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還不知道么?你要去採訪一家大公司的總裁。」

隔壁桌的人說話也是小心翼翼的,這讓程可歆心裡有點懵。

不過很快,便有人幫助程可歆解答了心裡的疑問。

「程可歆,跟我進來。」

主編來公司的時候,便收到了消息,現在看到程可歆正好已經來了,便決定把她叫到辦公室,而後好好說一些事情。

「欸?好。」程可歆看著主編的樣子,總覺得有什麼事情要發生,但還是乖乖跟著主編進了辦公室。

主編拿出一份報告,讓程可歆坐到沙發上面,先仔細看看這份報告。

但是看到報告的程可歆卻愣住了。

這是……遲耀的採訪?

程可歆原來這才知道,自己這次採訪的是遲耀的總裁。

並不是顧遲,而是寧材。程可歆現在嘴裡驚訝得都能塞下一個雞蛋了。

她心底里一點都不想過去,但是公司上級已經下達了這次任務,她就必須得去。

「那個……主編,我能不能不去?」

現在只能死馬當做活馬醫,萬一主編說可以了呢?

「不去?那你可以離開公司了。」

好吧,看來是程可歆想得有點多了。

「去。」

她只能妥協了,而後便聽著主編給她講了一大堆要注意的東西,程可歆只能聽著。

隨後的程可歆灰溜溜地走出主編辦公室,心情瞬間低落下來。

原本她已經不想要再去接觸以前的事情了,為什麼現在他們非要這樣?

難不成一定要自己去面對才可以么?

程可歆知道自己是躲不過去了。

這幾年,程可歆一直在拒絕購買遲耀的產品,一直在逃避著遲耀集團。

甚至都已經把兒子轉學,不讓他跟遲耀的大小姐在一個學校。

但是這些都好像於事無補,該來的總會來的。

程可歆心裡想了一下,覺得沒什麼了。不就是去採訪寧材嘛,不就是去跟他聊天嘛?

沒事,她去!

這次程可歆出去還要帶一個人學習,跟著自己做筆記。說是一會那個人會來找她。

但是程可歆等了很久沒有來,索性不等了,先去水台倒了杯水喝。

「程姐。」程可歆聽到了熟悉的聲音,回過身去,原來是花翎。

「恩。」程可歆朝著花翎笑了笑,隨後繼續喝水。

程可歆以為花翎只是在這裡正好跟自己碰上,沒什麼事情要說。

但是沒想到,原來花翎就是要跟自己去學習的那個人。

程可歆有點驚訝,這難道是緣分?

