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安,保安,這傢伙哪裡來的,還不轟出去?」白大褂大叫。 山林半山腰中,抬頭仰望黃昏,林天奇感嘆在匆匆世俗,千姿百態,萬千竟風流誰能笑到最後,誰能登上成功的舞台,誰能被眾星捧月般圍繞。世俗之事如棋,也許只有獨倚黃昏,才能為心靈減壓,才能拋去一切煩惱,拋去一切無奈與追逐,人生是殘陽餘風的黃昏,明天會不會又是曙光的黎明將至。

晚風風徐徐吹來,林中枝葉沙沙作響,綠葉飄來,美景如畫!

林天奇慢慢放下林老夫人說的事,慢慢接受,放慢腳步,走在被綠葉鋪上一層的地面,往深山林中而去,只要穿過這山林,翻越十幾座大山就到清揚寺了,到時候,師父會指點自己的。

然而,林天奇沒行多久,側面茂盛的林中傳來嬌喝聲和「嘶嘶」聲,這「嘶嘶」聲太熟悉了,似乎是這一帶有名的毒蛇林中的花兒蛇發出的聲音。

難道是前往林鎮的遊客誤闖進來了?

林天奇擔心有旅客命喪花兒毒蛇群林,縱身躍了出去,因為東面約十公里出有景點,如今天色已晚,那些探險旅客可不會放著這裡的機會安份回去休息的。

懷抱一顆大樹,林天奇自上而下掃望,當看見毒蛇林中一向安分守己的蛇群傾巢而出,密密麻麻的小蛇在十幾條幾米長的老蛇帶領下圍攻樹葉林下的身影,林天奇沒有猶豫,反手抽出林峰念念不忘的那把妖刀,順手一揮,刀鋒帶著凌厲殺氣*了下去,身子縱跳而下。

這一帶的毒蛇一半情況下不會攻擊人,除非人類觸碰它們的巢穴,驚動穴中龐物;可怕的是,毒林蛇群極為團結,毒性也較猛。

林天奇不敢落地,寶刀揮出的弧線帶著血光出去,喝了一聲,修長的身子在蛇群上空一個美麗空翻,凌空斬斷圍攻人影的那條打蛇,腳踏大樹借力挑出,左手摟著那人的腰。

女人?

林天奇急忙將手往下,但也就是這一愣,十幾條藍色毒蛇迎面攻來,下方也遭遇這些毒蛇的攻擊。

情急之下,凝氣將摟著的女人凌空推向安全線外,身子三百六十度旋轉,刀鋒的弧線隱約有一道微弱的芒光。

「嗤嗤嗤。。。。」

一連斬殺好幾十條毒蛇,林天奇感覺手臂疼痛一下,趁這些毒蛇還未反應群起而攻之際,收刀踏樹桿奔向安全線外,右手伸出,接住即將墜地的女人。

奔出好幾百米之後,這才將她放下。

正準備打量她的時候,她也側臉,雙目相對,林天奇在看見她面容之時,身子顫抖一下,驚道:「是你。。。」

變形金剛之火種重啟 「是你。。。」

她也非常驚訝,語氣雖帶著驚惶,聲音卻像出谷黃鶯般清脆悅耳。

她,就是林天奇從燕子塢回林鎮那天,在茶棚中見到的那位令他心跳加速的美女,只是林天奇沒想到會在這個地方遇到這個人。

不由低頭一看,林天奇頓時心跳加速。

勾魂奪魄的美女,看起來約莫二十一二芳齡,粉雕玉琢的臉頰仿如白瓷一般光滑,唇紅齒白眉目如畫,眼波如夢似幻。烏黑髮亮的三千漂瀑似的髮絲,隨風飄蕩,煞是好看。

或許是因為遭遇了蛇毒群的圍攻,她額頭露著絲絲香汗,一身休閑裝也有些破爛,在她的纖纖右手中,攥緊一株名叫「破荷花蕊」草藥,雪白手臂溢著鮮血,顯然是被毒蛇所傷。

美女打量著林天奇,對於這個人,她很陌生,但那日在林鎮茶樓下,自己見過他,面對花家那二世主報出後台還能無視的人,她確實驚訝;而眼前這人,有可能就是邊陲林家的人。

美女驚嘆林天奇,一雙丹鳳眼,平添了幾分魅惑,但是,怎樣都不過是少年的風姿,天質自然。剛才營救自己的一舉手,一投足,驕傲而瀟洒。

身子翩然,黑髮白衣,孤傲疏離。

真是氣勢凌人!

