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來了,到時候再說!」韓紫琳說道。

林奕無奈點點頭,說道:「好吧,不過不要提過分的要求,我能力有限!」

「放心,在你能力範圍內!」韓紫琳說道。

絕情總裁請你好好愛我 「那好,我幫你!」

……

韓紫琳走了,林奕答應去參加她的生日宴會。

至於她提出的『心愿』,希望不要是太困難!

看著收銀柜上的一個手提袋,很是無奈,這是韓紫琳給他的。

一套衣服,以及請柬!

林奕自己也很糾結,韓家的事情他不想管,不過書屋的任務是讓他幫助韓紫琳完成一個心愿,她的心愿是什麼?

林奕隱約可以感覺到,韓紫琳清冷外表下的無助和脆弱。

嘆了口氣,拿起黑色手機,點開〖萬道商店〗,翻找一些飾品。

不管怎麼樣,今天晚上是韓紫琳的生日,總得送她一份生日禮物吧,至於後面的事情,管他呢。

如果她提出過分的要求,林奕就放棄任務,就是一直佔領著任務欄,他也不打算完成。

第一個客人就是麻煩,還要幫她完成心愿! 韓紫琳的生日在哪舉辦?當然是韓家別墅了。

不過與其說是別墅,說是莊園更加恰當一些。

韓家的莊園是計程車的禁區,因為從過了山腳的別墅區,整座山就是韓家的私有領地了,司機不敢上去。

不得已,林奕走下來,用兩條腿一步一步的往上爬。

此時太陽已經下山,天空如同火燒一樣艷紅。

身邊不時有豪車飛馳而過,帶起一陣狂風和呼嘯聲。

看樣子,韓家應該邀請了不少人。

當天色完全暗淡下去,林奕才來到山頂,不過卻沒有立即進去,原因就是被門衛拉住了。

原因就是林奕的這一身打扮,穿著永遠是看一個人的第一眼,其次才是臉。

人靠衣裝馬靠鞍,並不是吹的。

此時林奕穿的是尋常的休閑服,白色的體恤衫,黑色的休閑褲和帆布鞋,很尋常的裝扮。

本來這沒有什麼問題,不過今晚是宴會,來參加宴會的哪一個不是盛裝出席?

韓紫琳給了自己一套禮服,不過林奕卻不想穿,他有自己的打算。

反正他是不會按韓紫琳的劇本走就是了,總感覺她有些不懷好意。

不過即便如此,還不是要去。

嘆了口氣,林奕退到一邊。

那些穿著正裝的俊男靚女開著豪車進去了,就自己一個苦逼坐在一旁乾瞪眼。

甚至還有幾個看著敞篷車的富少用眼神狠狠的鄙夷了林奕,然後載著自己的女伴進去了。

就在林奕想著要不要用一些非常規手段時,他看見了一個熟人。

他站在車子旁邊,門衛正驗證一張請柬。

「喂!有緣人!」

林奕站起來,朝那個熟人揮了揮手。

王栩的身子僵了一下,緊接著打了一個寒顫。

這個聲音……

王栩扭頭,看向聲音的源頭,看見林奕,眼睛一眯,緊接著清秀的臉龐上出現一絲異樣的笑容。

是他!昨天晚上打了自己一頓傢伙。

就是這個白頭髮的混蛋!

他本來不想理林奕這個神經病的,可想起昨天晚上那兩本書,以及現在自己的不同,看向林奕的目光又有些複雜。

懷著複雜的心情,王栩來到林奕面前。

「幫我一個忙!」林奕說道。

「我為什麼要幫你?」王栩說道。

林奕傲然道:「就憑我讓你不一樣了!」

他是看出來王栩的不同了,他筋骨和昨天不一樣了,就是眼鏡都摘掉了,這一切都是因為林奕給他那一本《九陽神功》。

而且王栩身上有一股凌厲的意味,腰板挺直了,眼神也不像昨天那麼頹然懦弱,整個人氣質都不一樣了。

這個樣子的王栩,還真的有了幾分武俠小說裡面的大俠氣概。

這和昨天因為和女朋友分手,而在公園裡面喝悶酒的懦弱完全不一樣。

王栩複雜看了一眼林奕,欲言又止。

他很想問《九陽神功》和《獨孤九劍》的事情,不過卻又在猶豫。

這種不可思議的事情,真的發生在自己身上了?

