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總!你看在我對你這麼忠心耿耿的份上,你就幫我一次吧!」溫綿上前一撲抱住余大BOSS的胳膊,可憐兮兮的求幫助。 石晗玉多希望醫醫在啊,今天自己救了三個人,肯定能換來許多積分,要是醫醫還能召喚出來儀器,一定要給石君澤好好檢查一下,診脈的短處太明顯了,不能判定石君澤是不是好了。

可一個人有意識的去思考問題,特別是石君澤從背書到跟着自己,甚至是今天那個不管是以有意還是無意的擁抱對他來說都不容易。

這一系列的思想活動對正常人來說不過就是一剎那的過程,可石君澤不是,否則就不至於傻了那麼多年,可是腦神經壞死想要治好太難了,根本不能這麼短時間內好起來。

受傷多年,如果是淤血的話早就該吸收了,如果不是淤血的話,或者是淤血沉積成了血栓點,壓迫一部分神經導致神經功能障礙的話,上一次梁氏導致石君澤撞了腦袋很可能起了一定的作用,難道真的是瞎貓碰到了死耗子?

石晗玉想了無數種可能,最終決定第二天再去給石君澤診脈,行針。

第二天一大早秦府就送來了不少收拾乾淨的羊,羊腸也都處理的很乾凈,兩輛平板車這麼送羊肉過來,可讓石郎庄的人都傻眼了。

石晗玉只好讓芸娘和阮氏幫忙把羊肉送去地窖,自己把羊的盲腸割下來放在水裏浸泡著,餘下的羊雜交給阮氏處理,提着一塊羊肉去石三奶奶家。

門口,石君澤跑出來接她,石晗玉猜測石君澤好了,可看他如鹿一般清澈的眸子,石晗玉又不確定了。

只能心裏嘆了口氣,石君澤真好了的話,自己該怎麼和他解釋石老三和趙氏的那些破事呢?

梁氏的話很扎心,她說自己是石君澤的殺母仇人,雖說有些牽強,可到底是自己把醜事捅出來的,如果被這個少年恨上了的話,真不是一件好事。

石君澤扯了扯石晗玉的衣袖:「玉姑姑,進屋。」

「嗯。」石晗玉收了那些亂七八糟的心思進屋來,羊肉送去灶房用冷水泡好,這才進門去見三奶奶,看石君澤正在剝雞蛋,忍不住嘴角抽了抽。

在石君澤的眼裏,雞蛋和蛐蛐是最重要的。

石三奶奶讓石晗玉坐在身邊,問:「昨兒君澤回來說好多血,是怎麼了?」

石晗玉知道石三奶奶擔心自己亂行醫,但君澤說了自己也不能隱瞞,就把在玲瓏綉坊的事情說了一遍,惹得石三奶奶一陣唏噓,末了還是囑咐她不準亂行醫,但遇到這樣的事情能幫還是要幫一下的。

「玉姑姑,你吃。」石君澤回頭遞過來個雞蛋。

石晗玉很隨意的伸手接過來雞蛋送到嘴邊,不經意的抬頭看了眼,就見石君澤望着自己的模樣專註而認真,心裏就咯噔一下。

牧北宸的警告在先,送書在後,石晗玉再看石君澤,只覺得血槽要空,要是被這個小奶狗盯上,那誰頂得住啊?

「君澤,給你行針。」

「好。」石君澤過去躺在床上,閉着眼睛。

石晗玉過來給銀針消毒,仔細給他行針后坐在旁邊,輕聲說:「君澤,有一天你好起來了,姑姑會和你說咱們兩家的恩怨,不管你怎麼決定姑姑都不會生氣的,但姑姑希望你能認真的過自己的人生。」