「你是誤闖毒蛇林還是特意進來的?」

「特意進來的。」

美女聲線嬌柔,但卻帶著絲絲的涼意。

林天奇也不在意,目光瞥了她手中藥材一眼,道:「為了採集『破荷花蕊』?你知道你闖入這裡有多危險嗎!要不是我剛好路過這裡,你已經成為它們的美食了。」

「謝謝。」

美女縱然驚訝林天奇能夠一口道出她手中藥引子,但還是禮貌的道聲謝。

林天奇側身,一點東邊小路。「天色晚了,我有要事在身,不能送你離開毒蛇林,你順著這條路走,估計半小時就到林鎮郊外,到時候就安全了,路上別亂闖,這裡的蛇群不好惹。」

霸道女總裁的黑寵男神 美女點點頭,不遠多說一句謝謝,性子相對冷漠,她看了一眼林天奇已經開始發黑的手臂,修長眉毛輕微一皺,啟齒問:「你的手,沒事吧!」

「沒事,你快走吧!」

美女再度點頭,也沒有再看林天奇第二眼,即便她心裡感激林天奇救她,可還是轉身,可是,剛轉身的她,口中發出一道輕微的嬌呼聲,曲線身子趔趄一下,搖晃著。

林天奇手疾眼快,將她扶住,她卻推開林天奇。

林天奇望著她凹凸有致的豐滿身材,喘息不已的酥胸一起一伏,心頭竟不受控制怦然心動。

一見美女面膛開始發紫,遲疑之後,說:「你似乎中毒了!不及時救治你的性命不保,給我看看。」

說著,林天奇抬手,將手指搭在美女脈搏,美女縮手,可在聽到性命會不保,她想了想,為了在京都的那人,她必須活著回去,把冒著生命危險採集的「破荷花蕊」帶回去,於是,主動將玉手送上。

林天奇一探她脈搏,密濃的劍眉頓時皺了起來。「三脈遲芤,表裡澀節,血氣凝緩。」在美女的驚訝中,林天奇吸了口氣。「觀此脈象,果然是中毒,有可能是。。。」

「是什麼。。。」

這一問,林天奇有些為難。而就在他為難之際,手臂被毒蛇所咬傷口突然發作,他頭昏目眩,四下尋找,從地面采了一株五角草揉碎,緊貼自己和美女手臂傷口。

問:「剛才你是不是被色為黃色,不足二十公分的蛇襲擊?」

美女回憶了一下,點點頭!

