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真的還是假的?還要不要我繼續說?說你在機場洗手間里用手拍鏡子,罵我不珍惜你,等你臉蛋老了我就不喜歡你了,還有,你的手……」

「快別說了!閉上你的臭嘴!」

涵花滿臉紅透,掄起小拳頭打過來。

她擔心張凡繼續說下去。

不過,她的拳頭在落到他臉上之前,已經變成了掌,輕輕地拍在他臉上,接着,又是嚶地一聲,把頭栽到他肩頭,喘息不己,「小凡,你真壞!跟哪個爛仙惡精學的下三爛東西,以後人家想什麼不想什麼,都得注意着你,一天到晚還不累死?」

張凡伸手撫摸着她的秀髮,她的髮絲很軟:「你不用擔心,不管你想什麼,我都不怪你,你隨便想,反正我知道你不會想我死吧!」

「閉上烏鴉嘴!我想什麼也不會想你死的,因為我自己不想死。」

「什麼邏輯?」

「你死,我也不活了。」

張凡眼睛一濕。

「算了,大白天怎麼談這麼不吉利的話……」張凡輕輕拍着她的臉蛋,「下個出口,我們下高速找個酒店,先休息休息把事辦了?」

「去!」涵花擂了他一下,「我有那麼急?我問你,去u市肯定有事要辦吧?」

「是有件事,有個寶藏,我得趕在年豐端之前把它挖出來。」

「啊?寶藏?」

「是當年B國軍隊埋在那裏的。」

「具體地點知道嗎?」

「基本有了。」

「那你還不快點開車!」涵花對於發財的事,總是熱情高昂。

「好嘞,那你就忍忍……喂,你系好安全帶!」

張凡油門一腳,車子鉚到了120公里時速……

車子路過u市市區,張凡下車,在路邊幾個煙亭打聽了一下,大家都說沒聽說過「老水庫」這個地方。

張凡想了想,便開車直奔u市地方志辦公室。

辦公室的人接待了二人。

張凡拿出證件,說自己是來尋找一個多年失散的舅爺的,不知道舅爺住在哪裏,只聽說是一個叫「老水庫」的地方。

地方志辦公室的人打開電腦搜索了一下,搖搖頭說:「沒有這個地方。大概你弄錯了城市吧。要麼,你去鄰市問問,或者,到省地方志辦公室問問。」

張凡見沒戲,便道了謝,告辭出門。

地方志辦公室都沒辦法,看來,從正規的渠道無法找到老水庫。

老水庫應該是個老名,已經「沉」到民間了……看來,只有沉到民間去打聽。

涵花有些泄氣:「也許那個人說得對,如果不是u市呢?如果不是m省呢?那我們不是大海撈針?這事,我看哪,從根子上就有點怪!」

「怪?」張凡問。

「你想想,哪有這麼容易就找到寶藏的?要是這麼容易,寶藏也不知被找到過多少次呢!」

張凡想了一會,仍然是信心十足:「我得到的信息相當清楚,就是m省u市老水庫,沒錯。」

「要是礦業公司騙年豐端呢?」

「……不會吧……」

「怎麼就不會!你想想,年豐端還沒有替礦業公司辦事呢,礦業公司就會傻乎乎地把一個寶藏地點告訴年豐端?為什麼礦業公司自己不偷偷派人來挖那批寶藏?這不可疑嗎?」

張凡不得不承認,涵花說得有道理。

「再說了,你打聽了這麼多人,竟然沒有一個人聽說過老水庫這個地名。你想想,老水庫,那是水庫呀,能小嗎?為什麼沒人聽說過?」涵花繼續道。

張凡眨了眨眼,幾乎被涵花說動了。

不過,心裏還是打鼓點:年豐端是個老狐狸,沒有甜頭,他根本不會替別人賣命。R國礦業公司雖然知道這個寶藏的地點,但他們是外國人,根本不方便自己去挖它!試想想,要是這大山區里來個外國人,有多扎眼?

