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和她,怎麼回事?」

沉默許久,陳霜兒率先開口。

江山搖搖頭。

「我也不知道,迷迷糊糊的就發生了。」

要是別的男人這麼說,十有八九都是在找借口,但出自江山之口,陳霜兒是相信的。

江山不是那種敢做不敢當的人。

處事有方,行事有度,是江山的一貫作風。

「那很顯然,你上她的當了。」

陳霜兒分析道。

江山她是了解的,定力之強,難以撼動。

很大可能,是李富真用了什麼手段,才讓江山就範的。

「事已至此,多說無益。」

江山不是馬後炮,無論事情如何,總歸是已經過去了,現在再去細究,沒有任何意義。

「不聽女人言,吃虧在眼前。」

「我之前就提醒過你,讓你多堤防,她那種女人,不是省油的燈。」

說到這兒,陳霜兒停頓了一下,看著江山,輕聲說道:

「放心吧,這件事,我會替你保密的。」

「不會影響到你的家庭和諧的。」

有那麼一瞬間,陳霜兒是很生氣的,巴不得立馬告訴蘇婉兒,讓江山不得安寧。

但想了想,她最終打消了這個念頭。

因為,讓江山不好受,不意味著她就會開心。

「不談這些了,說吧,找我有什麼事?」

江山岔開了話題。

「公司有事務需要你拍板。」

兩人談起了公事。

……

一個多小時之後,李富真收拾好出來了。

在此之前,看在江山的面子上,陳霜兒還與李富真維持著表面上的和睦。

但今天,親眼看到李富真和江山同床共枕之後,陳霜兒對李富真沒有半點好臉色。

尤其是江山不在的空當,兩人可謂是針鋒相對。

「你知不知道,他已經有家庭了,你這樣做,是在破壞別人的家庭!」

「知道羞恥二字怎麼寫嗎?」

陳霜兒率先開口斥責。

「我看,你是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罷了。」

「不管你怎麼說,但我總歸是得到他了,嘗到了其中滋味,不像你,就只能遠遠的看著。」

李富真舔舐著嘴唇,一臉回味無窮的說道。

陳霜兒被激怒了,氣不打一處來。

「那是因為,我不像你一樣不知廉恥。」

李富真笑了起來。

「可能你說的對,但事實證明,像你這樣瞻前顧後,是鬥不過我這種不擇手段的。」

「作為女人,要想達到自己的目的,是需要一點心機和手段的。」

看著李富真的得意,陳霜兒很想批駁一番。

但任何話語,都顯得是那麼的無力,因為李富真根本不care。

如同拳頭打在了棉花上。

畢竟,從結果來說,李富真確實達到了她的目的,和江山進行了親密接觸。

而陳霜兒一切的不滿和生氣,都源自於對李富真的酸,因為李富真得到了她想得到的。

從這點來說,她無疑是落後李富真的。

「另外奉勸你一句,你最好不要對我那麼敵視,畢竟,我現在是他的女人,而你,只是他的下屬。」

「咱們,身份有別!」

李富真耀武揚威的說道。 走出銅棺,看見衝出去的眾人,全都獃滯不動。

果然,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一眼看去,大地全部呈紅褐色,一片荒涼與空曠,冰冷又枯寂,地上屹立著一些巨大的岩石,好像一座座墓碑。

天地之間光線暗淡,沒有一點生命的跡象。

仔細凝視著天空,可以看見一個極其暗淡的光罩,周峰知道就是這個陣法保護著眾人,不然這火星上難以讓普通人生存。

「這是那裡?我們……離開泰山了?」

「救援的人,是把我們隔離了嗎?」

「難道,九龍拉棺有危險嗎?」

……

眾人慌亂中抱著一絲希望,更多的是惶恐。

短短十幾分鐘的時間,就從泰山來到了無限荒漠。

一行人和九龍拉棺,都在一個巨大的五色祭壇上面,和泰山的一樣,它如一個巨大圓盤鑲在大地上。

不一會,葉凡和龐博就向前方奔跑,看樣是去查看附近的情況。

周峰也向著遠處走去,仔細分辨著天地間微弱的光源,在暗淡的大地上走向遠方,並沒有和其它人一起。

此時,眾人情緒混亂,天地光線又很暗,加上彼此都不熟悉,根本沒人注意到他。

很快他就來到了一片廢墟前。

此地斷壁成片,一地的瓦礫,夜色之下,顯得格外寂靜,有一種恐怖的氣息。

連綿成片的破裂宮殿,佔地寬廣,全部由巨石堆砌而成,可見當年此地宮殿的雄偉和浩大。

穿過宮殿廢墟,終於來到光源的盡頭。

一間古廟靜靜座落在前方,青燈古佛,一點光輝從銅燈發出。

古老的寺廟前,一顆菩提樹古老巨大,卻通體乾枯,只有離地面不高處有六片葉子,每片都晶瑩剔透,綠光瀰漫,尤如精美的翡翠。

「誰能想到釋迦摩尼的大雷音寺會這麼微小。」他微微搖頭。

接著,他走上前去摘下六片菩提樹的葉子。

這可是菩提不死神葯的葉子,佛教聖樹可以開啟智慧與助人悟道,有著與悟道茶樹葉一樣的功效,周峰仔細端詳了一番手裡的菩提葉。

進入古廟,在門口的灰塵里找到一個完整的紫金缽盂,又在佛像後面的灰塵里,找到一根殘破的金剛寶杵。

紫金缽盂可是一件完整的聖級秘器,就得這一件寶物,火星此行也值了。

周峰手中光芒一閃,從神魂中取出混沌之門,將六片菩提葉和紫金缽盂放入裡面的空間。

混沌之門級別太高,短時間內他無法運用自如,難以用來對敵!

就是穿梭空間,也得藉助外力才行。

但把混沌之門的內蘊空間當成儲物空間來用,卻是很簡單。

收回混沌之門,稍微猶豫了一下,把青銅古燈拿在手裡。

坐在古廟門前等著葉凡他們的到來。

過了一段時間,他們才姍姍來遲。

看著周峰坐在古老的寺廟門口,他們有些驚訝,因為他們都快遺忘這個人了。

「兄弟,你什麼時候來到這裡的,有什麼發現嗎?」

葉凡還算記得,這個與他聊過幾句的泰山遊客,因此開口問道。

「發現到是有一些,你們看上面這塊匾。」他指了指大雷音寺的銅匾。

「塊匾怎麼了,上面寫的什麼?」有同學問道。

「這四個字為大雷音寺!」

還是未來的葉天帝博學,一個字一個字的將其讀了出來。

「什麼!大雷音寺傳說乃是如來佛祖的居住地,佛教的無上聖地,怎麼可能這麼小!還在火星上!」有人驚道,不敢相信。

「佛音說法,聲如雷霆,是為大雷音寺,並不一定要宏偉的宮殿才是大雷音寺。」周峰解釋道。

「沒有什麼不可能的!」

十幾分鐘就從泰山到火星,可能嗎?

神話傳說里的真龍都看見了,那又可能嗎?

火星之上,他們能行走自如,又可能嗎?

這些都不可思議的事變成真實,那大雷音寺在火星上也沒什麼不可能的了。

一切不過是他們的認知不夠罷了!

眾人回想,今天遇到的一切,就有些能接受,此地是大雷音寺的事實。

同時眾人也想到既是大雷音寺,那裡面的東西怎麼會是凡物?

一行人都往小小的古廟裡衝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