石君澤睜開眼睛看石晗玉的側臉,抿緊了唇角。

「我答應三奶奶要照顧你,就不會食言的,你要早點兒好起來才行。」石晗玉轉過頭看了眼石君澤沒什麼表情的臉,開始取銀針。

還不等收好銀針,石招娣就過來了:「三丫,玲瓏綉坊來人了。」

「出事兒了?」石晗玉心裏一凜,急忙收好銀針回家去,石君澤坐起來揉了揉頭,又晃了晃腦袋,過去坐在桌子旁邊慢騰騰的剝雞蛋,剝好了雞蛋送到嘴邊小口小口吃着。

石晗玉急匆匆回到家,見昨天那個老婦人正站在馬車旁邊,看臉色並不焦急,石晗玉才放下心來。

「恩人姑娘,我們大夫人醒了,要見您。」老婦人福着身:「恩人姑娘隨我去一趟吧。」

「好。」石晗玉也不帶着石招娣姐倆,跟着老婦人坐了馬車出門往玲瓏綉坊去。

馬車速度很快,來到玲瓏綉坊門口,老婦人陪着石晗玉進門的時候才說:「我們大夫人性子有些軟,老奴求恩人姑娘幫個忙。」

「幫忙?」石晗玉放慢了腳步回頭看着她。

老婦人連連點頭:「對,恩人姑娘幫忙勸勸大夫人可別把孩子撒手,這事兒瞞不住,要是孩子被搶走了,大夫人連個傍身的希望都沒了,也委實可憐。」

石晗玉勾了勾唇角,她倒不認為那小婦人性子軟,不過是沒展現出來罷了,要知道昨日臨盆的時候,那股子狠勁兒可不是誰都有的。

「行,我會說的。」石晗玉含糊的答應了這麼一句,交淺言深可是大忌,她不會那麼莽撞的。

玲瓏綉坊二樓,石晗玉看着靠在床上的大夫人,一身素白的裏衣,頭上戴着護額,正閉目養神,聽到動靜睜開眼睛,一雙漂亮的杏核眼裏迸發出來的神採給整張臉都帶來了生機。

瓜子臉,瓊鼻,櫻桃口,是個標緻的美人兒。

「快扶我起來。」沈玲瓏輕喚身邊伺候着的丫環。

石晗玉緊走兩步到床邊:「使不得,大夫人要好好躺着靜養才行。」

「多謝姑娘救我們母子三人,大恩不言謝。」沈玲瓏握著石晗玉的手:「我……我把這間綉坊當做謝禮送給姑娘。」

「嗯?」石晗玉愣住了。

沈玲瓏苦笑着靠在軟枕上:「這也是成全了我們母子三人,如今婆家還不知道我已經得了一雙兒女,若得了信兒我怕是護不住一雙孩兒,所以我要離開青牛鎮。」

石晗玉坐在床邊:「你如今不能挪動,至少半個月不行,再者坐月子的時候怎麼能勞累奔波呢?大夫人要去哪裏呢?」

沈玲瓏眼圈泛紅,別開臉:「天大地大,哪裏都能容身。」

「那就在這裏。」石晗玉看着送到自己面前的房契,皺了皺眉,這大夫人的謝禮太重了。

沈玲瓏長嘆一聲:「實不相瞞,三月前夫君不幸亡故了,婆家便把我逐出了門外,不顧我已經六個月的身孕,也虧著綉坊是我的陪嫁,才能有個落腳的地方。」

石晗玉認真聽着。

「我本是涇河郡沈家人,曾經寫書信回去娘家,娘家遲遲沒有消息過來,只怕也不想我回去的。」沈玲瓏到底沒忍住落淚了,拿了帕子壓了壓眼角:「這鋪子不送給恩人,我就沒有能拿得出手的謝禮了。」

石晗玉挑眉:「你覺得我會要這份謝禮,看着你們無處可去嗎?」

「不是,玲瓏不是這個意思。」沈玲瓏生怕石晗玉誤會了,急忙說。

石晗玉拉過來沈玲瓏的手腕給診脈,緩緩地說:「都說為母則剛,你能拼了命生了一雙兒女,定也捨不得他們顛沛流離,要我說啊,就在這裏好好過你的日子,婆家強勢怕什麼?孩子是你拼了命生下來的,你為亡夫守着兩個孩子過日子,婆家就不要了臉面和你搶孩子?」

