一百一十四株養神草。而他自己,則是又花了一百二十萬靈錢,去購買了諸多輔助靈草。相較於靈階的養神草來說,輔助靈草都是法階靈草,倒是很容易就買到了。

連衛易自己都沒想到,之前這個讓自己覺得頗為麻煩的問題,竟然解決的如此容易。

「看來……確實是人多力量大啊!」

衛易感慨道:「尤其是老池和趙陽他們兩個,作為兩個化靈期修士,出面去買靈草,也要容易很多。」

「這是當然的,不然你以為,為什麼那些周天境修士,不去閉關修行,反倒要花時間打理俗事?不就是因為這個?若是有自己的勢力,很多不必要的事情,自然有其他人幫你打理。當然,前提是你自己得足夠強,能替你的附庸提供庇護。」

說到底……還是自己要足夠強嗎?

衛易之前還真的想過這個問題。隨著他修為逐漸提高,比如買靈草這種事情,確實也不能總是讓自己去做。既然如此,若是小隊幾人,直接組成一個勢力,又如何呢?

正常來說,化靈期修者,就有資格去城主府報備,申請成立屬於自己的門派了。

衛易倒沒想過成立門派什麼的,不過他覺得,隨著小隊幾人修為越來越高,以後肯定不能只是做一支單純的狩妖隊,肯定是要有其他發展方向的。而且小隊幾人之間,可以說得上是絕對的信任。若是能繼續聚在一起,組成一個小勢力,這對大夥來說,也都是很有利的事。

不過,眼下首先要做的,是自己需要先在那個丹師試煉會上,一鳴驚人,然後找一棵夠粗的大樹依靠。要不然,宋家和之前結怨的麥芒宗,可都是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突然發難的。

衛易甩了甩腦袋,開始重新專註於眼前。

一口氣揮霍了一千五百多萬靈錢后,衛易終於將所需靈草全部備齊。然後,衛易就再次帶著這些靈草,鑽進了煉丹房內。

「距離丹師試煉會,只剩下不到兩天時間了。一百顆靈階丹藥……咱們也未必煉的完啊?」

「不是未必,是肯定煉不完!」

素給出了肯定的答案,「這沒有辦法。哪怕你這兩天不眠不休,老娘最多也就只能煉製二十顆養神丹。剩下的養神丹,就只能接下來在試煉會期間,慢慢煉製了。不過,就算數量再少一些,其實也無妨。老娘估摸著,三十顆養神丹,應該就足夠讓老娘,在那個拂水宗周天境的眼皮子底下,幫你卻能不被發現了。」

衛易點了點頭。之前跟素聊過,他也知道一顆養神丹,對於神魂恢復的作用,大致相當於生服三株養神草。

之前衛易第一次購買養神草的時候,哪怕素願意出手,也沒辦法藉助他的身體,煉製靈階的養神丹。如今隨著他修為進階,可以煉製養神丹,才算徹底物盡其用。

「總之,儘力就是了。有三十顆養神丹,就足以讓老娘恢復到不懼周天境初期修者的感知,若是有一百顆,那就可以完全屏蔽掉周天境中期修者的感知了。」

衛易點了點頭,然後徹底放開心神,將身體交由素來控制。

隨著衛易修為提升,素又恢復了太多。如今素再控制他的身體,已經極為輕鬆了。

「若是你能成功進階化靈期,到時候老娘再控制你的身體,那就真的一點消耗都沒有了。」

這個時候,衛易再次開口,卻已經是素的聲音了。

煉製靈階丹藥,時間要遠比法階丹藥長很多。之前煉製紫氣凝璇丹的時候,衛易可是一口氣支撐了足足兩個時辰。而這養神丹,煉製的時間同樣不短,即便素親自出手,也要花費一個半時辰的時間。