重生空間八零小媳婦 到現在他還不確定一切都是真的,要不是腦海中烙印著那些文字,他都還以為是一場夢。

這又不是小說,實在太扯了,被前女友羞辱分手,然後意外獲得金手指,開始牛逼的人生之路。

這都是都市異能小說裡面的開頭,現實又不是小說,這也太扯了。

林奕知道這個和自己差不多年齡的年輕人的複雜心情,嘆了口氣。

「不要多想,你是不是和小說裡面的其他主角一樣擁有『主角光環』我不知道,不過我和你有緣,所以給了你一些機緣而已。」

「你又是誰?」王栩皺眉道。

「我?!」

林奕指了指自己,然後想起看過的小說裡面,那些給主角引路的隱世高手,咳嗽一聲。

頭揚起四十五度角,看向天邊,眼神裝出那種看盡世間滄桑,嘗遍人生百態的滄桑、抑鬱。

「我只不過是一個賣書的而已。」

如果不是林奕太過年輕,王栩都要相信林奕是一個隱世高人了。

看樣子和自己差不多大,你滄桑、你抑鬱個屁啊!

「你要我幫什麼忙?」王栩說道。

林奕急忙從影帝附體狀態中醒過來指了指門衛方向,說道:「帶我進去!」

王栩上上下下看了一遍林奕,然後無奈道:「你知道這裡是哪裡?在幹什麼嗎?」

林奕點頭說道:「知道啊!」

「那你還穿這種衣服來?」王栩指著林奕的衣服說道。

「我沒有別的衣服了啊!」林奕眨了眨眼睛,無辜說道。

這一次輪到王栩愣住了,今天晚上能來這裡的都是大佬富豪,或者是……魔法師。

這些人都不差錢吧!

王栩感覺腦子有些懵,問道:「你是哪一個家族的?」

這個問題林奕都懶得回答了,為什麼遇見的每一個人,都要問自己是哪一個家族的呢?

背景真的那麼重要嗎?

嘆了口氣,林奕說道:「你就直說幫不幫吧?」

王栩沉吟一會,接著道:「你要進去,也不是沒有辦法!」

林奕問道:「什麼辦法?」

王栩臉上露出一絲詭異的笑容,然後一把扣住林奕的肩膀。

「前門走不了,你不會翻牆嗎?」

林奕懂了,這貨是打算將自己扔過去。

林奕白眼一翻,不著痕迹的從王栩的爪子下移開,說道:「裡面全部是監控,你前腳剛剛進去,後腳就有保安來抓你了!」

「那還有一個辦法!」 重生之沁心 王栩笑道。

林奕眉毛一挑,有些不好的預感。

十分鐘后,林奕成功進入了韓家莊園,至於過程……有些慘不忍睹,那後備箱也太宅了。

看著王節的跑車,林奕詫異問道:「看不出來你還是一個高富帥啊!那你女朋友為什麼和你分手?」

王栩摸了摸車子的車門,說道:「如果真的是我發的就好了,這是王家的,並不是我王栩的。」

林奕見此,也不在說什麼,轉身走向韓家正廳。

王栩瞥了一眼林奕,並沒有跟上去。

……

林奕來到正廳,這裡面已經有了許多人,不過林奕卻沒有看見韓紫琳。

看向二樓,林奕從大廳中央走過。

那些穿著華麗俊男靚女只是瞥了一眼林奕,就繼續做自己的事情。

林奕走上了樓梯,韓紫琳的卧室在二樓,他有些事情和韓紫琳談。

不過他還沒有到韓紫琳的卧室,就看見了一個熟人。

韓家的管家老胡!

