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倆剛剛那是幹啥呢?」

聽到老邢的詢問,老白和大嘴兩人連忙搖頭,笑着解釋道。「沒什麼,我們剛剛就是鬧着玩呢。」

聽兩人解釋說只是開玩笑,老邢仔細看了兩人一眼,也知道他們沒有說謊。

不過老邢卻還是不忘警告道。

「以後沒事別瞎鬧啊,要不然,我認識你們,我手裏的這把刀可不認識你們。」

說完,老邢還拔刀警告到。

老邢今天的心情不太好,小六一人獨自去探查翠微山,雖然他相信以小六的身手是不會有事的,但他心裏難免還是有些擔心。

而看到老邢突然拔刀,被老邢嚇到的兩人連忙連連點頭應道。「是是是。。。」

不過就在這時。「不是!」

只見掌柜的一聲驚呼,把眾人都嚇了一愣。

眾人連忙好奇的回頭看去,只見掌柜的滿臉不敢相信的看着自己手中的這封信。

「這不是真的!」

看着掌柜的這一幅不敢相信的樣子,眾人都好奇的湊了過去,想看看這信上寫的到底是啥,就連不識字的大嘴也是跟着湊了過去。

唯獨早就知道那只是一封入學通知書的老邢,一個人老神在在的坐着,他拿起桌前的茶喝了一口,壓下心中那略微有些煩躁的心情。

眾人好奇的看着掌柜的手中的信件,發現那隻不過就是一封普通的入學通知書罷了。

有必要這麼大驚小怪的嗎?眾人有些不能理解掌柜的為什麼會這麼的激動。

不過也是,事非經過不知難,沒有親身經歷過,誰又能理解掌柜的現在的感受呢。

掌柜的雖然和小郭一樣,都是出生在江湖世家的,但她的命運卻與小郭是截然不同的。

掌柜的不像小郭,小郭從小就立志要當一名女俠,雖然她本身並沒有這方面的天賦,但她家裏並沒有束縛她,而是任由她自己去闖蕩。

而掌柜的則是不一樣了,她雖然也是在江湖世家出生的,但是她的家教甚嚴,她從小接受的就是所謂的女德教育,莫說是上學了,就算是出個門也都有十多個人跟着她。

可以說,她是個真真正正養在深閨的千金大小姐。

當然,這也可能是跟她童年時就曾經被人劫持的遭遇有關。

不過總的來說就是,在別人眼中這看似十分平常的上學,在掌柜的看來,那卻是她童年時無論如何也得不到的一種渴望、一種夢想!

