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厲害!」喬君由衷的誇讚道。

「能得到你的誇獎,那可是我苦瓜的榮幸。」苦瓜咧著嘴說道。

喬君沒有理他,而是看向了猛牛,這猛牛大哥該不是也保留了一手吧?

這下,所有人的目光都定在了猛牛身上。

金副旅長沒有說話,但眼神卻和大家一樣,都定在了猛牛身上,他的意思很明白,就是要讓猛牛自己說出來。 猛牛感受到大家的目光,摸了一下鼻子,這才說道:「其實我最大的能力不是力量大,也不是狙擊水平突出,而是我有一種過目不忘的本領。

只要我看過的東西,我一眼就能把它牢記在心裡。

不過,首長,貌似這種過目不忘能力在『神級特戰隊』派不上用場吧?」

猛牛在說最後一句話的時候,目光看向了金副旅長,眼神之中帶著疑惑和不解。

金副旅長道:「你在入伍的第一天,我們的同志就對你做了相關的測試,一本長達二十多萬字的科幻雜誌,你竟然用了半個小時就已經牢記於心了。

這讓我們的同志很吃驚啊!這種過目不忘的本事,就算是整個混沌星球也找不出第二個人。

上級領導一致認為你是一塊好鋼,需要慢慢打磨,讓你這種過目不忘的能力發揮到應有的地方,而神級特戰隊就是專門磨鍊你的好地方,也是你施展你這種特殊才能的地方。

再說了,身為一名特種兵,在執行任務期間,不光要靠實力來贏得最終的勝利,而且還要靠大腦來記憶一些東西。比如說硬碟內的龐大數據,或者是人物相貌特徵,聲音,施展的技能等等!」

猛牛長長的呼了一口氣,幸虧他有過目不忘的本事,否則他今天很可能與神級特戰隊無緣了。

「首長,我明白了。」猛牛想明白后,立即說道。

「明白就好!」金副旅長微微點了點頭,隨機他看向了一直神色淡然的山椒,「相必大家對山椒也好奇吧?山椒你來介紹一下自己的特長!」

山椒平靜的點了一下頭,接著他說道:「我的最大特長就是布置各種機關,同時我是一個獵戶,在叢林中,擅長追蹤獵物。」

喬君等人頓時恍然,難怪山椒這麼冷靜,原來他是獵戶出生。一個好的獵手,在叢林中不亞於兩個神槍手,他對獵物的敏感,那是天生的,遠遠超過常人,何況山椒本身就是一名實力很強的古武者。

「現在大家明白,為什麼要你們加入神級特戰隊了吧?」

「明白!」

六人立身應道,心中的困惑迎刃而解。

「報告!」

「說!」

「首長,您這樣一說,我這心裡踏實多了。我保證,到了神級特戰隊,我一定會好好發揮自己的才能。」慕容雪保證道。

今後她和喬君在一個特戰隊一起訓練,一起執行任務,一起共患難,她想一想都覺得激動。

「不僅要發揮才能,而且爭取進入兵王行列,以後,神級特戰隊的每一個人,必須要參加兵王考核!沒有進入兵王行列的人,也就沒必要留在神級特戰隊了。」金副旅長看向大家用嚴厲的口氣說道。

聽了金副旅長的話,除了喬君和山椒臉色平靜外,其他四人頓時感覺一座山壓了下來。進入兵王行列,那是每一個軍人的夢想,可是那考核的項目實在是太苛刻了,通過的人寥寥無幾。