而且他也看見了林奕。 「小林,你來了?」胡管家面帶微笑,朝林奕走過來。

林奕也微笑道:「胡管家,我們又見面了!」

「你是來參加宴會的嗎?」胡管家說道。

想了想,林奕點點頭,說道:「是的!」

「你先在下面等一會,吃點東西吧!宴會要一會才開始。」胡管家說道。

「林奕看了一眼胡管家的身後,說道:「胡管家,韓紫琳呢?怎麼沒看見?」

胡管家聞言臉色變得有些不自在,然後咳嗽一聲,說道:「大小姐還在梳妝打扮,要一會才能出來。」

林奕看著胡管家的模樣,眉毛一挑,不過卻沒有說什麼,轉身走下樓梯。

……

宴會是在韓家後院的大泳池旁邊,此時燈火通明,周圍都擺放著各種精美的食物和酒水。

林奕不會喝酒,酒精度超過百分之五的飲料他都不喝,他討厭酒味在整個喉嚨蔓延的感覺。

拿了一些食物和一杯果汁,林奕就在角落裡面大快朵頤起來。

他並不是刻意疏離,扮一種眾人皆醉我獨醒的孤傲,而是每當他想上去交談,他都會被敵視。

而且這些人說的他也聽不懂,都是一些恭維話和客套話。

想融入他們的圈子,要麼有背景,要麼做拍馬的狗腿子,去恭維巴結。

林奕沒有背景,更不可能去恭維,因此只能自己玩了。

吃的正歡,不知不覺,他面前的食物已經消滅乾淨,林奕剛剛想起身去拿一點。

豪門歡:冷少的霸寵前妻 可下一刻,一隻雪白的手將一盤牛肉放在他面前。

林奕抬起頭,李軒不知道什麼時候站在他面前,面無表情的看著他。

「你什麼時候來的?」林奕問道。

他已經知道李軒要來,不過卻沒想到來的這麼晚。

李軒和韓紫琳是認識的,而且相互知根知底,現在又組了搭檔去考聖院,韓紫琳生日她會不知道?

「剛到!」李軒在林奕對面坐下來,吸了一口手中的果汁。

林奕看著面前的牛排,問道:「這不會是你吃過的吧?」

李軒斜眼看著林奕,沒有說話,可林奕卻感覺有些冷。

林奕咳嗽一聲,低著頭,吃起牛排。

吃著吃著,突然發生了騷動,吸引了林奕的注意力。

一個青年走了進來,緊接著無數俊男靚女都朝著那個青年圍過去。

「他是誰?」 熱情似火:冷酷總裁請走開 林奕疑惑問道。

「韓青臨,韓家的繼承人!」李軒淡淡的說道。

韓青臨?繼承人?

林奕來了一絲興緻,打量著這個青年。

高高瘦瘦,一頭短髮飄逸,臉上帶著一絲笑容,穿著一件黑色的西裝,看著很是英俊不凡。

「他是紫琳的堂哥,也是除了紫琳外,天賦最好的,雖然他沒有激活韓家的〖固有魔法〗,不過他的劍術卻非常精妙,是一個低階魔劍士。」李軒說道。

魔劍士是魔戰士的分支,除此之外,魔戰士還有許多分支,比如魔槍士、魔炮手等。

林奕點點頭,然後想起什麼,看向李軒,問道:「你好像也是一個低階魔劍士吧?!」

李軒點點頭,說道:「我的確是一個魔劍士,有問題?」

「沒問題!」林奕搖搖頭,不過看向李軒的目光卻有些佩服。

韓青臨身為韓家的繼承人,有那麼多資源修鍊,才能這麼年輕就成為的低階魔劍士。

可李軒卻是孤身一人,靠自己的努力,才成為低階魔劍士,這其中得多麼辛苦啊!

李軒她並沒有世家魔法師,只是平民魔法師,自然也就沒有先祖留下的〖固有魔法〗。

現在七成的魔法師都是遺傳自父母,也就是父母都是魔法師,這些魔法師被稱之為世家魔法師。

而剩下的三成,他們的魔法並不是魔法師,可卻出生就有魔力,這些魔法師被稱之為平民魔法師。

聯邦每年給每一個入學的孩子檢測魔力,就是為了找出那些平民魔法師。

「你打不打的過他?」林奕說著將目光瞟向如眾星捧月的韓青臨身上。

李軒搖搖頭,說道:「不知道,沒打過,不過比劍術的話,我應該不會輸。」

林奕點點頭,不再說什麼,專心吃東西。

韓青臨來之後,氣氛就變得熱烈起來,每一個都爭先恐後的去巴結韓青臨,不過並不包括林奕和李軒,當然,還有一個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