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別天天叫我小豬啊!再叫我就不理你呀,哼!」

「嘿嘿!小豬,我有禮物要給你,是好吃的哦!」

「什麼好吃的呀!」

男孩從口袋中掏出一個巧克力,女孩看見了巧克力就嘴角樂開了花,女孩心裡都是甜蜜蜜的。

李顧辰說,「小豬,我不能再陪你玩了。」頓了下,李顧辰恢復狀態又說∶「我要轉學了,明天就走。」

付乃心哭著仰頭望看李顧辰說:「那你什麼時候回來呀!」

「我會很快回來找你,等我長大了,一定要娶你做我的老婆!!!」他們伸出小手指糾纏在一起,「拉勾上吊一百年不要……」

「是巧克力啊!」付乃心一打開就看見精緻好吃的巧克力靜靜的躺在盒子里,雖然很喜歡,但那個霸道性格的袁佳祥怎麼知道我愛吃巧克力呢?付乃心裡有些奇怪。

這時付乃心腦海中突然浮現一個小男孩,小男孩給自己的也是巧克力,付乃心總是會覺得太奇怪,這個記憶是從哪裡來的,媽媽從來不提付乃心小時候的事。

付乃心現在基本上就處於不在狀態,總是捨不得把眼神從袁佳祥身上移開,怕一轉眼就看不見袁佳祥,

「怎麼不喜歡?看來你不喜歡咯!那我就吃了我哦!」

「不是的,不是的。」付乃心連忙的擺著手,說道:「我很喜歡這禮物,只是剛剛看著禮物盒,以為是項鏈,所以……」付乃心有些不好意思的低著頭。

「呵呵,出門帶錢不多,也是我失誤了,老婆你還是喜歡小手飾多一些的,明年我一定送老婆你項鏈,好不好?」李顧辰也忙解釋著。

「那說定了,你下個生日也要陪我過!「付乃心有些耍無賴的說道,心裡甜甜的。

李顧辰點著頭,「知道了。」

付乃心小口小口吃著李顧辰替自己切好的牛肉,時不時的望著李顧辰,弄得李顧辰總以為他的臉上有什麼食物殘渣之類的。

但哪怕是場夢,讓付乃心覺得這場美夢那麼幸福的,雖然付乃心有些不相信的,但付乃心意識到這是真實的,這時付乃心也寧願這個夢永遠都不要醒!付乃心覺得很快樂。

這時李顧辰突然頭痛起來,呼吸不過來,呼吸極不穩定。

「你怎麼了?」付乃心關心注視著袁佳祥,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好。

李顧辰在椅子上晃動了幾下,袁佳祥慢慢的睜開眼睛,兩隻眼睛左顧右盼,看見了付乃心,然後叫幾聲了:「付乃心?」

付乃心看到了這些,感覺有些可怕又有點懵,也不知該說些什麼了,一直看袁佳祥。

「你….是…誰?」付乃心問道。

袁佳祥不想讓她看到自己這樣子的一面,就說了一句:「付乃心,我去一下洗手間。」立即起來直接向洗手間就去。

袁佳祥感到自己十分痛苦,他的臉上掛滿了汗水,額頭都濕透了,袁佳祥臉部表情再度變得茫然,目光獃滯,他的下巴繃緊,頭部繃緊眉頭緊鎖,精精神恍惚。

「不!」袁佳祥臉部表情再度變得茫然,突然摔倒在地上。

「絕對不會讓你去影響我們的,那你還是安靜地消失吧!」李顧辰很不耐煩說道。

「我不會再讓你這麼任性控制我了啊!」袁佳祥吼著。

最後袁佳祥睜開了眼起身了,洗了個臉就出來了。

「你沒事吧?」付乃心關心注視著袁佳祥。

「沒事哦,我們走吧?」

「那好吧。」

一路上,袁佳祥能夠感受出付乃心的不開心,於是安靜的陪著。

他們來到了街角的小天使蛋糕店,裡面還是一如既往的人多,付乃心還是安靜的走了進去,仔細的看著小小的生日蛋糕。

