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吃了一個,貌似滋味還不錯。」並未發覺老爹神情的變化,葉凡舔了舔嘴唇,笑著回道!

而這話,卻是讓葉落天心中翻起了驚天巨浪!

, 月光淡淡,寂靜的小院內,卻站著一個心裡翻騰著驚濤駭浪的中年男子,此時葉落天神情錯愕的望著葉凡,那並不算尖銳的下巴,都快要掉到了地上。


一天,僅僅是一天時間,葉凡就成功感知到了死魂,這樣的天賦就算從靈符師的歷史中,也很難尋到蹤跡,而且更讓他驚愕的是,葉凡還吞噬了死魂,這……

先是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拿到族比第一名,之後又寫出了當年曾經帶給他噩夢的文字,如今又是令人難以置信的靈符師天賦,發生在葉凡身上的這一切,對他的衝擊實在是太大了,大到他都開始懷疑眼前的少年,還是不是他的兒子。

「老爹,你怎麼?」葉凡自己成功感知到死魂,能給老爹一個驚喜,可沒想到老爹竟然是這種反應。

被葉凡一聲呼喊,葉落天才從驚愕之中清醒過來,他眼眸火熱的望著眼前的兒子,喉嚨狠狠吞咽下口水,喃喃道:「你是怎麼……做到的?」

「就按照老爹你說的做到的啊。」葉凡一愣,見老爹那副神情,旋即就聳聳肩道,「我跟老爹說過我的識海內有一枚念珠,是老爹你不信而已。」

「我信!」出人意料的,葉凡話語剛說完,葉落天就斬釘截鐵回道,他目光火熱的打量著葉凡,說道:「以你的實力,如果不是念珠的幫忙,絕對不可能吞噬那道死魂!」

他不知道葉凡身上究竟發生了什麼,但是他十分的確定,葉凡的確是擁有念珠了,可確定是一回事兒,能不能接受又是另一回事兒。

發覺自己給老爹帶來了如此強烈的震撼,葉凡心中不由埋怨自己太過高調,當下也不想讓老爹在這個問題上繼續震驚,於是就轉了個話題,笑道:「老爹,那我接下來應該做什麼啊?」

「凝聚死魂。」葉落天口中吐出了淡淡的四個字,伸手從懷裡掏出一本書籍丟給了葉凡,然後就轉身向著屋內走回去。這一切帶給他的衝擊太大,他需要時間來好好消化一下。

望著老爹帶著震驚離開的身影,葉凡不由無奈的一笑,旋即就將目光落到了老爹丟給他的書籍上,在那泛黃髮舊的封面上,有招魂訣三個醒目的大字。

招魂訣!

「亡靈師基本技能,由魂力彙編成網,化為亡靈符印,從而操控死魂為己所用……」翻開書頁后,一段關於招魂訣的文字便出現在葉凡的眼前,他坐在石凳上耐著性子認真的翻閱起來。

而這一坐竟然就到了深夜,當他緩緩合上書籍之後,他腦海中關於招魂訣內容的記憶,竟然是無比的清晰。他知道,之前的他又進到了那種玄妙狀態之中!

通讀一遍,葉凡對死魂又多了不少的了解,書中記載,這死魂按照能力從低到高劃分為四大類,分別是新月死魂,殘月死魂、弦月死魂以及滿月死魂。

他們體內一般都含有很強的怨氣,而且能夠模仿本體的形態進行靈魂攻擊,實力不能說不可怕。當然死魂的進攻對象也有很強的局限性,他們只能攻擊具有強烈精神波動的人,像普通人感覺不到死魂的存在,自然也就不會受到死魂的攻擊。

除了死魂外,書籍中還著重提到的便是亡靈符印,一種由亡靈師通過魂力構築出來的事物,對於死魂有著很強的剋制性,是亡靈師控制死魂的最佳手段。

亡靈師分為三個等級,初級、中級與高級,其中初級亡靈師,是利用死魂進攻局限性的特點,通過給敵人製造精神波動,來引導死魂攻擊敵人的。

而中級亡靈師階段,便可以用亡靈符印來控制死魂,發動任意攻擊。

至於高級亡靈師,則能用亡靈符印直接攝取敵人的靈魂。

攝取靈魂這種看似邪惡的手段,讓世人開始曲解亡靈師的本質,其實邪惡與否無外乎本心,誰又敢說拿刀的就一定比拿劍的邪惡呢?

