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一直是你在背後弄的鬼,」我深抽了口氣,「你究竟想咋樣?」

那邊兒冷冷的笑了一下,便把電話叩了。

我才想打過去再罵他兩句,粟棋推門兒而入。

「嘉嘉,你瞧到新聞了么?」她一面錯愕的神情,「適才水象股股徑直跌停,咋會這般呢?」

呃!

「那……我的出去一趟,片刻銀行的人要是再來,你令藺勤業擋擋。」我一邊講,一邊拾掇東西。

「你要去哪兒?」

我拎起包,拿了外衣,瞧了她一眼,「回頭再跟你講。」話落,我便倉促出了辦公室。

粟棋跟在我背後,「如今我們跟水象是一條船上的,鐵定亦會受影兒響,此刻候你不想想解決的法子,還是要去哪兒兒?」

我沒空跟她闡釋,出了辦公室便往電梯間去,道過秘書室,藺勤業瞧到我喊了一下「申總。」

我沒停步,他非常快追出,「網上又曝出新的消息,講齊芽惠在外邊有……那啥。」

我聽之頓住步伐,回頭不可思意的瞧了他一眼,「你講啥?」

粟棋站在邊上亦錯愕的看著藺勤業。

「網上適才彈出來的,寫的……不似假的。」他有一些不自然的講道。

粟棋和我對視了一眼,「瞧來……有人要對水象下手掌。」

我眼睛一縮,轉面,疾步朝電梯間去。

從天鴻出來,我直奔『景皆都』公寓,卻給保安攔在了大堂,任我咋講亦不令我上去,我再給邰北冷打電話,這廝徑直把我的電話掐掉,這令我更為為鐵定,這所有皆都是他在布局。

一時我不曉得去哪兒中尋他?

瞧到他們成雙走進大堂,我心裡頭沒法描述那是一類啥體會,僅是無比苦澀。

邰北冷見到我眉角微挑,似是有一些意外。

房亞楠卻笑意盈盈,還迎來,「嘉嘉你咋在這?」

我淡淡的瞧了她一眼,視線轉向邰北冷,「我來尋他有一些事兒。」

房亞楠噢了一下,笑說:「我們才從外邊吃飯回來,你鐵定等了非常久了罷,晚飯吃了沒?」

面前這女的,先前我真的挺喜歡她的,可如今……真的非常想把她踹出去。

我沒理她,徑直走至邰北冷跟前,直視著他,「我有事兒跟你講。」

邰北冷非常冷淡的掠了我一眼,便往電梯間走去。

我疾步跟在他背後。

房亞楠非常快亦跟上,小跑著到他邊上,挽住他的胳臂,而後回頭沖我笑了笑,問說:「那……陌之御,聽講車禍後到如今還沒醒,是真的么?」

聽這話,我眉角不禁微蹙,她這會講這話是存心的罷?

等進了電梯間,房亞楠又頗有二分傷感的講說:「你們皆都快要訂婚啦,發生這般的事兒,真的是非常令人遺憾。」

我不禁的瞧了一眼邰北冷,他目不斜視的看著電梯間門兒,神情冷煞。

「如今陌傳承又發生了這般的事兒,好在你沒跟他訂婚,否則便慘了。」

她那口氣,令我有撕爛她嘴的衝動,「亞男,可不可以麻煩你把嘴合上。」

「誒,嘉嘉,我這是為你好,你咋這般講話呢?」某女一面委屈的瞠著我。

「你的好意我心領了。」我面無神情。

「要不是瞧在咱們姊妹一場的份兒,我才懶的管你的事兒。」她低低的碎了一句。

「呵咚」電梯間在30層停了下來。

邰北冷先出了電梯間,房亞楠緊跟其後,我走在最為後。到正門兒邊時,邰北冷回頭瞧了我跟房亞楠一眼,隨即把房亞楠摟去,不羈的沖我笑了笑,「我如今沒空,有啥事兒,明日再講。」話落,他掠了指紋推門兒而入,連給我講句的契機皆都沒。

正門兒快合上那一剎那,房亞楠回眼瞧了我一眼,那瞳孔深處的的瑟,一覽無餘,她心中應當是高興壞了罷。

「嘭」正門兒在我跟前撞上。

我攥緊雙手掌,氣的后牙槽痛。抬腳便踢向正門兒,狠*狠*的踹了兩腳,仍不可以解心口之氣。

「漢子全他媽是類馬,沒一個是好東西。」我低咒,真懊悔來這中尋他,簡直是自取其辱。

我氣嘟嘟的下了樓。

在電梯間中,我又陌明煩躁起來,這漢子便那般飢*渴么,跟哪兒個女的不好,非的跟房亞楠,他這是存心給我難堪還是真的要跟她……一尋思到他真的有可可以留房亞楠過夜,我忽然便有類喘不上氣的體會。

那她在上邊呆這般久幹麼?

