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頭豬嗎?現在你帶著人風風火火的去,屬於外班入侵了,萬一他們班團結起來開團呢?再說還有老師校長這種BOSS呢!還是下午放學逮落單的,懂得什麼叫智取嗎?」

說著蘇安嵐撕了一個阿爾卑斯棒棒糖含在了嘴裡指點道!

「嘿嘿!果然還是嵐姐厲害,考慮得周到」

胖豬立馬拍著馬屁道!

「不厲害!怎麼做嵐天社老大啊?」

蘇安嵐扯出濕潤的阿爾卑斯棒棒糖無比正經的吼道!

高二4班不愧為太子黨班,別人都按的落地空調,只有高二4班安的中央空調,看著技術工人正在拆除這夏日的神器,這群富二代彷彿心理也在滴血一樣。

「豪哥!你看嘛!都是一班那兩個傻逼搞的事情,你出資的中央空調直接當違建命令拆除了!」

周世豪高二4班太子黨的頭頭,媽是做微商的發家的,身家可能已經有幾千萬快上億了,班上的這些人,父母大部分也都是是公司高管年薪百萬的,或者小型民營企業家的子女,年收入能上百萬在華陽市都算是相當奈斯的人物了畢竟不能和一二線大都市比。

「呵呵!謝海威老子早就看他不爽了,還有個狗比是誰?」

「好像叫姜辰,就是捐款捐一萬那個!」

家裡開了三家火鍋店的唐德才說道!

「呵呵!姜辰名字還有點兒意思呢!惹到老子,老子讓他變灰塵,走!過去教育他們,讓他們知道花兒為什麼這樣紅,他們家裡為什麼會這麼窮!」

說著周世豪和唐德才以及一群之跨子弟,便風風火火的前往了高二一班。

「我!一定會通過我的努力,讓我變得更好,更優秀,不在去做哪些攀比之事兒,希望校方給我一次機會!」

謝海威正裝模作樣的在講台上跟下面的人念自己寫的檢討,突然被衝上來的幾個人給按在了講台上,高二一班教室內一片歡樂的氣氛頓時戛然而止。

只見周世豪和頭號狗腿子唐德才表情冷漠的走進了高二一班。

看到太子黨的人來了,高二一班這個班就謝海威有幾個臭錢,其他全是平民學生誰又趕去抗衡,父母拿著幾千塊錢的工資供自己讀書,誰敢去打腫臉充胖子,當然除了「小貸哥」姜辰!

「謝海威,你丫的脾氣很怪啊!自己不能吹還害我們不能吹啊!你到底幾個意思啊?」

周世豪完全一副目中無人的樣子掃視了整個高二一班,不屑道! 「豪哥!這不怪我啊!你別大水沖了龍王廟,自家人傷了自家人啊!本來我買了個空調,飲水機,屁事兒都沒有,我們班主任老師還歡喜得不得了,就是因為姜辰那個混蛋,屁錢沒有還裝B,去擼小貸又是買空調又是買飲料機的,還把冰箱都買來了,才招來了校長的重視的。」

「真的?」

周世豪聲音高了一調道!

「真的!全家死臭騙你,不信你問大伙兒,群眾的眼睛是雪亮。」

謝海威求生慾望無比強道!

「是真的!如果姜辰那傢伙不去買什麼冰箱,一個教室放兩個空調的話,屁事兒都沒有!」

「就是!而且他的家電全部都退了,分錢沒花,而威哥的退不了搬回家去了,讓我們現在也沒法兒吹了!」

下面的學生們紛紛七嘴八舌的說道,把姜辰當做過街老鼠人人喊打。

「誰是姜辰?」

一下子全班所有的目光都鎖定在了姜辰身上,根本沒法兒躲。

「他們不讓我吹空調,還要單獨收我費,我自己買一個有錯嗎?就算是擼小貸也是我自己還!管他們屁事兒!」

姜辰覺得自己很有理的說道!