一個半時辰后。

隨著一聲輕鳴,丹爐下的火焰終於熄滅。衛易一揮手,一顆雪白色的丹藥,便從丹爐當中飛了出來,落入衛易的手心裡。

然後,這顆市價至少一百七十萬靈錢的養神丹,就被衛易直接丟進了嘴裡。

。 當楊復恭被排擠出朝廷之後,楊守立便以「倒楊第一人」、「倒楊功臣」的身份自居,變得越發囂張跋扈,貼身保鏢就有三百餘人,招搖過市、吆五喝六,成為混蛋界冉冉升起的新星。

他忘記了兔死狗烹的道理。他忘記了楊復恭既是他平步青雲的墊腳石,也是他賴以生存的土壤。

昭宗與禁軍將領合謀將楊守立騙進宮中,秘密暗殺。

隨後是對楊守立殘餘勢力的血腥清洗,例如他的親密戰友賈德晟。楊守立的部隊立刻嘩變,在長安城打砸搶燒,然後做了鳥獸散;賈德晟所部騎兵一千餘人,則逃往了鳳翔,投奔了李茂貞。

樹欲靜而風不止,昭宗皇帝自認為「倒楊運動」可以到此為止了,卻不知他無意間打開了潘多拉魔盒,接下來的故事發展將完全失控,「倒楊運動」的勝利果實也將連本帶利地吐出去。

不久前,東川節度使顧彥朗因病醫治無效,在東川總部梓州逝世,軍隊推舉他的弟弟顧彥暉做東川留後。朝廷任命顧彥暉做東川節度使,派人送去旌旗符節。

由長安到梓州,山南西道是必經之路。楊守亮將送符節的朝廷使節扣留,並進攻東川。顧彥暉向西川王建求救。王建早有統一兩川之心,於是秘密囑咐赴援將領,在趕走楊守亮之後,務必在慶功宴上把顧彥暉做掉,以吞併東川。

緊要關頭,王建的養子王宗弼於心不忍,偷偷把陰謀泄露給顧彥暉,致使王建的鴻門宴未能得逞。兩川形勢變得愈發微妙起來。

鳳翔李茂貞也有心向南擴張,於是聯合靜難節度使王行瑜、鎮國節度使韓建、匡國節度使王行約、天雄節度使李茂庄,聯名上疏朝廷,指責山南西道楊守亮藏匿叛亂分子楊復恭,請求讓李茂貞做統帥,出兵征討。

在奏章中,李茂貞表示,此次軍事行動不需要朝廷撥付糧草軍餉,更不需要朝廷派遣一兵一卒,只需朝廷點點頭,讓李茂貞師出有名即可。

昭宗一口回絕,不準出兵。

在關中、關西、兩川一帶,讓楊復恭、李茂貞、王建互相牽制,地區均勢,才是對中央最有利的局面。這樣,昭宗才能在徹底消化完「倒楊運動」的成果后,繼續通過二桃殺三士的伎倆挑撥藩鎮鷸蚌相爭,然後從中漁利,蠶食藩鎮勢力,繼而實現帝國的偉大復興。

李茂貞豈會錯失良機?無視朝廷詔令,擅自發兵征討,沿路燒殺搶掠,無惡不作。

眼看木已成舟,生米煮成了熟飯,昭宗迫不得已,授予了李茂貞「山南招討使」的頭銜,希望他能受國法的約束,從而保全山南西道百姓。

李茂貞勢如破竹,連戰連捷,一口氣攻陷了興元府,楊復恭與楊守亮等逃往閬州,不必細表。

「倒楊運動」剎車失靈,昭宗喪失了主動權。「后倒楊運動」被鳳翔李茂貞強行開啟。

在「后倒楊運動」中,楊復恭和他的楊家班成了醬油男,而主角卻是西川王建和鳳翔李茂貞。

這就是政治博弈的魅力。

【彭州之圍】

在對東川的作戰失利之後,楊守亮又惦記上了西川,於是與威戎節度使楊晟達成密約,聯兵進攻西川,結果仍是一敗塗地,王建一反攻,就包圍了威戎軍總部彭州。

楊守亮命令自己的三個養子楊子實、楊子遷、楊子釗增援解圍。論輩分,三人應該是楊復恭的孫子。

這仨孫子太孫子了,帶著所部兩萬多人集體投降了王建。

彭州楊晟給楊守貞、楊守忠、楊守厚寫信支招,要他們進攻東川梓州,圍魏救趙,減輕彭州的壓力。

這就是兩川關係微妙的地方。西川既是東川的最大敵人,同時又是最親密的戰友。

道理也很簡單:

