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自己來。」她低聲說了一聲。

戰御宸的眼珠子,在她的臉上轉了兩圈,繼續保持呆愣的狀態。

封嬈轉頭沖著醫生說了句「不好意思」,然後「惡狠狠」在戰御宸的肩膀上拍了兩下,又「惡狠狠」地說:「褲子卷上去!」

戰御宸這才彷彿是機器人一樣,動作十分僵硬地把自己的褲腿給卷了上去。

只見他的左腿上,胡亂地纏著紗布,上面的血都滲了出來,偏偏他還跟沒事人一樣。 封嬈就那麼站在那裡,看著醫生將戰御宸腿上滲了血的紗布,一層一層地給揭開。

當時戰御宸受傷的時候,她只是聽到他低低的悶哼了一聲。

看到他走路的姿勢不對勁,才意識到他為了救自己受了傷。

可是這傷到底有多嚴重,她並不清楚。

此刻,她親眼看到,紗布被揭開之後,那傷口血肉模糊,還在往外滲著血絲,觸目驚心的殘忍場景。

看得封嬈於心不忍,微微側身,別過了臉去。

雖然她不敢看那樣血腥的畫面,可是眼角還是忍不住看過去。

只看到醫生拿著一根長鑷子,夾著一大團沾著消毒酒精的棉花,在傷口上擦拭。

封嬈光是看著都覺得疼,偏偏戰御宸還跟個沒事人一樣,目光灼灼地望著她,眼角滿滿都是笑意,甚至連薄唇都止不住的上揚。

封嬈簡直不知道他現在是高興個什麼勁。

明明都把自己折騰成這樣了,他還笑得出來!

「這個傷口需要縫針,我現在給你注射麻醉藥。」醫生說道。

「不用……」戰御宸下意識的就皺眉拒絕。

誰知,才剛剛開口,就被封嬈強硬地給打斷了:「別聽他的,醫生,就按你說的方法醫治!」

戰御宸被吼了,卻笑得更開心了,抿著唇不說話。

醫生在戰御宸的左腿打了一劑麻醉藥,然後便開始給戰御宸的傷口縫針。

因為傷口太長了,足足縫了二十針。

看到傷口上那些縫上去的黑線,封嬈的心裡說不出的難受。

雖然因為戰御宸要拿掉寶寶的事情,她很生氣,甚至還躲起來不見他,搬出去住。

可說到底,他們是夫妻,她心裡還是深愛著戰御宸。

見他受傷,還是為了救自己受的傷,別提有多心疼了。

醫生縫完針之後,拿了新的紗布,重新把戰御宸的傷口包紮好。

開了一些內服外用的消炎藥,紗布,詳細說明了服用的方法,和需要忌口的東西。

最後叮囑七天之後,就可以過來拆線了。

封嬈跟醫生道了謝,看到戰御宸還是一副神遊外物的模樣。

她喊了一聲戰御宸的名字,他笑眯眯地看了過來,卻沒有要走的意思。

封嬈只好走過去,狠狠拍了他的肩膀,說道:「走了。」

戰御宸乖乖地站起來,跟著她走出去。

封嬈排隊去繳費,取了葯,伸手遞給戰御宸,卻發現他眼睛亮晶晶地看著自己。

「這個葯一天三次,每次兩顆。這個是一天兩次,每次一顆。還有這個消炎藥,是每天一顆,睡前吃。」

「你如果不會包紮,就讓別人幫你。傷口不要碰到水,這幾天你就不要洗澡了。」

戰御宸始終都沒有看一眼那些葯,眼睛一直都全神貫注地看著封嬈的臉。

她溫柔的聲音,不斷地傳入自己的耳中。

封嬈把袋子里的葯全都拿出來看了一遍,挨個把服用方法講了一遍,然後把葯全都重新裝好,遞給戰御宸。

結果一抬眸,就和他凝視自己的視線狠狠撞在一起。

封嬈很小的時候,就被送到戰家做童養媳。

那時候,戰御宸正值中二年紀,經常惡狠狠地盯著封嬈,故作挑釁。封嬈每次視而不見,主動迴避。

後來,等到他們逐漸長大,卻又被迫分開。

再次相見時,她被他誤會是為了封家的利益,才想方設法地要嫁給他,對她沒有好臉色。

那時候的她,變得不敢去看他的眼睛,怕一個不小心,就被他看穿了自己的心事。

怕他知道自己喜歡他,會更加的對她冷嘲熱諷。

可是現在,她和戰御宸的目光一接觸,就完全忘記了自己原本想要說的話。

戰御宸深不見底的漆黑眼底,泛著一層明亮刺眼的光,讓人有些移不開眼睛。

看到封嬈漂亮澄澈的眼睛,直勾勾地望著自己,他可以清楚地從她的眼底,看到自己的倒影。

戰御宸的視線,開始變得有些幽深。

他狠狠吞了口口唾沫,強行壓下自己體內的衝動,開口的聲音看似漫不經心,卻又帶著一絲不確定和小心討好的意味。

「這麼複雜,我會忘記吃的,要不,你看著我?」

封嬈這才猛地驚醒回過神,她竟然看戰御宸看得發了呆?

