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看了,在扔,繼續扔。」我又喊道。很明顯一隻*根本起不到太大的作用,只是暫時的能抵擋一下。

我話音未落,李震風接連扔出按個*,這時整個路面上都是火焰,而起火勢非常兇猛,就連我們也都往後退了幾步。那些人猴突然間吱吱哇哇的亂叫著向後退去,因為火勢太猛、火光太強,所以它們才會害怕。

但是扔*並不是長久之計,而且我們也沒有多少*可以扔;如果這些傢伙一直不走,等我們的*扔盡的時候也就是我們歸西的時間。

火勢開始慢慢變小了,那些傢伙一個個齜牙咧嘴的嘶嘶的叫著,慢慢向我們靠近;可能是由於我們扔了*激怒了它們,那些傢伙頓時一個個青面獠牙的,鋒利的牙齒也已經掛在嘴邊,還伴著黏兮兮的哈喇子,看樣子是想立即將我們吞了。

「快跑啊,它們要衝過來了。」我大喊一聲。

頓時,我和李震風帶著陸小羽繼續向前面的跑去,而這時路上的火早已經燃燒的差不多了,那些傢伙嘶叫著繼續追了上來。

我一邊跑一邊回頭看著,突然一腳踩進了一個不深不淺的坑中,我頓時感覺到腳腕一陣鑽心的疼痛,緊接著整個人重心不穩一個狗吃屎跌倒在了路上。

此時的我哪裡還顧得上疼痛,我掙扎著爬起來,但是腳腕已經脫臼了,我根本站不起來。這時李震風和陸小羽一看我跌倒了,李震風一個箭步垮了過來,一把抓起我的胳膊往起一拉,但是已經來不及了,一隻人猴已經向我撲了過來。

突然,嗤一聲,我的褲子被撕裂,緊接著就是一陣鑽心的疼痛;我的屁股就像是被狼狗狠狠的撕了一口一樣,我已經能想象到那皮開肉綻的畫面了。

「啊······」我疼痛的大叫一聲,全身已經被汗水浸透了。

這時,李震風將我拉了起來,我緊緊的靠在他的背上;但是他還沒走兩步,我們倆就已經被人猴包圍了。

李震風一手扶著我,一手緊握著九星劍防守著。突然,在他的左側一隻人猴一躍撲了過來,尖利的牙齒和鋒利的爪子在手電筒的強光下顯得寒氣森森。

那隻人猴突然一個惡撲向李震風的左臂撕了過來,李震風見狀拉著我連連向後退了兩步,然後一個后翻雙腳直直踢向那隻人猴的肚子。

只聽見砰砰兩聲悶響,那隻人猴嚎叫著倒在了地上;李震風當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他一躍而起,手中的九星劍散發出濃濃的寒氣,突然一道劍光閃過,那隻人猴的兩隻血淋淋前爪已經落在了地上。

人猴撕心裂肺的嚎叫著向後退去,而這時其他的人猴也都慢了下來,李震風故意揮動著劍,每當他揮一次,那些人猴就往後退一點點。 第五十二章山洞

我和李震風每向後退一步,那些傢伙就向前跟進一步,雖然一隻人猴已經被李震風傷了,但是那些傢伙在經受過短暫的驚嚇之後又迅速恢復了狂熱。

那隻第一次跟隨我們並且襲擊了我的人猴死死的盯著我和李震風,它的那一雙泛著凶光的紅色的眼睛瞪得的大大的,嘴裡的利齒閃爍著寒光,還發出嘶嘶的聲音;它一個勁兒的盯著我們倆,嘴李的哈喇子不斷的滴在地上,那嘴角似乎還殘留著几絲血跡,那是我的血、是我屁股上的血。

看著人猴那猙獰的面目,我突然又感覺到心裡一陣發涼,頭皮一陣發麻;我情不自禁的摸了摸自己的屁股,還是那麼生疼生疼的,這些傢伙下口太重了,完全是想一口就咬死對手的節奏。

