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養氣訣》轟然運轉!

秋楓從未如此運行過《養氣訣》。

雖然這是一本養氣修身、固本培元的法門,但是講究循序漸進,日積月累,運行的太猛,過猶不及,就會對經脈造成損傷。

還好,秋楓練了十幾年,暫時還承受得住。

每運行一遍,就有一道“氣”脫離秋楓,注入了蘇沫沫的身體,抵禦寒氣。

雖然蘇沫沫的身體依舊冰涼,但也沒有繼續降溫,勉強維持了一個平衡,大概在三十一二度出頭,比人體正常體溫整整差了五度!

過低的溫度,會讓血液輸送緩慢,大腦極度缺氧,而秋楓已經盡力。

蘇沫沫已經暈了過去,面色蒼白,但至少,還有生命特徵。

終於,差不多過去了二十分鐘,秋楓能明顯感覺到蘇沫沫的體溫逐漸回暖,回到正常水平。

寒毒結束了。

“呼——”

秋楓喘着粗氣,他的臉色也不太好看,明明什麼都沒幹,卻比一夜七次還要累。

超負荷運轉《養氣訣》,對他的經脈還是造成了極大的損傷,渾身上下都在隱隱作痛。而且運行《養氣訣》的時候,會刺激他的身體,加速他的血液循環,新陳代謝也會加快,但是封閉的房間內,有十分炎熱,氧氣不足,讓他有些缺氧。

將空調的模式改成製冷之後,秋楓起身進了衛生間,放了一浴缸熱水。

蘇沫沫還在昏迷。

從表面看,依舊美得驚心動魄,但是身體機能不知道有沒有遭到損傷。

主要的位置都被秋楓護住了,而像手掌、腳趾這種地方,難免疏漏,也顧之不及。

還好,救回來了。

秋楓注視着蘇沫沫。

顧靈兒同樣心地善良,但人小鬼大。而蘇沫沫,傻得有些天真,天真的……有些可愛。

面對黑虎幫這種龐然大物,她一個實習警察單槍匹馬就追查線索。

面對碰瓷,寧願被騙十次,也不肯漏幫一個。

千方百計,想找到他是真兇的證據。

面對同事的排擠、異樣的目光,她甚至察覺不到險惡的人心。

她希望,人人安居樂業,沒有犯罪。

敢當着他的面,指認他?

真當他是好人了?

那句“你是個好人”猶在耳邊,秋楓嘴角一勾,將蘇沫沫抱起,輕輕放進了浴缸。

“嘭嘭嘭!”

秋楓正在幫蘇沫沫檢查手腳凍傷的經脈和血管,門口傳來了急切的敲門聲。

秋楓打開門,元叔氣急敗壞地衝了進來:“你對孫小姐做了什麼!?爲什麼帶她來賓館!”

“救了她一命,順便肌膚相親,僅此而已。”秋楓撇撇嘴。

事實上,肌膚相親的本意只是單純的肌膚接觸。

但是元叔的文化素質顯然還不如秋楓高,思想不如他單純。

“肌膚相親?”元叔直接懵了,腦子嗡嗡作響。

他們……那啥了?

“混蛋!我殺了你!”元叔怒目而視,轟然劈出一掌,疾風如刀! “嘭!”

秋楓砸出了一拳,正中元叔的掌心。

房內響起一聲悶雷,元叔急退三步,抵在了門上。

秋楓也不太好受。

●ⓣⓣⓚⓐⓝ ●C O

全身經脈受損,強行動手,只會加重他的傷勢,因此未動用全力,並連退五六步化解力道。

“果然是你!”元叔眼中精光大盛。

秋楓的氣息暴露,元叔瞬間確定,他就是再季華鄉遇到的那個兇手!

“你最好搞清楚,我救了沫沫一命。準確的說,是‘又’!”秋楓冷冷開口,盯着元叔,“開房只是需要一個合適的環境。”

他還是解釋了一句,畢竟這是保護蘇沫沫安全的人。

“無需狡辯!”元叔火冒三丈,“你知不知道,孫小姐有婚約在身!被你如此敗壞名節,我蘇家定會被遷怒、打壓。蘇家、孫小姐全都毀在你手上!”

秋楓挑了挑眉:“婚約?是哪個幸運兒?”

