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然我叫你幹嘛,給他選禮物啊,林助理沒有太多的朋友,也和家人關係不好,每年他的生日都沒有人給他過的。」

別說是林均了,其實司厲霆也是一樣,顧錦就沒有陪他好好過上一個生日,今年她再不會錯過。

「這麼說來他很可憐了。」譚洛汐天生就是好人緣,每年她的生日宴會都會很熱鬧。

以前在國外留學的時候,每到誰過生日都會開party,有一大堆朋友給她慶祝。想著林均孤零零的一個人,她心中卻是有些不忍。

「太太,給男人送禮物一般送什麼好啊?林前輩生性冷漠,我不知道他喜歡什麼。」

顧錦挑好了西裝,又在挑選同色的領帶,認真的想了想。

「我覺得衣服或者領帶都不錯,價格適中也能體現你的一番心意。」

「給他買衣服……」譚洛汐腦中浮現出林均那白皙卻身材好到爆的身體,要是他能穿上自己給他買的衣服。

「小色女,想什麼,鼻血都快流出來了。」

譚洛汐趕緊摸了摸鼻子,發現沒有什麼,她這才反應過來。

「太太,你笑話我!」

「在私下的時候不用這麼拘謹,我叫顧錦,應該比你大兩歲,你叫我姐姐吧。」

「我,我可以嗎?」

「有什麼不可以的,我幫你挑選林助理的生日禮物,其實我知道有一件禮物林助理一定會很喜歡的。」

譚洛汐眼睛一亮,「真的?是什麼禮物?」

「把你自己打包成禮物送給他,你這麼一個大美人,他不喜歡才怪。」

「錦兒姐姐,你又取笑我!」

「哈哈,不經逗的丫頭,其實林助理對你有意思,我看得出你也喜歡他,送這份禮物也沒關係,當然女孩子矜持一點更好。」

譚洛汐見面前這個談笑風生的女人,她突然很好奇那個冷漠如冰的男人是怎麼愛上顧錦的。

「錦兒姐姐,那當年你和總裁也是你先追他的?」

顧錦揉了揉眉心,她當時那麼拒絕都被啃成什麼樣了,要是自己追他,嗯……事情很嚴重。

「他啊,不用我追,只要看到我他就會自動跑過來。」

「你這麼好,我要是男人也一定會喜歡上你的。」譚洛汐由衷道。

兩人相談甚歡,顧錦一直都沒有女性朋友,難得有這麼投緣的。

兩人挑選好了禮物,又去喝了咖啡,顧錦美滋滋的回了家,譚洛汐則是回去了公司。

這個點林均應該又是在公司吃外賣,然後爭分奪秒的處理事情吧。

其他人都去吃飯午休,譚洛汐提著她特地從餐廳打包回來的飯菜。

「林前輩,我可以進來嗎?」

「進。」

果不其然,那個典型的工作狂還坐在電腦前面,手指飛快在鍵盤上飛舞。

「我知道你沒有吃飯,特地給你帶了一些,你要不要吃了再工作。」

林均頭都沒有抬,「放著。」

譚洛汐放了一會兒,過了半小時那人還沒有動,這人經常都是這樣忘記吃飯。

她坐不住了,直接朝著林均走去,還沒有等林均反應過來,她一屁股坐到林均的大腿上,雙手環著他的脖子。「林前輩,你有兩個選擇,要麼吃飯,要麼吃我。」 如果說林均剛剛還沒有反應過來,那麼這一刻他徹底從工作中醒悟過來。

「該死的,你在幹什麼?」他看著坐在自己懷中的小女人,她是越來越大膽了。

「吃飯。」譚洛汐強調了一遍,「你胃不好。」

和顧錦的攀談之中她知道了那一對工作狂都有很嚴重的胃病。

司厲霆和林均過去都是差不多的作息時間,林均只會更嚴重不會輕鬆。

疼痛對他們來說都是家常便飯,光是聽顧錦說譚洛汐就已經覺得有些心疼。

現在司厲霆身邊有顧錦一日三餐好好調理,怪不得她會親自下廚,就是為了司厲霆的身體。

然而林均身邊卻沒有任何人,就算痛起來他也只是吃一點胃藥了事,根本就不會管自己的身體如何。

「下來。」林均冷冰冰的命令道,他不喜歡在自己工作的時候被人打斷。

長鏡頭 「不要,除非你先吃飯,不然我就賴在你身上不下來。」

林均是哭笑不得,哪有這樣耍賴的人,看著身上貼著的女人想是八爪章魚一樣。

「好,我吃。」

「飯菜怕是都冷了,我去給你加熱一下,你收拾一下桌子。」

譚洛汐這才乖巧的下來去給他加熱,其實她是給林均關掉電腦,和整理重要資料的時間。

幾乎所有重要的合同都在林均這裡,他現在做的工作就是以前司厲霆做的。

可以看出司厲霆是真的很信任他,偌大的一個公司居然會交給一個助理,換做是別人還不知道要撈多少油水。

但從顧錦的口吻來看她和司厲霆都很相信林均,而林均也確實值得她們信任。

如果有一天他們能這麼信任自己該有多好?

