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對勁,這根本不是我自己,還有這到底是哪裡?」一個接著一個問題,季川像是在問自己,又像是無處傾訴的喃喃自語。

猛然間,一股不屬於他的記憶粗暴的沖入他的腦海,劇烈的脹痛感不斷的摧殘著季川的痛覺神經。

饒是季川堅韌的性格,也沒忍住這股強烈的痛疼感,昏了過去。

時間在一分一秒的過去,不知不覺間,本就無比昏暗的房間,已經伸手不見五指。

「原來我穿越了。」

當季川再次醒來,熟悉了當前身體的所有記憶之後,愕然的發現這裡已經不是那個蔚藍色星球。

不過他前世本來就是一個孤兒,也沒什麼牽挂,倒也很快的接受了這個事實。

通過不斷的回憶前身的記憶,這一世的季川仍叫季川,是大秦帝國青州南陽郡通天魔宗的一名雜役弟子。

聽名字似乎很厲害,其實就是一個不入流的宗門,宗內似乎連先天高手都沒有。

在南陽郡,只能在夾縫中生存,宗門弟子雖為魔門弟子,但行走江湖,卻經常被正道弟子欺壓。

當然,作為通天魔宗的雜役弟子,這些事情不需要季川操心。

因為他每天的事情除了砍柴、挑水,還有就是打掃宗門各地等,整個一宗門的後勤服務人員。

通過前身的記憶,這是一個武道至上的世界。

這片大陸被大秦帝國統治著,已近數千年之久,真真正正的一世皇朝,類似於中國古代,算是一個封建社會。

聚氣成刃、飛天遁地、隔空傷人,在這個世界,並非傳說,而是實實在在存在的。

不管仗劍江湖還是飛天遁地,都跟季川毫無關係,他此時的命運無非就是螻蟻炮灰,不會有第二種可能。

不過,魔門向來遵從弱肉強食的叢林法則。

儘管是雜役弟子,宗門還是會給你修鍊功法,美其名曰《通天魔宗基礎心法》,其實就是爛大街貨色。

一個雜役弟子,還能想有更好的?