「他們不讓你吹是他們的事兒,你現在弄得我們也沒法吹了,那就是你的事兒了,滾出來!」

說著周世豪拉著姜辰的衣領就往外拖。

「喔!有好戲看了!」

「走!去看姜辰那狗日的挨打去了!」

一下子班上沸騰了起來。

「都滾回去!不知道太子黨辦事兒的規矩啊!」

唐德才一拍桌子吼道!所有的人都愣在了原地,不敢上前一步。

走廊角落姜辰被一群太子黨成員圍了起來,周世豪整理著姜辰黑色貴人鳥T恤的衣領道!

「哎!沒辦法啊!我的野馬不是歸途,今天你這小人我TM必須得狠心剷除!」

要是換做以前,姜辰早就雙腿發軟抱頭求饒了,但是現在可不一樣了,他有錢了,有錢就有底氣,頓時說道!

「雖然我不認識你,但是看你在華陽高校也算是有頭有臉的人物吧!畢竟班上那麼多人怕你,但是這麼多人弄我一個,不會傷你面子嗎?」

「那你什麼意思,想找我單挑?」

周世豪整理完姜辰的衣領拍了拍手道!

「這年頭誰還打架啊!你說吧!想要多少錢,我賠給你!」

下一秒太子黨集體沉默了一下隨即「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他!他是在侮辱我們嗎?我!我們太子黨缺錢嗎?」

「太子黨?什麼東西!你們爹都是皇上?有嵐天社厲害嗎?」

姜辰以前一個窮學生,一心都放在學習上,還真不知道學校裡面的這些黨派。

「你是嵐天社的?」

周世豪有些驚訝道!

看周世豪的表情,讓姜辰覺得嵐天社應該很屌的樣子,上次自己不是交過保護費嗎?而且自己也是嵐天社的一員了,怎麼能丟自己社團的臉呢!立馬很是膨脹道!

「怎麼!不可以嗎?你要想找麻煩,我們嵐天社隨時奉陪你!」

周世豪低頭笑著,鼓起了掌來道!

「行啊!你們聽見了,都說讓我們兩家井水不犯河水,和平相處,但是有人搞事兒了,那就怪不得我們了!說吧!什麼時候干一仗!」

「今!今天!下午放學吧!!」

姜辰本來想用嵐天社的威名嚇住對面呢!結果沒想到這嵐天社並不嚇人啊!那自己這保護費豈不是白交了!不過管他的,下午一放學就提前開溜。

「行!下午放學哥兒們等你!」

說著周世豪挽著姜辰的肩膀拍了拍便帶著人走了。

卧槽!富二代都這麼有范兒的嗎?而姜辰在看看自己,感覺自己同樣身為富二代特別沒有牌面啊!

而在教室里留守的高二一班的小伙們都驚呆了,姜辰居然沒有被太子黨圍毆,居然還被太子黨大哥又是鼓掌又是挽著的。

看著姜辰安然無事兒的走進教室,班長馮月月立馬關心的問道!

「他們沒把你怎麼樣吧!我看他們對你又是鼓掌,又是挽肩膀的是幹什麼呀?」

姜辰看著全班都用期待的眼神看著自己,尤其是謝海威那狗日的,姜辰笑了笑道!

「沒什麼! 九天神皇 叫我有時間一起吃飯喝酒!」

一瞬間整個班上鴉雀無聲,等姜辰坐回了位置上,同學們之間才開始竊竊私語,紛紛猜測姜辰到底啥來路,怎麼會和學校太子黨有交情啊!

期間也有幾個話多的女同學過來詢問,但是姜辰閉口不談,這群人也不敢多問,畢竟未知的東西,往往最恐怖。

坐在位置上的姜辰突然想著早上班長馮月月女神,送給了自己一份禮物,還不知道裡面是什麼呢!便急忙偷偷打開了禮物盒,發現是一支精美的鋼筆,還有一封折成桃心的信。

看到這桃心的信,姜辰心理頓時甜蜜蜜了起來,果然馮月月對自己還是有那麼點意思的,不然不可能折成心形啊!