這時,那隻人猴再一次向前走了兩步,它揚起腦袋朝著夜空叫了幾聲,突然,那些跟在它身後的數百隻人猴都抬起腦袋吼了幾聲然後就向我們撲了過來。

「跑啊,還等什麼。」我喊道。

李震風攙著我趕緊向後跑,但是由於我屁股受了傷、腳腕也脫臼了,所以李震風扶著我跑的速度實在是太慢了。我們還沒跑兩步就被那群人猴已經包圍了。

數百隻人猴將我們倆圍在了一個小小的圈中,眼看就要活生生的吞了我們,但是由於李震風手裡的那把劍,那些人猴還是不敢輕易的衝上來,而是緊緊的圍著我們,試圖尋找機會幹掉我們兩個。

「兄弟,你走吧。我包兒里還有幾個燃燒品,而且你的身不錯,你一定可以出的去;趕緊走吧,別浪費時間了。」我緊靠著李震風的背說道。

「你他媽的別扯淡了行不行,說點兒有用的。」李震風罵道。

「老子說的是實話,你現在走還來得及,別像個娘們兒一樣磨磨唧唧的。老子是出不去了,你小子出去后,一定記得把我那店兒做下去,那是我的心血。」我說道。

「你這是在跟老子交代後事嗎,老子不答應。就你那破店兒,誰愛管誰管,老子才不管。」李震風一邊防守著一邊罵道。

「好兄弟,老子沒看錯人。下輩子我們還是兄弟,老子再請你喝酒、再倒斗。」我笑了笑說道。

我知道李震風已經下了決心,他是不會走的。

「先別說下輩子的事兒了,先說說這輩子吧;老子還不想死,老子還想出去好好喝他一頓。一會兒,你往中間扔*,我殺出一條血路,咱們衝出去。」李震風說道。

我點點頭道:「好,咱們一起衝出去。」

我手中緊緊的捏著兩個*,正等著李震風的口令;只要他讓扔,我就立刻仍出去。

就在千鈞一髮之際,我們準備突圍出去的時候,深灰竟然傳來一聲喊叫。

「我來就你們了······」露胸奧宇一邊跑一邊喊道。

「快回去,別管我們了。」我立即喊道。

「你們倆趴下,快······」陸小羽再一次喊道。

我和李震風還處在疑惑之中,突然就聽見一聲槍響。

「趴下····」李震風喊道。他一手摁著我的脖子和我一起趴下了。

突然,一顆火紅色的子彈向我們這個方向飛了過來,砰的一聲響,那顆火紅色的子彈在空中炸開,就像放煙花一樣,瞬間照亮了正片夜空。強烈的光線刺的我眼睛生疼生疼,而那些人猴也都一個個亂跳亂叫著,顯然是這強烈的光線刺激了它們的眼睛。這時李震風拉起我趕緊向後沖。

我們倆終於沖了出來,陸小羽看見我們倆出來了,她大叫著帶著我們繼續向前跑去。

「前面就沒路了,是一座大山,我們必須翻過這座山才能到達目的地。」陸小羽邊跑邊氣喘吁吁的說道。

「我靠,不會吧,這他媽的還真落到了前有阻擋後有追兵的境地,看樣子是玩兒完了。」我絕望道。

「一旦上了山、進了林子,我們就更加不是那些傢伙的對手了;這樣下去,我們必定會被那下傢伙吃掉。」李震風說道。

「對了小羽,你那槍是哪兒來的?」我問道。

「是在前面山下撿到的,還有一個黑色的背包;但是我還沒看來得及看裡面是什麼東西。」陸小羽回答道。

「這麼偏僻的地方能撿到槍和包兒,看樣子除了我們這裡應該還有其他人;而且不止一兩個人。」我說道。

「為什麼?」李震風和陸小羽問道。

「你們想,這荒山野林的,周圍都原始森林,而且危險係數極高,所以一兩個人是不敢進來的;而且小羽剛剛放的這一槍應該是一個信號彈,只有信號彈才會發出這麼強的光線,所以我斷定這個地方應該不止我們,還存在一隻隊伍。」我解釋道。