PS:感謝槿楓–空打賞100逐浪幣~~~ 幾個保安飛快的跑過來,沈舒瑤那邊看到不對,也是急匆匆跑過來,她過來不少演員也跟著過來,同時遊客們也在向這裡集聚。

現場一下子圍攏上百人,保安氣勢洶洶的說:「趕緊跟我出去,否則對你不客氣。」

保安跟高翔兩人眉來眼去的明顯是一夥,陳陽怎麼可能聽從冷笑說:「趕我出去你們還不夠格。」

保安頓時氣得不輕,紛紛大罵:「哪來的野小子,先拖出去!」

兩個人一左一右向陳陽包抄過來,另外一個更陰險,手持警棍捅向陳陽的腰眼,隱蔽而狠毒,這要是被打中,普通人頓時失去行動能力,甚至傷及腰肌留下隱患。

「為虎作倀!」陳陽也怒了,左右兩巴掌將兩個保安打得原地轉三圈,一腳踢在警棍前端,讓警棍刺回去,正好撞在正面那傢伙的肚子上。

他下手最恨得到的教訓也越重,頓時感覺肚子都不是自己的,痛得在地上打滾,半天起不來。

「反了,反了,這個暴徒,快叫人!」白大褂驚呼。

沈舒瑤大驚也是大叫:「太過分了,保安怎麼隨便打人,陳陽這是正當防衛。我要報警!」

「是呀!保安怎麼這樣,不問青紅皂白就欺負人,現在打不贏還有理。」

「這裡環境怎麼這麼差,過來旅遊還有安全感嗎?」

傅少,請你消停一下 不少人也在幫著說話,他們都是明白人,看得出來高翔這是仗勢欺人。

「散開,散開!別聚眾鬧事。」更多的保安衝過來,為首一個穿西服的經理模樣的人大聲呵斥。

幾十個保安將人群隔開,沈舒瑤都要被隔開,她卻緊抓著陳陽不放,堅定的站在陳陽身邊,鼓勵說:「別怕,我已經報警了。」

沒想到小丫頭危機時刻這麼仗義,陳陽暗自點頭,拍拍她的肩膀說:「不用擔心,這些人動不了我。」

「小子,趕緊隨我去保安室,這事還有商量,否則直接告你惡意傷人。」西裝男陰森的說。

「你是影視城的經理?」陳陽冷靜的說。

「不錯,我叫孫立,影視城大小事情都歸我管。識相的趕緊跟我走。」孫立得意的說。

「作為這裡的負責人不好好維護這裡的次序,竟然跟庸醫騙子合夥敲詐,你這個經理當到頭了。」陳陽冷笑。

「嘎,你還嘴硬。」孫立臉色一沉。

「怎麼不服氣,哪讓大家評評理。我現在就能證明這兩個是庸醫害人。」陳陽大聲說。

「小子,你今天就是說得天花亂墜也沒用,在這裡我就是天。」孫立冷笑。

「聽他說,沒說清楚不能抓人!」

「我們都可以作證。」旁邊遊客哄叫起來。尤其是沈舒瑤那幫演員姐妹助威的聲勢很盛。

孫立猶豫起來,沖高翔兩人交換眼色,高翔沖他鎮定的點點頭。他頓時又有了信心,鎮定的說:「好,我就給你一個解釋的機會,要是沒說出所以然,耽誤傷者病情,你負全責。」

陳陽等的就是這話,不慌不忙的上前一步,指著傷者說:「他高空墜落確實負傷,但遠沒有高翔說的嚴重,只是普通的骨頭脫臼。卻被說成粉碎性骨折,還有內出血。

王的鬼醫狂妃 首先就要3萬元押金,後續治療費用更是高達10萬以上。這不是欺詐是什麼?好人也會被他們治出毛病。」

「你放屁,我堂堂醫療專家還能有錯,即使有些失准,到醫院各項儀器檢查后,也是清楚明了,怎麼會是詐騙。」高翔大罵。

「不知道上醫院后要用多少儀器檢查,費用是多少?」陳陽反問。

「抽血、拍片、核磁共振肯定少不了,我們醫院收費合理公正,全套下來不超過5000元。」高翔得意的說。

「說得真輕巧,他們拼死拼活一個月也賺不了5000元,你這醫院進一趟還沒治療5000就沒了。」陳陽嘲諷。

「這是必須的過程,不檢查怎麼治療,一看你就是個外行,快滾!別在這裡耽誤時間。」高翔不屑罵道。

「我站在這裡自然有道理,這人我能治,而且不需要任何儀器檢查,現場就能治好他。不用一分錢。」陳陽也懶得廢話。

「哈……哈哈……怎麼可能,你當你是華佗再世。」高翔頓時大笑起來。

「小子吹牛沒邊了,就你這20歲不到毛都沒張齊也能治病。」白大褂極盡嘲諷。

陳陽鎮定依舊,等他們笑完這才說:「不信是吧!我們打個賭,如果我治好他,你們就承認自己是庸醫。」

「治不好呢?」高翔反問。

「治不好任你們發落。」陳陽自信的說。

「好!我跟你賭,治不好就從這裡爬出去。」高翔冷笑。

「賭什麼賭,人家還不一定讓你治,小子快滾!別浪費我們時間。」孫立卻是聽出不妙,不想再跟陳陽糾纏,借口轟走他。

「我信,我信陳陽醫生!我兄弟也信他。」蕭天南忽然大聲喊道,其實他早就想這麼說,只是一直插不進嘴。

嘎,你小子瘋了,居然相信他?孫立一臉驚訝。

高翔兩人則是一臉譏笑,認準陳陽治不了。在他們看來骨折重傷不開刀怎麼可能治好,等著看陳陽丟人顯眼。

陳陽不再廢話,走到傷者前面,對蕭天南說:「他胯骨脫臼,我現在給他複位,放心一分鐘就好。」

蕭天南大喜,躍躍欲試的問:「我幫你抓住他,要不要找塊毛巾塞嘴裡?」

他練武之人,知道治療脫臼很痛,傷者更不能劇烈掙扎。

「不用,你去那邊買瓶水,他痛得有點脫水,一會兒好了肯定要喝水。」陳陽自信的說。

「……」蕭天南愣住,一時間不知道怎麼回應。

只見陳陽伸手,右手在傷者上身按摩,左手漸漸到了胯骨的位置,就在大家以為他還是會先按壓時,他卻是快速出手,一把抓住他脫臼的左腿,猛的往下一拉。

傷者都來不及喊痛,便聽咔嚓一聲骨頭脆響聲傳出,他變形的左腿已經變得跟右腿一樣整齊。

「啊……不痛了。」傷者慘叫,可一聲沒喊完,臉上便露出狂喜之色,感嘆起來。 林天奇面色變得凝重起來,抬眼看了她妖嬈面龐一眼,輕聲道:「你中了花兒毒,這種毒只有山腰那邊有解藥,你能走嗎?」