「老爹這是要做甩手掌柜啊。」望了望屋內的身影,葉凡無奈的淡笑一句,旋即將手中的招魂訣收入懷中,然後盤膝凝神,按照招魂訣上的內容認真的修鍊起來。

……

黑夜悄然流逝,清晨的第一縷陽光暖暖的灑在小院內,沉心在招魂訣修鍊的葉凡,當陽光灑在臉上的時候,緩緩睜開了眼眸。

一夜的修鍊,雖然沒讓他成功亡靈符印,但是對於魂力的掌控精進了不少,如今的他已經可以引導一些稍微弱點的死魂來進行攻擊,也算得上是一個初級亡靈師了,相信繼續修鍊,他很快就能凝結出威力很強的亡靈符印。

「招魂訣修鍊的怎麼樣了?」

葉凡剛剛結束修鍊,就發現老爹從屋內走了出來,看到對方臉上那有些複雜的神色,他心中暗想不能繼續打擊老爹了,於是搖搖頭,道:「老爹,這招魂訣很難修鍊呢。」

聞言, 葉先生,你老婆又穿了

「我與你爺爺有事商議,你就在家好好修鍊吧。」自從上次族比結束以後,葉落天整個人就忙了起來,缺失了十多年的親情,如今也是想要徹底彌補回來。當走出門口的時候,他又轉頭提醒了一句,道:「再沒把握之前,別去招惹那些強大的死魂了。」

望著話語明顯多了不少的老爹,葉凡心頭也微微有些欣慰,以往的老爹淡然寧靜,可心中去有著深深的壓抑,如今這般話嘮忙碌的模樣,倒是有了幾分活人的氣息。

在葉落天離開小院后沒多久,夢靜也緊隨著離開了,她顯然也是有自己的事情要忙,而兩人的離去讓本就寂靜的小院顯得更加的寧靜,葉凡樂得清閑就在家中靜心修鍊起來,不過事與願違,就在他剛剛沉下心去的時候,小院的院門就被人推開了。

葉凡一聽那重重的腳步聲,就知道來人肯定是小胖,當下連眼都沒睜,笑說道:「聽說你最近跟著你父親,賺了一大筆錢,有錢還不出去風流快活,到我這兒冷清地方做什麼?」

葉小胖的父親,是屬於葉家的旁系血脈,實力並不太強,但是人卻特別有頭腦,特別擅長經商,這幾年幫助葉家賺了不少的錢財。而作為唯一兒子的葉小胖,受父親的熏陶在從商這一塊兒也有一定的天賦,自從上次族比后,葉小胖就開始將主要方向往這邊轉移了。

好不容易擠進院門來到葉凡的面前,葉小胖一屁股坐在石凳上,擦擦腦門上的汗,臉上升起一抹驕傲神情,對葉凡擺擺手道:「沒賺大錢,只是小錢,凡哥要是有什麼需求儘管開口,咱別的都缺,就是不缺錢。」

其實,他下定決心從商還與葉凡有一定的關係,原本他就對經商很感興趣,但是礙於男人從武這個主流觀念的影響,一直把精力專註在修武上,直到上次族比,葉凡那麼出色的表現讓他意識到,這樣下去他與葉凡的差距會越拉越大,還不如直接去從商,這樣反倒有可能搏出一番天地。

葉凡收回心神,睜眼望著石桌邊一臉豪氣的小胖,無奈的搖了搖頭,淡笑道:「說吧,這次找我又有什麼事兒?」


兩人從小玩到大,對彼此的性子都十分的了解,只要是小胖來他家,一定是找他有事兒,所以當下才好笑著開口,詢問起來。

「嘿嘿,凡哥,這次可不是我找你。」葉小胖臉上肥肉堆在一起,眼睛艱難的露出一絲縫隙,故作神秘的道。

聞言葉凡神情微微錯愕,問道:「那是誰?」

「是那隻母老虎。」葉小胖把肥肥的大腦袋湊到葉凡身前,伸手指了指院門外,低聲道。

「嗯?葉輕靈在外面?」葉凡詫異道。能被小胖稱作母老虎的,除了葉輕靈不會再有別人,可是對方要是來了,為什麼不進來呢?難不成還害羞?