她的面色微微一紅,略帶著幾分不好意思的將裝著葯的袋子,垂著眼帘輕聲說:「葯都放在了裡面。」

戰御宸有些著急,唇瓣微微抿了抿,停頓了好大一會兒,語氣略帶著幾分低落地說:「你不跟我回家嗎?剛才不是都說好了?」

「剛才是為了讓你來醫院治療的,誰讓你逞英雄,都傷成這樣了還不治療?」封嬈理直氣壯地說。

戰御宸覺得自己的心情,就像是過山車一樣,忽上忽下。

原本還覺得高興得要上天,現在又被打回了原型。

他搭聳著腦袋,無力地解釋道:「我已經決定留下寶寶了,你還是不肯跟我回家嗎?」

封嬈猛地盯著他,不可置信地說:「你說真的?」

戰御宸有些失落,原來她愛寶寶,真的多過愛自己。

可他天性驕傲,是絕對不會當著封嬈的面,承認自己其實是吃醋了。

他有些彆扭地說:「當然是真的,我說出來的話,會有假嗎?」

他能同意留下寶寶,肯定是下了極大的決心。

封嬈心裡覺得很感動,主動拉著他的手,說:「戰御宸,謝謝你,寶寶很乖,我們一定會母子平安的。」

戰御宸哼了一聲,反手握住她的手:「走吧,我們回家。」

剛回到別墅,就聽到孫嫂陰陽怪氣的聲音:「今天超市關門,沒有買到菜,少爺您就吃外賣吧。」

戰御宸無奈地抽了抽嘴角。

自從封嬈搬出去之後,孫嫂就整天看他不順眼。

孫嫂是家裡的老傭人了,看著他們長大的,所以戰御宸也把孫嫂當成是長輩,不和她一般見識。

封嬈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孫嫂聽到聲音,疑惑地走出來,看到是封嬈回來了,眼睛立刻一亮:「少夫人,你回來了!」

「是啊,孫嫂,我可想念你做的燕窩粥呢!」封嬈笑著說。 「有有有,我馬上給少夫人做!」孫嫂忙不迭地答應,走過來,仔細地看了封嬈一會兒,又狠狠地剜了戰御宸一眼,心疼地對封嬈說:「外面的東西一定不合你的胃口吧,看看這小臉,都瘦成這樣了。」

戰御宸:「……」

她就算是搬出去了,他也找人好吃好喝的伺候著,半點也沒有剋扣她的飲食吧!

孫嫂可不管那麼多,就是認定這回封嬈「離家出走」是自家少爺的錯。

不過現在封嬈回來了,孫嫂再看戰御宸,就覺得順眼多了。

「少夫人,你先去休息,燕窩粥馬上就好。」孫嫂扶著封嬈走進了房間。

戰御宸:所以,在這個家裡,他是最沒有地位那個?



一晃又是一個月過去,封嬈懷孕都五個月了。

肚子就跟吹氣球一樣的,變得圓滾滾的。

封嬈離家出走的事情,戰家父母並不知情。

戰母早就想來看封嬈和未來外孫了,一直被戰御宸找借口給攔著,還惹得戰母好一通不高興。

封嬈回來別墅之後,戰御宸才同意戰母過來。

戰母看著封嬈那圓鼓鼓的肚子,就提心弔膽的,連聲說:「哎呀,肚子都這麼大了,你沒少吃苦吧?」

封嬈摸著肚子笑笑:「還好,寶寶很乖,不怎麼鬧騰。」

「那就好。」戰母想起自家兒子攔著自己不讓來的事情,就氣憤地說:「你不知道御宸那小子,我懷他的時候,可沒讓我少省心!」

戰母講了大一堆懷戰御宸的趣事,聽得封嬈哈哈直笑。

最後,戰母看了看時間,說:「不早了,我就先回去了,明天我再來看你。」

「媽,我送您。」封嬈跟著站了起來。

就在她站起身的一剎那,忽然覺得腦袋裡像是有千百根鋼針同時在扎一樣,一陣劇痛猛然襲來,她眼前一黑,身子晃了晃。

戰母嚇了一跳,急忙扶住她:「封嬈,你怎麼了?別嚇我啊!」

封嬈努力想要睜開眼睛,可是視線變得模模糊糊的,她沖著戰母說了一句:「沒事……」

緊接著,她眼前一黑,整個人就失去了知覺。

「啊!封嬈!」

戰母被嚇壞了,尖叫的聲音讓孫嫂和英子都跟著跑了出來,看到封嬈暈倒了,都嚇了一跳。

「快點打電話叫救護車!」戰母臉色大變地喊道。

孫嫂打電話叫救護車,英子則打電話通知戰御宸。

很快,救護車趕到了,封嬈被送進了醫院。

戰御宸正在公司開會,接到電話的時候,連手指頭都在顫抖。

丟下會議,就匆匆忙忙跑了。

封嬈覺得自己被黑暗籠罩著,她什麼都看不清。

她只能抹黑往前走,不斷地走。

眼前忽然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投射屏幕,就像是放電影一樣的,從她最後和戰母聊天開始,不斷地倒退。