房亞楠走啦,我心中琢磨要不要再上去試一下?要是等到明日沒準他又放出啥可怕的新聞出來,到時……可便不好挽救了。可是……我拿啥跟他談?他如今見到我比仇敵還討厭,又咋會同意我的要求?

最為後我咬了下牙,決意再上去試一下。

再回站在那門兒邊,我又猶疑啦,總覺的自個兒倘若敲開這道門兒,便會發生些許自個兒沒法控制的事兒……陌明的有一些心惶。

可我不敲又不可以。

手掌摁下門兒鈴那一剎那,心口咚咚直響,自個兒皆都可以聽著,慌章的不可以自個兒。可門兒鈴響了非常久,裡邊亦沒動靜,因而我又連摁了兩回,跟著用手掌拍門兒,裡邊還是沒動靜。隨即我邊拍門兒邊喊喚:「邰北冷……」

喊了好久,音響皆都啞了依然沒動靜,顯然裡邊的人是不想給我開門兒,否則這般大音咋會沒聽著。

那一刻我無比沮喪。

便在我準備放棄時,門兒忽然開了。

我雙手掌交錯握著,微垂下眼睛,「他本來是想等陌之御醒了便去自首的,不曉得為啥今日忽然便去啦?」我抬眼,瞧著他,「是不是你又威脅他啦?」

「我便威脅他,咋了。」他忽然怒吼。

我咬唇瓣兒,仰看著他,「他如今不是亦去自首了么,你可不可以放過水象。」

邰北冷聽這話眼睛危險的狹起,冷笑了一下,「原來你是為陌之御來的。」

「我不是,」我闡釋說:「我僅是覺的陌家如今……非常亂,倘若再出事兒……」

「那跟我有啥關係。」他又打斷了我,似是非常不耐煩。

我看著他,兩手掌交叉握的死緊,「算我求你……行么?便放他們一馬。」

「你這是以啥身份兒求我,陌家未來媳婦兒么?」他面色變的冷漠,譏嘲道。

「僅要你肯放過陌家,」我咬了下牙,「你提啥條件我皆都同意你。」

邰北冷那雙清亮的眼睛,定定的注視著我,隨即,伸手掌勾起我下顎,邪肆的笑起來,「你覺的你如今有資本跟我談條件么?」

我抽了口氣,「陌家如今真的非常慘,陌之御昏迷不可以,陌傳承如今又變成這般,倘若你再把齊芽惠整臭……那水象真的便完了。」我哀求的看著他,「你便放過她罷。」

他驟然甩開手掌,走至真皮沙發那邊兒坐下。

我忙跟去。

他轉眼輕蔑的瞧了我一眼,「想求我,那便瞧你咋取悅我,或許我一高興,便同意了。」

漢子眉梢掛著玩兒味兒的笑意,變的無懶又輕挑。

瞧著他那般子,我氣不打一處,「邰北冷,陌傳承犯的錯,他坐牢是合該,可齊芽惠她是無辜的。」

「她無辜。」他譏笑,伸手掌從茶几下取出一個牛皮文件袋,丟到我身體上,「你好好瞧瞧,我有沒冤枉她。」

我接住那袋子,又瞧了他一眼,坐到邊上,打到文件袋,往中瞧了一眼,有一疊相片,便先取出來瞧了一下,等瞧清相片上的人,我不驚楞住,居然是齊芽惠跟水象一名副總的親密照,愈向下瞧,我愈驚悚,由於這相片皆都是實拍的,沒何任ps的痕迹。

瞧完相片,我心中不淡定,再從文件袋中掏出一份兒資料,是一份兒口供筆錄複印件,瞧完那份兒筆供,我汗毛皆都豎起。原來四年前陷害邰北冷的人是齊芽惠。

可是齊芽惠為啥要陷害邰北冷?

難到她早便曉得是陌傳承撞死邰北冷媽的事兒。因此四年前邰北冷去尋曾叔調查,她才利用曾叔的死陷害邰北冷?

呃……這相片跟筆供要是曝出去,那齊芽惠名音鐵定跟著臭。

「你如今還是要令我放過她么?」邰北冷倚靠在真皮沙發上,看著我。

我捏著手掌中那摞資料,輕輕發抖,要是哪兒日陌之御醒來,發覺自個兒一向敬重的爹是個肇事兒逃逸犯,而向來痛愛他的媽不禁害人還出軌下屬,我不敢想似他要咋面對。

「你如今還是要為她求情么?」邰北冷又問道。

我許許垂下頭,合雙眼,雙手掌緊握了一下,再章開,我抬眼看向邰北冷冷,「我求你放過她。」

邰北冷擰眉,「你還想令我放過她?」他看著我,瞳孔深處有失看的神色。

「僅要你肯放過她,你令我作啥……皆都行。」我口氣鐵定,視線堅定。

邰北冷雙眼變的煞冷,「為陌之御,你還真是啥皆都願意。」 我估計長這般大自個兒的面部神情皆都沒似這一刻多變,紅白交加,羞怒交錯……各類情緒彙集成委屈,最為後化作淡淡一笑。