「怎麼?你們四人沒信心?」金副旅長冷冷的問道。

「報告首長!就算是上刀山下火海,我都敢闖,何況是一個小小的兵王考核。這難不倒我!」韓刀月立身說道。只要和喬君在一起,就算吃再多的苦,她也會堅持。

金副旅長不置可否的笑了一下,隨機他看向某個方向,冷聲說道:「現在我給你們介紹一個人!」

「冰雨,出來吧!」

隨著金副旅長的話音剛落,這間辦公用的房間里,一道倩影突然無聲無息的出現在了大家面前。

沒有人看見這道倩影是怎麼出現的,就連喬君也是。

這道倩影有著一雙又大又明亮的美眸,月牙般的秀眉,高挺的小鼻瓊,櫻桃般的紅唇帶著某種致命的誘惑。

她的身材堪稱完美絕倫,一身緊身軍裝將其襯托的淋漓盡致。怒然挺立的山戀,纖細的腰肢,修長的美腿,這一切都讓人浮想聯翩。

所有人都看呆了,就連韓刀月和慕容雪,這兩個女的也是。眼前的倩影可是極品美女,不光身材高挑火爆,而且她的氣場非常冰冷。全身上下都散發著一股拒人千里之外的冰冷氣息。

喬君吃驚的看著凌珊珊,他萬萬沒想到這個女人的藏身術竟然如此精湛,他堂堂築基七層的修為竟然沒察覺到她就在身邊?

築基九層?這麼厲害?

喬君越看越呆,這個女人竟然有築基九層的修為,難怪她會悄無聲息的出現在他們面前。

金副旅長看到喬君獃獃的樣子,略有生意的笑了一下,別人肯定以為喬君是被冰雨的驚艷美貌,吸引了注意力。

但他不會這麼認為,因為喬君的眼神告訴他,她對冰雨沒有任何非分之想,他之所以驚呆,完全是因為他看出了冰雨的修為。

「冰雨介紹一下自己!」金副旅長把目光移向了凌珊珊的身上。

冰雨立身應道,「是!」

隨機,她轉身看向六人,「大家好! 名門淑媛 我叫凌珊珊,代號冰雨!以後擔任你們的隊長。」

冰雨的聲音雖然天籟般,讓人聽著舒服,但這銀鈴般的聲音卻是透著一股無法說清的冰冷。

猛牛神色異常激動,見到如此有氣質的美女,他的聲音似乎有些卡殼了,「冰冰雨,你是我們的隊隊長?」

「不錯,以後請大家多多關照!」冰雨的俏臉上沒有任何感情,彷彿她就是機器人。

「關照不敢當,就是不知道冰雨隊長,這藏身術究竟練到了什麼境界!」喬君神色恢復了坦然,淡淡的問道。

「你就是雷神?」冰雨看向喬君,美眸平靜無比,但很快,她身上一股無形的殺伐氣息和一股壓迫性冰冷氣勢直接鎖定了喬君。

她打算好了,要拿喬君立威,樹立她作為一隊之主的威勢。

「是的!」喬君很是疑惑的看著冰雨,他不明白冰雨為什麼突然用氣勢鎖定自己?

「你在戰狼特種大隊的時候,你的教官沒有教你,說話之前,要打報告的嗎?」冰雨面無表情的問道。 喬君這下徹底無語了,這美得不像話的美女隊長,原來是要立威啊。

可是他天生就不是一個逆來順受的人。

凌珊珊一來就要拿他立威,她以為自己是軟柿子不成?

想捏就捏?

喬君想通之後,面色冷淡的看向了凌珊珊,「你要拿我立威,可以!先打贏我再說。別說這些沒用的。」

「好,隨你所願!」凌珊珊不帶一絲感情,甚至臉上的表情根本沒有任何變化,彷彿喬君在她眼裡,就是一縷塵埃。

金副旅長,背負著雙手,看著兩人,淡笑著,根本沒有去阻攔。

而其他人卻是急了,比如韓刀月和慕容雪,可是急有什麼用?喬君的性格大家都清楚,說出的話,等於潑出去的水,根本不會收回來。

而凌珊珊要立威,這一戰在所難免!

「可否出去一戰!」喬君淡淡的道。

「如你所願!」凌珊珊表情冷漠無比,說著,她已經消失在了眾人面前。

喬君暗暗一驚,沒想到這美女隊長就連穿牆術都會,看來實力不一般啊!

