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莫離沒有在三千這裏得到答案,轉頭問向彭恩。

只見彭恩的殭屍臉扭曲,瞳孔緊縮,磕磕巴巴的說道:「屠魔,屠魔…令?!」

莫離看着他那張更難看的殭屍臉,莫離瞬間變成地鐵老人看手機的表情,心想,差不多得了,你長得就夠可以的了,為什麼還要扮鬼臉啊?

「是的,那個屠魔令是個啥意思啊?我看大家都挺緊張的,一個個的都呆住了。」

彭恩咽了咽口水,趕緊解釋道:「屠魔令,是世界政府的國家級戰力,由五中本部中將,率領十艘大型戰列艦,會對地圖上的一座島嶼進行無差別攻擊,無論人畜草木,都會消滅殆盡,直至從地圖上抹除。

莫離點點頭,就是原子彈唄,那是挺可怕的。

「既然準備轟炸這裏,那就先讓海軍和工作人員避難吧。」莫離說道。

彭恩卻是搖搖頭,低聲說道:「很難的,還要看本部派過來的是誰,如果是鷹派的幾位中將的話,這裏會轟的片甲不留。」

莫離笑了笑:「沒事,我去跟他們說。」

「你去通知所有海軍和工作人員,盡量集合,剩下的交給我。」

彭恩怔怔的看着莫離,眼前這個笑容溫暖的男人,言語中有些不容置疑的強烈自信。

「了解,我這就去。」

轟!轟!轟!

司法島的大樓好像被誰斜著切開,幾棟大樓也相繼倒塌。

莫離嘆了口氣:「這群海賊還真是能鬧啊,三千你幫殭屍臉指揮避難,然後聯繫老薩,我去那邊看看,別讓他們鬧了,都他媽招來核彈了。」

三千想跟着莫離一起過去,但看着這個男人,認真的神色,三千還是點點頭。

莫離笑着揉揉三千的腦袋:「我就說不來吧,你看這裏亂的,太不像話了,等解決完這邊的事,帶你去美食鎮。」

他頓了頓,笑道:「就我們兩個。」

話音剛落,整理整理佩刀的位置,腳下飄過一縷微風,莫離消失在原地。

三千獃獃的看着莫離消失的地方,忽然兩頰微紅,暗自竊喜。

這算是,約會嗎?

大樓內,面對着一堵牆的莫離皺了皺眉頭。

路呢?

算了,抬起手對着牆壁就是一拳。

嘭!

莫離走過倒塌的牆壁廢墟,喃喃道:「反正都被拆的差不多了,也不差我了。」

「嗯?披着床單的大姐,小心着涼啊。」走到一個房間的莫離,看着被娜美打敗,靠在牆邊卡莉法,說道。

「海軍?」卡莉法抬起頭看向莫離。

「呦!你好!洗澡沒水了?衣服被偷了?」

「你這是性,騷擾。」卡莉法低着頭,推了推眼鏡。

莫離撇撇嘴,扯下披風丟了過去:「趕緊離開吧,核彈還有十分鐘到達戰場。」

也不理會原地懵逼的卡莉法,莫離繼續走往前走。

「哎!我去!走一路上怎麼都是些奇形怪狀的人啊,牙都給幹掉了。」

「好傢夥!你更慘,牙都被縫上拉鏈了。」

「嗯?這是長頸鹿嗎?」莫離蹲在昏迷的卡酷身邊,研究了起來。

忽然旁邊的空間出現異動,空間像一道門一樣,被打開了。

布魯諾出現!

「哈!牛頭人!這是你能力嗎?空間系?有點牛逼了嗷。」看着空間像門一樣被打開,牛頭人出來,莫離瞬間就想到了惡魔果實。

那種超越奇迹的力量。

布魯諾一愣:「酒館里的海軍?」

「你在這裏做什麼?我要救走我的同伴。」

同伴?所以這一路走過來看到的狼狗、拉鏈、獅子小丑、被單大姐,還有眼前這個長頸鹿,都是牛頭人的同伴?

你們是怎麼從馬戲團里跑出來的?

莫離點點頭,眼睜睜的看着牛頭人扶著長頸鹿進了空間門,然後消失不見。

他咂摸咂摸嘴,有點厲害了,要是把他們招來當手下,那自己的溫泉小鎮豈不是有了馬戲團?

搖搖腦袋,莫離走上了躊躇之橋。

此時幾艘大型戰列艦已經包圍了這裏。

看着軍艦向著司法島不斷發射炮彈轟炸,莫離一躍跳到軍艦上的瞬間就看到了站在甲板上的道伯曼。

「嗨,刀疤臉大叔!」莫離沖道伯曼打了個招呼。

道伯曼一愣,莫離怎麼會在這裏?