打開信上面有著班長好看的字跡,工工整整的寫到:

「姜辰同學首先感謝你對我的愛心幫助,我很是感動,真的很謝謝你,當然同學們之間都在傳,你是拿你的血汗錢在追我,我相信你肯定不是那種人,我呢!也根本沒有談情說愛的想法,我想一心把心思放在學習上,我相信你也是這種想法對吧!畢竟對於普通人家的孩子,讀書才是硬道理!昨天你要我微信,當著那麼多人的面,我不好意思給,這是我的微信,當然交朋友是肯定沒有問題的!」

看到最後的微信,姜辰頓時便咧嘴笑了,只要弄到了微信,那說明還是有機會的,畢竟女孩子都比較矜持嘛!

加了馮月月微信以後,姜辰看了馮月月差不多一節課的朋友圈,看得那叫一個如痴如醉,覺得馮月月放得屁肯定都是香的。

本想主動跟馮月月發消息過去,增進一點感情,但是想了想還是算了,自己要裝作高冷一點,太主動了會顯得自己很屌絲,如果馮月月看見自己微信朋友圈的兩張裝B圖,肯定會主動來詢問自己的。

結果等了三節課都沒等到馮月月發來的消息,眼看這最後一節課就要放學了,姜辰準備三十六計走為上計,說肚子疼要上廁所,提前10多分鐘便跑了。

剛走到校門口姜辰正佩服自己的機智的時候,突然看見一個熟悉的身影,那不是馮月月嗎?她怎麼也提前放學了?對了!她最後一節課去學生科了,就一直沒有回來,那豈不正好,此刻正好邀請女神去德克士喝一杯冰鎮可樂。

看著背著書包站在馬路上東張西望的馮月月,姜辰潤了潤嗓子,正準備以如何巧合併禮貌的方式打招呼的時候。

一輛新款的綠色的奧迪A7便停在了馮月月的面前,馮月月四下看了看,低著頭跑向了奧迪A7,拉開門直接坐進了副駕駛的位置。

奧迪A7一腳油門兒揚長而去,留下獨自在風中凌亂的姜辰,看著那綠色的奧迪A7越來越遠,彷彿開到了姜辰的頭上慢慢的變成了一頂帽子。

這TM誰啊?他爸?他爸都快賣房子了,怎麼可能買奧迪?他大舅?他大舅40來歲的人,應該開A6啊!怎麼可能會開A7,一下子姜辰腦海里冒出無數個疑問。

而正在姜辰撓著腦袋想破頭皮的時候,突然姜辰被人在後面推了一下,差點一個踉蹌摔一個狗吃屎。

怒火中燒的姜辰回過頭剛想開噴的時候,看見蘇安嵐背著書包氣喘吁吁的叉著腰看著自己道!

「行啊!小子挺會跑啊!你怎麼知道我們今天要弄你,提前跑了!還好我跑得快追上了!熱死我了!」

公主走紅之後 蘇安嵐拿小手不停的朝自己扇著

「美女!不會又要交保護費了?不是昨天才…」

結果姜辰話還沒說完,便被小山東和另外一個不知道是誰的傢伙架往學校三道拐的小巷裡面拉。

「喲!嵐天社這還挺準時的呢!這才剛放學就在學校門口等著我們了?我還尋思我們還得等你呢!呵呵!玩的兒挺開心啊!」

太子黨的周世豪帶著一群人耀武揚威的在蘇安嵐的面前笑著道!以為姜辰正在和社員們嬉戲打鬧

而蘇安嵐和嵐天社的成員則一臉懵逼,這太子黨平時根本和自己們不相往來的,今天犯什麼神經了!

「怎麼?想搞事兒啊?」、

蘇安嵐的貼身狗腿子胖豬看著對面吼道!

「呵呵!我搞事!對!我搞事!我TM搞事兒了你能怎麼著?」

說著剛剛還在笑的周世豪,臉上頓時驟然一變,一腳踢在胖豬肚子上,而胖豬五官頓時扭成一團痛苦的抱著肚子蹲了下去! 眼看與太子黨沒有任何恩怨糾結,這太子黨的周世豪卻這麼惡意出手,這蘇安嵐能忍?