而現在,她這個曾經一直求而不得的夢想,終於在被她視為下一代的小貝身上得到實現了,你可以想像她現在是有多麼的激動了。

不過激動歸激動,人有的時候越是激動,越是有可能會忽略一些事情,正所謂關心則亂。

不過關於這同福客棧後續又發生了什麼,我們暫且不提,讓我們先來看看此時的小六那邊吧。

——————————————————————————————————

話說小六在和老邢分別後,小六先是將自己負責的區域都給巡視了一遍后,方才向著這翠微山的方向趕去。

這翠微山就在七俠鎮的南面,它山高林茂,小六才剛出鎮門口呢,就遠遠的望見了那座大山。

連綿不絕的山巒就算是遠隔數里,也是清晰可見。

不過俗話說望山跑死馬,即使是遠遠的看見了。但以小六現在的腳力,也是足足走了半個時辰才來到這山腳下。

看着眼前這峰巒聳翠的翠微山,小六也是不由得暗暗咽了口唾沫,這山這麼大,莫說是一天了,就算是給他一周的時間怕是也根本找不完。

而且這山高林密的,其中的危險也是尤未可知,怪不得這群山賊會找這裏安生呢,這倒着實是個躲避官府搜查的好地方。

看着如此巍峨的翠微山,小六倒是沒有急着進山,他先來到翠微山山腳的一個小村子裏。

這村因為位於翠微山北面的山口,因此被稱之為北口村。

早在他和他師傅商量的第一天,他師傅就建議他先來這北口村探查探查。

因為這北口村背靠翠微山,村中的樵夫獵戶也都經常入山討生活。可以說如果這翠微山中真的有山賊的話,那這北口村的村民絕對是第一個發現的。

而小六也早在五天前就已經來到了這北口村一次,那時的他找到了北口村的村長詢問關於山賊的事。

果然不出他的師傅所料,這翠微山中有山賊的消息正是從這北口村的村民口中傳出來的。

不過讓小六失望的是,這些村民也僅是在這些山賊半夜入山的時候見過他們一次。

而且由於當時是在半夜,所以他們也不清楚這伙山賊到底有多少人,只知道不是一兩個就對了。

而自從那次以後,這群山賊就一直沒有再出現過,他們就好像是被什麼給嚇進山裏去的一樣。

不過村民們可以肯定一件事,那就是那貨山賊絕對還在山裏,因為入山的獵戶偶爾還會發現他們的行動的痕迹,而且那些痕迹都還是新留下的。

在小六回去和老邢商議后,兩人反而更加的頭疼了。

因為這基本已經可以確定這夥人不是流民了,因為如果只是流民的話,那絕不可能像這樣躲在山裏面。

而像這樣害怕的躲在山裏一般只有兩種情況,一是他們是山賊,而且還是一群做了大案要案的山賊,因為害怕官府或者江湖中人的追殺才躲到山裏的,甚至他們就是被追殺到山裏去的。

而另一種則是他們是為了躲避仇殺或者是打算隱居的江湖家族,如果是這種情況的話,那就好辦多了。

畢竟這種人他們最怕的就是惹事了,而只要他們不惹事,他們愛在山裏幹什麼就幹什麼,只要不放火燒山,地方政府才懶得管他們呢。

而這所有的一切到底是怎麼樣的,就都要看小六今天探查的結果了。

「林大哥,張大哥,有勞了。」只見小六對着身旁兩身穿灰色粗布衣,手持長叉的的男子抱拳謝道。

這兩人正是這北口村中的獵戶,也是今天要帶小六進山的嚮導。

原本小六是沒想帶他們去的,不過這兩兄弟卻硬是要跟着小六進山。

「燕捕快哪的話,正好我們兄弟倆也要進山呢。老實說要是不弄清這些人是不是山賊,我們心裏也不踏實,別說進山打獵了,就算是每天晚上睡覺都不踏實。」那名身形較為粗壯的男子連忙應答道。

做為北口村的村民,如果翠微山中那伙人真的是山賊的話,那最先有危險的絕對是他們。

雖然說兔子不吃窩邊草,但是別忘了還有句話叫,卧榻之側豈容他人鼾睡,山賊可不是兔子,他們是野獸,他們吃起人來比老虎還要兇猛。

小六看着兩人這膽氣十足的樣子,也是不由得有些欣賞。他也就不推辭了,畢竟他一個人還真是有些膽氣不足。

不說找不找的到山賊,要是就他一人進山的話,光是這山中的毒蟲蛇獸估計都夠他喝一壺的了。

就這樣小六在兩獵戶的帶領下,進入了這翠微山。

這翠微山連綿不絕,山路更是崎嶇陡峭,好在有着嚮導帶路,再加上小六這幾日來苦練輕功,他現在行動起來已經如猿猴獵豹般迅捷靈活,所以才沒有受到多大的阻礙。

帶頭的兩獵戶看着小六這輕巧靈動的樣子,也是漬漬稱奇。小六這山爬的,比他們這些從小就混跡在山林中的山裏人還要輕鬆。

「燕捕快,您這就是傳說中的輕功吧?」性格較為外向那名獵戶不由好奇的問道。

聽到他的詢問,小六也是有些自得,他這幾日的苦練總算沒有白費,要是沒這輕功,他今天哪有這麼的輕鬆,果然多學一門本事就是沒有壞處。

「是啊,張大哥。」小六笑着應道到。

這翠微山十分的廣闊,這群山賊藏的又深,小六他們都已經走了半個時辰了還沒有到發現他們行蹤的地方,這一刻小六不由的有些疑惑。

這群山賊真的是原著中的那群山賊嗎?楊慧蘭是怎麼找到他們的,還是說是他們自己後來又搬出去的。

——————————————————————————————————

而就在小六他們苦苦找尋着山賊的蹤跡時,深山中一群手拿利刃的傢伙也正在山林中摸索著前進。

他們時不時拿着手中的刀劍,揮砍著行進路上的雜草藤蔓。

領頭的一名的男子在揮砍了一會後,有些生氣的不想幹了,他直接將手中的刀往一旁的泥土裏狠狠的一插。

「怎麼了?」他身旁的同伴有些疑惑的問道。

「怎麼了?我們搶了這麼多的錢,不去逍遙快活,反而躲在這深山老林里,天天就和這毒蟲野獸為伴,你說怎麼了!」男子一口氣就將心中所有的不滿全都發泄了出來。

聽着男子的話,其他的一些人也是有些不爽的將刀插在了地上,老實說他們也早受不了這種生活了,他們原本以為做了一票大的以後可以好好快活快活,結果沒想到拼死拼活就換來了這。