一個小小的水果蛋糕勾起了付乃心的注意,這個蛋糕不大不小,水果也是平時能吃到的水果,但付乃心能從這個蛋糕看到幸福的童年,因為爸爸經常會下班回家時給自己帶這種蛋糕。

付乃心一動不動的弓著背盯著這個蛋糕,就如同想要緊緊抓住那兒時的幸福一般。

「喜歡這個蛋糕?」袁佳祥問道。

付乃心偏過頭,點點頭表示喜歡。發現袁佳祥的手裡拿著兩個紅豆抹茶味的蛋糕,本來想說,你怎麼知道我喜歡吃,卻被袁佳祥打斷道:「梁玉喜歡吃,我順路給她買了。」

袁佳祥馬上意識到不應該說這話,袁佳祥對自己說現在我是李顧辰,如果今天不是什麼特別日子,李顧辰也不會非要這個時候出來的,今天一定是什麼好日子,現在要好好順著她。

「沒什麼,今天是好日子當然要給你買了哦。」袁佳祥說完就買了那個蛋糕。

一結完帳出來,付乃心就急迫的打開蛋糕的包裝,一勺一勺的將水果送入嘴裡。因為付乃心剛剛在豪客嘉族裡吃的水果沙拉新鮮,於是不停的吃著,導致傷胃,都有些缺了水分。

但付乃心好像很滿足的吃著,吃的或許不只是來自那個霸道性格的袁佳祥送的生日蛋糕,路上付乃心已經發現了這袁佳祥不是那個霸道性格的袁佳祥。

「這個蛋糕有那麼好吃嗎?」袁佳祥看著付乃心吃得如痴如醉的,不禁問道。

「好吃,很好吃,你吃嗎?」付乃心伸出一勺櫻桃,這份蛋糕里只有一顆櫻桃,付乃心準備留到最後吃,可袁佳祥突然的發問,讓付乃心毫不吝嗇的獻出了那顆櫻桃。

袁佳祥也沒有回答,只是將那顆櫻桃給吃了。因為袁佳祥總覺的不忍打碎付乃心那充滿期待的目光,那顆櫻桃並不甜,甚至有些酸,但袁佳祥卻笑著說好吃。

「今天是什麼日子呢?」袁佳祥覺得不安說道。

「瞧瞧你這記性!忘得一乾二淨,今…..天…..是…..我的….生日。」付乃心故意沒去揭穿他。

「不好意思了,對了,路上的時候程琳惠給我發簡訊,等會程琳惠他們會在星座ktv替你慶祝,程琳惠她鬼主意多,就想著自己先替你慶祝一下。」

「什麼?」付乃心瞬間腦子短路了,原來他們都記得啊!

「但不管怎麼樣,我是第一個跟你說生日快樂的哦!所以呢,我這個哥哥還是做得很稱職的。」袁佳祥似乎有些得瑟的說。

「嗯嗯,謝謝你!」付乃心也努力把自己的壞情緒掃除。

在ktv,付乃心剛打開包廂的門,就聽到歡呼的聲音和看到各色的絲帶。

「happybirthday~!」眾人送上生日的祝福,這時付乃心嘴角樂開了花,很開心地接受他們的祝福,也接受了這群朋友!

他們催促著付乃心:「趕緊許下三願。」付乃心雙手合十,閉上雙眼,付乃心默默許下三個心愿。

「第一願,願我成績突飛猛進,第二願,願大家能考個好大學,第三願的話,就不告訴你們哦,如果告訴你們的話,就實現不了。」付乃心默默許下第三個心愿。

大家唱完歌之後,大家也是成對的離開了。付乃心有些微醉,一手搭在了袁佳祥的胳膊上,不停的傻笑。

「叫你少喝些吧,你就偏不聽我的。」袁佳祥頗感無奈地望著半醉的付乃心,一隻手卻扶上了付乃心,怕她不小心摔跤。

「今天我開心啊,我當然要多喝一些。」付乃心眯著眼睛,神秘兮兮的對袁佳祥說。

「好了好了,知道你開心。」說著說著,這時袁佳祥突然想自己體內住的另一個人。李顧辰一直以來是沉睡,莫名其妙的又出現了,一定有什麼東西讓他這麼慾望地想出現的,袁佳祥猜測著。

