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人,你放心吧!有我在呢,沒什麼人能夠傷害到我,就算魔族也不敢對上我的火焰,何況我和小墨現在的實力可不弱,我們先去幫主人找朱雀的下落,等到主人救出玄武和混沌,再去跟我們匯合,我們不會讓自己有事,會小心的!」小金看著墨九狸說道。

聞言,墨九狸猶豫了下,想了想道:「那好吧!但是你們兩個人一定要小心,不要跟清歡和清陌正面對上,在諸天界他們的實力比我低不了多少的!」

「我們知道了主人!」小金和小墨道。

墨九狸給了兩人帶了些丹藥,還有靈舟,然後小墨和小金才離開諸天界海,按照墨九狸說的線索,先去諸天深淵附近尋找朱雀和窮奇!

小金和小墨離開后,墨九狸一個人坐在靈舟上,等著小書他們結束,時間一點點過去,空間裡面小澤等人還在努力煉化力量,而墨九狸也沒閑著! “因爲……無法判定他是不是文山鬼王前輩要找的牧店主,所以……請求支援辨認!”一米五的萌妹努力維持着自己強大氣場,但解釋起來顯然有些底氣不足。

得虧一隊巡邏隊長天生就黑,所以即便是滿臉黑線都看不出來。

果然,這姑娘還是適合儀仗隊的工作。

今天突發狀況,幾乎所有巡邏隊員都被徵用去附近搜尋牧店主,巡邏守衛不夠用便臨時徵調前來參加特訓的儀仗隊員協助。

每位店主的“頭銜光環”都是陰界總部指定的,有特殊法則形成,即便是九品鬼仙都絕不可能仿冒。

這位牧店主難不成還有假?

隊長看了一眼萌妹,心想幸好找到牧店主了巡邏隊員馬上能各歸各位,這幫儀仗隊員可算能還回去了。短短半個上午,她們不定鬧出多少笑話來呢!

“牧店主您好!”隊長行了個禮,“我是巡邏一隊隊長彭兵,文山前輩正在等候您的迴歸,請隨我來。”

那幫喘着粗氣的醫療隊伍見狀默默收拾好醫療用具,跟着一起歸隊。

既然傳送丟的牧店主找到了,就沒必要跟着到處跑了。牧店主平安歸來實屬萬幸,否則灰界分部不定要承受怎樣的責罰呢。

“梟龍鎮屬於咱們陰界總部在灰界的重要城鎮,因此這裏上空是禁止飛行的。好在我們有巡邏車可以代步,雖然比不上飛劍的速度,卻是比步行要快得多。”隊長揮手示意一輛巡邏車停下,帶着唐牧北乘坐上去,飛快駛向城鎮大門處。

顯然這條路上也是有其他禁制的。

巡邏車衝進一片無形光幕之後,眼前的景緻瞬間變幻。

“難怪會稱爲梟龍鎮!”唐牧北看到真實城鎮的瞬間不由感嘆道。

眼前的場景讓人意想不到,整個城鎮居然構建在一隻完整巨大的龍形骨架上!而且,不是國外流行的那種龍,而是千真萬確的中國傳統龍!

這條龍尾部盤旋在灰界大地上,佔據了一整座中型城鎮的龐大面積,其上半部分身軀向天挺立,雖已是屹立萬年的灰白赤裸骨架,但它與生俱來的氣勢依舊充斥在整片天地中。

一眼看去,是何等壯麗!

“這是陰界總部在百年前發現的龍隕之地,據研究這具巨龍骨架已經有三千萬年的時間,三位八品鬼尊齊齊出手纔將這裏殘存的龍威封印下去。即便如此,很多被龍族剋制的弱小妖修依然不敢靠近這裏,龍威壓制會讓它們道心動搖的。”

隊長彭兵介紹着,巡邏車已經載着他們兩個進了梟龍鎮大門。

那道用整塊龍骨雕刻而成的大門由重兵把守,看起來似乎時刻準備進入戰鬥的樣子,讓唐牧北都有些緊張。

灰界果真是處處危機,就連如此龐大的城鎮無數高手駐紮,都時刻警惕着。

梟龍鎮中十分熱鬧,隨處可見客棧酒館,街上穿梭着衣着各異的厲鬼和陰界修士。

“我們這裏比較靠近人世間,又是陰界分部所在,因此安全係數比較高。您看到的這些都是來自於人世間各地的高階厲鬼以及陰界的僱傭兵。它們或受人所託或自己前來尋寶,都是爲了在灰界獲得大量資源,好拿去兌換財富。”