西川王建垂涎東川已久,想盡一切辦法地兼并東川。原東川節度顧彥朗是他的老同事、老朋友、親家翁,又對他無比恭順,給王建造成了極大的心理障礙,使他不好意思直接打顧彥朗的主意。

顧彥朗死後,顧彥暉繼任。顧彥暉與王建並無直接的交情,而且顧彥暉毫不掩飾對王建的鄙視,王建也就因此甩掉了一切心理包袱,開始正式籌劃對東川的兼并,例如在上次赴援梓州的時候,就想通過鴻門宴的卑鄙手段奪取東川。

王建是東川的准主人,所以當外部勢力(如楊守亮、李茂貞)來奪取東川的時候,王建就會義無反顧地支援東川。

王建就像一條護食的狗,對所有靠近東川的人露出獠牙,「我的,別動!」

東川顧彥暉也明白其中利害,所以每當有人入侵東川,他就第一時間向王建告急,請求王建出兵赴援。打退外敵的同時,還能消耗王建的實力,東川顧彥暉一舉兩得。

所以被圍彭州的楊晟才會出此圍魏救趙的計策。

三人認為此計甚妙,特別是楊守厚,他先前已經用大量的金錢成功策反了梓州城內的一個守將,到時候裡應外合,梓州城勢在必得。

駐紮綿州的楊守厚距離梓州最近,楊守貞和楊守忠相對較遠。等楊守厚屁顛屁顛地來與內鬼對暗號的時候,才發現內鬼已被東川顧彥暉揪出。

楊守厚大驚失色,急忙率部撤退,倉促之餘,沒來得及通知後續部隊的楊守貞、楊守忠。導致隨後而來的二人陷入到了進退失據的尷尬境地,像個無頭蒼蠅一樣處處被吊打,損失極為慘重。

圍魏救趙的計劃稀里糊塗地以失敗而告終。

西川軍包圍彭州,久久不能攻克。百姓逃進山谷躲藏。西川軍各營寨每天都會進山擄掠,搶錢搶糧搶娘們兒,還欣然謂之曰「淘虜」。

西川軍中有位叫王先成的士兵,原本是位念書人,迫於形勢而參軍入伍。他暗中觀察諸位將領,發現唯有北大營將領王宗侃是塊材料,於是毛遂自薦,要跟王宗侃將軍聊一聊。

王宗侃禮賢下士,接待了這位不同尋常的小兵。

「先生有何指教?」 電話的另外一邊,喬之言將手機放下,嘴角顯露著對喻言的憎恨。

手中拿著剪刀狠狠的戳著帶著喻言照片的玩偶,照片上已經沒有一張完整的地方了。

而玩偶也被扎的到處都是窟窿眼,棉花飛的到處都是,但是她依舊覺得不解恨。

為什麼這個人能夠讓陸知衍動心?為什麼這個女人可以懷上陸知衍的孩子?

那個男人不是說好了要愛她一生一世的嗎?怎麼轉眼間就愛上了別人?