美女移動步伐,可感覺雙腳麻木,身子越來越熱,想轉身離開,可她。。。

見狀,林天奇彎腰將美女背起來,大步往山腰走!林天奇中的毒與美女一樣,只是天奇抵抗力強,勉強能支持,可是,毒素越來越強,還沒到對面山腰,天奇便感覺渾身灼熱。

美女也一樣,她的意識逐漸模糊,在觸碰到天奇身子那一瞬,竟然摟著天奇脖子,美唇緊貼天奇的後背。

懸崖峭壁下,身中蛇毒的天奇力氣快枯竭了,又感受著悲傷陌生美女的曖昧,身子哪裡還受得了,保持一絲清醒,輕輕將她放於石板之上。

一把脈,天奇面色更加難看!花兒毒這種賭性蔓延得太快了,超出自己的預料,她到底來這裡做什麼,為什麼要進群林採集「破荷花蕊」,難道是她最在乎的人神經遭遇刺激,相要用這草藥做藥引子。

一見美女不斷解開自己的衣裳,香舌*著豐純,鼻息間呼出粗重氣息,天奇體內灼熱之感愈發濃重,體內毒素蔓延更快。

天奇沒有時間去思考,他只知道若不及時給他解毒,要不了十分鐘,她便爆體而亡;可是,解藥在對面山腰,別說自己現在沒有太多力氣,就算有,到那邊山腰至少需要二十分鐘,也救不了他,自己的銀針又放在家裡,沒帶出來。

在天奇思索這些的時候,她突然摟著天奇,一陣親吻,天奇毒素襲了上來,咬咬牙,俯身抬起她青蔥玉指,將其傷口毒素吸出。

然,毒素蔓延過快,天奇還沒把她毒素全部吸出,她已撲了上來!天奇全身一震,心神為之動搖,身子被她飽滿雙峰緊貼,一陣觸電似的快感竄過全身。

迷迷糊糊的她,扯下衣裝,露出良好的身段,一剎那,如同維納斯的白玉般無可挑剔的身體呈現在天奇眼前,高聳的乳峰戴著粉色胸罩,不過除了更顯嬌艷外已不起多大的掩護作用了,她解開透明的胸罩,隨手丟在一邊,讓束縛已久的柔軟雪峰輕鬆一下,旋即,身子往天奇擠。

在皓白如雪的肌膚襯托之下,雙峰顯得艷麗無比;隨著她身子的顫抖,沒有乳罩束縛的柔軟*在跳動著,兩粒尖挺誘人的粉紅色乳頭一抖一顫的彈動著,鮮活、奪目極了。

給她吸毒液的天奇,怎麼會經受得了這種鏡頭,望著她渾圓臀丘和很深的股溝如此美麗,還有細長的美腿,都令一個正常人產生無限的遐想。何況是體內有毒液的天奇!

於是乎,天奇神經一陣錯亂,身子也不受控制的壓了下去。下一秒,山林懸崖下便是一副令人鼻孔流血的春宮圖。



翌日。

太陽露出了頭頂,火紅火紅的,像半個燒紅的鐵球,又像半個熟透了的橙子。山林懸崖下的小草被太陽照耀著,上面的露珠放射出璀璨的光環,耀眼奪目,紅的、綠的、紫的……

陽光透過邊上枝葉,恰到好處地映下點點金光,投射在懸崖下林天奇身上,感覺到一陣灼熱之溫的天奇,緩緩睜開眼睛,當發現懷裡摟著昨日救下的美女,目光呆愣起來。

一夢天下 一股清新的空氣撲鼻而來,一陣陣微風向吹來,在天奇感覺特別涼爽之時,懷中美人動了一下,彎曲睫毛先是顫抖,旋即,睜開了美眸。

那層薄薄的細緻光滑的肉色絲襪,此時把她原本白皙豐滿的玉腿,襯托得更性感更迷人,天奇不由得呆主了,目光也不經控制放在她玉腿間那一片黑森林處。

天奇想過,自己是為了救他不得不這樣,她若大聲尖叫,對自己百般侮辱,自己不會有半分愧疚感,可是,在天奇等待她有何種反應之師,她沒有一絲羞澀感,起身,整具美酮呈現在天奇面前,圓滾滾的二片玉臀也因起身帶動嬌媚扭動了一下,那雙線條優美的白嫩玉腿更加完美。

