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看看吧,要是還這樣下去,我們就帶媽去一趟醫院。」

梁景銳看著梁母這樣,心裏面產生一種不好的預感,可是當著他們兩個人的面,梁景銳沒有辦法說出來。

因為他看著梁母這樣子,腦海中突然想起來一個詞語:迴光返照。

不可能,這個想法剛產生,就被梁景銳趕到了一邊。

他的母親看起來還這麼利索,怎麼可以用這個詞語來形容呢。

喬語跟紀父若有所思的點點頭,也同意了梁景銳的提議。

「那就再看兩天,要還是這樣,我們就只能去問醫生了。」 這些自己曾經特別喜歡吃的菜曾經都會讓她在傷心的時候有幸福感!可是……

這一次心在痛,非常非常痛!好像連呼吸都在痛一樣!

知道自己太過份,知道自己不能逼她!可是慕容墨軒還是忍不住!

「你決定了嗎?」

雪雨突然有些討厭慕容墨軒了,氣憤的推開他,有些怨恨的看著他!是不是看著自己痛苦,你就特別有成就感!

慕容墨軒在雪雨轉身的那一刻猛的站了起來,有些不安的拉住她追問到:「你去哪裡?」

「去哪?」現在還有哪個地方可以讓自己去呢!「去海邊走走!放心吧!你不是知道我一直都很堅強的嘛!不然也不會任由事情發展成現在這樣了!」

「是!是我動的手,是我促成的,我就是看不慣他心裡明明就有另外一個女人,卻還要將你留在身邊,憑什麼他是男主角,我們就要為他稱托!如果他真的一心一意愛你,我絕對不會去打擾你!可是他沒有,他愛的只是夏熏溪,那個永遠在別人焦點中的夏熏溪!」

慕容墨軒越說越激動,猩紅的雙眼看著雪雨,恨不得將她給罵醒一樣!

他每說一句就像是在她的心上狠狠地扎一刀一樣,最後傷的體無完膚。

許久,雪雨才哆嗦的說到:「阿雲他說她是假的!他說……」

「你忘記我昨天跟你說的了!」

慕容墨軒突然兇狠的一勾嘴角,扯著雪雨就往書房的方向走去!那樣的粗魯那樣的不管不顧嚇到雪雨了!

心中有一個聲音在告訴自己離開,離開這裡,不要過去!可是他越是這樣,她越是做不到扭頭就走!

當一疊檔案放在自己的面前的時候,她的手都在顫抖,看著慕容墨軒的表情,她知道自己已經沒有辦法再拿那句話當借口留在他的身邊了!

抽出那一疊厚厚的簡歷的時候,有幾張照片掉了出來!跟自己一樣的臉上洋溢著淺淺的笑容,柔柔的又堅定的,透著精光,卻又帶著另外一種幸福的微笑!

身後是抱著她的蕭閻雲,只是這樣輕輕的環著她,讓她靠在自己的懷中,微低著頭,注視著她臉上的笑容!那樣的專註那樣的小心翼翼,好像不小心就會讓她不高興一樣!

雪雨每撿一張照片都會發現兩人臉上的表情都沒有變過,即便是故作生氣的還是疏離的,眼神中濃濃的愛是不可忽略的!

他那小心翼翼的樣子深深的印刻在雪雨的心中,刺痛了她的雙眼!

曾經她將自己無情丟下的畫面,將自己毫不留情推入慕容墨軒懷中的畫面,因為自己對付高月維護她的樣子……那樣的無情那樣的決絕,好像重來都沒有在乎過自己一樣!

所有的描述她都已經看不進去了!只有那一張又一張的照片不停的在刺激著她的腦海中的那根弦!

這一次是真的再也找不到任何的借口了!只是緊緊的握著那一張張照片,看著它在自己的手中扭曲成型,看著自己的心在這樣的情況下跟著扭曲,突然笑了!

笑得好不開心!

笑得眼淚都出來了!笑得聲音都沙啞的時候,才看著一旁的慕容墨軒,狠狠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謝謝!真的謝謝!如果不是你,我還不知道原來我竟然是根據這麼優秀的人造出來的呢!」

在慕容墨軒擔憂的目光下,雪雨一步一步朝著外面走去!

「你去哪裡?你……」

「放心吧!我不會做傻事的!畢竟我是根據這麼優秀的人造出來的啊!也不會懦弱到做什麼傻事嘛!我只是去解決一些事情,老這樣拖著也不叫一回事嘛!」

「我陪你一起去吧!」

「不用了吧!」雪雨眼神清明的看著慕容墨軒說到:「難道你還擔心我會心軟不成!」

這樣淡定的雪雨反而比剛才哭哭啼啼的雪雨更讓人擔心!

