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說這個。」

冰心抓住先機,一揮手從背包中拿出一樣道具。

晶體通透的一塊寶石。

而且四周還散發著微弱的紫光,光是看上一眼就知道不凡。

「這是我們公會最近打了一隻小怪爆出來的。」

冰心的語氣似乎有點炫耀的樣子,再說道:「目前的具體作用也很簡單,那就是給裝備附魔,具體會附魔成什麼樣我們也還不知道,如果大神需要的話我們可以忍痛割愛。」

???

秦昊微微一怔。

附魔寶石這東西都出來了,那還真是有點意思,不過天下沒有白吃的大餐,冰心肯拿出來。

那麼就說明肯定留有後手。

「我看看。」

秦昊上前拿過寶石,隨後點開具體信息。

【璀璨寶石(紫色品質)】

【介紹:傳說中能夠附魔在武器上的一種稀有寶石,但失敗率…】

確實,從介紹來看的確跟傳統式網游一樣,能夠通過寶石給武器附魔,不過具體的效果嘛還是有待商議。

「價格這方面,我跟大神也算是老熟人了,大概這個價位。」

冰心伸出一根手指。

「一千金幣?」

「大神還真是愛說笑,這寶石現在在全服的拍賣行估計都找不到,就算找的到您覺的一千金幣能拿的下?」

「開個小玩笑而已嘛,不用當真,那我就來試試吧。」

秦昊笑著拿出一萬金幣,交給冰心。

錢財方面比起鳳凰公會雖然是小巫見大巫,但在消耗方面,那也是同樣的。

暗黑公會每天通過五家店鋪入賬最少就有五六千金幣,這一萬金幣最多也就是兩天的收益而已。

花出去的話根本就不會心痛。

「精丸的事情真的不能商量?」

將寶石放到背包,秦昊輕佻眉頭再次問道。

「抱歉…不能。」

「行吧。」

既然這樣,那秦昊也不可能繼續胡攪蠻纏,帶著買來的璀璨寶石就離開了待客大廳。

等秦昊離開之後,冰心也是鬆了口氣。

雖然敢斷定在這種特殊時期秦昊肯定不敢強買強賣,但真的要面臨的時候還是有些心悸。

畢竟…

秦昊的個人因素就是不可控。

像是戰錘公會那樣的勢力,想要從中控制太簡單。

而秦昊卻有所不同。

….

離開鳳凰公會駐地之後,秦昊立刻朝著亞龍城鎮奔去。

最近城鎮快要實施禁令了。

也是時候去看看金那個傢伙,自從跟著鐵匠鋪老闆之後,就再也沒有回過伊鎮。

如果不是摩尼有固定時間去探望。

怕是連金的死活都不知道,徹底變成失蹤人口。

進入亞龍城鎮,相比之前如今人流量更加龐大,走在街道上,連路邊的店鋪都沒有辦法一眼看盡。

走著熟悉的路,周邊的店鋪倒是也已經換了一副模樣。

怕不是舊主換新主。

最後,按照記憶中穿過小巷,來到鐵匠鋪門口,卻發現大門上封著一個紙條。

【禁止入內!】

「什麼情況。」

秦昊眨了眨眼睛,環顧四周。

難道鐵匠鋪也搬走了?!

還真有這個可能性,畢竟《九界傳說》的NPC說死就死,興許是鐵匠鋪老闆在野外撲街了。

然後金繼承衣缽,然後去尋找更好的店鋪了也不一定。

這次來的匆忙也沒有來得及問摩尼,索性就打開論壇,搜索『鐵匠鋪』這三個關鍵詞。

果然,從搜索出來的帖子看來。

鐵匠鋪的確是換店鋪了,從一個原本角落中,換到了….冒險家協會對面街道?!

「這變的未免也太大了吧。」

秦昊額頭不由冒出冷汗,這好傢夥,直接從野雞變鳳凰。

冒險家協會對面的店鋪租金他不知道多少錢,但肯定要比商業街中心的街道貴上許多。

立刻邁出步伐,朝著冒險家協會趕去。

自從剛來到亞龍城鎮,做了一天任務之後,他還真沒有怎麼去過冒險家協會了。

畢竟不需要靠做任務來維持金幣。

普通玩家想要賺取金幣除了去擊殺怪物販賣爆出來的戰利品之外,剩下的途徑就是副職業、任務。

來到冒險家協會這邊,人流量簡直比城門口還要誇張。

秦昊想要往裡邁前一步還得等候個十來秒鐘,而且在城內還不能太過於囂張。

不然他早就用老辦法了。

足足走了將近十多分鐘,他才滿身大汗的來到冒險家協會的對面。

一進門,就被一個看起來清純可人接待小姐姐攔了下來。

「您好,請問有預約嘛?」

這問題問的秦昊是一臉茫然,整那麼高端的嘛。

「沒有。」

「那請問你有什麼需求,我們這邊可以定製任何您想要的武器防具,如果需要的話可以辦一張鉑金會員卡,可享受面對面的定製!」

???