心裡不置可否,而後看著花翎說:「喝完過來吧,我們去商量一下。」

因為明天就要去採訪了,他們現在要進行緊張的練習。畢竟人家是大總裁,萬一有什麼事情做得不好,那麼他們整個公司都得完蛋。

一天的忙碌生活便過去了,他們加班到了晚上七點,已經多加班了兩個小時了。

並且他們都還沒有吃午飯,程可歆知道大家都餓了,便決定請大家吃飯。

其實並沒有多少人,就一個攝影師,一個助理,一個花翎而已。

一聽到程可歆請吃飯,大家瞬間開心了起來。而後趕忙去換上衣服,來到了餐廳。

「程姐,我聽他們說你以前採訪過遲耀總裁?」

大家覺得今天的相處,認為程可歆並不是公司說的那樣,便開口問出了自己的疑惑。

「我是採訪過遲耀的總裁,但是並不是現在的遲耀總裁。」

程可歆如實對大家說著,還記得他們結婚的那天,她便去遲耀採訪了顧遲。

現在回想起來,當時事情就在自己眼前一樣,但是又想想,其實已經過去了七年之久了。

「哈?」大家沒有聽懂程可歆的回答,打算再問下去的時候,飯已經上來了。

八卦心裡總是抵擋不住美食的誘-惑的,大家索性不問了,直接去吃飯吧。

一頓飯吃得還算開心,如果他們沒有問那個問題的話,程可歆會更開心的。

吃完飯付賬以後,大家便各回各家。程可歆也開車回到了家。

萌寶已經睡了,她躺在床上,想著過往跟顧遲發生的種種。

心裡覺得甜甜的,但卻澀澀的。

「程姐早。」

第二天一早,程可歆便看著已經在等自己的三個人,便讓大家收拾一下,一會出發。

約定的是早晨九點半,現在已經八點半了,還有一個小時。

雖說到遲耀的時長只需要十五分鐘,但畢竟是去見大總裁,還是去早一點比較好。

程可歆被主編叫去了辦公室,主編把文件遞給程可歆說:「這上面有我們給你準備的問題,你挑幾個問。」

雜誌社便是能挖出大爆料,那麼才能在這個行業混下去,哪個又不希望大的爆料呢?

程可歆看了一眼,天吶,整整三張。看了看時間,現在已經快到出發的時間了。

便打算拿著,到時候隨機應變吧。

畢竟程可歆在這一行也是個前輩,這些能力還是有的。 「走吧。」程可歆叫著三個人坐上公司派來的車,出發了。

三個人只有攝像師見過的場面比較多,那個助理到時只需要等待他們便好。

所以此刻,最緊張的是花翎。

「別緊張,我們就當他是一個……」程可歆瞬間找不到形容詞,也不知道該怎麼說。

助理在一旁機智地開口說:「把他當成大白菜,哈哈。」

「對,就是大白菜。」程可歆肯定地說著,緊張的花翎也被他們逗笑了。

雖然心裡還是有點緊張,但花翎畢竟也是專業的,只一會便沒事了。

到達公司的時候,是九點十分左右,他們打算坐到沙發上等到九點半。

這是程可歆每次出去採訪的風格,這樣好可以整理一下思路,也不會出現太大的問題。

「你好,是程可歆程小姐么?」就在他們剛坐上去的時候,便有人過來詢問。

「是。」

程可歆點了點頭,那名員工便讓程可歆跟著她走。

「我們老總吩咐,您來了直接進去便好。」

走到房間門口的時候,那名員工便止步了。

「恩,好,謝謝。」程可歆向她道謝,隨後讓助理在一旁等著,她跟攝像師以及花翎進去。

「叩叩叩。」的三聲敲門聲過後,便聽到了進來這兩個字。

「你好,我們是雜誌社,來採訪您的。」程可歆先向坐在椅子上背靠他們的總裁微微點頭,而後介紹著自己。

「恩。問吧。」

看起來那名總裁併沒有要轉過身的意願,程可歆朝著他吐了吐舌,而後心想,二年前他就沒禮貌,沒想到兩年後還是這樣。

程可歆打開自己事先準備好的文件,打開以後,一個個開始問道。

不過有的問題讓程可歆心裡疑惑,但還是問了出來。

「你跟你的妻子相處得如何?」

程可歆開口詢問這個問題的時候,那位總裁突然轉過身來,而後回答:「好。」

原本低下頭看文件的程可歆感覺到他轉了過來,便抬頭看了一眼他。

但是,只此一眼!

程可歆頓時愣住了,不知道此刻該用什麼言語來表達此刻的心情。

震驚,喜悅,激動……

一瞬間所有的感情全都融合在一起了。

「怎麼了,還不繼續?」

原來,程可歆採訪的一直都是顧遲,而並不是她所想象的寧材。

程可歆愣了,旁邊的攝影師碰了碰程可歆的胳膊,隨後程可歆才反應過來。

然而就在碰程可歆的那一剎那,顧遲的眼神凜冽,直接掃過攝影師。

嚇得攝影師大氣不敢出一聲。

「哦哦,繼續。」程可歆繼續問著,儘管有很多她都不知道自己在問什麼。

但是看到一個問題的時候,程可歆直視,看著顧遲。

「兩年前,遲耀轉讓,你消失的原因是什麼?」

原來這個問題就已經透露出了採訪的人是顧遲了,但是程可歆卻並沒有認真地看。

現在正好問到了這個問題,她想看看顧遲是怎麼回答自己的。

「因為我要讓妻子和孩子過上好的生活。」

顧遲眼神堅定地看著程可歆,導致攝像師一臉懵,怎麼空氣中突然冷靜了下來?