她離家出走,戰御宸要拿掉寶寶,他發現她的病情……

時間彷彿全都在倒退,那些原本屬於她的記憶,就像是手中的砂礫,從指縫間溜走,怎麼也抓不住。

等到她想抓住的時候,卻又再也想不起來失去了什麼。

直到一道光出現在視野里,她動作極其緩慢地動了動眼皮。

「她醒了!」先是一個女聲欣喜的叫聲,接著有人衝到自己的床前,一個熟悉又低沉的聲音,在說著:「嬈嬈,你還好嗎?覺得怎麼樣?身體哪裡難受?」

封嬈動了動嘴皮,又昏了過去。

戰御宸急得暴跳如雷,沖著醫生喊道:「她為什麼還不醒來?到底是怎麼回事!」

幾個醫生臉色凝重地給封嬈檢查,一個醫生斟酌了一下,開口道:「正如我們所料,戰太太的情況惡化了。」

「什麼?」戰御宸整個人如被雷劈,僵在原地。

「你們在說什麼情況惡化?封嬈她怎麼了?」戰母驚詫地問道。

「媽,你先回去,我回頭再給您解釋。」戰御宸無力地說。

「不行!」戰母擰著眉說:「御宸,你是不是有什麼事情在瞞著我?封嬈她到底怎麼了?」

戰御宸彎腰,摸著封嬈的頭髮,滿臉都是寵愛和悲傷的表情。

他默了許久才開口:「嬈嬈生病了,她的記憶力會越來越差。因為肚子里的寶寶,她錯過了最佳治療時間,可她怎麼也不肯拿掉寶寶,導致現在情況惡化了。」

「怎麼會這樣。」戰母喃喃地說道。

她一直以為,封嬈和寶寶都很健康,從來沒想過,封嬈的病情已經到了這麼嚴重的地步。

戰御宸沖著旁邊的英子看了一眼,說道:「你先送我母親回去。」

戰母被這個突如其來的消息給震撼住了,什麼都沒有多說,整個人麻木地走了。

「告訴我,最壞的情況是怎麼樣的?」戰御宸低聲詢問醫生。

醫生嘆了口氣:「具體的情況要等到戰太太醒來才知道,最壞的情況,是她漸漸失憶,直到最後……誰也不認識,什麼也不記得了。目前,醫學界對於阿爾茲海默症也沒有具體的治療辦法。回家好好休養,不用住院也是可以的。」

「那就出院吧,我猜我太太……應該也不會喜歡總待在醫院。」戰御宸低低地說。

醫院的味道這麼難聞,封嬈一定不喜歡的吧?



再長的黑夜總有過去的時候。

封嬈這一覺不知道睡了多久,等到她慢慢睜開眼睛,驟然對上了一雙深幽的眸子。

她心裡一緊,驟然瞪大了眼睛。

「戰御宸,你……」她的表情突然變得很難過,像是很大的委屈一般。

戰御宸守了她一夜,眼窩下都有了一圈青黑的影子,整個人憔悴不已。

生怕她一醒來,就像是醫生說的,把全部的事情都忘記了。

可聽到她竟然喊出了自己的名字,他總算是狠狠鬆了一口氣。

還好,她還記得自己。

戰御宸溫柔地把她摟在懷裡,問道:「有沒有覺得哪裡不舒服?」

封嬈對他突如其來的溫柔,明顯的顯得不習慣,被他摟在懷裡的身體,也十分的僵硬。

「沒……沒有啊。」

「嬈嬈,要是覺得哪裡不舒服,一定要馬上告訴我,知道嗎?」戰御宸認真地說道。 封嬈對上他那雙漆黑的眸子,忍不住狠狠吞了口口水,然後乖巧地點了點頭。

戰御宸今天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怎麼突然對自己這麼好了?

他們不是一直在吵架嗎?

昨天他才陰陽怪氣地不理她,今天怎麼就大變樣了?

戰御宸不知道她心裡在想什麼,寵溺地揉了揉她的腦袋:「你沒事就好,我陪你吃過早飯再去公司。」

封嬈的記憶停留在,戰御宸去陪方梅雨,不理她的那一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