沈玲瓏沒言語。

「要真是那樣,你不如自強,有這個鋪子在就能翻身,以後日子過得好了,腰杆子自然硬氣,有沒有婆家照拂,有沒有娘家當退路,都無所謂的。」石晗玉起身到旁邊拿了紙筆給寫下方子交給老婦人:「去抓藥,三天的就行。」

「是。」老婦人出門去辦事了。

石晗玉才抬頭看着沈玲瓏:「你計較自己沒有的做什麼?你有兒有女還有忠僕,更有鋪子,這些都是你過日子的資本。」

「可這鋪子……。」沈玲瓏沒說。

石晗玉笑了:「不賺錢是嗎?沒關係啊,咱們合作啊。」徐福曾經見過這個黑袍老者,當時對方自稱自己名叫劉成陽,居住在猛虎派。

那個人是?

察覺到劉成陽的到來,東方耀猛地從座位上站了起來。

「好神秘的氣息。」

除了東方耀,座位上的陳衍空幾人也從座位上站了起來。

「劉前輩來了!」相比其他人,一眾猛虎派的武者卻

《重生地球之徐福》第三百一十三章:武帝之威 老八看到李二狗一個賴驢打滾就滾遠了,這才一下子從兩個美女身上回過神來,立刻大怒道「李二狗你個兔崽子,你往哪裏跑!看我不將你碎屍萬段!」

二狗卻在遠處爬起來,拍了拍身上的土,無奈的笑了笑,漏出了一排大白牙,並且一臉放鬆的表情!那大黃狗也步履蹣跚的跑過來,站在二狗身旁,也在哪裏搖尾巴!對着老八一臉示威的樣子!

老八頓時大怒,持劍就要往前沖,卻發現有點不對。但是腦子卻不知道哪裏不對,站在那裏頓了一下就停止了前進的腳步,眼珠子轉了一圈,終於發現異常的地方了!因為自己的胸前多了一個木棍。

老八腦子一轉,臉色大變,肉眼可見的由白變紅!因為他發現那是一個剔骨刀的刀柄!刀刃已深深插入自己的胸膛,怪不得自己胸口一涼呢,原來是這麼回事呢!

他怎麼也沒想到,噩運怎麼來的這麼快,遠處那個李二狗,平時看起來就是一個掏糞的小傻子!怎麼下手這麼狠!心機怎麼這麼重!

也可能是自己太大意了,也可能是自己這輩子壞事干多了這是報應來了!玩了一輩子小雞,今天讓小雞給啄瞎了眼睛了!

二狗站在遠處平復了一下自己緊張的心情,顫顫巍巍的道「你現在最好不要動!還能多活一會!你一動可能馬上就完蛋了!我不想動手的,這可都是你們逼我的!」

大漢的臉又迅速漲的通紅!他沒想到自己行走江湖幾十年!都是自己給別人擺道!今天竟然在陰溝裏翻船。常在河邊走,怎能不濕鞋。這句話還是很有道理的!

二狗在三丈開外緊張的徘徊。他知道這把刀。雖然刺中了他的心臟。但是大漢沒流多少血,他應該還沒有失去戰鬥力。就跟自己以前看毒蛇吃老鼠一樣。毒蛇總是咬老鼠一口,就跑到一邊。等著老鼠失去戰鬥力,才去吃它。不然被老鼠拚死咬到就麻煩了!

老八紅著臉咳嗽著說道「咳咳,李二狗,你過來我告訴你一個一個好消息!咳咳!關於那個紅紅的!只要你聽我的,那李紅紅就是你的人了!咳咳!」

二狗緊張兮兮的道「你直接說就行了。你不要以為我會上當。你想臨死的時候。把我也捎著是不是,我才不上當呢!」。

大漢看到自己的齷齪小心思被二狗戳穿了。臉上又是一陣通紅。這時候他胸口的刀竟然被血液的壓力給頂了出來,血流如同噴泉一樣噴了出來!隨着血液的噴涌而出,他的身體也慢慢站不住了,最後直接跟爛泥一樣癱倒在地了。

那兩個美麗女子並沒有走遠,回頭看到這一幕也是很奇怪!明明這個瘦弱的少年已經是砧板上的肉了,竟然會來一個鹹魚翻身!倒下的竟然是那個江湖高手!