林均看著那個忙碌的小身影,在加熱飯菜的同時還特地給他榨了一杯鮮橙汁。

分明是冷冰冰的辦公室,不知道為什麼因為她的加入變得溫馨了很多。

胸腔之中有種莫名的感覺,這好像就是他一直追求的東西。

一個溫暖的家,在她身上林均感覺到了家的溫暖。

譚洛汐將飯菜一一擺放在他的桌子上,「這個是鮮榨的,錦兒姐姐說你胃不好,以後你不許喝那麼多咖啡,也不許不按時吃飯,我會盯著你……」

她的話沒有說完,林均突然拽著她的手將他拉入懷中。

明明之前她自己也有主動坐到他的身上,為什麼和被他拉到懷中的差距這麼大?

林均之前就想這麼做了,手圈著她的纖腰,她的身體果然很軟很舒服。

「為什麼?」

被林均這麼認真的眼神所盯著,譚洛汐心跳加快,這樣的林均和平時不太一樣。

莫名的有些……撩人。

「什麼為什麼?」

「為什麼要對我這麼好?」林均不是真的木頭人,要是連譚洛汐的真心還是假意他都看不出來,他也不用在商場混這麼久了。

跟著司厲霆這麼些年,察言觀色他比誰都要精通。

剛剛譚洛汐在說絮絮叨叨念的時候明顯就是很自然關心他的語氣。

被他這麼看著譚洛汐臉上多了一些紅,「哪有為什麼,我就是心疼你,想對你好。」

譚洛汐想要從他懷中掙脫出來,發現男人的手力氣很大,她根本就掙脫不了。

她也就是一個嘴炮小王子,嘴上比誰都厲害,其實還是很怯場的。

只因為她說了一句心疼自己,就像是在平靜的水上投下一塊小石頭盪起漣漪。

「譚洛汐,你有沒有騙我?」

他問得很認真,譚洛汐不敢和他的視線相對,她是真心想對他好,可是之前她接近他卻是有目的。

「不管你信不信,我是真的很想對你好,太太說一直以來你都在追隨著總裁的腳步。

從總裁救了你那天開始,你的心裡就只有總裁和公司,你對其它漠不關心,包括你自己的身體。

也許你覺得我接近你有些不靠譜,但我真的很心疼你,想要照顧你,讓你以後不那麼孤單。

造化歸一 如果……你願意的話,我想陪你走完這輩子。」

她低著頭自言自語,卻不知道這番話對於林均的觸動有多大。

正如顧錦所說,林均一直追隨著司厲霆並肩作戰,後來司厲霆離開,林均變成一個人。

他在為帝凰而戰,工作的時候不覺得有什麼,只是在下班的時候,看著車水馬龍的街道,他會悵然若失。

萬家燈火中,他一個人形單影隻,他沒有一個家,公寓只是容身之所沒有家的溫暖。

當譚洛汐說出這番話的時候,分明是在辦公室,他卻感覺到了家的溫暖。

心情很複雜,也許她說的話太誘人了,他忍不住會心動。

林均沉默,譚洛汐不知道他心中所想,只覺得應該是自己太過於自大了。

劉備的日常 自己和他才認識多久,憑什麼給他一個家?他會稀罕嗎?

「抱歉林前輩,剛剛的話就當我沒有說過,如果打擾你的話請見諒,我……我這就離開。」

她茫然若失的起身就要離開,腰間一緊,她被林均重新帶回了懷抱。

「想走?」

林均只是性格冷漠木訥,但他的智商遠在譚洛汐之上,隱藏情緒的本事也更高超。

譚洛汐壓根就看不透他的想法,「林,林前輩,你究竟是什麼意思?」

「剛剛你說的話你要收回?」

「如果你不喜歡我就……」

她還沒有說完林均已經回答:「我喜歡。」

斬釘截鐵的語氣,譚洛汐雙眸一點點變大,她似乎有些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東西。

「你說什麼,你,你再說一遍。」

「譚洛汐,你聽好了,我只說一遍,是你自己說的你要留下來陪我,不許反悔。」

林均這是同意了?