袁佳祥覺得自己人生套上枷鎖,沒有自由,也替自己有些心酸,一想起來這些就難受。

「別人笑我太瘋癲,我笑他人看不穿,哈哈……」付乃心又是一陣傻笑,努力的睜大兩隻眼睛,沖著袁佳祥眨巴眨巴,然後問道:「這句話是誰說的來著?」

「付乃心,祝你生日快樂,每天開心。」袁佳祥將付乃心扶穩后,掏出一個小盒子說道。從盒子的形狀看了,說不定和那個霸道性格的袁佳祥送的是一樣的禮物。

「嗚……,又是巧克力,嗚……我快都吃不下了,」付乃心蹲在地上哭了起來。

「什麼又是巧克力,這不是巧克力,這是手鏈。你看。」袁佳祥也陪著蹲了下來,打開了盒子。

袁佳祥其實知道付乃心生日的,本來打算去學校送付乃心的,想不到李顧辰偷走了自己的時間,所以現在才準備送。

袁佳祥喜歡的是張梁玉,每件事情的發生,都有付乃心存在。此時袁佳祥對付乃心有點感覺,連自己不知道什麼時候對付乃心有感覺。

付乃心揉了揉眼睛,是啊,不是巧克力,是條手鏈,手鏈正中間的位置吊著三顆水晶,在陽光的照射下閃閃發光。

「對啊,你看到那三顆水晶嗎?它代表著人生的愛,希望和信仰。人生因為有希望而不至於迷茫,因為有信仰才能選擇堅持,因為有愛才不會感到孤單。我希望它們能一直陪著你,陪你走過快樂的時光。」

「謝謝你,我喜歡這份禮物,我喜歡有愛,有希望,有信仰的人生。」付乃心破哭為笑的說道。一顆晶瑩的淚水悄悄的劃過臉龐。

第二天上學,到了班裡之後,大家都目不轉睛的看著付乃心,彷彿想要將她看穿。付乃心則是以不解的眼神回應。

等付乃心看到自己桌上那個比自己人還要大的熊娃娃時,突然明白大家為什麼這麼看她了。這份也是生日禮物?

和自己有些交情的人昨天都把禮物送了啊,這份又是誰的?

熊娃娃的肚子上還有封賀卡,上面寫著:祝我的心心天天開心,越長越美!只是沒有署名。

難道是媽媽?不可能啊,媽媽給自己慶祝生日向來只是吃吃飯的,這種不實用的東西,媽媽不會買的。付乃心糾結了有一陣,等到程琳惠來了,便和她探討這是誰送的。

糾結到最後,付乃心覺得只有一種可能性那就是送錯人了。但是現在馬上快要上課了,這要怎麼和老師交代呢?

付乃心靈光一閃,想起了那個安靜的文學社辦公室。於是付乃心稍微跟程琳惠說了聲,便抱著那個超級大的娃娃,加速向圖書館前進。途中當然還是大家關注的焦點,但也來不及覺得丟臉了,因為離上課沒什麼時間了。

等付乃心氣喘吁吁的回到教室時,已經是書聲琅琅了。付乃心以為這事已經翻篇了,就準備當做是某個暗戀自己的人送的,畢竟有人喜歡也是件好事。

結果下了課,白藝珩從那邊的高二樓過來了,神秘兮兮的把付乃心叫了出去。

「那個娃娃你喜歡嗎?」

「額……那個,那是你送的?」付乃心馬上反應過來,終於找到了那個送禮物的人,心裡不安也有些減輕,但付乃心不太明白,白藝珩幹嘛要送自己這麼大個娃娃。

「咦!這麼沒有看到啊?」白藝珩望教室里張望一陣后,有些失望。

「那個太大了,我怕被老師罵,所以送到文學社去了。」付乃心忙解釋道。

「是這樣啊~」白藝珩原本爍爍有神的雙眼,期待的光芒逐漸暗淡。她應該是不喜歡這份禮物吧,白藝珩清楚的記得他們班有個女孩子在生日那天收到了一個同樣的娃娃,都感動的抱著那個送娃娃的男生,哭了起來。哪像她現在這樣避之不及呢!

