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險么?」任婷婷有些擔心的問。

「還記得小鎮上,那個教堂里的怪物么?這次的敵人就是那件事的背後黑手。」王彬不想直接回答任婷婷的問話,有了古埃及的經歷,對於這些神屬勢力,王彬不在敢輕視了。

「阿彬!我是不是很沒用?」

王彬站起身,拉著走到陽台上,看著整個莊園。

「婷婷,這是我們的家,有人想毀掉這裡,我必須守護好!誰敢伸手,我就剁了誰的手!只有這樣,我們才能過安靜的生活,否則無法震懾那些敵人。」

任婷婷不在說什麼,只是緊緊握住王彬的手。 也許,教廷和王彬都沒有想到,雙方的想法會那麼相似,都是決定今晚行動,只是教廷的目標是王室,王彬目標是教廷。

「主人,一切都準備妥當,隨時可以出發。」梅林站在王彬的身後,輕聲彙報。

「王室那邊,有回話么?」

「威林頓公爵,已經加強了警戒,至於主動進攻,貌似還在猶豫。」梅林不宵的說。

對於英國王室的效率,梅林十分看不上。

王彬聽了,也有些頭疼,看著梅林,不解的問:「敵人都到家門口了,還在猶豫什麼?」

梅林做了一個無奈的動作,「主人,給我們的理由是:敵人數量不明,需要進一步收集資料。」

王彬不在說什麼,拿起掛在一旁的長劍。

這不是王彬以前用的那把佩劍。而是王彬裝門兌換的一把唐劍,大部分人都只聽說過唐刀,很少知道唐劍,實際上唐劍的樣式和漢隋時期的一樣,只是鍛造技術達到了一個頂峰。

「梅林,古堡就交給你了!」王彬在有書房的時候,停住了腳步。

「放心吧!主人!」梅林鞠躬,回道。

所有參與進攻的戰士,都集中在古堡後院的草地上。

「主人,都準備好了。」提里奧上前行了一個禮。

王彬點了點頭,看著五百名剛招募的戰士。

「兄弟們!為了未來!出發!」

原本對於招募的這些戰士,王彬是不需要做戰前說話的。只是長時間接觸,王彬發現,多做交流,有助於這些招募戰士的提升。

而且,長時間的共同作戰,讓王彬把這些人當做一組組數據,還真做不到。

這些戰士,包括了三百名冠軍騎士,一百五十名十字軍劍士,剩餘五十人,都是法師。

所有人,靜悄悄的按次序上車,沒有一點聲音。

任婷婷沒有下樓,只是站在窗口,看著王彬。

這個時間,倫敦天色剛剛暗下來,路上的行人還很多。

因為人數太多,所以所有車輛,都是分散出發的,有些甚至繞道半個城區。

聖保羅大教堂。修士們正在進行禮拜,同時也為即將出發的教廷騎士團祈禱。

駐紮在這裡的騎士並不多,可都是精銳,大概有三百人左右,大部分都是神父。其他騎士都是分佈在倫敦周邊的各個教堂。

「主人,人都到齊了!」提里奧走到王彬坐的汽車旁。

「打開結界,將整個教堂隔離起來。」王彬發出了命令。

結界,是將一部分空間和主世界隔離開來,為的就是不影響的世俗世界。

好處就是隨意戰鬥,不好的地方就是沒有辦法做到突襲的效果。

結界布好的一刻,蓋努修斯就從禮拜中驚醒。

「有人來犯!」

蓋努修斯大喊一聲。

維尼西亞馬上起身讓身邊的騎士通知所有騎士到大殿集合。

王彬已經來到教堂前的草坪,所有手下整齊的站在王彬身後。

「進攻!」

王彬一揮手,五百戰士率先沖向了教堂。

教廷的騎士團,畢竟都是精銳,在發現不對的時候,馬上集中在了一起。