“告訴你你估計也沒聽過!”元叔氣的手指都在亂顫:“還不納命來贖罪!”

“唰唰!”

話音一落,元叔腳步連邁,衝了過來。

從剛剛的交手的情況來看,秋楓還不是他的對手!

年輕人,終歸是年輕人。

一點微末的實力,就不知道天高地厚,闖下如此大禍!


讓他怎麼向家主交代!提頭去見嗎?


“轟!”

手指如五根鋼鐵,狠狠刺向秋楓的面門,其中兩根,赫然對準了秋楓的雙眼!

這是要挖他的眼?

秋楓冷笑:“老傢伙,還真是心狠手辣!”

“砰!”

秋楓死死扣住了元叔的手腕。

癒合沒多久的虎口再次崩裂,鮮血直流,秋楓卻渾不在意。

元叔面色微變,利爪想要扣下去刺秋楓的手腕,卻發現秋楓的手如同鋼箍一般,稍微動一下,就是撕裂的疼痛,不禁目露駭然。

這個秋楓,剛剛隱藏了多少實力!?

“放開我!”元叔臉色陰沉,“該死的傢伙!你現在伏誅,我們蘇家還有可能保你親朋好友!若是孫小姐的夫家出手,你定然會被株連九族!”

“株連九族……我好怕怕啊。”秋楓輕輕笑了起來,手腕輕輕擰動,“我更加好奇了,到底是誰?”

“呃——不知好歹!告訴你又何妨?”元叔痛的冷汗都下來了,仍然怒目而視,“龍都姜家!別說是你,就連我們蘇家,都根本承受不起他們的怒火!你闖下大禍,還自以爲是……呃呃——”

“龍都……姜家?”秋楓笑了。

世界,還真小啊。

“孫小姐的未婚夫,就是姜家的大公子,姜聽潮!”元叔大喝,“你區區一螻蟻,他們只需要動動嘴皮子,就能讓你粉身碎骨!”

秋楓眼睛眯了起來:“姜聽潮?”

“沒錯!你知道姜家是何等強大嗎!身爲大公子,他就是姜家未來的繼承人!孫小姐有幸被他看上,是我蘇家之福!可惜,被你壞了名節,她還怎麼嫁人?我蘇家,又如何抵擋姜家的狂風暴雨?”元叔怒喝,越說越氣,“今日不殺了你,不足以泄憤!”

“姜家大公子?”秋楓嘴角一咧,哈哈大笑。

笑的很冷。

姜家,還真是一次次出乎他的意料啊!

他瞬間改變了了主意。

既然這個中年人認爲他對蘇沫沫做了什麼,就讓他這麼以爲吧。

“轟!”


兩人幾乎同時爆發。

“咚咚咚!”

連轟三拳,秋楓的手指被打脫臼了一根,骨頭劇痛。而元叔更爲悽慘,半隻手掌都被打的變形,血流如注。

不僅如此,秋楓的拳頭還有一股灼熱燎人之感洶涌而出,沿着元叔的經脈迅速擴散,瞬間就對他的經脈和血管造成了極大的衝擊。

這是……

氣!?

怎麼可能!

元叔的眼底被深深的驚駭填滿,同時,一隻拳頭迅速放大。

秋楓的第四擊驟然而至。

“嘭!”

元叔匆忙擡手抵擋,只感覺如同一隻重錘砸中,手臂鑽心的痛!

藉着這股力道,元叔掙脫,退出了秋楓的攻擊範圍。

“你們在幹什麼?”衛生間裏,蘇沫沫的聲音傳了出來。


“孫小姐!”元叔連忙湊近了衛生間的門,一邊戒備的盯着秋楓,“你怎麼樣?”

“元叔?”蘇沫沫低呼出聲,“你怎麼來了?”

她被兩人的動靜驚醒,腦袋還暈乎乎的。觀察了一下,才發現此時的她躺在浴缸裏,一絲不掛,就連內褲也丟在了洗手檯上。

這是秋楓幫她脫的?

蘇沫沫的臉“騰”地紅了。

“我沒事……”蘇沫沫連忙起身,拿起旁邊的浴巾圍住了身體,“秋楓,你在嗎?”

“在。”秋楓笑笑。

“你能幫我把衣服拿進來嗎?”

衣服在外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