「但是,幸好小羽剛才只是將那顆信號彈直射了過來,如果打到天上去,那我們的影蹤也就暴露了。」我借著說道。

「我剛才就是撿了一把槍就趕回來救你們了,我也不知道這裡面竟然是信號彈,誤打誤撞幸好沒闖出禍;不過也算是把你們來給救出來了。」陸小羽說道。

「我們加快點速度,光線一散那些傢伙一定還會再追上來的。」我說道。

我在陸小羽和李震風的攙扶下繼續向山腳下撤去。

果然,前面沒路了,一座高聳入雲的大山擋在了我們的面前;而我們唯一的選擇就是爬上山去。

「休息一會兒吧,我實在是走不動了;你小子該減減肥了,太他媽的重了。」李震風邊擦著汗邊氣喘吁吁的說道。

家有狼夫 「減毛減,老子比起你輕多了。」我說道。

不過他們倆這一段走的真的是很累,畢竟還帶著我這個傷員累贅。

我拿著高光手電筒四處打探著,畢竟這個地方很危險,我們必須小心。

當我的手電筒往我們來的路上一朝的時候,我看了黑壓壓的一片,拿那些傢伙竟然又追了上來。

「它們又來了,我們趕緊跑吧,在等下去可真就是死路一條了。」我說道。

「小羽,看看你撿到的那把槍裡面還有沒有子彈?」我問道。

「還有七發子彈。」陸小羽檢查了一下說道。

「你照剛才的樣子在打一槍,然後咱們就立即向山上跑。」我說道。

頓時,陸小羽朝著那些的追上來的人猴又開了一槍,瞬間山路被信號彈照的很清晰,我們三個繼續向山上爬去。

但是山上森林覆蓋率很高,而起到處都是荊棘和各種藤蔓,根本走不出去;我們三個不知道走了多長時間,但實際上走出去的距離並不是很遠。

我手裡撐著一支木棍,順著手電筒照亮的地方向前摸去,走著走著,突然一道黑影從我的身旁閃了過去,我根本沒看清那是個什麼東西,只是覺得這個黑影有幾分熟悉的感覺。

「你們倆小心點。」我向前面的那兩位喊道。

我又向前走了不遠,突然又是那一道黑色的影子從何我的面前閃了過去,這個時候我停下了腳步,打著手電筒四處查看著,但是卻沒有什麼發現。

「你們倆有沒有發現什麼東西在跟著我們?」我問道。

「好像···好像有····」李震風回答道。

我趕緊向前走了幾步,我順著李震風的方向看去,竟然是一隻只紅色的眼睛在盯著我們。我打起手電筒一看,竟然還是哪些人猴。

「跑啊,還站著幹什麼。」我喊了一聲。

我們三個又開始向山上跑去,而那些人猴則是緊追不捨。

「那邊有個山洞,快進去躲一躲。」我喊道。

「這他媽的也能叫山洞,這麼小的,腳狗洞還差不多。」李震風看著那個小小的山洞說道。

「就你話多,趕緊進去吧。」陸小羽說道。

「天星、小羽你們倆陷進去,我殿後。」李震風拿著劍說道。

那洞的確有點小,但是去勉強還是可以鑽進去的;經過一番努力我們三個還是鑽進了洞里,我和李震風又找了幾塊大一點的石頭將洞口堵上了。就這樣,我們才算擺脫了那些人猴的追殺。