再說,正因為問了這麼多人都沒打聽到,才說明這個地點有它的奇妙之處,否則的話……

張凡沒有再說什麼,開車直奔銅礦而去。

銅礦在u市市郊山區,不過,這裏的公路狀況不錯,半個多小時,就到了銅礦。

一進銅礦,就感覺到與往日不同,到處機器轟鳴,施工機械和工人都在忙着,現在是銅礦基建工作剛剛展開不久,廠房、庫房,平整礦石場,修建纜車房,安裝卷揚機……看來一切都在有條不紊地進行着。

董江北的把工作做得不錯。

張凡不由得暗贊了一聲。

車在臨時辦公室門前停下,董江北早在那裏站着等待。

見張凡的車門打開,忙衝上來給張凡一個熊抱,「小子,怎麼不提前打個招呼?微服私訪啊!」

「私訪個叉!我還信不過你?我是臨時起意過來看看。」

這時,涵花也下了車,扭著好看的細腰走過來跟董江北打招呼。

董江北握了握涵花的手,手上有點抖,臉上有點熱,心裏有點不是滋味:張凡這媳婦美若天仙啊!這大個兒!這腰條!還有這雪白的膚色!男人就看一眼,也算上過年了!

而我自己的媳婦……欣然……說實在的,她真是拿不出手!要個沒個,要腰沒腰,要胸沒胸,除了脾氣大,沒有別的特點……

都怪我當時圖得一個國企老總的老丈人,娶了一個半恐龍……弄得現在自食苦果!

草,我將來一定告訴我兒子,娶媳婦,不漂亮的乾脆別娶,打光棍也別娶!

一邊酸酸地胡思亂想着,一邊引著張凡和涵花進到礦長辦公室。

辦公室還算寬敞,但是有點亂,地上堆著工具和一些怕濕的建築材料,而董江北的辦公桌竟然是城裏飯店淘汰的餐桌。

張凡心裏暗道:這小子還行,沒有亂花我的錢。

董江北一面叫人送三分盒飯來,一面彙報工程進展。

張凡對於這些細節並不在意,有一搭沒一搭地點頭頭,頂多「嗯嗯」兩句。

董江北見張凡不感興趣,便把手裏的材料往桌上一摔,「草,你自己的礦,你都不在意,我彙報有什麼意思!得,吃完飯我帶你們二位去山裏逛逛,這裏的山水,純天然,美得讓人要死!」

過了一會,廚房送來三份盒飯。

正好到了午飯時間,三個人都餓了,一邊吃一邊談。

董江北打量了張凡一會,笑眯眯地問:「你有事吧?什麼臨時起意,我根本不信。我看得出來,你這次來沒有那麼簡單。」

「你瞎猜什麼?」張凡笑了。

「我看得出來,你心不在焉,肯定是有什麼話要說!有話快說,有屁快——」

董江北說到此,忽然意識到涵花在身邊,便有些尷尬地打住了。

涵花對於這些粗話,倒是不在意。她自小在村裏長大,後來又從村裏出來打工那麼多年,什麼粗話沒聽過?只不過,她對於董江北頻頻投過來的眼神……有些不適應……這小子,一眼一眼地往這邊看,而且目光大多低於脖子「警戒線」,看得相當「深」,相當「透」,令她身上一陣陣不舒服。

不過,涵花是個憨厚的人,遇事往好的地方猜測別人,心裏暗道:也難怪,欣然不在礦上,董江北一個人在這深山老林里,怕不是憋壞了吧?