而且要不是表妹張梁玉跟自己說,現在都不知道他們在為她慶祝生日,自己則像個局外人一般。

「謝謝你的禮物,我很喜歡,那個狗娃娃很可愛呢!「付乃心看到白藝珩那失落的神情,覺得自己真的是錯大了,竟然之前根本就沒想起他來,他卻記得給自己買份禮物。

「額……其實那是只熊!~「白藝珩無奈的糾正著

「是嗎?有點像哦~」付乃心看著那娃娃的時候,光顧著去研究是誰送的了,根本沒仔細瞧瞧,更覺得自己對不起白藝珩。

「是啊!那個你打算把娃娃拿回家嗎?「白藝珩很害怕她會一直把它放在文學社裡,畢竟那是自己第一次買禮物送給女孩子,很是看重。

「我住校了,學校的宿舍可不大,估計是裝不下它了,不如就讓它留在文學社吧,我覺得也蠻好的。」付乃心雖然心有愧疚但還是只能如實回答,如果不放在文學社,實在是沒有別的地方可以容納那隻大娃娃了。

「付乃心,其實我還有話想跟你說……」白藝珩昨天在寫卡片的時候就想寫我喜歡你,可終究還是沒有下定決心。

今天,白藝珩還是有些怕。白藝珩有些討厭自己,自己平時什麼事敢做啊,可偏偏對付乃心……哎,人總有死穴!

「恩,什麼?」付乃心感覺白藝珩有些不對勁,吞吞吐吐的。

適時地上課鈴響了,付乃心還在等著白藝珩接下來的那句話,白藝珩則是推辭下次說,就一溜煙跑了。

在回第二教學樓的路上,白藝珩感到很委屈。自己向來是天不怕,地不怕。可對付乃心告個白就像是要了自己的命一般,怕她不喜歡自己,跟自己連朋友都沒得做。

怕她覺得害羞,自己支支吾吾都不好意思。可最後看她的樣子,自己從來在她的世界沒有位子。

白藝珩有些嫉妒袁佳祥,憑什麼他輕輕鬆鬆的贏得付乃心的好感,不用做什麼也能佔據付乃心的大半個世界,白藝珩覺得最可恨的是,他根本不喜歡付乃心,有時候在你眼中視若瑰寶的,卻在別人眼裡很是普通。

他可有人格分裂症,不怕一個女孩子發現呢?如果讓付乃心知道她一定就會離開你了。

「你瞧著吧。」 李顧辰向第一教學樓走去,迎面而來了兩個女孩子兩人嘀嘀咕咕的說著什麼。

李顧辰本來想找付乃心的,結果那兩個女孩子談及的內容,卻使李顧辰的腳步越來越慢。

「原來大帥哥白藝珩真的名花有主了,就是那個年級第一的付乃心,還正大光明的和袁佳祥有說有笑的。」女孩a激動的和女孩b說道。

「不會吧!我天哪!腳踏兩條船!!」女孩b一臉的不可置信,滿臉的驚訝,當然還有難以掩埋的失落和妒忌。

「是真的,我死黨就在付乃心他們班,昨天付乃心生日,生日宴也有袁佳祥在哦,還有聽說袁佳祥付乃心兩人等所有人走開,他們做那個。」女孩a篤定的說,

「你這情報可靠嗎」女孩b一臉疑惑。

「當然,今天白藝珩就送了她一個比人還大的娃娃呢!」還用手比劃了下娃娃的大小,就好像是她親眼看見白藝珩把那個娃娃放在付乃心的座位上一樣。

「哎,好可惜啊,袁佳祥他倆是那麼帥……」女孩b一臉的花痴相,憤憤的說道。

李顧辰聽了之後,他的臉突然變得冷冽起來,緊握雙拳,不想再聽繼續聽著那兩個女孩的杜撰,但心裡卻下了一個決定。一定要讓付乃心記住他,他也必須成為付乃心世界的全部。什麼袁佳祥白藝珩,滾一邊去吧!朝教室走去。