「還愣著幹什麼!上啊!」

蘇安嵐小手一揮吼道!

小山東作為蘇安嵐身邊的頭號打手,前排輸出,能抗能打,一下子就衝進了這群太子黨中間,身後跟著其他3個嵐天社的也不是吃素的,有蘇安嵐這種超級女神在這裡,百分百能提供額外BUFF加成,戰鬥力肯定會上漲百分之20.

而沒讓姜辰想到的是,蘇安嵐直接把書包一放,朝身後一丟直接丟在了姜辰懷裡。緊接著一副跆拳道標準的攻擊姿勢很是專業且華麗,看得姜辰眼睛都直了,難怪這個蘇安嵐這麼牛逼原來會跆拳道!

「敢偷襲老子,老子跟你們拼了!」

被踢中的胖豬緩了過來,直接跟英雄聯盟裡面的石頭人開大招一樣,靠著自己肥壯的身體衝過去直接大飛兩個,把兩個太子黨的撞倒以後,立馬圍在蘇安嵐身邊知道保護後排脆皮。

但是嵐天社這邊根本不知道今天跟太子黨約了群架,這邊總歸只有5個人,對面可是10來個人啊!終究寡不敵眾,沖得最野的小山東被幾個人放倒,被一群人按在地上狂踹,不得不說小山東是個漢子,都這個時候還在地上打滾兒反抗。

周世豪可能之前挨了小山東一拳,看小山東倒地了,衝過去就對著小山東肚子狂踹,蘇安嵐見狀,頓時怒了,四下看著彷彿在尋找著什麼,只見一塊磚頭出現在她視線裡面。

說時遲那時快,蘇安嵐快速跑過去抱起一塊磚頭,沒有絲毫猶豫「砰」的一聲砸在了周世豪頭上,那一瞬間姜辰的心都不由得顫了一下,這是那個外表可愛看起來乖巧的小女生嗎?

下一秒周世豪發出殺豬般的叫聲,抱著頭鮮紅的血液不停的從他的指縫之間滴落,周圍圍觀看熱鬧的學生也嚇得紛紛向後退了幾步,畢竟這見紅了啊!

這個時候不知道有誰喊了一聲有老師來了!打架和圍觀的人像是一群被獵人槍響驚飛的麻雀,四散逃離。

「快!扶小山東快走!」

蘇安嵐喘著粗氣吼道!而太子黨那邊,也拿紙巾捂著周世豪的頭開始撤退,餘明洛抱著蘇安嵐的書包看大家都在跑,慌不擇路的四下看了看,自己也一溜煙兒的開始跑了。

跑出去好遠蘇安嵐她們一群人才停了下來,胖豬一邊拍打著自己身上的腳印,一邊擔心的說道!

「周世豪那傢伙不會出事兒吧!」

「出事兒也是他自找的,不分青紅皂白一上來就對我們動手?這能怪我們?咦!我書包呢?有人看見我書包了嗎?"

而此刻背著一個粉色書包的姜辰一邊快速朝家走去,一邊自言自語道!「出事兒了!這次肯定出事兒了。」

回到家進了自己的房間,姜辰把蘇安嵐的書包一扔,便思考著這個事兒到底該如何解決,可是就在這個時候蘇安嵐的書包直接從床上滾落了下來,裡面的書本文具滾落了一地。

姜辰蛋疼的從椅子上站起來,準備把這大姐大的書籍文具重新整理好放進書包的時候,卻發現書本裡面夾著一個文件帶。

姜辰有些好奇得掂量了一下,感覺裡面好像有照片,一心到這兒姜辰心理頓時不由得興奮了起來,莫不非是蘇安嵐的私密照吧!