「莫離先生,你怎麼在這裏?」

不提還好,這一提莫離就一臉苦相。

他擺擺手說道:「別提了,你先別往那邊轟炸了,那邊都是我們的人。」

道伯曼皺了皺眉,他是海軍中絕對鷹派人物,信奉絕對的正義,怎麼可能會因為別人的一句話而停止作戰?

可那是莫離,能跟青雉戰平的人物,而且聽鼯鼠說過,他斬殺賞金七八億的大海賊如同殺雞一般簡單。

強大的人,總是令人另眼相看和信服。

一瞬間的決定,道伯曼決定給莫離這個面子,反正有他的頂頭上司黃猿頂着。

「通知下去,全艦停止攻擊!另,通知其他中將,莫離先生,請求停止屠魔令轟擊!」

「是!」通訊兵領命跑去通知了。

果然,不一會兒,屠魔令的炮聲停止。

「謝謝啊,刀疤臉大叔!」莫離對着道伯曼笑着說。

「沒事,莫離先生可是戰國元帥和薩卡斯基大將都欣賞的人。」道伯曼站在莫離身邊說道。

從剛才道伯曼下達的命令和現在所說的話,有一半是恭維,有一半是說給莫離聽的。

屠魔令是大將級才能發動的國家級戰略武器,怎麼能說停就停,但莫離在海軍所有高層的心裏是極為特殊的存在。

這個責任,他道伯曼承擔不起,但莫離可以。

躊躇之橋上,200名由海軍本部中校和上校組成的精英部隊正圍剿草帽一夥。

莫離看着不斷有人受傷,他問道:「大叔,你不上嗎?如果是你的話,應該可以很輕鬆就解決他們吧?」

道伯曼卻搖搖頭,他冷聲道:「這是他們的職責也是他們的機會,晉陞不僅要有強大的個人實力,也要有功績,而這伙海賊,他們闖入司法島,犯下滔天罪行,正是這些人的機會。」

莫離看着不斷有人受傷,嘆了口氣,要功績也不能不要命啊。

…… 成群的黑烏族來不及逃走,全部死於柳無邪手中。

擒龍手祭出,漫天都是爪印,每一次落下,都能帶走一條黑烏族的性命。

黑拉德正要逃走,卻被族長一掌拍碎,化為齏粉。

吞天神鼎瘋狂的吞噬,裏面的法則越來越完善,氣勢也在攀升,距離地仙六重,只有一步之遙。

戰鬥持續盞茶時間,前來十多萬黑烏族,只有一萬多人活着離開。

大量高手死亡,黑烏族經此一戰,已經翻不起大浪。

靈族大獲全勝,天空之城中的那些靈族開始慶祝,這是幾十萬年來,靈族第一次獲得大面積勝利。

「羽皇!」

「羽皇!」

「……」

高呼羽皇大名,柳無邪地位,在靈族不斷攀升,僅次於族長的存在。

「族長,我們要不要一鼓作氣,直接滅了黑烏族。」

那些長老紛紛走出來,這是千載難逢的機會。

黑烏族死了一名半仙境,剩下一人,只要族長跟柳無邪配合好了,就能將其斬殺。

「覆滅黑烏族,很難,最後的結果,肯定是兩敗俱傷,黑烏族有法寶守護,僅憑我跟羽皇兩人,很難攻破。」

這是族長第一次承認柳無邪身份,用了羽皇的稱呼。

今日勝利,佔據了有利地形。

況且黑烏族還有高手坐鎮,主動殺上去,靈族想要覆滅黑烏族,必定要付出慘痛的代價。

如今靈族只剩下一萬多人,經不起折騰了。

「族長說的沒錯,最近幾萬年,黑烏族翻不起大浪,正好給了我們靈族喘息的機會,利用這段時間,發展壯大。」

三名太上長老點了點頭,認為族長說的有道理。

「羽皇,說說你的想法。」

族長目光看向柳無邪,讓他來拿主意。

之前柳無邪雖然修鍊了鍛魂術,畢竟不是完整版。

掌握了完整版的煉魂術,連族長都要承認羽皇身份。

「黑烏族逃回去之後,肯定有所防範,這時候選擇攻打黑烏族,並不是好時候,最好的辦法,抑制黑烏族發展,每間隔一段時間,派人攻打他們,侵佔他們的領地,最多幾年,黑烏族自己走向毀滅。」

柳無邪給出自己的意見,攻打黑烏族,必定是魚死網破,誰也討不到好處。

關於靈族以後如何發展,柳無邪不想參與,告別了族長,回到自己的院子。

看到柳無邪進來,珠羽直接撲上來,鑽入柳無邪的懷裏。

「沒事了!」

柳無邪摸了珠羽的腦袋,剛才大戰,珠羽肯定嚇壞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