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回去吧。夜深了,該睡了。」陸顏霜下了逐客令。

姬蘭靜愣了愣,說到一半的話。

她到底還是不甘心的,只是眼神在對上對方后,她又突然意識到,這些話其實說不說都沒有太大的差別了!

明顯,這一套是對陸顏霜沒用的。

而且更讓她感到挫敗的,是陸顏霜那種來自於主人的架勢……很明顯,她與姬無月之間的感情,不管是她,還是任何人,都不可能插足這其中。

「我會走。」姬蘭靜站起身。

她視線在落到陸顏霜臉上時,帶著嘲諷,還有幾分輕蔑,「我到如今還是不覺得你有哪裡好,也不明白他究竟是看上了你哪裡……或許,我只是輸給了他。」

「感情里,能讓你輸的,本來就只有那個你深愛著的人。」陸顏霜一挑眉,站起身目光正式姬蘭靜。

她唇角勾起一抹笑意,「只有他,能讓我輸得一敗塗地,亦或是贏得毫無懸念。因為你搶的本來就是他。而他,從來沒打算給任何人這個機會。他的心裡,只裝了我。」

陸顏霜有這份絕對的自信。

而且她向來信奉,感情都是需要維護的,而並非是只需要一方去死死的堅守,姬無月都已經為她做到了這個份上……那麼他就值得。

值得讓她珍惜,小心翼翼,即便是姬蘭靜這樣的人,她也應該慎重對待。

姬蘭靜好不容易才白下去的臉色,又因為陸顏霜這一番話而漲紅。

她唇囁嚅了好幾次,都未出聲。

一直到陸顏霜將房間門重新打開,示意她這麼晚了,她應該走了。

她踏出門前,才終於迴轉身看著陸顏霜說了一句,「我好像,有點懂了你的意思。」

「這不重要。這世間,值得你所愛的,應該是也會珍惜你,愛著你的男子。」陸顏霜見她態度平和下來,難得也多說了一句。

這也算是看在姬家主的面子上。

畢竟,姬無月似乎還挺喜歡這個地方的。

姬蘭靜臉就是紅了一紅,哼了一聲,「我相信你說的這個話是對的。但別以為這樣我就會感激你認同你!就算我不可以,我也不覺得你能配得上他!」

「不管我能否配上,感情一事,從來也不是用這個標準來衡量。」陸顏霜挑眉,目光清明堅定,「若是如此,那麼與生意交易,又有何區別?」

所有人……

「我們會付出愛,是因為我們也渴望愛,也希望能得到的回應。而不是這份付出值不值得,又究竟配不配?」

更何況,陸顏霜從來都不覺得自己不值得。

但凡在她眼裡,眼前人是一個對手,陸顏霜都不會用這麼溫和的態度去對待對方。

姬蘭靜無意識往後退了一步,雙手抓緊袖子,無意識的抿了下唇。

不知為何,就剛才那一瞬間陸顏霜所爆發出的氣勢,她莫名有種心底一寒的恐慌感,這感覺……在之前即便是在姬家主的身上,姬蘭靜都沒有感受過。

無意識的,朦朧中,她彷彿有點感受到了陸顏霜的不簡單。

並非是傳言中的那般不堪,廢物……

或許。

「我走了!往後,我不會再過來!」姬蘭靜一個轉身逃也似的離開。

陸顏霜目送著她的背影,夜色下整個院子似乎都是靜悄悄的。

她想,這個嬌滴滴的大小姐往後應該不會再過來了。

