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這隻死狗,今日若不把你的狗皮扒了,我等何顏面見列祖列宗!」這是一頭強大的凶獸,它形狀若天馬,但長有猛禽的翼翅,擁有著人類的英俊面孔,但生有毒蛇的尾巴,這竟然是一頭孰湖。

「你個四不像的玩意,信不信他日我成為無上大帝將你崦嵫山掃平!」大黑狗毫不留情,呲牙恐嚇。

「好大的口氣!」

突然,遠處傳來一聲好似擊鼓一般的轟隆聲,走來的是一隻四蹄若猛虎,形狀似馬的生靈,它除了尾巴漆黑如墨,其餘部位都潔白如雪,在其前額長有一隻衝天獨角,這是一頭駁,此時的它滿臉不屑的樣子,盯著大黑狗。

「我未曾與你中曲山為敵,難道中你曲山也想摻和此事么?」大黑狗質問。

「你是在恐嚇我么?」

它面色不善,今日它就是來找茬的,隨即道:「將來的事情誰又能知道呢?你一日不死,我等都寢食難安!」

大黑狗聞言,一邊倒退並連說了三聲「好」下一秒,它面色猙獰,竄上巨石上,暴喝道:「絕魂影殺陣!」

「快退,這裡被它布置了殺陣!」有凶獸發現了異常,連忙開口提醒,可惜,這一切都晚了。 「嘭——」

一道流光球自地下躥出,緊接著它炸裂了,無數光雨灑落,這些光雨最終化為了無數道玄奧的符印,並分佈在各個地方。並且在這片地區穿行著,它們速度奇快無比,近乎瞬間,這些玄妙的符印便連接在一起,只聽「嗡」的一聲,一股肅殺之氣頓時充斥全場。

「陷陣之靈,有死無生!」一聲冷漠的聲音在殺陣中回蕩著,外面,一隻膀大腰圓的大黑狗站在一塊巨石上,俯視著殺陣中極度驚恐的凶獸們,它巨爪猛然一跺,冷聲道:「啟!」


隨著它的巨爪落下,殺陣也是真正的被激活了!

紅日西墜,晚霞如血,赤雲重重,這片天際上方都是紅色的如鮮血蔓延,凄艷而妖異,甚至充斥有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滾滾死亡血雲遮蓋蒼穹,濃厚的血腥味在空氣之中仍其飄揚,視線所及,皆是一片怵目驚心的鮮紅色,數不清的獸屍,死狀各異的散布在這片大地之上,在這裡就是修羅地獄!

猩紅的血液此時已經將這片大地都染成了血紅色,濃郁的血腥之氣,充斥了整片天地。

殺陣內內,喊殺依舊震天,不斷有凶獸隕落,鮮血成片灑落,四處都是,地上獸屍一具接著一具,形狀各異。

「噗——」

鮮血淋淋,這又是一幅血染的畫面,一道道光影閃爍,一具具屍體也是隨即出現,他們死的很慘,都是被腰斬,血液染紅了整片大地。

在這裡,沒有什麼多餘的話語,更沒有糾纏不清的道理可言,有的只是血與骨的開篇,因為這就是真正的戰爭。

而他們,便是在用血與骨來演繹這首血腥而瘋狂的戰歌。

許久后,殺陣已經消失,令人作嘔的血腥味也是瀰漫八方,無人敢上前查看,都是在遠處小心查看。

「都看什麼?信不信把你們統統扔進殺陣中?」

一聲不耐煩的叫囂聲從哪裡出出,緊接著一隻大黑狗也是從中走出,它身軀不是很大,但此時也足有六米之大,利爪鋒利,最令人感覺滑稽的是,他頭戴一個由金色羽毛編成的帽子。

「唰——」

人群瞬間散開,各自駕駛代步工具飛快遠遁,不敢停留,生怕這隻大黑狗發瘋把他們也收拾了。

「哎呀呀,這是誰這麼缺德啊,怎麼把我的美食毀成這樣啊?」遠處,有人腳踩祥雲而來,這是一名美麗出塵的少女,她身材修長,蠻腰盈盈一握,雙腿筆直,著一身白色衣裙,微風拂過,將一頭秀髮吹起,說不出的出塵。

當她降落後,那股氣質瞬間全無,只見她滿臉心痛的樣子望著地面上一具具獸屍,隨後她滿臉憤恨的盯住了大黑狗,罵道:「你個缺德狗,你不吃這些凶獸就毀成這樣么?」

大黑狗當時就不樂意了!雖然是熟人了,但是罵自己也是絕對不能忍的!