紅裙子美女道「玉茹妹妹看到了吧!普通人的江湖都這麼險惡!我們修仙界的險惡更是厲害,我們出來歷練也一定要加倍小心呢!」

綠裙子美女「是的紫韻姐姐,我們還是快走吧!師父說不定還着急等我們回去呢!」

兩個美女看了看站在遠處手足無措的二狗,也不再回頭翩然離去了……

二狗側眼看兩個絕世美女離去了,也不顧多想了,便匆忙找了一個木棍。然後上前戳了一下地上的大漢!看他流的那麼多血,估計已經死的透透的了!大黃跑過去把他的手中長劍給叼到一邊。

二狗現在一無所有,所以在他身上翻了一下,想找點銀子用用,這老八果然沒讓二狗失望,在這老八的身上找到一個牛皮包還有一個錢袋!一個皮水袋!二狗心慌馬亂的也不顧看裏邊的東西,就將這幾樣戰利品收好!又把他的長劍掛在自己的腰上,把那把立了大功的剔骨刀也收了起來,然後又手忙腳亂的將這大漢屍體給拖到路邊的草叢裏,然後哆嗦著雙腿著騎上老八的戰馬,這戰馬倒是沒有抗拒二狗的騎乘,二狗騎着馬領着大黃狗往相反的方向跑去!

二狗知道這名大漢如果長時間不回去,其他的人可能會回來找他的!留在這裏實在是太危險了!現在跑的越遠越好!另外自己殺人可是被兩個美女給看到了,如果那兩個美女去報官的話也是大麻煩!所以只能快馬加鞭的跑吧!跑了半個時辰!那大黃跑不動了!二狗讓它跳到馬背上!一人一狗騎着馬一路慌不擇路的平治而去。

逃跑期間,二狗還尋着岔路轉了幾次方向!深怕李飛雲等人會追到自己!二狗騎馬跑了一天,直到下午才在一個小山坡停了下來,這個山坡靠着大路!居高臨下可以看到大路上的情況,但是大路上卻不好看這裏,另外還有兩條小路可以快速逃跑!二狗太累了,但是對這個地方休息還是比較滿意的!

那匹馬跑不動了,二狗將它拴在一片草地上,讓它吃點青草,自己和大黃狗吃了一點昨天晚上偷的香腸。

這是二狗第一次殺人,總是心裏亂亂的,但是二狗一點也不後悔,因為自己不殺老八,他就會殺死自己,所以心裏沒有一點愧疚感,二狗胡亂吃了點東西,喝了幾口水!就沒有心情再吃了,只好看了看自己的戰利品!老八不愧是老江湖,他的錢袋裏有幾十兩銀子,另外一個皮袋裏邊裝的一份地圖,還有取火石,金瘡葯等行走江湖用的東西。

二狗打開那副地圖,這幅地圖很大,全部打開得五尺見方,材質是絲綢布料之類的,上邊描繪的很是詳細,卻是大趙帝國全圖。這幅地圖不但標註了大趙國的疆域山川河流城市,還用各種顏色標註了許多江湖門派,以及各種危險之地!

從這幅地圖上看。大趙國江湖門派知名的有幾百個。但是禁地門派卻有三個大的,和一些小的組成。李飛雲和李紅紅去的天羽宗就其中的一個大的禁地門派。另外兩個大的禁地,一個是葯神谷。還有一個是金剛門。

二狗仔細看了起來!幸虧自己還讀過幾年書,不然還真看不懂這地圖呢!地圖篇幅很大,下邊還有門派的註解,二狗從註解中得知,大趙國中普通的江湖門派,是參與世俗之事的。但是許多禁地卻是由修仙門派盤踞!但是修仙者卻不參與江湖俗事的紛爭。這修仙者所在之地都是極險之地,不與外界接觸,研究的都是天地大道,可沒有心思參與凡人的紛爭!三大禁地三足鼎立,外加一些小的禁地,互相制衡,倒也相安無事!