姬蘭靜並不算是個心性壞的大小姐。

她驕縱,目中無人,有點勢力,但這大概也跟她在外走失多年被姬家主給尋回來有關係。

在外面吃了太多苦楚,所以在回來時……

「這次,便算了。」陸顏霜一挑眉,眼底閃過一絲笑意。

夜色確實是不早了,她也該休息了。

這一覺,陸顏霜睡得無比安穩,不同於另一邊小院里的輾轉反側。

姬家主在得知姬蘭靜去找了陸顏霜的消息時,急火火的就怕出事。

還追到了院子里詢問情況。

「什麼事也沒有!你女兒還不是那麼沒有分寸的人,放心,往後我都不會再去找他們麻煩了!」姬蘭靜聲音不情不願的,冷著臉。

姬家主原本心急如火,看她這反應又有些沒回過味。

「你的意思……」

「我不會再打姬無月的主意了!從這一刻起,我會努力忘了他!」姬蘭靜道。

姬家主就是忍不住露出笑顏,「你能想開就好。」

「那倒也算不上。那麼優秀的男子,哪裡是說忘就能忘的呢?」姬蘭靜嘆息。

聽得姬家主心底又是一聲咯噔。

只不過僅僅一瞬間,姬蘭靜又冷笑了聲,「不過我覺得他眼睛挺瞎的,連那樣的人都能看上!我討厭死了陸顏霜那副高高在上的囂張!我這輩子都不想再看見了!」

「反正爹從一開始就反對我,他又那麼護著陸顏霜,我何必去自討沒趣!」

姬家主:「……」

姬家主大概怎麼也沒想到,女兒的腦迴路會是這麼一個趨勢。

不過不管怎麼說,能夠讓姬蘭靜不去找陸顏霜的麻煩,姬家主都是狠狠鬆了口氣。

只是聽到女兒對陸顏霜的評價,姬家主到底忍不住狠狠皺眉,提醒了她句,「那陸顏霜,絕對不是個簡單的女子,別光是拿你從外面打聽到的那點流言就輕易的否定了她!她並非是像世人所討論的那般,僅僅只是個笑話!」

姬蘭靜卻不耐煩了,直接就想將她爹趕走。

「時間不早了,爹您還是去休息吧。」

姬家主:「……」

姬家主想了想,還是補了句,「我這邊讓人查過,她這段時間一直在倉州城那邊,在將陸家的事攪成了一團渾水后,自己倒是很是逍遙,聽說還煉製出了一款能夠改變普通人體質可以修鍊的美顏煥膚丹,很是神奇。」

「什麼?」姬蘭靜聽到這,臉色才總算變了變。

美顏煥膚丹?

什麼東西?

那不就是用來美容養顏的玩意兒嗎?

姬蘭靜不知道,她人在紫雲城這邊,與倉州城相隔甚遠,而陸顏霜那丹藥鬧出來的動靜雖然大,但是時日還短,再加上丹藥閣又還未誇張,她推出去在明面上的經營者又是崔月月……

是以陸顏霜的名聲並沒有傳得很快。

但姬家主根據這一次相見,還有之前打聽到的那些消息,就已經多少明白陸顏霜絕對不能得罪。

就光是沖著姬無月對她的態度,其實就已經很說明問題了。

若真是一般人的話,又怎麼會讓姬無月如此的死心塌地?

「你別小看了她!更是小看了姬無月!」

姬家主定了定神,將自己的打算道出,「這兩天,我打算找個時機試探一番,若那丹藥是真的,必定要為你討來一份才行!」 聽到這話,慕斯爵激動地都要熱淚盈眶了。

沒想到老婆在背著他的時候,居然這麼維護他嗎?

