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他就是許陽。」

「才玄師初期的修為?果真和傳言一樣。」有些不信傳言的學員。看到許陽周身涌動的淡淡玄力氣息,不由搖頭。

「眼看著就到中午了,作為公證的胡管事,怎麼還不來。」有人抱怨。

許陽很快來到了擂台入口,上台之前,和一些熟悉的學員。如石雙全、石孟龍等人點頭致意。

「許陽,好好打,讓那些老學員看看我們新人王的厲害。」石雙全給許陽加油鼓勁。

「許陽,你這次如果還能勝,我……我就真服你。」永安國小王子,秦越忽然湊到石雙全身旁,一雙眼睛盯著許陽說道。

許陽微微一笑。秦越,三個月前,還驕橫不可一世。現在已經謹慎收斂了許多,滄瀾府英才輩出,任誰都不比他差幾分,秦越有這樣的變化,應該是受到了很大的刺激。

秦越當日,開口就要納御玄雨為王妃,想想都有些好笑。不過這種小事,許陽不會一直記在心裡。對於秦越的主動示好,他也不會給予冷臉相對。只是微笑點頭,就直接走上擂台。

其實, 養個魅魔當魔寵 ,心中頗有些忐忑,擔心許陽會恃才傲物,出言譏諷自己。讓自己下不來台。結果還好,許陽雖沒有說話,但一個微笑,就是和解的意思。秦越心中,著實鬆了口氣。

御玄雨看到了。微微哼了一聲,不過也沒有說話。

「許陽,將我家族的【分形定影圖】還來!」柳明傑猛然睜開眼睛,「如果你肯還,我可以起誓,不但取消這次擂台賭戰,在試煉之月,也不會去找你麻煩。」

分形定影圖,的確是一項奇寶,應該是上古流傳下來的寶圖,在東萊柳氏,有著十分重要的價值。如果柳明傑能拿回,幾乎可以確定他會成為家主的繼承者,也怪不得他如此上心。

許陽閉目養神,完全不理會柳明傑。後者的臉色,頓時難看起來。

「快快,設盤開賭,有人賭許陽贏么?一賠三!」御玄雨道。

有學員感興趣,便上前詢問了兩句。御玄雨興奮非常,連連說道:「你是要賭誰贏?許陽一賠三,柳明傑一賠二!」

「什麼,柳明傑賠率這麼高,居然是一賠二?」 校草獨寵!首席魅少太強勢 ,問道,「有擔保么?」

「擔保,什麼擔保?」御玄雨一頭霧水。

「切,沒有擔保,還來開盤口。」那名學員不屑地說道,轉身就走。

御玄雨還沒反應過來,就聽到一旁有學員高喊:「西王黨擔保,許陽一賠三,柳明傑一賠一點三,想要賭的趕緊來,十點積分不少,百點積分不多,搏一搏碰碰運氣,看看眼力!」

「柳明傑一賠一點三,還是有賺頭的。」不少人涌過去下注。

「原來擔保,是這個意思……」御玄雨眼睛一眯,嘿嘿一笑,一個主意在腦子裡冒出來。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了。

