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想脫困?」他的目光掃向前方之人,下意識地開口道。

被圈養封印了數千年,任何人都無法忍受,更別說當年那個,窺探天道,掌控聖域,傳承三界的先靈一族。

直到此刻,葉飛儘管不清楚,古獸宗的那位老祖,其真正的目的為何,但有一點是可以肯定的,此人所作的一切,都是為了能讓先靈一族脫困。

前方老者聞言,不禁搖頭苦笑。

「脫困?」

「誰又能說,外面的世界,就是真正的世間,或許那也只是一個更大的牢籠而已,老夫累了。」老者聲音低沉,話音中的疲憊之意更濃。

此言一出,葉飛與黑烏二人,均是目光一震。

一時間,找到任何理由,能夠反駁眼前之人。

「晚輩明白了。」葉飛抬手抱拳,隨之不在多言。

聖域的恩怨,他本身就懶得過多的理會,待融合了先靈業焰之後,再臨葉族,將葉靈的神魂分離出來,便是他離開之時。

離開江東多久,如今的葉飛,已經有些記不清了,而在他的內心深,那個熟悉的虛界,那個記憶中的江東,才是他最後的歸宿。

武道不滅,恩怨不熄,這一點葉飛深知,而他踏入武道界的初衷,從來都不是爭奪所謂的武道之巔。

……

隨著交談,三人已然穿過拱門,頓時一股熱#浪撲面而來。

目光所致,前方那是一處由白色晶體切成的遠古祭台,祭台中心一團白色的火焰萬年不滅,其內蘊藏的恐怖之力,彷彿可以焚盡世間萬物。

「吱吱,咔!」

「嗡嗡……」

那是空間被生生撕裂的聲音。

在這祭壇上方,就連守道一族的天陣,都被這股恐怖的火焰之力鎮壓。

「我族之人,生來皆有大運,可窺探天地,若有地界規則壓制,白焰一出,重塑輪迴。」前方老者在看到祭壇上的白焰之後,雙目內的混濁瞬間退去大半。

祭台前,黑烏體內的荒獸之力爆發,面對這股力量,哪怕有葉飛的帝境之力保護,他也是不得不深#處雙翼,裹住自己的身軀。

單單是餘威,就能讓界主巔峰如此,其真正的威勢可想而知。

祕愛成殤 「葉飛,這東西,你煉化不了。」黑烏目光微閃,此時臉上露出擔憂之色。

那恐怖的白焰,彷彿能夠將他瞬間秒殺。

葉飛聞言,此時眼中閃過一道精光,他抬頭望向前方,眼中露出果斷之色。

「能不能煉,一試便知。」他的話音落下,身形隨即上前一步,體內的力量爆發,帝境之力橫掃天地。

下一刻,其身形踏空而起。

祭台前,黑烏與那位佝僂老者,此時臉上的神情,均是露出凝重之色,目光掃向半空之中。

「古術,吞神!」

半空之中,葉飛沒有過多的遲疑。

只見他的掌中迅速掐訣,體內頓時爆發出耀眼的金光,將其整個身形包裹,下一刻葉飛目光一凝,身形閃動之下,直接踏入祭壇之內。

「呼,呼哧……」

「轟轟!」

霎時間,祭壇白焰,彷彿是受到了極大的刺激一般,開始變得狂暴無比,同時橫掃出一道道磅礴的熱#浪,讓人聞之心驚。

祭壇前,黑烏此時雙目一瞪。

「嘶!快退。」他體內氣息一凝,立刻抓住身旁之人,身形帶出一道幽光,向著後方急速退去。

直到二人,完全退出祭壇範圍,空氣中的恐怖之力這才稍有消退。

那座石拱門前,黑烏此時一臉的震驚之色,在愣了許久之後,這才慢慢穩定了心神。

「老頭,你老實告知本獸,那東西當真可以煉化?」黑烏此時心中有些沒底,他對於白吾,一直是心存忌憚。

這先靈業焰,指不定就是那白吾的陷阱,想要將葉飛置於死地也尚未可知。

「老夫不知。」

「我族之人,這數千年來,卻是有人掌控過白焰之力,那人想必你並不陌生。」身旁老者緩緩開口,隨轉過頭去,抬頭望向前方。

黑烏聞言,臉上的表情,此時有些變化不定。

而如今之際,他想要進入那祭壇範圍,已然是不可能的了,更別說查探葉飛的情況了,此刻唯一能做的,只能等待於此。

時間在悄然中流逝,轉眼七天過去。

……