張凡想了一會,「我想打聽個地方……」

涵花見張凡要說話,擔心他一時激動把真相說出來,便在桌子底下輕輕踢了張凡一腳,示意他嘴上留神。

「說吧,我這裏的工人都是當地人。」董江北道。

「你幫我打聽打聽,這附近山裏,有沒有個叫做老水庫的地名?」

「老……水庫……」董江北沉吟起來,「沒聽說過……沒聽說這裏有水庫……我問問工人再說吧。」

三人又接着吃飯。

吃完飯,董江北便要開車帶二人出去兜風看山水,張凡搖了搖頭:「江北,我早晨坐飛機剛從外地回京,在機場直奔你這兒來了。這會有點困,你給我安排個地方休息一下。」

董江北笑了一下,又看了涵花一眼,「噢,你剛回京城啊!那你和嫂子好幾天沒見面了吧?是得好好休息休息。」

涵花不輕不重地剜了董江北一眼。

董江北避開涵花的眼睛,便帶張凡和涵花出門。

三人沿礫石路向前走了一段,來到礦場入口處。

這裏有幾棟臨時房。

董江北帶二人進去,打開一間房間。

裏面的設施還不錯,雙人房間,挺乾淨的。

「這是我招待外地工程師的……條件不好,你們對付一下……」董江北看了一眼張凡,微笑道,「但都是用聚笨乙烯板子拼的隔間,隔音效果相當不錯的……」

涵花的臉一下子紅了。

「閉嘴!」張凡給了董江北一拳,把他往門外一推,關上門來。

返過身來看時,涵花一雙水汪汪的眼睛已經有些迷離了。

張凡衝過去,一把將她攔腰摟住。

涵花閉着眼睛,身子飄飄地……

。 伏魔谷,九層妖塔外圍。

一個個修士緊緊盯著塔樓二層,等待著十人闖關的結果。

覃衍帶隊的五人與鍾延等相差不到半炷香上去,到現在已經過去將近一個時辰的時間。

此前闖塔的隊伍,基本一炷香左右就會出結果,要麼受傷退下,要麼變成屍體從塔窗噴出來。

「過去這麼久,看來闖關成功的可能很大!」

「也不知道會獲得什麼樣的獎勵?」

「再好的獎勵有什麼用,跟我們又沒什麼關係!」

「算啦,等看到結果就去別處找找機會。」

「誒,不是說九層妖塔裡面有秘境,凡修士都可進去歷練嗎?」

「你聽誰說的?」

「中州太初宗的大長老啊,化神前輩,當著一眾修士說的,諾,就是那個灰衣青年,剛來不久。」

「……」

就在眾人議論紛紛之時,二樓『嗡嗡』聲響起,白霧翻滾,三道身影被噴了出來。

「失敗了!」

最前方,各大勢力的人馬心中發涼,剛生起不久的希望頓時破滅。

「竟然是書院的三個學子!」

待那白霧消散后,三具屍體露出面貌,赫然是後進去的那三個學院弟子。

少頃。

從鎖妖塔一層光門內擁出來一群人,當前就是闖關的覃衍和陳琴飛,陳琴飛滿身是血,少了只右臂。

一群人快速上前。

走在最前面的是一個身形消瘦的灰衫中年男子,濃眉大眼泛著神光。

此人是太初宗大長老慕容灼,化神五層高手,因在鄂州境內處理事務,得知九層妖塔的消息第一時間趕來。

覃衍見到他,急忙抱拳,「慕蓉前輩,您來了。」

慕容面色平靜,掃了眼陳琴飛的斷臂,「怎麼回事?」

覃衍滿面苦澀,「沒來得及,只救下小陳……」

單熊:「怎麼會?就算闖不過去,也不至於損失三人!」

自從鍾延說出相關信息后,闖塔的隊伍雖然也有死亡,但相比最初的情況卻好了很多。

只要不死磕,及時退出來頂多受些傷而已。

何況這一隊全是單靈根,天賦、戰力要比普通修士更高。

覃衍沉默了會,道:「此事怪我……第二層我們闖過去了,所以想上三層看看,哪料到守關妖獸竟然是五頭元嬰四層,我第一時間喝退,但……」

三個築基修士,面對元嬰四層的妖獸怎麼可能擋得住,一擊都擋不了。

覃衍只來得及將損失一條手臂保全性命的陳琴飛帶出來。

眾人沉默,卻說不得覃衍什麼,雖然之前說好了若是闖過第二關先退下來將信息傳達,但換作他們,成功后很大可能也想到下一關瞧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