一早上的訪問完成,程可歆讓他們先走,自己還有些事。

便返回公司,正好還是那名美女,送自己到了總裁辦公室。

「請問程小姐還有什麼事情么?」

顧遲知道程可歆一定會回來,便開口看著程可歆。

程可歆則是直接撲到了顧遲的身上,雙腿一跨,而後狠狠地親著顧遲的嘴唇。

兩年了,這兩年來程可歆有多麼期望自己可以見到顧遲。

但是卻仍然只是無望的等待。

現在終於見到了顧遲,這讓程可歆怎麼可以不激動。

程可歆覺得自己的心臟加快跳動,甚至就連呼吸,也變得急促了起來。

程可歆在顧遲的唇上狠狠地凌虐,彷彿在責怪顧遲為什麼要這樣對待自己。

為什麼回來了不找她?為什麼要以這種方式出現?

顧遲對於程可歆的懲罰並不做什麼回應,只是任由程可歆這樣繼續下去。

因為只有這樣,程可歆才會消氣,而自己,也才能有好日子過。

過了好大一會,程可歆終於呼吸不過來,鬆開顧遲的嘴,開始大量呼吸。

不過沒過一會,顧遲便繼續噙住程可歆嘴,輾轉反側。

「如何,氣消了?」

顧遲勾了勾嘴,看著程可歆已經被自己親紅的嘴,很是滿意地摸了摸。

但是程可歆卻躲了過去,順勢從顧遲的身上站起來。

「說吧,交代清楚。」

程可歆把自己心裡想問的全部都問了出來,只等著顧遲回答。

「不回來找你是因為我要有足夠的本事才能給你想要的生活,以這種方式見你是因為我們結婚那天便是這樣的。」

顧遲看著程可歆堅定地回答著,完全沒有了剛剛見面時那種玩樂的意味在裡面。

程可歆盯著顧遲看了許久,而後上前抱住了他。

她等這一刻已經很久很久了,現在終於如願以償。

程可歆伸手擦了擦不知道是因為激動留下來的淚水還是因為感動而留下的淚水。

總之現在顧遲在自己身邊就足夠了。

顧遲伸手抱著程可歆,這一刻,他拼搏兩年的心終於定了下來。

「好了,好了。我這不是回來了么?」顧遲看著程可歆現在像一個小女人一樣抱著自己。

便覺得以前受的所有的委屈全都消散了。

他知道這兩年程可歆心裡難受,同樣也知道程可歆是怎麼生活的。

顧遲一直在找人在暗中保護著程可歆,自然也知道她都做了些什麼。

「我這些年都在找你,你倒好,直接消失得無影無蹤。」

程可歆看著顧遲,想用小拳拳錘他胸口。

但還是有點不捨得。

「我沒有無影無蹤,你記得你生日時候的那束放在門口的玫瑰么?」

顧遲看著程可歆,一臉期待並且有所暗示地看著程可歆。

「原來那花是你送的啊。」

程可歆記得她生日的時候是收到過一束玫瑰花,但是當時程可歆的心沒有想到顧遲。

而是以為是何岳送的,因為顧遲送給自己的一直都是藍色妖姬。

所以程可歆以為不是顧遲。

但沒想到她猜錯了。 「那麼你一直在這裡,只是沒來找我了?」程可歆雖然是個問句,但是言語中已經肯定了自己說的話了。

顧遲點點頭,承認了。

「好了,公司已經下班了,我們回家吧。」顧遲拉著程可歆的手,走出去。

外面的人已經走完了,原來不知不覺間,現在已經六點了。

回到家中,萌寶已經回到了家中,在客廳寫作業的時候,就看到了程可歆和顧遲手拉手回來了。

萌寶震驚,他怎麼也沒想到,顧遲會回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