「已經到正午了,為何胡管事還沒來,難道他忘記了?」有學員議論道。

「肯定不會,主持賭戰是管事的職責之一,身為滄瀾府管事,不會犯這種錯誤的。」

不多時,一個灰衣冷漠身影,出現在了演武場門口。

「柳主管!」

「柳宗?!沒想到會是他來。」

柳川主管幾步跨出,每一步達數丈,瞬息之間,已經出現在了擂台之上。

「本次賭戰,由我主持,」柳川主管根本不解釋原因,低沉的聲音響起,「賭戰雙方,2211屆柳明傑挑戰,2212屆許陽應戰,賭戰積分1000點。有無疑問?」

雖然驚訝,但柳明傑和許陽都欠身行禮,表示沒有疑問。

「好,賭戰開始。」


隨著柳川主管一聲令下,戰鬥,正式打響了。

「並不奇怪,這種大型賭戰,柳川主管來主持是很正常的。」有人反應過來說道。不過他的話卻無人注意,因為在場所有人,目光都聚焦在兩名天才玄者的碰撞上了。

柳明傑一開始就傾盡全力,本命玄靈喚出,一頭高達三丈的青狼衝出體外,向許陽猛撲過去。而柳明傑,則戴上了一對烏黑的拳套,低吼一聲,跨步沖向許陽。

青狼速度奇快,瞬間已經衝到了許陽面前,兩根柱子般的前爪,瘋狂撕扯而出,編織成一片錯亂的風刃群,向許陽攢射。

「柳明傑的得意招數,破刃亂流!」

「還不止,柳明傑本尊也衝上來了,獸王拳之靈蛇吐信!」(未完待續。。) 沈飛魚送走了這五大門派的掌門人以後,便可以安心地繼續爲岳父華鐵生操持喪事了。

華鐵生的喪葬之事辦得非常的隆重。

華鐵生被安葬以後,銀劍山莊也很快便恢復了正常。

沈飛魚理所當然地繼承了華鐵生的莊主之位。

銀劍山莊的這副重擔也完全壓在了沈飛魚的肩上。

沈飛魚也顯得更加的忙碌。

又過了不久,沈飛魚便與華素珍徹底地分開了。

沈飛魚從原來所居住的那個院子裏搬了出來。

他從這個在銀劍山莊中靠東的院子搬到了銀劍山莊中靠西的一個院子裏。

兩個院子足有兩裏之遠。

很快,銀劍山莊上下便都知道了沈飛魚和華素珍分開的事情。

作爲一個入贅之人,他這樣做其實就是對銀劍山莊、也是對華家的背叛。

然而,沒有人敢對此有置疑,更沒有人敢去指責沈飛魚。

因爲銀劍山莊的每一個人的心裏都是十分的清楚:現在的銀劍山莊,可以沒有華素珍,甚至可以沒有華家的任何一個人,但絕對不能沒有沈飛魚。

就連華素珍本人也只能忍氣吞聲。

又過了一段時間,沈飛魚便開始了他的那個計劃。

他又進入了金陵府衙,又對殺手幫的那個殺手進行了一番逼問。

這個殺手在沈飛魚的逼問之下,也不得不說出了在殺手幫中幾個與他聯繫較爲緊密,同時又在殺手幫中比較重要的殺手的具體情況。

在收穫了這些以後,沈飛魚便離開了府衙,回到了銀劍山莊。

然後他又找出了兩個可靠之人,給了他們一份名單,便派他們前去北方聯絡北方的那五個主要門派。

北方五大門派加上銀劍山莊,六大門派的人馬上便開始祕密地查訪了沈飛魚名單上的數人。

在把這幾個人祕密地查訪了一遍以後,六大門派便準備向一個名叫程會的人下手。

程會!

家住在揚州的一條小衚衕裏。

他並沒有一個固定的差事,每天都與一幫朋友混跡四處,遊手好閒,家中卻有一妻兩妾,七個兒女,生活似乎是相當的艱難,難以維繼。

所以他在外面與朋友們在一起時,自己通常都不會掏腰包,總是要佔朋友們的一些便宜。

不過,大多數人卻還是喜歡與他打交道。

因爲他對朋友們相當的仗義,而且他有一身好武藝,只要他想擺平的事情,通常他都能擺平。

然而,很少有人知道的是,程會其實非但不潦倒,還相當的富有。

因爲他還有一個身份。

他是殺手幫中的一個相當重要的殺手。

而他之所以沒有露財,一是因爲他的吝嗇,二是因爲他的謹慎。

但從另一方面看,這又說明他是一個有着致命弱點的人。

或許,外人只要知道了他是殺手幫裏的一個殺手,便等於抓住了他的軟肋。

所以,六大門派纔會很快達成了統一的意見:選擇程會作爲突破口。

事情正如他們想象的那樣,當六大門派的人找到了程會,並將程會叫至一個隱祕之地,又點出了程會的殺手身份時,程會的臉色頓時嚇得慘白。

六大門派的人你一句,我一語,繼續威脅程會。

“我們不會殺你,我們只會將你送交官府。”

“我們其實根本就不必把你送交官府,因爲我們還知道你具體殺了一些什麼人,譬如說,你殺了揚州劉府的二少爺,那劉府老爺堪稱揚州一霸,他若知道他心愛的兒子便是你殺的,他會放過你嗎?他會放過你的家人嗎?”

…………

程會再也經不住衆人的威脅了,他哀求道:“諸位大俠我求求你們了!你們便饒過我吧!你們要我做什麼我都答應你們。”

六大門派的人道:“我要你做我們在殺手幫中的內線。”

沈飛魚比較走運的是,殺手幫的三個幫主爲了儘快找到再次向沈飛魚下手的機會,他們已令幫內的部分殺手在江湖上打探有關沈飛魚的消息,而程會恰恰就在其中,所以程會也是比較輕鬆地聯絡上了殺手幫的三個幫主。