一路走着,隊長彭兵一邊介紹。

唐牧北感覺自己從二十一世紀的現代穿越到了玄幻小說裏。

隨處可見的拍賣行展示各種珍貴物品,應該是上演打臉情節最多的地方;粗狂的僱傭兵在酒館喝着酒大聲談論着探險時遇到的危險;唯獨那些厲鬼們讓人齣戲,一看就知道是靈異風格。

整個梟龍鎮沒有看到一個人類,除了靈體就是鬼魂,它們喝的自然也是鬼廚們製作的佳釀。

唐牧北想着,要是攜帶方便的話應該弄點特產帶回去。

梟龍鎮屬於獲得官方印章才能出入的地方,一般厲鬼是進不來的,桃娘它們應該沒來見識過。自己好歹算是來趟灰界旅遊,帶點好吃好喝的回去,也讓它們跟着沾沾光。

只是不知道這裏物價怎麼樣,自己出門可沒帶錢……

巡邏車駛順着盤龍骨架上的道路,一路向上。

越走人流越稀少,反倒是身着制服的守衛越來越多,看來似乎是快接近核心地區了。

“牧店主,這裏就是陰界分部會客大廳……”剛下車,隊長彭兵還沒來得及介紹,只見兩位前輩快步過來,爲首那位一把抓住唐牧北的雙手就開始搖,“牧小友啊,你終於平安到達了!”

“歡迎來到梟龍鎮,我是陰界總部駐灰界研發實驗室項目部部長三江居士。此次因邀請函導致的傳送失誤事件,我們研發實驗室有不可推卸的責任,因此我代表全體員工向牧店主致歉,並竭盡全力爲您提供補償,來彌補此次失誤給您帶來的心理和精神損傷。”

這位三江居士約麼三十來歲,穿着件科研人員白色制服,滿臉寫着嚴肅。

而文山鬼王卻是喜出望外,估計還帶着點後怕,以至於握着唐牧北的手不肯鬆開。堂堂五品鬼王吶,雖然不善武力境界也在那放着呢,手勁得多大呀!

握的唐牧北都感覺自己雙手要廢了!

“文山前輩、三江前輩,不用擔心我很好,只是中途有些小波折但沒有受傷也沒有心理陰影,所以不要這麼客氣。”唐牧北活動活動自己已經發白的手,從兜裏掏出那枚水滴遞給文山鬼王,“前輩,這是您的招魂鈴,物歸原主。”

“多謝牧小友!”文山鬼王笑得臉上都開花了,從水滴中將自己最得手的招魂鈴拿出來,又將水滴遞還給唐牧北。

他婆娑着失而復得的兵器,滿臉欣喜。

“牧店主,先請到會客廳一敘。”三江居士推開門邀請道:“文山這件寶物丟失很久了,讓他自己高興會兒吧。”

灰界地域特殊,這裏的陰界分部經常要接待各種客人,因此會客大廳修建的非常龐大且華麗。

文山鬼王早就訂了個大套間,一行三人進門之後便有漂亮女招待端上熱茶。

“牧店主試用邀請函傳送出現很大偏差,這在我們以前的實驗中是沒有見過的,所以我想請教幾個問題以便改進邀請函的傳送誤差,還望牧店主多多支持。”剛落座,三江居士就迫不及待想知道關於這次傳送的誤差問題。

文山鬼王卻是笑呵呵擺手打斷他的詢問,“你先彆着急問東問西。牧小友大老遠特意爲我送來招魂鈴,這份情誼實在太重了。不知牧小友有什麼需求,任何條件我都可以儘量滿足!” 第4594章

「雖然現在這些彩色的本源力量還很微弱,看起來也不強悍,但也非常幸運了!」小書開心的說道。

「這麼說是驚喜不是驚嚇了?」墨九狸聞言眼神一亮的問道。

「對啊,應該說主人運氣好,否則怕是根本遇到這種機會渺茫的事情,要知道彩色空間本源力量是可遇不可求的,不對,應該說是完全不可能出現的……」小書傲嬌的說道。

墨九狸看著小書傲嬌開心的樣子,那怕不是完全明白小書的意思,也知道這次小書和空間都是遇到了好的機緣!