「你個小丫頭片子,怎麼這麼沒大沒小,哪怕是你先祖來了,也得恭敬的叫我一聲前輩!」大黑狗大言不慚,開始吹噓。

「我呸,你個死狗,我都懶的搭理你!」蘇櫻忿忿的嚷嚷了一句,便腳踩祥雲,飛上天空,將一紫金小葫蘆祭出,那葫蘆好似有巨大吸力一般,地面上的一具具獸屍不斷浮空,飛向蘇櫻,最終都被吸入那紫金葫蘆內。

「寶貝不錯啊,借我玩玩啊?」大黑狗雙眼發亮,看出了那紫金葫蘆的不凡,隨即厚顏無恥的說道。

「去死,我還不知你的品性啊,你身上寶貝多的是,我若是能打過你,非把你洗劫一空!」蘇櫻怎麼會將自己心愛之物借給這等臉皮超厚的狗,而且她還想從這大黑狗身上弄些寶貝呢。

「懶得搭理你,我該上天南山,前往聖院了。」蘇櫻這樣地說道。

「正好,我們結伴而行,順便讓我看看你的小葫蘆唄。」大黑狗嘿嘿笑道,臉皮賊厚的跳上人家的五彩祥雲。

「你給我下去!」蘇櫻呵斥,但是任她怎樣都攆不走對方,最終只得無奈跟那隻大黑狗同行。

……

「我的天啊,快累死鳥爺我了,總算飛上來了。」

山頂處,一隻大紅鳥渾身無力的躺在草地上喘著大氣,抱怨連連。

「介於你這次表現優秀,組織為了獎勵你,因此決定,讓你休息一會。」

他身旁的幼童飲了一口水,只見他一副領導的派頭望著它,隨後又指向不遠處,道:「看到了么?哪裡有白鶴,你去把他們抓來,咱們烤了吃!」

「咳咳……」

就在這時,一名頭髮花白的老者走了過來,他一副仙風道骨的樣子,道:「那是仙鶴,你不要打它們的注意,而且憑藉你的身手,還奈何不了它們。」

「你個死老頭,亂說什麼呢?」

烈焰鳥當時就不得意了,起身伸出翅膀點指老者,隨後又指著童毅,吹捧道:「我老大乃是當世第一神才,別說是區區幾隻仙鶴了,就算是鯤鵬來了,也得扔進我這古鼎燉了吃掉!」說著拍了拍身後扛著的古鼎。

「哈哈,你倒是有些意思啊。」

老者並沒有發怒,反而大笑開來,隨後望著童毅,道:「你若是能擒得一頭仙鶴,我便可保你進入后萬華聖院獲得最高的待遇!」

「有靈藥、聖葯嗎?」童毅忍不住問道,不過隨後一句話實在是令人咂舌:「我這人胃口不大,一天千株靈藥即可,偶爾有聖葯換換口味就好了。」

老者聽聞,當場就咳出一口老血,這是氣的,只見他吹鬍子瞪眼的望著童毅,道:「你也不怕撐死,我看你不要來我們聖院了,還是去搶劫吧!」

也難怪老者生氣,畢竟這小兔崽子實在是獅子大開口了,一天千株靈藥,這真不如去搶,雖然人家聖院家大業大,但是一天千株靈藥也養不起啊。

「真窮!」童毅一臉鄙夷的樣子,斜睨老者。

「你這是什麼眼神?」

老者對於這個眼神很是不爽,隨即一氣之下,道:「你若是能擒得一隻仙鶴,我不敢說一天千株靈藥,但是一個月我還是能答應你的!」

「好,我替老大答應了,我這就去抓只仙鶴烤了吃!」


未等童毅說話,烈焰鳥便是應了下來,隨後猙獰一笑,頓時向著遠處仙鶴飛撲而去。

只見遠處,天空赤炎漫天,神虹貫日,偶爾爆發出陣陣哀鳴聲,同時哪裡狂風肆虐,飛沙走石。

沒過多久,烈焰鳥回來了,整隻鳥看起來頗為狼狽,身上還沾染了片片血跡,但是它卻露出了勝利的笑容。

「老大,不辱使命,我拼盡全身力氣,最終還是幫你傷了幾隻仙鶴,到時候你就挑著那幾個跛腳的仙鶴抓就好,然後咱們烤了吃!」烈焰鳥對著童毅嘿嘿笑道,看起來是要多猥瑣有多猥瑣。

「好,看在你這麼努力的份上,這次就不給你留鶴屁股吃了!」童毅欣慰的點了點頭,隨即他快步遠處,起身一躍,沖向前方仙鶴群。

老者聽聞一楞,隨即大笑,笑的很燦爛,:「哈哈,這次總算撿到寶嘍!」

「唳——」

一道嬌小的身影竄入仙鶴群后,哪裡頓時就跟炸開了鍋似的,一聲聲哀鳴不斷響起,一時間,天空中鳥羽紛舞,一道人影在哪裡不斷的這場折騰,這是一場沒有任何懸念的戰鬥,更是令人不忍直視的戰鬥。

開始老者露出了笑容,然後慢慢變成了驚容,直到最後他的笑容完全僵硬了,因為他發現,這個小屁孩已經超出了他的預料,因為他實在是太兇殘了!你見過五六歲的孩童跟個野人似的,抓到仙鶴就是敲暈、拔毛,然後扔進麻袋裡的么?