她沒有大聲尖叫,更沒有責備天奇,起身之後張開雙手探到腰際,慢慢將衣服穿上。

天奇有些錯愣,可在看見她起身的石板上的那一灘血跡,更加反應不過來。

她?還是處女?

尋起昨日用生命換來的「破荷花蕊」,她沒再看天奇一眼,走了,行動頗有不便。

「需要我送你下去嗎?」

天奇朝她背影說了一聲,她回眸,那雙眼睛更加憂慮,比昨日還要黯然。看得天奇心裡不由得心疼一下,也撲捉到她眼角那一縷濕潤。

這是一個要強的女孩,也是一個心裡裝有某種牽挂的女孩,她的眼神、她的神色,都在告訴天奇,這個女孩不簡單。

在她背影消失后,天奇起身穿好衣服,立於懸崖峭壁處,凝望她下山的倩影,隱約間,天奇還聽到她細小的抽泣聲,一種愧疚之感在心底油然升起。

可是,天奇不後悔!若不那樣,她現在怕已是一具冰涼的屍體了。

小心翼翼將她告別少女印證的那一塊華麗證據收好,天奇低頭吐出一口濁氣,轉身順著懸崖而上,朝清揚寺的方向而去。 驚喜之餘他挺身就要坐起來,被陳陽按住說:「等等,骨頭接好,我還要給你梳理一下經絡,免得留下暗疾。」

然後手掌在他胯骨的部位來回按摩一陣,等他收手時果然剛好一分鐘。

蕭天南見陳陽收手傷者還躺在那裡不動,有些擔心的說:「天北,動一下試試看?」

「哦,太舒服了,我光顧著享受忘了向陽哥道謝。」傷者得到提醒這才騰的起身。

不但坐起來,還直接站起身,沖著陳陽噗通跪倒在地叩拜。

陳陽沒有阻攔,受他一拜后才拉他起來說:「主要是你身體好,這次才沒傷到筋骨,下次注意點。」

「謝謝陽哥,之前大哥說你救了嫂子我還有些不信,今天算是徹底服了,以後你就是我們的大哥。我叫蕭天北。」蕭天北再次道謝說。

哄,太神奇了,居然真的只用一分鐘就將人治好。

而且這人治好后就像沒負傷一樣,神醫也沒有這麼牛。

啪啪啪,隨即雨點般的掌聲響起,沈舒瑤那幫姐妹更是媚眼連拋,好崇拜的樣子。

「切!明顯是三個人在演戲,有什麼好嘚瑟的。」高翔酸意十足的聲音傳來,正跟白大褂向人群後面溜走。

「站住,兩個臭不要臉的別跑,剛才打賭忘了?」沈舒瑤氣憤的大叫,衝過去攔住他們,雙手叉腰威風凜凜。

「對呀!兩個庸醫快道歉。」其她姐妹也在大罵。

「我想起來了,上個月我感冒也是被這庸醫忽悠,說是肺炎在什麼仁愛醫院治療半個月,用去上萬元。到於今還沒好利索。」

「還有我上次手指挫傷,說傷到神經,還要植皮,花了我3萬多。原來都是騙人的,庸醫騙子……」

更多的劣跡被揭露出來,演員們憤怒了,不光群眾演員,好幾個大牌明星都上過當。這傢伙就是在影視城借著醫療的名義詐騙。

高翔兩人抱頭鼠竄,卻怎麼也沖不出人們的包圍圈,群眾演員情緒激動,更是揮拳就打,幾十人一起圍毆,打得兩人在地上哭天喊地的慘叫。

「住手!都給我住手,王導演還不約束你的演員,不想在這裡拍戲了。」

「再這樣場地費翻倍,秦氏給你的投資也暫停。」孫立眼看不妙大聲呵斥,同時指揮更多保安衝上來。

上百名保安組成人牆,終於將高翔兩人救出來,已經是鼻青臉腫,衣服被撕得一條一條的,連站起來的力量都沒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