只是,墨九狸忽然間想到自己之前在識海中看到的天書最後一頁上面記載的事情,一時間墨九狸有些猶豫,小書到底知道還是不知道!

「主人,雖然這種事情可遇不可求,但是我們遇到一次已經是大氣運了,就算只有這些七彩本源力量,空間以後也會晉級到不可思議的地步!現在我們的空間已經不輸給外面的界面大陸了……」小書看著墨九狸自豪的說道。

墨九狸因為想事情沒注意聽小書的話,小書這才察覺到墨九狸在走神,小書好奇的喊了墨九狸幾聲,墨九狸這才回神看著小書問道:「小書,怎麼了?」

「沒有,主人你有什麼事情嗎??」小書皺眉看著墨九狸疑惑的問道。

「沒,沒什麼!」墨九狸一愣的說道。

「主人,你是不是有事想問我?」小書狐疑的盯著墨九狸問道,他總覺得主人有些不對勁呢!

墨九狸看著小書漆黑的眸子,猶豫了下還是問出心中的疑惑:「小書,我記得當初遇到你的時候,你說過這裡是天書空間對嗎?」

「是啊,怎麼了?」小書眨眼看著墨九狸道。

「既然是天書空間,本體應該不是這枚戒指吧?」墨九狸舉起左手上的戒指看著小書問道。

這枚戒指是小書為了方便,把空間幻化成為戒指戴在自己手上的!

平時都是看不到的,只有墨九狸自己能看到,想要被人看到,也必須墨九狸心念控制,才會這樣露出來!

小書聞言微微一愣,終於明白主人怎麼了!

小書眼神複雜的看向墨九狸問道:「主人,你是不是都知道了?」

「看起來小書果然也是知道的啊!」墨九狸一聽就猜到小書應該是知情的,想想也對,小書既然是空間的器靈,怎麼可能什麼都不知道呢!

倒是自己之前想太多了,還擔心小書什麼都不知道呢!

不過墨九狸也沒有生氣!

「主人,你生氣我沒告訴你嗎?」小書看著墨九狸小心翼翼的問道。

「沒有,反正你也不是第一次了!」墨九狸笑了笑說道。

「不過現在你可以說說,到底怎麼回事了吧!」墨九狸看著小書道。

「其實我也沒有刻意隱瞞主人,只是之前是沒全部想起來,覺得跟主人說了沒啥用,這一次也是剛想起來的!既然主人知道了,那代表主人也看到空間的本體,是一本天書了吧!」小書看著墨九狸道。 “呃……舉手之勞不足掛齒。”唐牧北忙擺手道:“文山前輩不用這麼客氣。”

他現在啥都缺,可總不能真的開口向人家討要什麼東西吧?

這怎麼好意思說的出口!

“牧店主千萬別跟他客氣,你千里迢迢還回來這件兵器非常重要,得謝禮是應該的。”三江居士略帶嘲諷笑道:“堂堂五品鬼王,自己的兵器都不知道丟在哪……若不是牧店主幫忙尋回,你損失可夠大的了。”

“唉,一言難盡啊!那時我經過人世間,御劍飛行的時候掛在劍身上的招魂鈴意外掉落,因爲急着趕路、招魂鈴又不是本命法寶,所以並沒有察覺。等發現的時候,已經從人世間經過灰界回到陰界了,根本不知道掉落在哪裏。

我也曾在官網上發佈尋找,但依然沒有音訊。

牧小友,我也不知道你需要什麼所以準備了一筆靈石做謝禮……”

唐牧北心中一喜,我特喵太缺錢了!現在急需靈石啊!

然而文山鬼王話鋒一轉道:“但是又覺得我的招魂鈴價值不是靈石能衡量的,所以我想換成牧小友急需的物品。你現在有特別需要的東西嗎?”

“既然如此,我想尋一樣順手兵刃。”唐牧北轉念一想錢可以賺,神兵利器難得,尤其是景瑤城的花川湖裏還有一隻逍遙法外的水鬼需要抓捕。

若是有件得心應手的兵刃,應該會事半功倍。

“哦?兵刃啊……”文山鬼王略微皺眉,“我是以種植靈植飼養靈寵入道,本來就不善武力對於兵刃自然也不瞭解。牧小友需要什麼樣的兵刃,可否先告訴我?我可以找好友幫忙打造一款!”