最終,他忍無可忍,憤懣開口,道:「你個熊孩子,趕快停手,在這麼下去,仙鶴都被你扔進麻袋裡了!」

童毅開始並沒有理睬他的話,但是後來他感受到老者的憤怒,同時感受到了一股令人窒息的威壓后,方才停手,隨後有些不滿的瞪著老者,道:「你個老不死的,這仙鶴是你家的么?我才抓幾十隻而已,不是給你留不少呢么?」

「老大,咱說話小心點,這個老癟犢子實力簡直強的變態啊!」

烈焰鳥聲音很低,害怕老者聽見,剛剛它感覺到了一股威壓,僅僅一瞬間它渾身的鳥毛就炸立了,因此它知道,這個其貌不揚的老頭絕對是個狠茬子。

不遠處,老者嘴角一陣抽搐,但是最終還是沒有發怒,而是強行擠出了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你通過了,老夫說話算話,絕對會給予你聖院最高的待遇,但是,你能不能把這些仙鶴放了啊?」

「不行,這是戰利品,今日我們要吃燉仙鶴吃!」未等童毅開口,烈焰鳥就直接嚴詞拒絕,那一臉堅決的樣子,就跟仙鶴是它抓似的。

「沒臉,還搶我話!」童毅怒喝,一棍子就掄了過去,將它後腦勺砸了個大包。

「沒臉,還搶我話!」

童毅怒喝,一棍子就掄了過去,將它後腦勺砸了個大肉包。

「寶寶心裡苦,但寶寶不說。」

烈焰鳥揉著後腦勺,無比委屈,就跟受氣的小媳婦似的。

「還敢跟我裝嫩?」童毅又怒了,擼袖子就過去一頓拳打腳踢。

「啊,殺鳥了……」

「救鳥命啊……」

…… 「哎呦,爺的小腰算是被你折騰折了……」

……

許久后,童毅舒展了下筋骨,看著老者,問道:「你剛剛說啥來著?」

「我說仙鶴咱是不是能放了?」老者愣了楞說道,因為他發現自己又低估童毅了,這傢伙下手是真狠,那可是他的跟班啊!結果就因為一句話,被揍的鼻青臉腫,短暫性癱瘓,這簡直就是個暴力狂。

「不行,這是我的戰利品,我今日要燉了換換口味!」童毅肅然而拒,他很想嘗嘗仙鶴味道,因為從未嘗過。

說完,童毅不在理會那個黑臉的老頭,架起古鼎,從麻袋拎出仙鶴,隨手就扔進古鼎燒燉了起來。

沒多久,古鼎內就傳出一股香氣,肉香撲鼻,這絕對是世間少有的美味佳肴。

「熟嘍!」

童毅聞到了香味,當他揭開鼎蓋后,裡面的香氣瞬間瀰漫開來,並蕩漾出一縷縷霞光,哪怕是不遠處的老者都動容了,露出驚異之色。如果仔細看,你會發現他的嘴角都生出津液了,此時的他很想上前分羹,滿足口腹之慾。

「好!」老者說道,這是發自內心的讚歎。

他吃過許多罕見的美食,但是跟眼前的絕對不是一個檔次,他要是知道仙鶴是這等美食,肯定會天天偷一隻,好滿足自己的口腹之慾。

「這是世間少有的美食,老大,咱們把剩下的仙鶴都捉了吧!」烈焰鳥偷偷抿了一口湯,小聲的說道,此時的它都感覺自己整個鳥都飛升了一般,那種感覺是無法言語的。

這種肉鮮柔嬌嫩,肥而不膩,入口即化,吃上一口令人終生不忘,這已經不再是味覺的享受,而是精神上難以表達的享受。

「你是不是想進鍋里泡泡澡啊?」童毅沒好氣的瞪了它一眼,感覺它很蠢,原本自己的想法已經被他攪和了,不遠處的老者肯定會監督他們的。

「算了,就當我沒說,我繼續和我的湯吧!」它很識趣,知道自己不能吃肉,只有喝湯的份,要是在說話恐怕湯都沒的喝了。

「看把你可憐的,一起吃吧!」童毅見它那個可憐的樣,也是有些於心不忍,隨即大方地說道。

「啊……」

烈焰鳥眯著眼睛一臉享受的樣子,隨後它很是得瑟的望著遠處的老者,道:「想吃么?我跟你說,這仙鶴肉肥而不膩,入口爽滑,那叫一個美啊!」說著,它又扔進嘴裡一小塊肉,那叫一個享受。

「小鳥崽子,你信不信老夫讓你無法入院?」此時,老者心裡憋著一股氣,很想找機會撒氣,憑啥他倆在哪吃,自己瞅著?

「喂,老頭這和我沒關係,我可是等著你說的千株靈藥呢。」

童毅從鍋里探出腦袋,有些不滿的望著老者,隨後又繼續埋頭苦幹。

「你倆在哪裡吃好意思嗎?」老者忿忿不已,道:「難道你倆就好意思眼睜睜的看著我在這裡瞅著你倆吃?」

「我會閉上眼睛的!」兩者相視一眼,隨即異口同聲地說道。

「看你這麼可憐的份上,這塊骨頭你拿去吧!」烈焰鳥抹了把嘴,張嘴吐出一小塊骨頭,可它見老者露出一臉厭惡樣子,頓時叫道:「你別不知好歹,我以前吃肉可是從不吐骨頭的!見你可憐,特意給你留了一塊骨頭,怎麼你還不得意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