「噓。」葉小胖伸指擋在嘴巴前面,做出一個噓聲的動作,然後小聲解釋道:「那惡婆娘想與你一起去拍賣會,但是有些不好意思,所以就威脅我讓我當這個中間人啊。」

自從上次族比后,他就發現葉凡與葉輕靈之間的關係有點曖昧,直到今早上葉輕靈來威脅他,讓他帶葉凡去拍賣會,這才算是徹底領悟過來,這葉輕靈恐怕是對凡哥起想法了。當下也不顧及此刻葉凡那有些古怪的表情,小聲央求道:「凡哥,我猜那惡婆娘對你有意思了,不然你就委屈一下,把她收了吧。」

「滾犢子,你怎麼不收!」聞言,葉凡在小胖肥腦袋上狠狠的來了一把掌。

雖然說葉輕靈有著萬中無一的美貌,但是作為飽受對方摧殘的對象,他心中也有不少的陰影啊!

如果真娶這樣一個老婆回去,那他的下半生就玩完了。望了小胖一眼,他又問道:「你之前說拍賣會,咱們青元鎮最近有拍賣會嗎?」

被葉凡甩了一巴掌,葉小胖不住的揉著腦袋,臉上笑容倒沒減少,嘿嘿笑道:「你還真是落伍,今天青元閣可是有一個大型的拍賣會,不然那婆娘能拉你去嗎?」

聽到回答,葉凡點了點頭,但在望向院門口是,他眼中就泛起一陣戲謔神色,這從前揍人都不帶打招呼的葉輕靈,居然也會有如此扭捏的時候。當下對小胖低聲說了幾句,便向著院門外一起走去。

, 前腳剛踏出院門,葉凡便望見了在遠處徘徊的葉輕靈,今日的葉輕靈仍舊是一身的碧綠裝束,只不過一頭秀髮卻用翠綠玉簪高高的盤起,月眸清冷,臉蛋兒精緻,第一眼還真能讓人發痴。

「輕靈妹妹,怎麼在我家門口來迴轉悠,是不是想對我圖謀不軌啊。」與葉小胖以前一後走上前去,葉凡開口便調笑道,那副模樣倒是有幾分痞里痞氣的。

「誰是你妹妹!誰又稀罕對你圖謀不軌?!」聽到葉凡的話語,來回徘徊的葉輕靈定住身形,怒瞪了葉凡一眼,隨即又道:「要不是小胖非要拉著我去拍賣會,你以為我願意來這裡?」

看著葉輕靈如此高超的演技,葉凡心中不由佩服起來,這妮子說謊話還不帶臉紅的,倒挺有一套嘛,不過在他面前還是顯得嫩了點,當下嘴角一翹,調笑道:「也是,我家又不是後山的小河,你肯定不願意來。」

這話一說出口,身後的小胖就對葉凡做了個苦臉,低聲道:「大哥,您行行好,別哪壺不開提哪壺啊!」

上次在武技閣,就因為葉凡那一句調笑,結果兩人就被這惡婆娘狠揍了一頓。今天想起來,還是歷歷在目,痛徹心扉啊!

而比起小胖的苦臉,葉輕靈那俏臉上則是一片紅暈,那模樣就像是深秋熟透的紅蘋果,十分的誘人。察覺到自己臉頰滾燙,葉輕靈心中早已經將葉凡咒罵了無數遍,當初因為被葉凡偷窺,她生生哭了半個月,如今這臭流氓舊事重提,真是叔叔可忍嬸嬸不可忍,要不是看在對方在族比上幫了她一把,恐怕她現在早就衝上去將這厚臉皮的傢伙揍個半死!真是氣人!

「兩位啊,時間也不早了,拍賣會恐怕要開始了,咱們還是儘快趕過去吧。」見到場上氣氛有些微妙,葉小胖很機靈的站了出來,充當和事老,嬉皮笑臉的對二人說道。

聞言,葉輕靈這才冷冷瞥了葉凡一眼,當下轉過身子,蓮步生風,冷淡道:「如果不是看在小胖的面子上,本姑娘……哼!」

原本她是想說要把葉凡狠狠的揍一頓,但想起對方已經不再是那個任她宰割的軟弱少年,這才狠狠的跺了跺腳,向著前方走去。

能將葉輕靈氣一頓,葉凡覺得非常的過癮,當下也不再繼續多說什麼,三人一起向著青元閣走去。

青元閣,青元鎮最大的收藏店鋪,店內有許多的奇珍異寶,而這拍賣會便是青元閣經常舉辦的一項活動,不過平時舉辦的都是一些小型拍賣會,今天的拍賣會卻是每年一次的大型拍賣會,是青元閣主打的重頭戲。手裡有點資本的武者,一般都會來拍賣會上湊個熱鬧,想要抱個好彩頭。