兵刃換兵刃,各得其所。

唐牧北當即把自己管轄內的水鬼情況描述了一下,“聽說文山前輩的招魂鈴對付厲鬼非常方便,只要定向抓捕就能將其困在其中化爲膿水。所以我想着如果有類似的兵刃,就好對付那隻來去無蹤的水鬼了。”

“不妥不妥。”文山鬼王連忙搖頭,“牧小友,你只知道招魂鈴的好處卻是不知道它的缺點。招魂鈴沒有招式可言,都是一招定勝負,若是一次沒有將對方抓捕就別無他法了。不像刀劍棍棒之類的兵器,可以修煉多種刀法劍法,一招打不贏還可以換招式。牧小友在人世間管理厲鬼,以後打鬥是常有的事,使用招魂鈴作爲兵刃非常不妥。”

三江居士也點頭道:“我同意文山兄的說法。其實如果只是想對付那隻水鬼,我倒是推薦我們研發實驗室的一款新產品。”

唐牧北:……

別價,自從使用了你們的新產品邀請函以後我差點沒命了!

現在我對你們研發實驗室的產品有點過敏,能不能不要推薦了?會出人命的!

心裏在吐糟,表面上他還得維持着微笑表情。

唐牧北覺得心好累,好想回家。

“它叫做‘一次性招魂鈴(修訂版)’,原本是研發用來抓捕逃犯的,我覺得對於牧店主來說也很適用。”三江居士從制服兜裏拿出一個三十乘三十見方的小盒子。

三列三排共九個透明小鈴鐺,看上去晶瑩剔透還挺好看的。

不過唐牧北的注意力沒在“一次性招魂鈴(修訂版)”上,他正好奇看着三江居士的制服口袋。

灰界的人都很有意思啊,個個把儲物袋跟自己的衣服口袋結合在一起。

說着話就能從兜裏掏出任何玩意兒來,都把自己弄得跟叮噹貓一樣。

他們這種畫風,跟靈雀子姑娘的小香袋比起來雖然少了點美感,卻是意外實用又不突兀,唯一的缺點就是隻能老穿這一件衣服。

“我們這款‘一次性招魂鈴(修訂版)’好用之處就在於:不管境界高低,只要灌入靈氣即可使用。而且很方便,知道要抓捕對象的相貌和姓名即可。當然了,鑑於‘一次性招魂鈴(修訂版)’的能量存儲問題,它能夠將三品以下厲鬼直接抓捕,困在鈴鐺中,但是無法殺死。

三品以上的厲鬼只能困住幾分鐘,無法傷害其根本;

四品以上就需要看人品了,即便能困住也僅有幾秒鐘的功效。

有效抓捕射程爲三百米,超出範圍後它就無法啓動了。剛纔你所說的那隻神出鬼沒的水鬼,應該是藏身在某種特殊陣法中或者可以杜絕神識的空間之中,這都是逃犯慣用伎倆,我們設計‘一次性招魂鈴(修訂版)’的時候充分考慮過這種情況。

我認爲用它來對付牧店主治下的那隻水鬼,應該綽綽有餘了。

至於兵刃,我建議不要着急。

這也屬於一種機緣,不是能強求來的。”

計中計之首席霸愛 三江前輩極力推銷自家產品,唐牧北只得連聲道謝收下。

幸好王衡若幫忙找到了那篇新聞,自己好歹知道水鬼的真實相貌,回景瑤城以後再想法找到水鬼的姓名,就可以拿上一枚小鈴鐺到水邊去試試。

說不定真的管用呢。

“其他方面,牧小友有什麼特殊需求嗎?”文山鬼王覺得自己沒有合適兵刃送給他,老尷尬了。

可是自己身爲靈植靈寵培養專家,對兵刃實在是不感興趣啊!

唐牧北此時卻是兩眼放光,“文山前輩您在灰界專管靈植靈寵培養嗎?能不能送我一些藥材?我有幾味丹藥需要煉製……”

“牧小友懂得鬼醫之道?”沒等他話音落下,文山鬼王喜出望外。

這年頭越來越多的年輕人脾氣浮躁,很少有能靜下心來好好學習枯燥鬼醫學的了。

陰界的鬼醫學校,甚至連着十幾年都招收不滿學員。

沒想到牧店主如此年輕,並沒有像其他人那樣熱衷於探險和謀財,還在潛心研究鬼醫學,甚至還嘗試煉製丹藥。

真可謂是千里遇知音啊!