洞裡面一片漆黑,什麼也看不見,我們只能打開手電筒取點兒光。

「你受傷了,得趕緊處理一下傷口,不然會感染髮炎的。」陸小羽說道。

「我知道。」我說道。

說著我就從包兒里拿出消炎藥和繃帶,簡單的包紮了一下傷口。

「那屁股呢?」陸小羽問道。

「屁股不用包紮。」我回答道。

「你屁股上的傷是最嚴重的,不處理一下不行,你趴著,我給你包紮一下。」陸小羽說道。

「這···這可不行。」我說道。

「你還是聽她的吧,讓她給你包紮一下,一會兒咱們還趕路呢,你可別在拖累我們了。」李震風說道。 第五十三章屍體

大約休息了有十分鐘,我趴在石塊上聽著外面的動靜,可是除了偶爾傳來幾聲風聲再也沒有其他的什麼聲音了。

「外面有沒有什麼情況?」李震風靠在石壁上問道。

「聽不到什麼,好像沒有什麼動靜了。」我回答道。

「那我們出去吧。」陸小羽說道。

我看了她一眼說道:「出去?那些傢伙神出鬼沒的,而且速度那麼快,說不定就在外面等著我們出去呢,只要我們一出去就會立即被活活的吃掉。」

「星爺說的有道理,我們還是在等等吧。」李震風低著頭做出一個沉思著的姿勢說道。

「卧槽,李震風這傢伙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沉穩了。」我看著他心裡暗暗道。

「咱們還是先休息休息,保存點體力,以防有什麼不測。」我說道。

校園高手 由於我屁股受了傷,所以我不能坐,於是我就觀察著我們所在的這個山洞。

這個山洞洞口很小,但是進來之後裡面空間卻不小,最起碼可以容納七八個人;這個山洞就像是一個喇叭口,外面小而裡面大。

我拿起手電筒打探著山洞的深處,讓我奇怪的是這個山洞竟然一直通向裡面,但到底通往什麼地方,我卻不知道。

「李震風,你起來跟我往前走走看看,這個山洞還真不淺。」我說道。

李震風起身,我們兩個人拿著手電筒一點一點向山洞裡面摸去。

「給,拿著匕首,以防萬一。」李震風遞給我一把軍用匕首說道。

我在前他在後,我們倆前一後向洞裡面摸去;走了差不多有十多米遠,但依然是沒有發現山洞的出口。

「看樣子這個山洞很深啊,我們還是別往前走了,陸小羽還在後面呢。」李震風說道。

「說的是,那我們原路返回吧。」我說道。

我打著手電筒一轉身,結果發現了地下有腳印。我彎下腰細細看著,的確是人的腳印,看鞋子印應該還是某國際名牌的登山運動鞋。

「等等,你看地下這些腳印子。」我說道。

珠光寶妻【完結】 這時李震風也蹲下來看著地上的那些腳印子;我又往前挪了幾步,結果發現了更多的大小不一的腳印,我又起身往前走了十來米,突然我手電筒發出強光竟然被什麼東西反射了回來,我往前挪了幾步,借著手電筒的強光看到了一些黑色發亮的東西,強大的好奇心催使著我又往前挪了幾步,我終於看清楚了,那是槍。

我趕緊往前走去,蹲下身一看,還真是三把槍。一把高級*槍,一把境外的*,還有一把歐洲的全自動步槍。在槍支的旁邊還放著一個背包,但我沒有去打開。

但是另我更詫異的是那三把槍的保險竟然都是關閉著的,而且強口出也沒有激發過子彈的痕迹,這就說明這些槍根本還沒有使用。

但是,這些槍的主人是什麼人呢,他們又去了哪裡呢?這是一個很困擾我的問題。

「星爺,你在哪兒呢?」李震風在後面喊道。

「我在這兒,你趕快過來。」我打了幾下燈光說道。

「你在這兒幹什麼呢?」李震風走過來問道。

我指了指地下說道:「你看這是什麼?」

李震風看著地上的那幾把槍械說道:「這地兒哪裡來的槍啊,還他媽都是外國貨,好東西啊。」

「對了,這個包兒是幹什麼的?」李震風又問道。

我搖搖頭說道:「不知道,但是這個包兒跟小羽撿到的那個包兒一模一樣,兩個包兒都是同一個款式和牌子。」

李震風看著那個黑色的包兒說道:「對,沒錯,是同一個樣式。」

「這就對了。」我說道。

「什麼對了?」李震風問道。

「你想想看,既然兩個包兒是一樣的,而且都有槍,那是不是可以說明這些槍的主人和外面山腳的那位是不是同一夥兒的。」我解釋道。

李震風若有所思的說道:「有道理,他們很可能就是一夥兒的。」

「而且這個山洞裡既然有腳印,那就說明這些人一定是進去了,所以這個山洞應該另有出路。」我借著說道。

李震風考慮了一會兒點點頭說道:「你說的有道理,所以我們現在可以順著這個山洞往出走,應該可以出去。」

「至少比從洞口出去餵了人猴強吧。」我說道。

「好,那咱們現在出去帶上小羽一起走,往裡邊摸摸,看看情況在說。」李震風說道。

經過我們的商議,我們一致同意僅需摸進山洞。我把那把手槍給了陸小羽,讓他拿著防身;而李震風則是搶了一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