當葉凡一行三人趕到青元閣時,發現青元閣門前早已經是人滿為患,在那通往地下拍賣場的入口處,不少的武者都是爭先恐後的向里湧入,場景真是火爆的要命,而且,看樣子這種情況已經持續很久了。

望著這一幕,葉凡不由皺了皺眉頭,不過這個時候身邊的葉輕靈卻嫣然一笑,對二人道:「從青元閣內部繞過去,咱們葉家在拍賣場有專門的位子。」

聞言,葉凡才明悟過來,身為青元鎮的四大家族之一,他們葉家顯然也有著一定的特權,當下點點頭,三人一起進入了青元閣。

青元閣一層,一排排鋪著紅綢緞的方桌上擺放著一些很吸人眼球的寶貝,不過進來的三人視線並沒有在這上面停留太久,給守門人看了一下葉家的身份牌后,就沿著通往地下拍賣場的通道走了進去。

三人還未進入拍賣場,陣陣強烈的喧囂聲便傳到了他們的耳朵中,落後葉輕靈一步的葉凡,感受到那股熱烈的氣氛,臉上不由泛起了期待。以前的他沒實力沒資源,對於拍賣會只是聽說過,卻沒真正見過,如今有機會體驗一把,他心頭自然是非常的期待。

「這就是拍賣場嗎?」下了通道,葉凡雙眸旋即就落向了人頭攢動的拍賣場上,眼中浮起一抹訝異之色。

足足能夠容納下數百人的拍賣場,擺滿了一排排的長椅,而這些長椅除了前排的幾個空位置外,此時已經是座無虛席,即便如此還是有許多人爭破頭的往裡鑽,那股瘋狂勁兒實在是太過火爆。不過比起下方場面的火爆,前方那高高搭建起來的石台,卻只擺放這一張雕刻著古樸花紋的木桌,顯得十分冷清。

「那裡便是葉家的競價席位,我們過去吧。」見到葉凡那有些訝異的模樣,葉輕靈月眸中泛起一絲欣笑,她抬起玉指,向前排競價席上貼有葉家字樣的長椅指了指,然後就率先行了過去。

此時,在拍賣場的前排位置,擺放著四個特殊的長椅,而在那長椅的背後分別貼著元、白、柳、葉四個代表歸屬的字,很顯然這就是青元鎮四大家族的特權所在。


聽到葉輕靈的話,葉凡從之前的訝異恢復過來,然後與小胖一同跟隨葉輕靈向前走去。但是當他目光往前排競價席位望去的時候,那剛剛緩和的眸子就是一陣凝聚。


「白芸?!!」望著前排長椅上那道白衣倩影,葉凡不由訝異出口。那稍具姿色,身材透露著成熟味道的白衣女子,儼然就是白芸。

盯著那白色衣紗下若隱若現的誘人軀體,葉凡下意識的想起了當初在靈獸森林發生的一幕,當時的白芸暴露著雪白的胴體,與那柳青進行激烈的盤腸大戰,哪裡是如今這副清純玉女的樣子。

感受到小腹中一團邪火在逐漸翻騰,葉凡目光旋即就轉向了柳家的席位上,果不其然在那裡看到了那張如同鴨梨般的臉龐,當下心中生出一陣恨意。他可記得很清楚,之前在靈獸森林,柳青對自己一路追殺,如果不是最後自己闖入了內圍,恐怕那時他就成了柳青的刀下亡魂!這份仇,他豈能不報?!!

原本想將兩人的神聖事迹公佈於眾,但因為當時忙著準備族比,所以就把這事兒給忘了,如今再次見到兩人,倒是提醒了他!他的確是該讓這對狗男女身敗名裂!目光從柳青身上冷冷的轉移開,葉凡心中冷冷一笑,與葉輕靈以及小胖一同,邁步向葉家的位子行了過去。

而此時,場上有些哄鬧的人群,卻因為葉輕靈的出現而出現了短暫的寂靜,臉蛋兒精緻,身姿誘人,碧綠長裙下雪白的長腿撩人心扉,此時的葉輕靈秀髮高高盤起,紅唇抿著淺淺笑容,女神般的氣質讓場上的男人不由狠狠的吞咽起口水來。