後面的神父給前面騎士施加祝福,提高狀態。

重生之嬌嬌 教廷騎士團,則簡單整理了一下隊列,就直接沖了出來。

兩方在教堂門口展開了混戰,廝殺震天。

平均實力,教廷騎士團高於王彬這些新招募的手下。

「主人。需要我們支援么?」提里奧看著不斷出現傷亡的戰士,不由得詢問。

「先等一下,你們的目標,是教廷的最高層,而且他們需要篩選。否則日後,也只有死亡一條路。」

提里奧退後了一步,不在說話,只是眼睛卻看著王彬的雙手。

王彬的雙手,緊緊握著,隱隱可以看到爆粗的血管。

「維尼西亞,能擋住敵人么?」蓋努修斯有些焦急的詢問。

維尼西亞看著大殿外的戰況,心中有些擔心,只是沒有表現出來。

「放心吧,我們的實力高於對方,只是我沒有想到英國王室這次行動這麼快!分散在周邊的騎士,今晚行動,那才是我擔心的,希望他們的進攻不會遇到太大的麻煩。」

僅僅半個小時,就犧牲了百餘人。

「聖騎士,殺!」

王彬一揮手,終於將底牌用了出來。

提里奧一聽到王彬的命令,率先沖了出去,在進入混戰之地時,還不忘先給自己一個狀態。

其餘十五名聖騎士也紛紛給自己施加狀態,緊跟著提里奧,沖了出去。

提里奧的加入,戰場局勢馬上出現了改變。

提里奧一個「聖殿騎士的裁決」,救下了一個冠軍騎士,而他的對手,則被提里奧的技能直接打回了大殿。

維尼西亞看到飛進來的手下,皺了一下眉頭。這個手下的實力不弱,可以說是自己的近衛,被一擊打飛,看樣子對方的精銳也入場了。

「蓋努修斯,你做好準備了么?」

蓋努修斯整理了一下衣服,拿出一本聖經。

「準備好了!我的人,會儘快破開結界,和其他人員聯繫上。」

維尼西亞點了點頭,帶著身邊的近衛,衝出了大殿。

維尼西亞不虧為教廷騎士團的團長,一出來就擊殺了兩名冠軍騎士。

提里奧作為團長,一直在觀察著周圍的戰況,維尼西亞一出現,就引起了他的注意。

等斬殺了身前的敵人,提里奧直接走向了維尼西亞,其他聖騎士在解決完自己的對手后,也匯聚了過來。

「你們是什麼人?」維尼西亞問道,看著走過來的提里奧。

「我們是審判騎士團,這次是審判你們這些偽善的人!」提里奧大聲說著。

審判騎士團,是王彬早在華國就想好的名字,現在也是真正準備在歐洲打響了。

「審判騎士團?」維尼西亞疑惑的問。這麼大規模的騎士團,教廷一般都會相關的情報。

「他們應該是那個東方人的手下,背棄騎士精神,信仰偽神的一群人。」蓋努修斯走的老搭檔身旁,提醒了一下,看到站在遠處的王彬,指著補充道:「看,那個就是情報中,突然出現的東方人!」

王彬也注意到了這裡,略微思考了一下,就直接走了過來。

「主人,你的傷?」霍格爾看到王彬想參戰,趕忙攔住。

「沒有關係,我受得靈魂層面的傷勢,短時間的戰鬥沒有問題。」王彬無所謂的揮了揮手,示意霍格爾自己沒有事。

事實上,是好久沒有下達任務的系統,突然下達了一個任務。

「消滅紅衣大主教,和教廷近衛騎士團團長。獎勵六萬兌換點。開啟新的兌換序列!」 王彬又穿上了那套鎧甲,只是佩劍,換成了華國傳統唐劍。

「我在控告兩位及其手下,非法入境,並且還是非法武裝,我僅以大英帝國伯爵的身份,逮捕你們!如果拘捕,我會採取強硬手段。」

誰都沒有想到,王彬會突然說出這麼一番話,直接讓雙方沒有戰鬥的人,都蒙了!