「我……」

「不用擔心我!」雪雨譏諷的一笑。

「如果你要擔心的話,就不是現在這個時候了!」

「我……對不起!」

「不用了!說什麼對不起呢!你有什麼對不起的!人本來就是自私的呀!就像是以前我還愛你的時候,我也不想你跟任何的女人太過親密一樣!」

雪雨突然俏皮的一笑,看著慕容墨軒說到:「我突然醒悟了,男人好像真的靠不住呢!你說我有這麼多錢的,幹嘛要陪著你們浪費時間呢!不能做一個幸福的女人就要做一個有錢的女人!」

「你什麼意思!」

「什麼意思?」雪雨輕嘆了一口氣,手輕輕的撫過慕容墨軒剛毅的臉!

「難道你以為我跟他分手了,就會回到你的懷抱嗎?你根本就不明白,我離開你不是因為他,只是因為我對你累了!現在……我才發現對男人,我的心已經累了!對錢我比較感興趣!」

「你該不會因為這樣從此對男人失去興趣,打算出家吧!」

清宮嬌蠻:皇上,請放開手 「出家?瘋了吧!」

雪雨冷漠的一笑,突然欺身靠近慕容墨軒的身邊,臉幾乎跟他的臉貼在一起!

雪雨在他的耳邊吐氣如蘭!

「我對你還是有興趣的!要不要我們試一試!」

慕容墨軒皺了皺眉,有些憤怒的看著雪雨!「你至於把自己逼成這樣嘛!」

「我逼的嗎?這不是我逼的,這是你逼我的,都是你逼我的!你不是不想看到我跟他在一起嘛!我這不是如你的願了嘛!」

一邊說一邊開始解自己衣服的扣子,從外面的羽絨服到裡面的毛衣,直到剩下一件打底衫的時候,突然邪魅的一笑,讓自己整個人都掛在慕容墨軒的身上!

看著他嚴肅的臉,所有的動作突然嘎然而止!

忍不住垮下一張臉,罵罵咧咧到沒意思!彎腰就去撿地上的衣服,被慕容墨軒擋住了!有些莫名的看著他!

「怎麼了?突然後悔了!又想要了!」

「我只是覺得你這樣太沒有意思了!想要你的話,就不會等到現在了!我只是想說今天年三十,就不回去了吧!一個人過年真的很寂寞!」

雪雨默默的看著慕容墨軒,看著他將羽絨服套在自己的身上,忍著心中的酸楚的感覺,繼續沒心沒肺的笑!

「行呀!反正我也不想一個人!」 到了第二天,梁母依舊跟以前一樣,過來糾纏梁景銳,「梁景銳,我真的的裝扮,你覺得怎麼樣。」

為了讓梁景銳發現自己的好,梁母是越來越喜歡打扮自己了。

而恢復正常的梁母不一樣,特別在意自己的皮膚,所以不敢輕易在自己的臉上用化妝品。

於是,他們便通過這個,來分辨這個時候的梁母,屬於什麼情況。

梁景銳他們在家裡面觀察了幾天,發現梁母的情況時好時壞,心裏面放心不下,只好帶她來到了醫院裡面。

醫院中,梁景銳將這幾天的情況一五一十的告訴給了醫生。

說完,他有些擔心的詢問醫生,「醫生,她這種情況是……」

他真的害怕,梁母現在這樣,跟自己之前想的一樣。

「具體情況呢,等我們做了檢查之後才知道。」

醫生也不敢對他們保證,因為這種情況誰也說不準。

等到了檢查結果出來,紀父是第一個衝到醫生的面前。

「怎麼樣了?」

醫生搖搖頭,深嘆一口氣,「你們誰是病人家屬。」

「我們都是。」

醫生看著他們三個人,欲言又止,「病人的情況有些不太樂觀,還請你們做好心理準備。」

至於還有幾天,醫生也沒有辦法開口,只希望在這僅剩的一段時間裡面,家屬能夠在他身邊好好的陪著她。

等到醫生離開以後,紀父有些勉強的笑了一下,「醫生剛才說的,都不是真的吧。」

這活蹦亂跳的一個人,怎麼可能會時日不多,要麼就是醫生檢查出錯,要麼就是他在開玩笑。

嗯,一定是在開玩笑。

紀父在心裏面試圖說通自己,可是想著想著,整個人的情緒就有些不受控制。

「我們才在一起多久,她就裡。忍心拋下我一個人離開嗎。」

在這一刻,紀父終於支撐不住,像一個孩子一樣,在那裡嚎啕大哭。

喬語跟梁景銳在一旁看著,心裏面也很不是滋味,想要開口勸他,可話到嘴邊,又不知道該怎麼開口了。

「沒想到大叔也愛哭鼻子啊。」

紀父抬起頭,看到梁母遞過來的紙巾,頓時笑了起來,「我只不過是太開心了。」

梁母一臉奇怪的看著他,「醫院裡面都是消毒水的味道,大叔你也能夠開心的起來,這品味還真不是一般的獨特。」

接著,她的眼中就泛起了粉紅色的泡泡,「梁景銳,你帶我來醫院幹什麼。」

她就是前兩天說自己的鼻子有些不太舒服,他就這麼重視,直接把自己送到了醫院。

「當然是為了你的身體了。」

梁景銳想到醫生說的話,便決定好好的陪著母親,過完這最後的日子。

這段時間裡面,梁母感覺特別的無聊,因為所有人對她的態度,跟以前好像有些不太一樣了。

就好像,在討好她一樣。

梁母又轉念一想:可是也不應該啊,他們為什麼討好自己。

是不是梁景銳終於發現了自己的好,打算跟她好好的生活下去。

一定是這樣!