噗~

秦昊差點沒有一口老血吐出來,這還有鉑金會員卡,還挺會玩的啊。

而且聽這個意思。

金現在也算是平步青雲了,哪還想當初那個模樣,一副弔兒郎當的冒險者NPC。

。 此時雨漸漸地小了,姜偉望著陳碩真踉踉蹌蹌而來,走到不遠處,帶著一股刺鼻的血腥味。

姜偉想起第一次見陳碩真來拜師之時,從未想到最後竟然有一天會是這樣的結局。二人成了生死大敵,不是你死便是我亡。

他真的不太想殺陳碩真,第一沒有可用之人,如果能夠收服,自然再好不過了。這也是他一心想要調教陳碩真的原因。

可這個女人野性難馴,不僅在姜府私底下安插她的人,還暗中溝通那幕後之人。這才讓姜偉徹底的打消了這個念頭。

而當看見陳碩真的武力值后,姜偉只有一個想法,此人,必殺之。否則真的後患無窮。

這時姜偉又想起浴池那次,陳碩真身手這麼好,她真的受傷了?到底有幾分是真?幾分是假?

此時程處亮與柳恩毅已經抽出了刀戒備,面對陳碩真,即便是受傷的狀態,他們二人也不敢有絲毫大意。只要一想起陳碩真那敏捷狠辣的身手,就感到極為棘手。

而這時起風了,一陣強風吹拂而來,打亂了雨線,吹起散了白髮,遮住了姜偉的視線片刻。

而就在這片刻之間,陳碩真抓住了機會。一根釵子以電馳風掣之勢投擲而出,射向姜偉。

程處亮驚的汗毛豎立,『啊!的一聲大喝,手中刀只能憑著感覺想要攔截那釵子。而柳恩毅明顯動作慢了,甚至剛反應過來,根本沒能抽出刀,渾身一下子緊繃著,不知所措。

當姜偉恢復視線時,彷彿一道風聲在他耳旁吹過,削斷幾根白髮,『噔』的一聲釘在了他身側不遠處的木頭柱子上。

程處亮和柳恩毅見了,提起的心落了地。好在程處亮剛才揮刀攔截,雖然只是擦到一點邊,但卻稍微改變了一些方向,這才救下姜偉一條命。

而姜偉見到那根釵子,才明白剛才發生了什麼,這是差點見閻羅王去了啊!

姜偉感到後背一時間冒了不少冷汗,驚魂未定。他深深吐了一口氣。多年的觀影經驗告訴他,反派一向死於話多,所以姜偉也不會說任何廢話,拔出手統,指向陳碩真。

當陳碩真見到手統的那一刻,她清楚,方才是自己最後一次機會了。只是她實在不甘,無法接受。

沙沙雨聲中,打落了無數的花瓣。陳碩真嘶吼著,大跨幾步沖向姜偉。她眼中透著倔強,仇恨,憤怒。

程處亮與柳恩毅也隨時做好了抵擋的準備。

槍聲一響的那一刻,陳碩真眼神瞬間失去了焦慮,胸膛彷彿盛開了一朵紅色玫瑰。那奔跑的身影也軟了下來,向前撲倒在地。短劍也失手落在了地面,『叮噹』的金屬撞擊聲彷彿成了這最後的落幕曲。

姜偉看著陳碩真的屍體,感覺非常不舒服。揮了揮手。

「處亮小柳,你們倆把她抬下去,讓人找個遠一些的地方葬了吧,記得離村子遠一點。」

程處亮見姜偉臉色有些蒼白,沒多說什麼,只是瞄了一眼姜偉手中的手統。

方才那一聲槍響真的把他嚇了一跳,當看到那危力時,心裡一時間浮想聯翩!但這個時候問姜偉,顯然又不是時候。只得暫時將這事藏在心底。

……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