喬君對著金副旅長敬了一個禮,隨機拉開門向著訓練場走去,其他人緊跟其後。

訓練場中心,凌珊珊如同一尊女神雕像般,站立在綠化草坪上。

神色根本沒有任何波動!

她完美絕倫的苗條身材,在夕陽的斜暉下,拉得修長,看呆了所有巡邏的士兵。

喬君來到她身前五米處停下,淡淡的看向她,「你先出招,還是我先出招?」

「你!」凌珊珊看著他,如白玉般的貝齒輕啟,吐出一字。

喬君沒再廢話,抬手,食指頭緩緩伸了出去……

頓時,一股無形的真元波動,爆體而出,很快在半空之中突兀的凝聚出了一根巨大無比的金色手指,這跟手指上金光閃閃,氣勢磅礴到了極點,彷彿要將將整個訓練場夷為平地!

這是【神龍爪】當中最難練的一招,指壓神通。一旦施展出來,將會耗費他一半的真元。

可是喬君不管那麼多了,他今天非要教訓一下這娘們不可!否則這娘們以後必定會嘲笑自己!

此時此刻,操場上聚集了將近三百多看熱鬧的人,他們看著半空之中,那金光閃閃的巨大手指,各個神色駭然到了極點!

這跟手指,一看就知道力量恐怖無比,一旦壓下來,就連整個操場逗經不起這一壓,試問站在手指下面的凌珊珊會承受的住?

金副旅長,韓刀月,慕容雪,猛牛,苦瓜僧,山椒等人全都看呆了,他們沒想到喬君竟然這麼厲害,一上場,就用這麼恐怖的招式。

那凌珊珊能接的住喬君這一指頭嗎?

所有人為凌珊珊捏了一把汗。

金副旅長的眉頭突然皺了起來,他原本以為兩個人只是簡單的比試下拳腳而已,可是他們竟然動真格了,他如果再袖手旁觀,一旦兩人失手打傷對方怎麼辦?

「雷神,住手!大家都是戰友,沒必要傷了和氣。今後還要精誠團結,一起執行任務呢。你們現在結下樑子,以後怎麼化解?」

凌珊珊在周身剛打出幾道真元凝結而成的防禦牆,準備硬抗之際,金副旅長就在一旁大聲喝斥了起來。

「我輸了!」

喬君淡淡的看了一眼凌珊珊,說完這句話,便收回了手指頭,隨機轉身離開了。

隨著他的離開,虛空之中,那根金光閃閃的真元手指也慢慢的淡化,而後徹底的消失不見了。

喬君之所以這麼輕易的離開,並不是因為怕結下樑子,而是他發現凌珊珊在打出真元護牆的時候,他注意到了凌珊珊臉上的吃力表情。

按理說像她這樣有著築基九層實力的人,打出真元護牆,那隻需要抬抬手就可以了。可她卻顯得很是費力,這就說明了一個問題,凌珊珊受了嚴重的內傷。

之前,這冷的像冰塊似的美女隊長,其實一直在掩飾自己的內傷,導致連喬君這樣的神醫,都沒能輕易察覺出來。

現在不一樣了,她的吃力的表情出賣了她自己,也出賣了她的內傷。

剛剛喬君一眼便猜出,美女隊長肯定受過非人的折磨,導致她氣血兩虛,無法運功自如。

但可惜,對方是個女人,他不能用神識隨便掃。否則的話,以他的醫術,一眼就可以看出,凌珊珊到底得了什麼病。

因此,即便是勝了凌珊珊,他喬君也不光彩,所以他選擇了退讓,給凌珊珊一個台階下。

凌珊珊暗中長長的舒了一口氣,她很清楚,如果剛剛那一指頭落下來,她肯定接不住,她很有可能就一命嗚呼了。

「怎麼走了?」

奉旨不婚 圍觀的群眾,原本還想看一場精彩絕倫的對決呢,現在喬君竟然莫名其妙的走了,這也太掃興了吧?