二狗自己現在處在天羽宗的勢力範圍之內。往東兩千里就是禁地葯神谷!傳說哪裏也有修仙者的蹤跡!往南五千里地是練體修真門派金剛門!大趙國皇城就在三大禁地的天羽宗的旁邊呢!

二狗看了看地圖的註解,若有所思。那李飛雲和李紅紅因為有靈根,都可以進去禁地門派天羽宗修行,既然自己也有靈根,那就是應該可以進禁地門派去學習了!那李飛雲和李紅紅去了天羽宗。自己是萬萬不可能再去了,因為李飛雲要殺自己。那金剛門好像是佛門禁地,每天一定是吃素的,所以還是不要去了!

實在不行就去葯神谷碰碰運氣!說不定能夠碰到修仙者呢!今天跑了一天也不知道李飛雲他們會不會再追來。今天晚上就將就這個小山坡睡覺。明天辨別好方向,然後向葯神谷方向前進,要是有機緣,碰到修仙者收自己為徒那就太好了,沒有機緣的話,就權當是去避難了,自己將老八給殺了,那宗族可就待不下去了,等過幾年風頭過去了再說吧!

現在的第一要務就是將今天晚上度過了,在這在這荒郊野外的,一定要做好防護,不但要防野獸,還得做好防寒保暖的準備,不然凍出毛病就不用走了。

二狗說干就干。將馬拴的一塊草坪上,讓它吃草。自己將大樹底下一塊草坪。給清理的乾淨。又找了許多枯樹枝。準備晚上有野獸的時候將它點燃。

自己手中有一把長劍。碰到單獨一個野獸。自己還是有把握戰勝他們。但是就怕碰到狼群。如果一群狼一起上那就有點困難了。

自己倒是可以爬到樹上去。但是大黃卻上不去。大黃經過助跑雖然也能爬矮樹。但是爬的不太高,身旁的這棵大樹太高。它爬不上去。所以如果狼群來了只能放火了,狼群看到火一定是不敢靠近的。

二狗看到柴火不多,又手持長劍砍了許多枯樹枝,就算燃燒一晚上也不會有問題。二狗還將許多直立的樹枝削成長矛狀,把它們放到大樹的周圍!

這樣的話跟野獸搏鬥如果長劍掉了,可以隨時有後備的武器!好在那老八的長劍相當鋒利,切削樹枝就跟切豆腐似的,根本不費事!

二狗準備好了一切。將剩下的幾根香腸和大黃狗一起吃了個乾淨。這樣明天就沒有食物了。明天一定得去附近的城鎮儲備一下食物。

好在自己的身上有幾十兩銀子了,這些銀子可以讓自己生活一段時間沒問題!省吃儉用說不定還能用一年呢!

太陽落山,二狗生起火堆,大黃趴在一邊睡覺!這兩天它也跑累了!並且被老八踢了一腳,估計受了一些內傷!二狗不時添著柴火!藉著柴火的光看着那張大趙國的地圖!原先自己只在山村生活,然後又來到宗族裏掏糞,自己太孤陋寡聞了,根本沒有行走江湖的經驗,這樣在江湖行走是不行的!現在能多學一點是一點……

入夜時候,二狗看地圖也累了,就躺在火堆旁!抱着大黃狗睡了一會!這火堆旁已經很乾燥了,潮氣都烤乾了就不會像昨晚那樣衣服都被潮濕了,那樣容易得傷寒!

在火堆旁睡了一會,大黃狗突然抬起頭,把二狗也驚醒了!這時火堆已經快熄滅了,那匹戰馬卻在鳴叫!遠處傳來馬匹嘶鳴的聲音!

二狗心想不好,一定是李飛雲等人追過來了,便骨碌一下起身,抱起大黃狗將它扔到後邊的草叢裏!自己手持長劍雙腿一曲一彈就飛身上到樹半腰,然後又借力往上一跳,就躲在樹冠中觀察遠處的敵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