「你這話什麼意思,該不會是對,慕斯爵心軟了吧?妹妹,別怪我這個當嫂子的沒有提醒你,男人的話要是能相信,母豬都會上樹。」

方雅芝苦口婆心的看著宋九月。

「是嗎,那嫂子你相信我哥嗎?」

宋九月面帶微笑的反問。

「九月,你怎麼能這樣說呢,你哥和他們不一樣。」

方雅芝眉頭瞬間皺了起來,一副宋九月吃裡扒外的樣子。

「怎麼不一樣,難道我哥不是男人?」

宋九月這話,成功把正在通過人工智慧監控看她們的慕斯爵給逗笑了。

他一直以為,老婆對他,算是比較嚴厲的。

今天他才發現,他局限了!老婆對他平時,那是多麼的溫柔。

「宋九月,你!」

「我什麼我,嫂子不允許我說你男人,難不成,慕斯爵就該被你說。嫂子你要弄明白,我和慕斯爵現在還沒離婚呢。所以他只要一天還是我丈夫,我就不允許有人在我面前詆毀他。」

不知道為什麼,聽到宋九月這麼說,慕斯爵居然有種熱淚盈眶的錯覺。

旁邊的十五看得眼角抽搐,心裡十分惶恐,要是真讓他看到慕少哭了,會不會被慕少發配到南極去?

「還有關於慕斯爵和韓夢的事情,我最近冷靜下來,覺得越來越不靠譜,尤其是,我還突然收到了韓夢的病例,說她有艾滋病。要是她真和慕斯爵有什麼,慕斯爵不是也被傳染了?」

宋九月這話一出,方雅芝的臉色,肉眼可見的變得慘白。

「你說我哥知不知道,我要不要去做個檢查?如果我沒有的話,那慕斯爵肯定就是清白的啊。」

宋九月丟下這話,也不管方雅芝了,自己悠然自得地走出了院子。

剛才看方雅芝心虛的表現,似乎葉奕深對她自作主張找韓夢的事情,真的不知道。

如果真的只是方雅芝一個人的意思,她到底為什麼呀。

還有葉奕深,他在那個中二組織里,到底又扮演什麼樣的角色呢?

就在宋九月胡思亂想的時候,一個身影忽然出現在她面前,擋住了她的路。

「二小姐。」

來人看著她,恭敬說道。

「葉管家,你怎麼在這裡?」

宋九月吃了一驚,這葉管家不是葉晚清她們一夥的嗎,怎麼會出現在葉公館這邊呢。

她這幾天,還是第一次看到葉管家的身影。

「您跟我來。」

葉管家意味深長地看了宋九月一眼,轉身朝旁邊的角落走去。

宋九月猶豫了一下,還是追了上去。

俗話說得好,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她倒是要看看,這次這個葉管家,又要搞什麼鬼。

兩個人一前一後,很快就來到了莊園的一個角落,葉管家確定四下無人以後,這才表情沉重地停了下來。

「二小姐,這裡不是您該來的地方,您還是回去吧。」

「哦,回哪裡去?這裡不是我家嗎,你都叫我二小姐了,我為什麼要走?」

宋九月裝作聽不懂的樣子,一臉無辜的反問。

難道是因為葉晚清看見收買她不成,所以讓葉管家過來慫恿她離開?

「二小姐,我是為您好,這裡不是您該呆的地方,大少爺叫您回來,可不是……」

她的話說到一半,忽然打住,警惕地看著宋九月的身後。

宋九月回頭,就看見溫柔正面帶微笑地站在離她不到五米的地方,也不知道剛才葉管家的話,溫柔聽到了多少。

「聊啊,不是都要找個地方說悄悄話,怎麼看到我,就不聊了,葉管家?」

溫柔一邊揶揄,一邊大步走了過來。

「我只是帶二小姐參觀一下我們葉家老宅罷了。」

葉管家冷漠地看著溫柔,畢竟是家裡的老管家,氣質這塊,還是拿捏的死死的,不見半分慌張。

「是嗎,葉管家可真閑啊,要是主人知道,你這麼熱心腸的話,肯定會安排很多有趣的工作給你。」

溫柔滿臉寫著幸災樂禍。

「行了,不就是葉管家帶我隨便走走。你既然知道葉奕深是你的主人,那主人的妹妹面前,也敢這麼放肆?」

宋九月把臉拉了下來。

不管是溫情還是溫柔,都是葉奕深忠心的狗,而且還是瘋狗那種,會亂咬人的。

之前因為溫情一直暗中暗殺宋九月,讓宋九月那幾年可不怎麼好過。

她的這些賬,都記在心裡的小本本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