夜幕降臨,一輛綠皮軍卡,悄然開出了SSSSS集團軍區基地的大門。

換了一身嶄新特質迷彩服的喬君,韓刀月,慕容雪,凌珊珊,猛牛,苦瓜僧,山椒等人都面無表情的坐在車廂的兩側。

他們趁夜出發,目的就是不想驚動這裡的任何人。

綠皮軍卡車沿著山路,緩緩前進著,車廂內因為有個美女冰塊的存在,氣氛異常壓抑,六人誰也沒有開口說話。

寒門貴子 正在閉目養神的喬君,突然想起了雄霸的乾坤袋,他在想那傢伙的乾坤袋裡,肯定有好東西。

於是直接對著眾人,他拿出乾坤袋,將神識掃了進去。

一看之下,喬君頓時大吃了一驚,這乾坤袋裡除了幾疊鈔票之外竟然還有數都數不清的丹藥瓶,其中療傷用的丹藥就有好幾種。

除了丹藥之外,還有幾本修真者都常用的法術秘籍,比如御空術,穿牆術,藏身術,遁土術,遁甲術,傳音術。

還有好幾十張不知道用途的符籙。

不過喬君的神識並沒有停留在這些符籙上,而是停留在了一把長劍上,這把劍通體黝黑,但給他的感覺卻特別奇怪,他總感覺,這把劍跟他有某種神識共鳴。

似乎,只要用神識掃一下,他就能輕易掌控它似的。

「飛劍?」

喬君的腦海中突然冒出這兩個字來,他現在確信這把長劍就是傳說中能御空的飛劍。

所有的飛劍都是用神識來操控的,而這把長劍,既然跟他有神識共鳴,這就說明,它就有著飛劍獨有的特徵。 「喂!你拿著一個破袋子,高興什麼呢?」韓刀月看到喬君對著一個破袋子,眼睛都直了,頓時,沒好氣的問道。

喬君嘴角抽抽搐了幾下,這是破袋子嗎?這可是乾坤袋,能裝十幾輛大卡車的乾坤袋,是你沒見識,孤陋寡聞好不好?

「這是乾坤袋,專門用來裝東西的。」喬君解釋了一句。

「乾坤袋?看的挺普通啊,它能裝多少東西?幾塊麵包都裝不下吧?」韓刀月噘著嘴說道。

「要是我說它能裝下一個團的彈藥庫,你信嗎?」喬君問道。

「就這破袋子啊?誰信啊?」韓刀月不相信的說。

「呵呵,你不信,有人自然會相信。我建議你去問隊長。」喬君瞥了一眼凌珊珊,淡淡的道。

「問她?還是算了。」韓刀月小聲嘀咕了一句。跟一塊冰塊說話,她寧願休息一會。

「雷神手中的乾坤袋,絕非不是普通的袋子,它外表看起來破破爛爛的,但裡面卻是暗藏玄機,有著一片巨大的空間,裝下一個團的彈藥庫,綽綽有餘。而且它沒有任何分量。」凌珊珊冷冰冰的說道。

「這麼神奇?」

車廂內的其餘五人頓時吃驚不已,一個破袋子竟然能裝下一個團的彈藥庫,而且還沒有分量。這也太那啥了吧?

喬君收起乾坤袋,看向張大嘴巴的韓刀月,有些好笑的問道:「現在相信了?」

「你說,你是不是還有這種破袋子,送我一個!」韓刀月盯著喬君,臉上掛著期盼之色。

「沒有!」喬君直接搖頭,這種好東西,本來就稀少無比,你以為這是大白菜啊?

「小氣鬼!」韓刀月嘟了嘟嘴,有些不悅。

喬君沒有理她,而是從乾坤袋裡找出一本秘籍,準備趁此機會,修鍊一下御空術。

「你看的什麼書?怎麼這麼破?」身旁的慕容雪好奇的問道。

婚姻歷險記 「御空術,學會了可以在空中隨心所欲的飛行。」喬君說完這句話,便翻開御空術的第一篇,認真的看了起來。

猛牛和苦瓜僧看到喬君拿著一本破書看了起來,臉上都掛著若有所思的神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