不過,只要你能通過這本《基礎心法》產生氣感,修鍊到後天一層,立刻就可以褪去雜役弟子的身份,成為另一個層次的炮灰,外門弟子。

到了那時,每天就不會被瑣事雜事纏身,安心修鍊是外門弟子的主要任務。

聽說還有內門弟子以及真傳弟子,當然,這些就不是季川能知道的了。

畢竟,他只是一名雜役弟子,知之甚少。

「既然來到了這樣一個世界,當然不能庸庸碌碌的度過一生,闖蕩江湖才不枉他重生一世。」

重活一世,季川當然不想做一輩子雜役,怎麼也要去見識一下這個世界。

想到這裡,季川突然想起腦海中還有一篇功法,這可是他現階段安身立命的根本。

旋即,季川盤膝坐下,回憶著腦海中的功法,心神不由自主的沉浸在功法的字裡行間。

按照基礎功法中的呼吸吐納法門,呼吸之間,端坐的季川胸口跟隨呼吸的節奏,微微起伏。

時間在不知不覺間流逝,驀然間一股清涼之意在季川身體內循環遊走。

漸漸地,清涼之意慢慢變得溫暖舒服。

每一次呼吸,身體都像受到洗禮一般,整個身體似乎更加輕盈。

……

「啵!」

彷彿某種桎梏被打破,季川忽然感覺全身一輕,心神一動,便感覺到小腹出一股氣流在游曳。

這似乎就是呼吸吐納時產生的清涼之意。

即丹田內力。

一夜生氣感,後天一層。

「轟!」

就在季川沉浸在突破後天一層的喜悅時,如黃鐘大呂般的聲音,在季川的腦海中敲響。

季川的腦袋像是被猛烈撞擊一般,昏昏沉沉。

當季川再次清醒之時,發現自己身處一個完全的封閉空間,面前懸浮著一卷漆黑如墨,散發著濃鬱血腥之氣的竹簡。

僅僅看上一眼,季川就感覺呼吸一窒。

緊緊的盯著竹簡,季川小心翼翼緩步走向竹簡。

如同死物的竹簡,在季川眼中卻猶如洪水猛獸一般。

待到近處,猶豫之間,季川伸手將竹簡握在手中,一股凶厲的氣息撲面而來,帶著無盡的血腥。

季川強忍著胸悶和噁心之感,打開了竹簡。

「天!魔!策!」

一字一句的話語,從季川的牙齒縫中擠出,整齊的隸書,散發著血色的光芒。

幸好,前世季川在隸書方面有過涉獵,基本上認字不存在什麼問題。

緩緩攤開竹簡,季川整個心神被竹簡中的內容吸引了過去。

「吾窮盡一生,遍尋世間奇典異籍,去蕪存菁,歸納《天魔策》十卷,望後人珍之惜之,天魔蒼璩!」

「第一卷,道心種魔大法。」

「第二卷,天魔秘。」

「第三卷,紫血大法。」

……

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天魔策總綱,十卷天魔策。

看到這些耳熟能詳的功法,季川忽然有一種親切感。

在陌生的世界中,或許他並不孤單。

儘管竹簡捲軸只是一件死物。

季川懷揣著異樣的情緒,繼續往後面看去,越看越心驚,到最後甚至有種心驚肉跳的感覺。

不愧是魔門功法,離經叛道、血腥殘忍已經不足以形容。

不過,隨即而來的就是無盡的興奮。

此等功法,修成一卷縱橫江湖只在等閑,甚至可以一窺破碎虛空的奧秘。

不知過了多久,季川長出一口氣,通讀了整部天魔策。

兩相對比,季川發現現階段只修一卷是最好的辦法。

貪多嚼不爛啊!

「道心種魔大法!」

自然,季川的目光不由自主的落在道心種魔卷上。

在天魔策中,道心種魔可以說是最高深、最至高無上的宗卷。 無話可說!

真正的無話可說,全場都死一般的安靜,落針可聞。

上一秒還在狂怒,引動了封印,狂風席捲預要毀掉一切,但是下一秒,封印就被解開了,被赦免了。這前後的變化也太快了。

白夜是因為對小胖這麼魯莽的行動感到無語,不想說話。而韓靜兒,艷兒和應心三人是目瞪口呆,因為她們是不知道小胖有赦免聖令的。

在修鍊界,封印術分很多種,有一種是封印是勢力,家族,組織這樣的大型團體專門用的,就是用來監禁罪犯或者家族弟子犯錯的時候採用的。

這種封印術的特點在於它是存在許可權這一個說法。

什麼意思呢。就是例如家族裡面某個弟子犯錯了,被一名長老級別的人抓起來關了。按照正常的封印術就是只能長老本人才能放出來,或者你有能力去破解這個封印術。

但是家族勢力裡面權力林立啊,各種派別,各種級別分層啊。難道你小小一個長老監禁的人,我一個家族的家主沒有權力去放人?這不是開玩笑嗎。所以家族裡面的監禁弟子的封印術只要許可權比施展封印的人大,那麼他的赦免令牌一樣有效。

而三代創世神封印住天懼魔帝的封印就是這一類。

這一類的封印特定在於並不想一直把人家封印住,或者是對於一些有期徒刑的犯人設立的。

三代當時估計也知道自己是有去無回,所有留下的封印是可以被赦免的。

封印天懼魔帝的是誰啊?三代創世神啊。

那麼誰有權利赦免他?那當然就是當代的創世神才有這個權力了。

而白夜身為白明東的第三個兒子,要拿到這個赦免聖令簡直是不要太簡單,一通撒嬌什麼沒有!?