祭壇拱門外,黑烏仍舊守護於此,而那位老者,卻是早已經離去,按照他的話說,自己的任務已經完成,其內之人能不能煉化白焰,老者顯然並不關心。

拱門內,白晶祭壇之上,葉飛此刻盤膝與白焰中心。

「這先靈業焰,並不排斥我的身體。」此時葉飛內心暗道,他體內的靈力轉動,周身的白色火焰,則是彷彿無盡一般,瘋狂地湧入他的體內。

相比起吞噬實界神樹,這先靈業焰的力量,則是柔和許多,彷彿這白焰本屬於他一般。

「按照這樣的速度,十天之內可煉化完成……」葉飛內心低喃。

幾乎是在同時,一股不好的預感,浮現在他的心頭,但他卻是不知,這股威脅來自何處。

煉金真命 轉眼,又是兩天過去。

晶體祭台之上,葉飛陡然睜開雙目,只見他緩緩抬起左手,可見其掌心之中,一團白色火焰,隨之徐徐升起,翻滾漂浮。

此時的葉飛眉頭微皺,隨即緩緩抬起右臂。

「這是……」

只見他的右手掌心,一團灰色的氣體凝聚,儘管不算完全,但其內的蘊藏的恐怖之力,此時的葉飛可謂是感觸頗深。

「混沌源力。」

「儘管不完全,但已經初步雛形。」

葉飛低喃自語,此時臉上露出疑惑之色。

左手的先靈業焰,此刻不難理解,但右手的混沌源力,卻是讓他十分茫然。

「這股力量,來自哪裡?」葉飛心中疑惑,腦中不斷思索,但任就一無所獲。

……

而此時,聖域地界,葉族之地,那處第三峰之巔,九層黑塔頂層閣樓,一直被封印在此的葉族三少爺,忽然睜開了雙目。

他的嘴角泛起淡笑,眸光中透著冷漠之意,那笑容略顯邪意。

不多時,只見此人身形一顫,左手手臂瞬間被一股白色的烈焰包裹,空氣中溫度迅速攀升,四周封#鎖的鐵鏈,更是有了溶解之意。

「這就是先靈業焰嗎?」

「果然很強。」

葉族三少爺身上的氣息陡變,彷彿這一刻,葉飛所擁有的力量,他都能隨意掌控運用一般。

黑塔內,伴隨著鎖鏈的溶解,一道冰冷的殺意,隨之衝天而起,瞬間籠罩了整個葉族之地。

如此同時,神域東部邊境。

那是一處尋常三門之地,此刻山門主峰內,忽悠一道白茫衝天。

「好一個葉族三少爺,是我小看你了。」主峰大殿之內,可見一位白袍男子,此時緩緩站起身來,他抬頭望向前方,眸光彷彿穿透了天地。

此人不是別人,正是葉飛一直在尋找的那位,古獸宗老祖白吾。

只待片刻,白吾收回了目光,他周身的氣息收斂,隨即輕笑著搖了搖頭,便是轉身進入了內殿,顯然是不打算干預聖域之事。

聖域西部,先靈一族。

靈國王城,轉眼葉飛進入靈國,已經過去了十日。

王城祭台之上,原本萬年不滅的白色火焰,此時已然逐漸消散於世間,但四周的空氣中的溫度,卻是不曾消退半分。

葉飛盤膝於祭壇中心,那恐怖的力量,正是從他的體內散發而出。

「不好。」

「這混沌源力,來源與葉族三少爺。」

祭壇中心,葉飛猛然睜開雙眼,此時瞬間反應過來,此人畢竟是他本體,能夠自創化仙之術的天驕,想要共享他的力量,怕是什麼難事。

十日之約,如今正好。

一切,都在那葉族三少爺的意料之中。

「黑烏,隨葉某回葉族地界!」葉飛猛然起身,體內氣勢衝天,在掌握了先靈業焰之後,他如今的戰力,幾乎可無敵於世間。

話音落下,祭台外拱門前,葉飛身形陡現。

「你……不需要穩固一下氣息。」黑烏微微一愣,似乎是有些沒回過神來。

葉飛輕輕搖頭,隨之不在多言,周身氣息一凝,身形隨之踏空而起。

下一刻,可見一道流光,從靈王城的半空之中迅速劃過,眨眼之間便是已然離開了古城,消失在了遠方的天際之中。

靈王城內,此時城門前方,只見那位佝僂老者,杵著一根枯木杖緩步走出。

他緩緩抬頭,掃了遠處的天際一眼。

「守道一族亡矣,只是這對於我靈族而言,也不知是好事還是壞事。」老者暗嘆一聲,隨即搖頭苦嘆,轉身向著城內走去。

而此時,葉飛帶著黑烏二人,已然橫跨了靈國荒原山脈。

不多時,那處天陣籠罩下的阻隔屏障,再一次出現在了二人的視線之中。