然後程會便向他們稟告了他所得到的似乎是非常有價值的有關沈飛魚的情況。

程會道:“近日我與天鳴門門主的一個心腹結爲拜把子兄弟,而他在酒醉以後,向我吐露出了一個重大的祕密。原來武林盟主沈飛魚一直想拆散北方聯盟,現在他終於找到了突破口,那便是天鳴門。天鳴門是北方五大門派中實力最弱的一個門派,他們感覺到他們在北方的武林中已經越來越難以說得上話了,所以他們便有了向銀劍山莊靠攏的想法,而有北方的一大門派主動向自己靠攏,沈飛魚當然也是相當的樂意,他也肯定因此而看到了征服北方武林的希望。所以他在數日以後,便會隻身祕密過江,前往某個地方與天鳴門主進行一番密談。”

三個幫主卻是再三盤問程會這個消息是否屬實。

程會則囁嚅道:“屬下……屬下也不知道呀……反正……反正這是我聽天鳴門的人酒後親口說的……”


大幫主周長明道:“你退下吧!”待程會退下以後,他也是良久都把持不定,沉默了很久後,纔對二幫主王費、三幫主鄧裏沉吟道:“這件事情二弟三弟如何看?這是不是我們的一個機會呢?”

王費道:“首先,程會是我最信得過的心腹之一,他是絕對不可能背叛我、背叛我們殺手幫的,所以,他剛纔對我們所說的便不可能是假話;其次,酒後吐真言,那個天鳴門的人所說的也應該不是胡說八道,就算是他胡說八道,我們頂多也是撲了一場空,對我們絲毫無損;第三,沈飛魚也應該無從知道程會是殺手幫裏的人,——因爲上次我們伏擊沈飛魚華鐵生等人時,我們並沒有聯絡上程會,他也並沒有參加此次行動,所以這也不像是沈飛魚的計策。所以我覺得這就是我們殺死甚至生擒沈飛魚的絕佳機會。”


周長明心中卻還是有一些疑問,他道:“沈飛魚一向謹慎,而且在不久以前他才遭受了我們的伏擊,九死一生,現在卻打算隻身前往江北,這有可能嗎?”

王費道:“這是有可能的,因爲沈飛魚征服北方武林之心相當迫切,而天鳴門向他示好對他來說又是一個難得的機會,但他與天鳴門門主的會面又不能讓外人知道,所以他也只有冒險隻身去江北。”他語氣一頓,又道:“我認爲大哥的顧慮多了一些,其實大哥完全不必有這麼多顧慮的,因爲既然沈飛魚是隻身前往江北,我們至多派出幫中的六個高手便足以能夠對付了,所以這即便是沈飛魚的一個計謀,我們損失的也至多是這六個人而已。”

鄧裏道:“二哥說的極是。大哥!我們千萬不能錯過這次絕佳的拿下沈飛魚的機會啊。”

周長明點點頭道:“好吧。我便依了你們吧。” 有幾名2211屆的學員,悄悄議論:「許陽很難抵擋,這兩招,任何一招的破壞力,都超出2500鈞,逼近了3000鈞大關!」

許陽眼睛一眯,他已經看出了這兩招的威脅,柳明傑不愧是滄瀾府的2211屆排名前十的高手,光這兩招,就勝過了韓旭。

但許陽,也比幾日前,強出了許多。

一輪紅日,一彎銀月,幾乎同時亮起,在許陽頭頂,各自披散出一個虛影。

「日月并行!冰極為輔,火極為主,破!」

晶瑩剔透的小蛇,和一隻閃耀赤紅光芒的朱雀,從許陽體內,一左一右,猛然衝出。朱雀玄靈拍打雙翼,綻放火海,冰晶玄蛇噴吐寒流,迎上了柳明傑的拳鋒。

「同時爆發兩極玄靈之力?這是東萊國光耀城沈家的絕學!」在場的學員們都很驚訝,他們並不為許陽得到了這一日月并行的絕學而奇怪,只是為許陽能夠在短暫時間內,掌握這一絕學而心驚!

玄士層次,是最適合打通玄脈,修鍊日月并行玄術的。到了玄師層次,玄能固化為玄靈,反而不適合打通玄脈,往往要耗費百倍的時間和力量,才有可能練成。

尤其是看過許陽對戰韓旭的陸風,更是張大嘴巴,驚訝得足以塞進一個雞蛋。他可是清清楚楚,在對戰韓旭的時候,許陽絕對沒有學會【日月并行】這種技巧。

朱雀火翼包裹風極亂流,火極玄力和風極玄力的對撞,引發轟然爆鳴,這一擊,明顯是巨大的青狼玄靈佔據優勢,不少風刃破空割裂開火海。繼續向朱雀玄靈攻殺。

畢竟, 暖曖纏情 ,許陽和玄靈二變的高手,還有不小差距。

柳明傑的「獸王拳」,卻被冰晶玄蛇噴吐的寒流擋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