就連平日里最為嚴肅的提里奧,都不由得抽了抽嘴角。

王彬無奈的聳了聳肩,「看樣子,我還是不善於講笑話!開戰吧!」

王彬拔出唐劍,激活了上面的符文,整把猶如籠罩在火焰之中。

蓋努修斯看著王彬身後的聖騎士,突然驚問:「你們身上的,是什麼力量,為什麼這麼像光明的力量!」

原來蓋努修斯一直在觀察聖騎士身上的魔法氣息,一開始以為是新教的騎士,可越觀察越不對,對方這些騎士身上的力量雖然是光明的力量,可不上帝賦予的,這由不得他不驚訝。

「像光明的力量?可笑!難道真以為光明的力量是你們獨有的么?」王彬不宵的看著蓋努修斯,對於西方教廷的霸道,王彬真是從心底里瞧不上。

蓋努修斯突然臉色大變,指著王彬大吼:「褻瀆上帝的惡魔!必須殺死他們!一個都不能留!」

維尼西亞一下也明白了蓋努修斯此刻為什麼這麼大的反應,舉劍就沖向了王彬。

「音速刀鋒!」

王彬拔劍揮出一道劍氣,攻向了維尼西亞。

「鐺」

維尼西亞揮劍擋住了王彬的攻擊,不過他衝鋒的腳步也被迫停住了。

其他騎士越過維尼西亞,繼續殺向王彬。

「復仇者之盾!」

王彬甩出左手臂上的盾牌,帶著金色的光芒飛向沖在最前面的騎士。

「提里奧,你們速度解決其他敵人,不要在拖延時間了!」

聽到王彬的命令,提里奧也不在猶豫,帶著聖騎士尋找各自的敵人去了。

「褻瀆神明的罪人!受死吧!懲戒!」

蓋努修斯沒等王彬的盾牌回到手上,對我使用了光明法術的攻擊。

說白了就是高溫攻擊,王彬估測了一下,溫度達到了一千度以上。

法術打到王彬身上,就看到王彬身上隱隱看到一個光罩,輕輕晃動了一下。

「攻擊挺好的啊!」王彬左手接到盾牌,右手持劍,在虛空中一揮。

「公正之劍!」

蓋努修斯反應很快,往後退了幾步,躲開了王彬的攻擊。

「爆裂打擊!」

王彬往前邁了兩步,身子微曲,右手快速拔劍,連揮七次。

剛剛擋住盾牌攻擊的騎士們,根本來不及反應,就被劍光撕裂了身體。

獨家戰神 「受死吧!」維尼西亞跳到半空,一劍斬向王彬。

來不及躲開的王彬,只得用左手盾擋了一下。

只是巨大的衝擊力,把王彬擊的後退了幾步。

「龍牙刺!」

王彬一停住后提的腳步,馬上沖向了剛剛落地的維尼西亞。

剛剛直起身體的維尼西亞,直接用左手擋在胸前,來擋住這致命一擊。

「十字斬!」

維尼西亞的左手再被斬斷的同時,右手馬上連揮兩劍,在空中形成一個金色的十字架,斬向了王彬。

「極寒爆裂!」

王彬一劍揮出,就把十字斬擊散,剩下的寒冰能量,把維尼西亞的雙腳凍住了。

「啊!」

慘叫一聲的維尼西亞摔倒在地上。

「團長!」周圍的幾個教廷騎士,見到自己團長的慘狀,紛紛沖了過來,企圖阻擋王彬的腳步。

「半月斬!」

王彬身前一道半圓形劍光,沖在最前面的三個騎士,連同鎧甲都被斬碎。

看著倒在不遠處的敵人的團長,王彬剛要往前繼續攻擊。

「咳咳」

一陣咳嗽,王彬左手捂著嘴,低頭看著左手上的血漬,不由得皺了皺眉頭。

在埃及受得創傷,身體還是無法長時間戰鬥。 婚到濃時,總裁請淡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