不過雖然大多數人都在抱怨,但也有幾個比較明事理的人連忙安慰道。

「好了,你們就別埋怨了,大當家他們不也是和我們一樣嗎。而且你們也別擔心了,謝大哥已經跟我說了,只要避過了這一陣風頭,那三萬兩銀子,人人都有份!你們想啊三萬兩!!!」

一聽到這三萬兩,所有人的眼睛都是放大了起來,他們做了這麼久的山賊,還是一次搶到這麼多的錢。

這三萬兩,就是他們一百個人分,每人都能有三百兩。

三百兩,那到時候,他們就是不做山賊也能隨便找個偏僻的小鎮做個地主啥的,或者是找個地方當個小老闆也行。

「你說的是真的?」有人不相信的詢問道。

被問的人連忙說道。「那還能有假,這是謝大哥親口和我說的,他說大當家同意了,說是等事情結束后,就要拿出一萬兩銀子給所有弟兄們分呢?」

聽到有銀子分,剛剛所有還坐着不想乾的人又都紛紛站了起來。

一萬兩銀子就算是一百個人分,那每個人也有能一百兩。而一百兩雖然不如三百兩,但卻也是一筆巨款了。

而既然當家的都當着這麼多兄弟說了,那肯定是不可能反悔的。畢竟要知道做老大,你可以武功不高,但是你信義是一點要講的。

甚至他就算是之前沒說過,但經過今天這麼一傳,所有的弟兄都知道了,他就是想不分都不行,畢竟這眾怒難犯。

一時間,一傳十,十傳百,所有的山賊又都活泛了起來。

而此時小六還不知道他所要面對是多少賊人呢,他一直都以為這山賊總共就十幾個人呢。 斥候隊長黑曼探查好敵情,獨騎趕了回來,要詳細稟明情況,卻見聖子和王豹亂戰,當今發愣。

關再興健步前撲,一手抓住王豹右臂,另一手手刀上揚,割斷王豹脖子上的帶子,小姑娘猇鷂鯊飛速竄出,把瘦小的嬰兒抱在懷裡,飛到一邊,輕抱搖晃,「主人主人,屬下失職,被人類虛偽矇騙了,請主人原諒,沒有你的命令,我不能攻擊人類。」

小嬰兒咯咯笑了,一點也不害怕。

關再興極速轉到王豹身後,一腳飛踹,嘎嘣一聲,王豹咧著嘴跪在了地上,大腿骨折。

關再興拿過等離子手槍,別在腰間,「傻帽,指紋解鎖的,你會用嗎?我不是神仙,誰是神仙。」

一手啪啪給了王豹兩個耳光。

「捆上,他倆是內鬼。」

關再興撿起玉佩還給庫艾伯慶,「得罪了,偷了玉佩偷襲王豹。」

「不敢,不敢。」

關再興腳尖挑起鐵棍,一陣摸索,又變成了最初一根鐵棒的模樣,細細看了手柄,推了側面一個小方塊,露出一段銀白色的鐵皮,鐫刻著三個方方正正的漢字,雖不是篆體,卻形體方正,筆畫平直,極易辨認,三字是–公孫政。

「接住了,你家祖上的寶物。」

庫艾伯慶雙手捧著,哈哈大笑,神兵舉過頭頂,雙膝著地,用粟特語喊了起來,「七世孫公孫伯慶,拜上,此次東遊大漢,碩果頗豐,終於找到遺失數百年的家族寶物。我定當遵從公孫家族遺訓,護國安民,造福蒼生,大月氏必將融入華夏,共享樂土。火瓊花開,月氏歸來,聖子臨台,福澤四海。」

「火瓊花開,月氏歸來,聖子臨台,福澤四海。」

「火瓊花開,月氏歸來,聖子臨台,福澤四海。」

周邊的隨從們都跪下來,五體投地,虔誠地一遍遍的喊了起來。

眾人又磕了四個響頭,咚咚作響,一個比一個勁大,有的甚至磕破了頭皮。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