「印凝。」

「開!」

半空之中,葉飛沒有遲疑,抬手之下古符印訣打出,前方阻隔屏障為之一震。

「咔,轟轟……」

霎時間,一道漩渦缺口,被符文之力生生撕開。

半空之中,葉飛臉上帶著凝重之色,體內的力量,此時凝聚到了極致,四周空間扭曲之下,他與黑烏的身影,已然消失在了原地。

聖域西部荒原,二人的身影很快現身。

而就在此時,四周空間陡然凝固,一道帝境的靈壓,隨之橫掃而來,瞬間將二人的身形籠罩,同時上方天際,天陣陡然開始運轉。

「下界小兒,今日#你難逃一死!」

遠處半空,一聲陰冷的低喝傳來。 西部半空,葉飛身形頓住。

他的目光掃去,可見前方來者,正是他之前,初入聖域之時,遇到的那位天族帝境強者天曉。

此人身後,更是跟隨著數位界主強者。

「葉某,沒時間與你糾纏。」葉飛目光一凝,臉上露出冷漠之色。

這裡是天族地界,守道一族的實力不言而喻,如今的葉飛,儘管無懼帝境,但這般糾纏下去,難免會延誤他趕往葉族的進程。

體內狂躁的力量,時刻提醒著葉飛,那位葉族三少爺,正在共享他的修為,隨不知緣由,但這絕不是什麼好事。

「大膽!」

「宵小之輩,在本座面前,還敢逞口舌之快?」前方天曉,聲音低沉,眼前之人的無視,讓他有些暴怒。

他何等身份,如今又是在天族地界,就算是那葉黃天再臨,眼前之人他休想從他手中帶走此子。

「爾等,無需出手,待本座先廢了此子。」前方天曉大喝一聲,體內帝境之力爆發,這一次他絕對不會手下留情。

話音落下,後方界主不敢隨意動手,均是抬手稱是。

如此同時,上方天際的天陣,此刻爆發出極強的威壓之力,瞬間將前方之二人籠罩,黑烏被牢牢鎖在了原地,無法掙脫。

「陣,轉。」天曉冷喝一聲,掌中仙劍陡現。

頭頂天陣運轉,混沌源力傾瀉而下,這股力量能瞬間封定帝境,而他手中的仙劍,足矣一劍將眼前之人斬殺。

如今的聖域,守道兩族對於葉飛,已然發下了必殺之令。

前方半空,葉飛身形未動。

「你不是葉某的對手。」他的話語落下,眼中閃過一道寒芒。

下一刻,可見其緩緩抬起右手,一道白色的火焰,燃於其掌心之中,四周溫度暴增,空氣中傳來撕裂之聲。

熱浪橫掃,天地一震。

「咔,轟轟!」

上方半空,混沌原力的束縛,竟是在此刻被生生震碎。

前方半空,天族強者,此刻面色大變。

「那是……先靈業焰!」

「此子,果然是靈族妖孽,我等一起出手。」

「天族地界,法令已經傳出,各方強者都在趕來的路上。」

這一次,天族幾人,顯然是有備而來。

在看到先靈業焰的那一刻,後方幾位界主強者,此刻眼中均是爆發出了殺機,靈識襲卷之下,籠罩了前方葉飛二人。

「你們做什麼?本座說了,此子是我的。」前方半空,天曉此時眼中露出兇狠之色,體內的力量,瞬間爆發到極致。

竟是彈開了後方幾位界主強者。

不等眾人多言,只見這位天族帝境強者,此時不顧前方白焰之威,手持仙劍直指葉飛而去,他的眼中滿是暴掠之意,誓要斬殺眼前之人。

「找死。」

葉飛目光一凝,眼中閃過一道肅殺之意。

「雷念劍。」

「斬!」

抬手之下,掌中雷霆凝聚,化作一把意劍,天地只見的規則靈線,被葉飛襲卷而來,融入了這一劍之內,同時融入的,還有他體內的白焰之力。

待真正踏入帝境之後,葉飛也是這才體會到,當初源界水族一脈,融道之術的可怕。

在此術的加持之下,他體內的力量,能夠爆發出百分之二百。

「呼,呼嘯。」

「砰,轟轟……」

雷劍臨近,瞬間與前方天曉手中的仙劍碰撞在了一起。

「哐,哐,砰!」

同時在瞬間,天族帝境強者的身形,被硬生生震退了數丈之遠,掌中仙劍出現裂痕,穩住身形之下,頓時忍不住一口鮮血噴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