「適才房亞楠陌非沒滿足你。」這話出口我體會有一些耳熟,好似他亦這般譏諷過我。

邰北冷麵色微冷,「不願意你可以走。」

我眼眼狹了狹,搭在真皮沙發上的手掌,不禁的使勁下摁。

他忽然站起,「非常晚啦,我沒空跟你在這耗……」

「好,」我衝口而出,打斷他。

他居高臨下看著我,有一些詫異。

「你想在哪兒?」我故作淡定,抬眼瞧著他。

他眉角微蹙了一下,隨即轉面便往他卧房走去。

我咬了下唇瓣兒,跟在他背後。

跟進卧房后我隨手掌閉上門兒,他已半倚靠在大床頭,那雙桃花眼帶著二分傲慢審視著我。

我一步一步接近那章大大床,心跳亦跟著愈跳愈快,看著漢子敞開的睡袍,胸項線條流暢,原是光滑的皮膚卻多了一小塊刺眼的傷疤,一瞧到那塊傷疤,我心口糾疼。

邰北冷便那般半倚靠在大床頭,瞧著我緩慢的走至邊上,視線一直鎖在我面上,饒有趣味兒的瞧著,那眼神,令我全身不自在,可我無處躲避。

我站在大床邊黯黯深抽了一口氣,抬大腿跪到大床上,隨即另一僅大腿亦跪上,再沖他挪近。

「瞧你這般子,彷彿挺有經驗的。」漢子笑著嘲諷。

我抬眼對上他的眼,他瞳孔深處的譏誚深深的傷著我的自尊,同時又激起我的鬥志。

「片刻你不便曉得么。」音落,我視線從他面上挪了下來,他睡袍中僅穿一條四角褲。

漢子清亮的眼睛微縮了一下,身子向下滑。

我挪到他邊上,伸手掌扯了一下原來已快鬆開的腰帶,手掌指輕扶在他腹部,抬眼沖他嬌媚一笑。

我心想:既便是臣服在他腳底下,我亦要笑著。

漢子瞧我的眼神愈發的沉甸。

我笑意不減,由於我已無退道。

……

事兒后,看著漢子因舒爽而變的妖嬈的眼,我跳下大床,直奔洗浴間。

我人才進洗浴間,邰北冷便跟進,從背後驟然把我抱起,我不禁一下尖喊,隨即便他抱進淋浴櫥中摁在牆面上,他把我禁錮在牆角,凶神惡煞的看著我,「適才那般,你還給誰作過?」

適才分明他爽的半死,真是翻面比翻書還是要快。

我瞠了他一眼,把面撇到一邊。

他扣住我下巴,把我面轉了回來,bi迫著我和他對視。

回日,我醒來時無法相信,人居然還在邰北冷懷中,而他早便醒啦,正看著我,若有所思的模樣,見我醒來,面無神情,隨即翻身下了大床,套上睡袍,從大床頭拿了煙,便點了一根,走至窗邊去,扯開一點窗子。

他吐了一口煙,悠悠講說:「你想令我不追究齊芽惠的事兒,我會考慮一下,至於不要的我沒法子同意你。」口氣淡漠,聽不出何任波瀾。

看著他清翰的面,昨夜的溫存好似是我幻想出來的……而我居然不知羞恥深陷其中難以自拔,真是無約可救。可這所有在他眼中僅是一場交易。

我從大床上坐起,扯起棉給捂在心口,心口悶疼,「那……那一些相片可不可以不要曝光。」

他轉眼瞧過來,眼色厲斂,令人生畏。

我看著他,澀澀問說:「你要啥條件,還是似昨夜那般……」

「申嘉,昨夜那般,我隨便尋個女的皆都作的比你好。」他音響突高,帶著怒意打斷我。

我看著他陰沉的面,垂下眼睛,「那你究竟要咋樣,才可以放過她。」我口氣有一些卑微。

漢子深抽了口氣,沉音問說:「為陌之御,你是不是啥皆都願意作?」

我看著大床尾,雙手掌攥緊棉給,「是的。」

漢子低低的冷笑一下,「好,我成全你。」

我驟然抬頭。

「你不是啥皆都願意為他作么,」他嘴角噙著譏誚,「那我才好缺一個保姆,拾掇閣間洗衣作飯,倘若你要是可以勝任,我可以考慮不追究她的責任,亦不曝光她的醜聞。」

他是想用另一類方式羞辱我么?

「咋樣?」

我直楞的瞧著他,這漢子他究竟又想幹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