宮殿依舊漂浮在地洞的頂部沒有下來,也沒有發出聲。而小胖卻是笑嘻嘻,露出大白牙看著自己的『老祖宗』。

良久后,彷彿是回過神了。

「你。。你怎麼得到這張赦免聖令?」

這位魔帝大人物說話都不利索了。

「怎麼得到?沒怎麼得到就是在路上撿的。」

「撿的!!!!」

天懼魔帝的宮殿如果有眼睛,那一定是眼珠子都快凸出來。他可是知道這個赦免聖令只有一個人可以書寫出來,也只有一個人有這個權力赦免他。

天懼魔帝當時能夠正面對戰第三代創世神,他對於神界是有一定的了解的,而且他也知道第三代肯定是死了,因為他知道最後先民是看著大千宇宙,自己的家鄉毀滅,然後歷代以來一直等待宇宙從混沌慢慢變成穩定,等待天道重啟。

如果三代是成功了,那麼他們這些先民就不用等待這麼長的時間了,所以天懼魔帝判斷三代是失敗。而他的判斷的確沒錯。

所以要赦免他,解開他的監禁只能是當代的創世神才有這個群力。

就好像上一個朝代被皇命監禁的死刑犯,只有這一個朝代的皇帝才有權利赦免。

現在小胖跟他說這個赦免聖令就是街邊的大白菜,撿的!?開玩笑的吧!!

「真的,真的是撿的,就是走路的時候在腳邊,我彎腰撿起來的。」

小胖還做了一遍動作,彎腰,撿東西,然後拍了拍塵土,收起來,一套東西十分連貫,彷彿真的就發生過一次一樣。

不過事實也真的是在地上撿的,不一樣的是,這個赦免聖令是白夜丟給小胖,小胖從地上撿起來。

空氣又一瞬間安靜了下來。

「唉,你說的實在太假,假的讓人怎麼想都不會相信。但是如果不是這麼戲劇性的話,我也想不到這樣的赦免令怎麼會到你這樣一個我吹口氣都能捏死的小屁孩手上。」

別以為天懼魔帝被三代封印住了就沒有危險,要知道當初大成九級巔峰的鯤鵬就是被他烤了吃的,就連實力冠絕的天帝都沒能得手,只能陰了一手。

特別是現在他的封印鎖鏈已經被赦免聖令收回去,等於他現在已經是自由之身,誰能保證他不會狂性大發。

「唉,沒想到老夫等了這麼久的人,會是這麼一個毛都沒有長齊還有點胖的小輩。以後記住,做事之前一定要給對方談好條件,像你這樣什麼都不說直接解開人家封印的怕不是傻子把,我要是出手你連反應的機會都沒有。」

以後!?

「嘻嘻,老祖宗的話小輩一定銘記於心。」

小胖的嘴角都快要彎到耳朵去了,幾乎什麼都不用做就能得到這麼強大的老爺爺。簡直不要太爽!!然而他沒有看到白夜在暗地裡捂嘴竊笑。

「別開心的太早,封印是解除了,但是你有聽說過虛空之地的生物可以被帶出虛空之地?雖然老夫已經身死,但是靈魂還在宮殿之中,要出去我雖然有辦法,但是這要看你了。」

「看我?」

「嗯,不過幸好你有修鍊我的雙笙魔功法,要融合進你的靈魂還有兩三成機會。」

「兩三成?那如果是那七八成的話會怎麼樣?」

「是那七八層啊,那好說啊,靈魂被毀,從此我作為你的靈魂子魔存在,操控你的肉體。」

!?

這,就是白夜讓小胖來的原因。

要帶天懼魔帝出去怎麼可能容易,當初仙閣的人為了帶幾個低等的虛空妖都付出了巨大的代價。要帶此等存在出去,那真的只能用不可能來形容。

「額。。。老祖宗,我覺得我可能不太適合。。。。」

「別廢話了,你沒得選。」

呼!!!

一直由能量變換的漆黑大手一把抓住小胖,然後整個宮殿就往小胖的身體撞去!真的就是一座宮殿撞向一個人。

咚!!!

「啊啊!!!!」

撕心裂肺的慘叫聲。

想想,小胖的靈魂雖然不弱,在同級別裡面已經算很強大了,但是要塞進一個宮殿,那種痛苦,比分娩還要更甚。

呼~~

一朵天道花從白夜的手中飛去,天道花他一共還有四朵在,現在再分出一朵給小胖。

天道花不愧是神物,蒼天的大手輕撫小胖,慢慢的減緩他的痛苦。

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