梁母十分得意的笑了笑,自己這麼多天的努力終於有了回報。

此時,梁賢那邊也傳來了出院的消息。

梁景銳跟喬語此刻正沉浸在悲傷的情緒之中,並沒有發現這個。

等到梁賢回到家中,感覺家裡面的氣氛變得有些不太一樣。

「我最……」只見梁母端著一盒便當過來,她看清楚是誰的時候,連忙跑回自己的屋中,換了一身衣服。

沒想到自己這麼快就又看到了一個帥哥,看來這個月她的艷福不淺啊。

梁母換好了衣服之後,便勾起梁賢的下巴,「帥哥,有沒有興趣喝一杯。」

梁賢被她弄的有些發愣,隨後反應過來,「嫂子,你在幹什麼。」

話音一落,就看到梁母一臉奇怪的看著四周,「嫂子,誰是你嫂子。」

這裡除了她之外,好像沒有其他的人了。

他該不會,是在喊自己吧,可是她還這麼年輕,根本就沒有嫁人啊。

正巧梁景銳跟喬語在這個時候回來,看到梁賢的時候先是一愣,後來反應過來連忙帶著他去了書房。

「外面這是什麼情況。」

梁賢還是第一次看到梁母這樣,一時間還真有些接受不了。

難不成是紀父他們之間鬧矛盾了,遭受刺激變成了這個樣子。

「這件事情說來話長,我現在就長話短說……」喬語將梁母現在的情況告訴給了梁賢,「事情就是這個樣子,所以我們打算,多在家裡面陪陪她。」

他們也不知道,能夠陪梁母幾天了,不過他們想讓梁母最後的一段時間裡面,是快樂的。

喬語挑挑眉,看向梁賢的眼神中滿是算計。

為了讓媽開心,所有的人都要好好配合,不能夠被她發現不對勁的地方。

梁賢剛開始是拒絕的,可是在看到投遞過來的眼神,最終妥協了。

「那好吧,我答應你們。」

梁賢從書房裡面出來,就看到梁母站在門口對自己放電。

他只覺得自己的雞皮疙瘩起了一身,渾身都是不太自在。

可誰讓自己答應了他們,只能夠硬著頭皮上了。

原以為日子就會這樣一天接一天的過下去,他們也以為梁母的情況漸漸好轉。

可就是突然有一天,梁母收起了自己的高跟鞋還有化妝品。

她保養好自己的皮膚之後,便來到了紀父的身邊。

紀父一眼就看出來,這是梁母回來了,可是心裏面並不是特別的開心。

如果可以的話,他一點都不想梁母回來。

梁母看他眼睛微微泛紅,眼裡面滿是迷茫,「這麼看著我幹嘛。」

她好像也沒做什麼對不起他的事情,怎麼看起來這麼不開心。

紀父搖搖頭,笑著說道,「我就是覺得,今天的你格外漂亮。」

聽到心上人的誇讚,梁母的臉上像吃了蜜一樣甜。

「那當然,我可是為我們今天的約會,準備了好久。」

約會?!

紀父心中驚訝,他們好像沒有說過約會這件事情啊。

「你忘了,昨天你答應過我的,只要我乖乖吃藥,就跟我一起出去約會。」

經梁母這樣一說,紀父這才想起來,自己確實說過這樣一句話。

可是這句話不是昨天說的,而是在梁母檢查出有這個病情的前一天說的。

看來現在的梁母,根本就不知道時間過了多久,對她而言,這才過去了一兩天。

「知道你年齡大了,記性不好,所以我都已經計劃好了路線。」

紀父的話卡在了喉嚨之中,看著梁母這麼開心,一點都不忍心打斷。

在她拉著自己出去的時候,他偷偷給梁景銳他們發了一個簡訊,讓他們晚上早點回來。

梁母今天格外的開心,因為自己跟紀父之間的約會沒有人打擾。

這一切看起來也好好的,梁母就像是正常人一樣。

可是紀父卻怎麼也忘不了,醫生曾對他說的一句話。

在她最正常的時候,請不要打擾她,因為這可能就是她要離開的預兆。

紀父心裏面真的很開心,自己能夠在她生命的最後一天,陪著她,讓她開心。

同時也是格外的難過,為什麼不等等自己,或者帶著自己一起離開。

「你還記不記得,我們第一次見面的時候,我跳的那隻舞。」

紀父點點頭,也就是因為那次的驚鴻一瞥,讓他這輩子都忘不掉梁母這個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