「這難道就是青元鎮第一美人?也太美了吧!」場下人群中,有人兩眼放光道。

「以前只是聽說,今日一見果真是名不虛傳!要是誰有幸能夠取到這樣的美人,那做夢都會樂死吧。」有人咋舌誇讚道。

「是啊,如果她肯陪老子一晚,就算是折十年陽壽也值了啊!」有人添唇道。

「別做白日夢了,就你這慫樣,閻王爺都不願意收你!」

……

邁步與葉輕靈一同前行,葉凡清晰的察覺到周圍人群投來的無數道狼光,當下眉頭不著痕迹的皺了皺。儘管葉輕靈性子有點火爆,但不可否認的是,對方的確擁有著令所有女人都羨慕嫉妒的美貌。他稍微偏轉目光,卻瞥見葉輕靈對他挑了挑柳眉,唇角也揚起了一抹得意的笑容,顯然就是在向他炫耀。

對此,葉凡心中滿是無奈,但表面上也只能裝作若無其事的移開視線,邁步向那競價席走了過去。

而此時,坐在競價席前排的幾人,也已經注意到了邁著蓮步走來的葉輕靈,至於稍微落後一步的葉凡與小胖,則被這幾人給自動忽略了,他們的目光,此刻全都凝聚在葉輕靈的身上,根本就移不開。

「天呢,青元鎮怎麼還有如此絕色的女子!」坐在柳家席位上的柳青,此刻猛的站起身來,眸子火熱的望著葉輕靈,一時間驚為天人!

這話一出,葉輕靈眉頭就微微蹙了起來,而在旁邊元家席位上的一個穩重的年輕男子,眉頭也是皺在了一起。

眸子火熱的柳青,見葉輕靈皺起了眉頭,頓時興奮道:「連生氣的樣子都這麼美,真是絕了!」

坐在白家席位上的白芸,此刻眉頭輕皺著,臉上流露著絲絲的不悅,發覺身邊的同族少年也在盯著葉輕靈,她伸手狠狠在那少年腦袋上扇了一巴掌,不過就當她一臉嫉妒的望向葉輕靈時,美目卻無意間看見到了旁邊的葉凡,眼中先是浮起一抹疑惑,而隨後像是想起了什麼,美目一瞬間就凝固住了!

此時的葉凡,倒沒去注意,他眉頭緊皺,凝視著調戲葉輕靈的柳青,眼眸中泛起了一絲冷意,心中十分的不爽。

不過葉輕靈倒是沒太多反應,只是投給柳青一個厭惡的眼神,旋即蓮步微移,走到葉家席位上靠邊的位置緩緩坐下。

幾大家族的人,注意力一直在葉輕靈身上,他們原本以為葉輕靈就是葉家的代表,可是見對方做的位置如此靠邊,刻意將中間位置留出來了,心中不免一陣詫異!

葉家最強大的兩人,便是葉寧與葉輕靈,眼下葉輕靈將中間位置留了下來,難道說葉寧來了?可是他們之前並沒有看見啊?

就在眾人心頭滿是疑惑的時候,一道黑衣少年卻是突然出現,在幾人無比詫異的目光中,緩緩的坐在了中間的位置!

, 就當柳青等人心生疑惑的時候,落後葉輕靈一步的葉凡,便淡笑著出現在幾人的視線中,其他人倒還好,只認為眼前的少年是隨同葉輕靈前來的,而原本還想繼續調戲葉輕靈的柳青,鴨梨臉上神情卻是猛的一緊。

「你還沒死?」柳青望著面前的黑衣少年,張嘴驚愕道。

見狀,葉凡將眸子轉向柳青,臉上升起一抹戲謔的笑意,挑眉道:「你們都活得好好的,我怎麼能死呢?」

聽著葉凡那刻意加重「你們」的話語,柳青鴨梨臉一下子就陰沉了起來。此刻的柳青心頭翻騰起了驚濤駭浪,他怎麼也沒想到,葉家的這個廢物進入內圍居然還能活著出來,如果這小子把他與白芸偷.歡的事情傳出去,那他肯定會受到家族的懲罰,所以他必須要堵住葉凡的嘴!

就在他心中想著計策的時候,緩緩走過來的葉凡,卻是挨著葉輕靈緩緩坐到了中央的位置,那一幕,讓柳青一下子懵了。

「這……」場下的眾人,這一刻目光都落向了坐在葉家重要席位的葉凡,心中一陣詫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