她不好過,她也不會讓那個女人好過。

世界上最好的男人陸知衍,只能是屬於她一個人的。

繼續瘋狂的發泄,站在一旁的助理都不敢吭聲。

突然,休息室的門被硬核的踢開了,而從外面走進來的人正是上官漫。

「上官漫,你給我出去。這是我的VIP休息室,是你個小女星就能夠闖進來的么?」

喬之言憤怒的開口,從一開始她和陸知衍開始的時候,這個上官漫就橫扒拉豎擋著不讓,他們當年一起出道,但是就為了這麼一個男人,他們的閨蜜情就此掰了。

如今,她成為國際影星,早就甩開了上官漫幾條街,自然是不會把她放在眼裡的。

但是沒想到的是,上官漫竟然給她來了當頭一棒。

上官漫進屋之後,絲毫沒有猶豫的就扇了喬之言一巴掌。

啪的一聲,喬之言的臉頰上立刻就顯示出一個把巴掌印。

「喬之言,我真的是沒發現你竟然這麼無恥。為了個男人,竟然能夠做出還怎麼噁心的事情來。假裝自殺,讓我哥身敗名裂?我以前怎麼不知道你肚子有這麼多花花花腸子?」上官漫一進屋就指著喬之言的鼻子大罵。

她早上看到這個消息時候,簡直要氣死了。

她也是昨天此安置到,那個所謂的神秘壓軸的嘉賓竟然是喬之言,這個消失了八年的女人,竟然還敢回來。

「上官漫,你別在我這裡撒潑,我就是和知衍敘敘舊怎麼了?知衍的老婆都不敢說什麼,你憑什麼為她出頭?」喬之言隱忍者,剛剛差點就一巴掌打了回去。

還好是看到了門口埋伏的記者,才隱忍下來。

「敘舊?你和我大哥有什麼好敘舊的?你不是拋棄了他嗎?現在回來幹什麼?看我大哥公司發展的好了,你覺得可以依靠了?你要不要臉啊!」上官漫真是沒想到喬之言的臉皮竟然這麼厚。

當初嫌棄大哥在家裡不受寵,所以就想辦法離開,但是還說著好話糊弄大哥。

喬之言真當大家都是傻子,她這點小伎倆都看不出來?

「上官漫,你身為一個偶像女明星,你這麼的潑辣的一面,你的粉絲見到過么?如果讓他們知道,你在背地裡是這麼樣的狀態的話,他們可能都覺得自己眼瞎了吧。我真是替你的那些粉絲感覺可惜。」

喬之言善意的提醒著,說的每一句話都特備的注意,既然要惹怒上官漫,又不能讓自己出事。

上官漫怒氣上頭,哪裡管的上那麼多,「喬之言我告訴你啊,這輩子你都別想進陸家的大門,他們是不會要你這種嫌貧愛富的人的。你趁早死了這條心把,如果你再不識好歹繼續做這種低俗的事情,別怪我對你不客氣。」

上官漫一巴掌將一旁的架子的會打倒,就被助理給拉走了。

如果再不走的話,恐怕就要霸佔明天頭條了。

喬之言並未關門,而是側對著門口坐這,和一旁的助理哭訴。

「雖然我們作為好朋友已經八九年沒聯繫了,可在我心裡依舊是把她當做好姐妹的啊,她怎麼能夠這沒對待我?」

助理從一旁的紙巾里抽出一張紙來,遞給了正在哭泣的的喬之言。

「言姐,你記得過去的情分,但是不代表所有人都記得啊,我只是覺得可惜了,白白的浪費了你的心意,精心準備的禮物就這麼白瞎了。」

助理跟在喬之言的身邊很久了,雖然很觸喬之言,但也是對方一個壓身她就能明白的人。

等到確認外面的媒體都已經走了,喬之言才捂著自己紅腫的臉,表情逐漸的猙獰。

「上官漫,喻言,我絕對不會放過你們的。」

——

陸家老宅

因為吃了甜點的關係,大家都不是很餓,在老爺子的安排下,都各自休息去了。

晚餐開始的比較晚,喻言不想和沈一心碰見,省的節外生枝。

但是非常的不巧,總是有人上趕著送上門。

喻言在房間里的看著窗外的風景,沈一心在門口敲門,故意很大聲的開口,「弟妹你在么?我剛剛拿燕窩,也給你拿來一盒,我給你送進去啊。」

喻言聽著沈一心的話,右眼皮瘋狂的跳躍。

這個時候,沈一心來肯定沒什麼好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