不是上一次在馬爾地夫公事公辦的口吻,而是很認真的語氣。

他算是認可自己了?這一刻譚洛汐莫名有些激動,甚至激動得想要落淚。

「我,我願意,絕不反悔。」

「好,那就蓋個章,免得你後悔。」

譚洛汐心想難道自己還要給他簽個合同,定下條條框框,誰反悔就賠償對方嗎?

誰知下一秒林均卻是徑直吻向自己,原來他說的蓋章是這個。

這個……純情卻又認真的男人,譚洛汐發現自己是真的愛上他了。

又愛又心疼。

這個吻和之前的都不同,有了經驗,林均也沒有那麼粗暴,而是帶著溫柔,溫柔得讓譚洛汐沉溺。

她的睫毛輕顫,看到林均那張向來冰冷的臉上竟然不可思議溢出一抹溫柔。

溫柔?怎麼可能出現在他的臉上?

她好奇,但就是這麼神奇的出現了。

他眼中的柔情讓她徹底淪陷,她閉上雙眼,享受著這一刻的寧靜。

雙臂不知道什麼時候纏上了他的脖頸,她的心跳和他的心跳一樣規律。

陽光灑落在兩人身上,兩人難捨難分。

就在這個時候,一道不和諧的聲音響起。

門外有人敲門,「林特助,我能進來嗎?」是小李的聲音。

因為這個點是休息時間,他怕吵著林均才會提前詢問。

吻得認真的兩人立即分開,尤其是譚洛汐更像是做賊心虛,飛快從林均懷裡跳出來。

想也沒想,幾乎是第一時間她躲到了裡面的套間里。

林均用手指擦過唇上的曖昧,剛剛那種美好的感覺他還在回味。

怪不得爺老喜歡親吻太太,果然很好。

李助理,又是他!

「進來。」

李助理總覺得今天林均的聲音比之前更冷,他抱著文件進來。

「林特助,這是加急的文件需要你過目,你……你的嘴怎麼這麼紅腫?」在門后偷聽的譚洛汐都快急瘋了,該死的,不會被發現了吧! 如果說林均剛剛還沒有反應過來,那麼這一刻他徹底從工作中醒悟過來。

「該死的,你在幹什麼?」他看著坐在自己懷中的小女人,她是越來越大膽了。

「吃飯。」譚洛汐強調了一遍,「你胃不好。」

和顧錦的攀談之中她知道了那一對工作狂都有很嚴重的胃病。

司厲霆和林均過去都是差不多的作息時間,林均只會更嚴重不會輕鬆。

疼痛對他們來說都是家常便飯,光是聽顧錦說譚洛汐就已經覺得有些心疼。

現在司厲霆身邊有顧錦一日三餐好好調理,怪不得她會親自下廚,就是為了司厲霆的身體。

然而林均身邊卻沒有任何人,就算痛起來他也只是吃一點胃藥了事,根本就不會管自己的身體如何。

「下來。」林均冷冰冰的命令道,他不喜歡在自己工作的時候被人打斷。

山村絕品小神農 「不要,除非你先吃飯,不然我就賴在你身上不下來。」

林均是哭笑不得,哪有這樣耍賴的人,看著身上貼著的女人想是八爪章魚一樣。

「好,我吃。」

「飯菜怕是都冷了,我去給你加熱一下,你收拾一下桌子。」

譚洛汐這才乖巧的下來去給他加熱,其實她是給林均關掉電腦,和整理重要資料的時間。

幾乎所有重要的合同都在林均這裡,他現在做的工作就是以前司厲霆做的。

可以看出司厲霆是真的很信任他,偌大的一個公司居然會交給一個助理,換做是別人還不知道要撈多少油水。

但從顧錦的口吻來看她和司厲霆都很相信林均,而林均也確實值得她們信任。

如果有一天他們能這麼信任自己該有多好?

林均看著那個忙碌的小身影,在加熱飯菜的同時還特地給他榨了一杯鮮橙汁。

分明是冷冰冰的辦公室,不知道為什麼因為她的加入變得溫馨了很多。

胸腔之中有種莫名的感覺,這好像就是他一直追求的東西。

一個溫暖的家,在她身上林均感覺到了家的溫暖。

譚洛汐將飯菜一一擺放在他的桌子上,「這個是鮮榨的,錦兒姐姐說你胃不好,以後你不許喝那麼多咖啡,也不許不按時吃飯,我會盯著你……」

她的話沒有說完,林均突然拽著她的手將他拉入懷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