“不知牧小友師從何人?想要煉製什麼丹藥?我這裏別的沒有,靈植可謂是多不勝數,一會兒我親自帶牧小友去靈植園參觀,屆時需要哪些靈植,我撿着品質最好的給你採摘!”

面對如此熱情的文山鬼王,唐牧北微笑道:“我就是自己看看醫書,並沒有師長教導。”

他倒是知道易藥的師父姓啥叫啥,可人家教導的是易藥同學,自己不過是個蹭經驗的,哪能報人家的名諱?

更何況,封印起來的記憶不定是多少年前的事情了,恐怕那位易藥同學早已魂飛湮滅,否則怎麼會留下那段記憶在濃郁死氣中被洛水公子鎮壓多年?

雖然沒能得到得手兵刃,能帶回去些藥材也不錯。

稍微珍貴些的藥材就是有靈石也無處可買,相比之下自己倒是賺了。

“事不宜遲,咱們這就出發去靈植園吧!”文山前輩起身邀請,“正好今天下午採摘了靈植,牧小友就可以安心在鎮上住下,明天的蓮花山盛事還有大熱鬧可瞧。”

三江居士略微一皺眉,聽出他話中的意思反問道:“難不成,今天晚上……”

“哈哈哈,是啊。”文山鬼王笑着點頭,“今夜玄煌靈果即將成熟,屆時應該還有一番惡戰。所以下午採摘了靈植,就暫且把牧小友安置在重兵把守的城鎮中休息,以防萬一。”

唐牧北頓時一怔,霧草!聽這話好像又特喵有很危險的事情要發生!

一會兒還是見好就收早點回來,省得被捲進危險中! 第4595章

「恩,在我識海中,確實出現一本天書,一共三頁,前面兩頁應該就是我之前識海中的天地九神訣!最後一頁上面,我看到了關於天書的事情,這一點應該你最清楚吧!」墨九狸如實的說道。

「主人,你想知道什麼就問吧,我不會再瞞著你啦!」小書看著墨九狸討好的說道。

「我想知道這天書空間到底是什麼?」墨九狸直接問道。

小書聞言看著墨九狸想了想說道:「主人,或許天書空間在別人眼中是至寶,而天書空間也確實是難得的至寶,但是對於現在的主人來說,其實不算什麼的!」

墨九狸聞言挑眉,卻沒說話,只是用眼神示意小書繼續說下去!

「其實天書空間就是天地初開時的至寶罷了,不是煉器師煉製出來的,而是隨著天地而生的寶貝,就跟男主人差不多!」

「男主人是天地之主,跟天地同生且同壽,實力自然強悍無比!天書空間也是一樣,隨著天地初開而出現,最初不過是沒有靈智的一個空間靈寶……」

「經過歲月的長河,天書空間這樣的寶貝自然成長的特別快,也就很容易被人發覺,也就有了我的前前前前前主人那些人了……」

「只是最初天書空間不過是一件防禦力極強的寶貝罷了,很少有人能開啟天書空間內的儲物空間!直到遠古時期,我遇到一個主人,他的天賦實力都是頂尖的……」小書看著墨九狸回憶的說道。

墨九狸這才知道,原來天書空間為何會損壞,本體為何到了現在自己才能看到,為什麼小書的記憶不全了!

這樣一件無法用言語去衡量的寶貝,竟然還被損壞了,可見當時的戰鬥多激烈了!

小書說後來他遇到一個天賦極強的主人,成功開啟了天書空間,有了空間的幫助,讓對方一路成長起來即快又強,可是天下沒有不透風的牆,最終那人身上懷有靈寶空間的事情,還是被人得知……

從此也給他帶來了無盡的麻煩,但是有空間在,總是幫他化險為夷,成功躲掉殺身之禍,可是卻再也沒有辦法以真面目示人……

就連親人好友都被連累,到了最後他必須改變身上的氣息,小心翼翼的才能出門,分明身上有逆天寶貝,日子過的卻如同老鼠一般……

雖然他可以長期生活在空間裡面,但那時的空間裡面除了靈力濃郁,可以修鍊,有一些葯田外,並沒有別的了!

可想而知那般孤寂的生活,除了修鍊,怕是沒人能享受的了長久下去的!

「後來,前主人的兒子和妻子,也被人抓住,並且當眾被人凌遲,等到他趕到的時候,已經看不到屍體了,只有滿地的血肉,也是那一幕,讓他直接入魔,大開殺戒……」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