付乃心在渾渾噩噩的度過了一個上午後,下午卻發起了另一番轟炸,比上午還要可怕。因為一進教室,甚至是在來教室的途中,都能聽到別人在小聲嘀咕自己的名字。

到了教室后,向程琳惠打聽,原來是白藝珩他們班的黑板上大大的寫著:「付乃心喜歡白藝珩。」

付乃心當時就要暈倒,這究竟是怎麼回事?自己從來沒有干過這事啊?喜歡白藝珩更是子虛烏有,喜歡袁佳祥倒是事實啊!

看著教室窗外一波一波朝著自己看的人群,付乃心有種想哭的衝動。於是趴在桌子上,捂住自己的臉。

程琳惠也不知道該說什麼,要說憑她對付乃心的了解,這種這麼大膽表白的事實在不是付乃心這個乖乖學生會去做的,如果付乃心要真是非常非常喜歡白藝珩呢?喜歡到失去了理智了呢?

如果這件事真是付乃心做的,那她現在是在懊悔呢?還是在不好意思呢?各種疑問盤踞程琳惠的大腦。本來就不怎麼聰明的腦袋,差點就高速運行得死機了。

李蒿隔著幾排座位望著付乃心,他知道這事肯定不是付乃心做的,自己知道付乃心喜歡的是袁佳祥,她對袁佳祥笑傲甚至都沒有透露一點喜歡的痕迹,這麼大膽的表白方式明顯不是付乃心能做出來的。

他並不是很在意這起惡作劇的幕後者是誰,他更在意的是不希望付乃心這樣被別人指指點點,當觀賞猴子一般。可現下自己也想不出解決方法。

身為和付乃心同一個班的李蒿,程琳惠,李長宇和張梁玉,都在第一時間裡知道了這則花邊新聞。但每個人的想法不盡相同。

程琳惠張梁玉還在付乃心的旁邊不知該如何安慰,李蒿、李長宇遠遠的望著,也不知道該做些什麼。這一僵硬的畫面和班外熱熱鬧鬧的人群最終被上課鈴聲打散。

這一節是物理課,主題是萬有引力。老師在講台上自顧自的講得很起勁。

付乃心仍舊趴在桌子上懶得動彈,心裡恨極了那個惡作劇的人。可事情都發生了,怎麼解決卻沒有辦法。

付乃心突然又想起了白藝珩,他不也是別人議論的中心嗎?真是對不住他了,上午的禮物,加上下午的八卦,付乃心平添了對他的好幾分愧疚。

上課的老師是個經驗豐富的老師了,看出了大家的心不在焉。於是說了個笑話。他說,大家別總以為學物理沒有用呢!你們知道有些人之間為什麼會相互吸引嗎?那是因為……

不等老師說出答案,幾個有眼力勁的同學率先答道,是萬有引力。

老師不語,但很明顯的是幾個趴在桌子上睡覺的同學,架起了脖子,準備聽聽究竟是為何!

老師咳嗽幾聲,更加吸引住同學們的注意,氣場和面子都做足后,老師慢悠悠的說,當然是興趣愛好相投啦!

老師忽略掉同學們無力抽搐的嘴角,又接著說,其實吧,只要是物體,它們之間就會有吸引力,只是因為它們的質量太小了,產生的作用力也太小了,你們根本就感覺不出來。

人之間的吸引力也是如此,但是只要某一個人的質量夠大,另一個人就會被吸引力吸引過去了。所以大家遇到很胖的胖子要離遠點,免得被,啪的一下,就貼在胖子身上了。

這回大家倒是比較相信了,程琳惠這個追根究底的好孩子,接著問道:「那多胖的胖子,就會產生這麼大的吸引力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