懷著躁動的心情,姜辰直接打開了文件袋,頓時有兩張照片飄落了下來,蓋在了地板上。

姜辰吞了口唾沫,有一種做賊的竊喜感,拿起兩張照片一看的時候,頓時「啊!」的一聲尖叫了出來,照片也再次嚇得掉落在了地板上,因為這哪是蘇安嵐的私密照,而是自己父親和自己本人的照片!!!

此時此刻姜辰的心像是被安了一根彈簧是的,一直砰砰跳個不停,在拿起照片仔細看,發現的確是自己本人和父親,這到底什麼情況?蘇安嵐怎麼會有自己本人和自己父親的照片,莫非她早就認識我,打劫自己也是慕名而來的。

各種好奇猜疑揣摩佔據了姜辰的腦海,不行!自己一定要搞個究竟,看來還得去學校,這個蘇安嵐不簡單,絕對不簡單。

一陣房門的敲響聲,將姜辰給拉回了現實,門外響起了陳紅霞的聲音。

姜辰趕忙原封不動的把東西給蘇安嵐裝好,又仔細檢查了一下文件袋發現就只有兩張照片才小心翼翼的放進了書包里。

「什麼事兒啊?」

姜辰打開房門皺著眉道!

「出來吃飯了」

陳紅霞笑著道。

姜辰覺得有些不對頭,感覺陳紅霞今天的笑容里夾雜著某些東西,結果來到客廳發現一大桌子菜道!

「怎麼?家裡又要來客人?」

「恩!唐家榮和他堂弟要來,你一會兒對人客氣點,別亂說話知道不?」

姜辰就說今天怎麼會這麼熱情請自己出來吃飯,原來是唐家榮要來故意給自己下馬威啊!

「對了!我那十萬塊錢不是說中午轉過來了嗎?」

「哦!是這樣的?這不吳馨多嘴嘛!說了你和何行長的關係給大姨聽,大姨說的確拿不出十萬塊錢,只能給一萬,拿給我的,你要要的話,我馬上給你,不過馬上又要交水電氣費啥的,我得扣5000塊錢生活費起來,要不剩下的5000我給你存起來?」

「行了!存起來吧!」

姜辰摸了摸鼻子沒有說話,這兩隻老狐狸,本來自己可以完全再去找何行長的,但是你說你三番五次的去,人家或多或少也不舒服啊!等著吧!到時候一次性給你們來個大的。

而陳紅霞沒想到姜辰這麼傻,就連5000塊錢也可以省下來了。

「那錢不給,但是我和吳馨這娃娃親的事兒?昨天七大姑八大姨不是都同意了嗎?」

姜辰接著問道!

「這個我還真管不了!我也勸過吳馨,但是怎麼說呢!結了婚的還有離婚的呢!她壓根兒看不上你,我也沒辦法啊!沒事兒以後你多攢點錢,阿姨給你說媳婦兒去!」

陳紅霞到是挺會安慰人。 「媽!快開門啊,家榮和他堂弟來了。」

就在這個時候,吳馨在門外甜甜的敲著門喊道,陳紅霞趕忙過去開門,只見吳馨穿著一套白色的連衣裙,手裡提著一個果籃,無比清純文靜的先進了屋,身後跟著穿著花襯衫的唐家榮,和!和!TM的那不是謝海威嗎?他怎麼會在這裡?

頓時姜辰不由得愣了一下,根本完全沒有想到,而剛走進門的謝海威也萬萬沒想到會在這裡遇見姜辰,本來今天只是無聊來看自己堂哥新交的女朋友的,沒想到還有意外收穫

見兩個人四目相對都愣在哪裡,唐家榮看向謝海威道!

「怎麼?海威你兩認識啊?」

「怎麼不認識,姜小貸嘛!我們同班同學!」

謝海威頓時便笑了出來。

「姜小貸是什麼意思,他不是叫姜辰嗎?」

陳紅霞好笑著道!

「這傢伙在學校里擼小貸裝B,被全校點名批評嘛!還寫了檢討,所以叫姜小貸,還真是緣分啊,怎麼會在這兒見到你呢! 超級小辣模 老同學?」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