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

「轟隆!」

剎那間,一道道氣息再度傳了出來,一道道虛影形成,足足二十道,直接衝上前去,將陰柔男子團團圍住。

「什麼?」

看到這一幕,這一下頓時讓周圍之人再度色變了。 那邊場面已經失控了,還有人想拍照。那個小寶知道那個男人是誰嗎?還敢這麼做,萬一得罪沈呈了,下場會很慘的,顧不得那麼多了,簡渙之趕緊跑過去,一把抱住木小寶的身體,把人往後拽,「小寶,你冷靜點。」

被人拉走的木小寶,走的時候還用手指著沈呈,「等我四叔醒來了,我就要告訴我四叔你喜新厭舊,要娶別的女人,我要把你拉入黑名單,你這個壞人!」沖著沈呈比了兩個小尾指。

幸好他這個位置離熱鬧的區域有段距離,否則木小寶那大嗓門一定會招來不少人的注意,木小寶走後,沈呈沖著服務員招手,讓人過來打掃衛生。

簡渙之把人拖出去的時候,被人攔住了,「小朋友,你們還沒買單呢。」

從來沒自己花過錢,身上也沒錢的簡渙之聽到這句話臉瞬間紅了,一臉窘迫看著木小寶。

還沒揍幾拳,就被拖走,滿肚子氣的木小寶用力掙脫簡渙之的手,拿出自己的銀行卡遞給對面的服務員。

買了單,坐著電梯下到一樓,從電梯出來后氣呼呼的木小寶背著手往外走。

簡渙之追上后,為木小寶的脾氣感到擔憂,「小寶,你不可以這樣,你怎麼能打他呢,有什麼事情不能在後面解決?」

「打他?」敢拋棄他四叔,玩弄他四叔的感情,打算什麼,「我沒叫人來把他揍成蒜泥,已經算給我四叔面子了。」

他現在是知道了,這個小寶的脾氣太硬了,而且還很火暴,這樣怎麼能行,哥哥說,男人就要喜怒不形於色,「你知道他是誰嗎,我在新聞上看過,他是沈呈,沈氏集團的繼承人,你得罪他了,你爸爸媽媽怎麼辦?」

「……」怎麼辦?他爹地要知道,沈什麼人凶他,分分鐘把沈什麼人分成三段射到太空去。

一肚子氣都快氣到爆炸了,木小寶不想跟簡渙之說話,他現在就回去把這件事告訴媽咪,讓媽咪知道,這個沈什麼人是壞人,四叔最聽媽咪話了,只要媽咪說不要四叔跟負心漢在一起,四叔絕對不會給沈什麼人機會。

「小寶,我看,你還是快點回去跟他道歉吧,然後,再告訴你爸爸媽媽,讓他們賠禮道歉,不然事態只會變得更嚴重。」就在簡渙之替木小寶著急的時候,兩人的去路被一輛開來的轎車攔住。

下車的男人特別眼熟,好像在哪兒見過。

當人繞過車子走到他們面前時,簡渙之想起來了,這個男人,就是之前跟語姐姐抱在一起的人。

他怎麼在這裡?

而且,他怎麼看著小寶,難道他們是認識的?

簡渙之立刻看向木小寶,「他是你的爸爸?」

木小寶還未說話,對面的馮少啟就先接了句,「寶少爺,紀總說,這段時間,姜助理會負責你的生活起居,姜助理已經在回去的路上,我送你回家。」

紀總?「你爸爸不會是……」

怎麼可能那麼巧……

震驚的簡渙之眼睛瞪大。

看了眼打開的車門,要上車的木小寶回頭瞥了眼簡渙之,「嗯。」回答了簡渙之的問題以後,木小寶還要特地強調一句,「在我爹地的字典里,沒有給人賠禮道歉一說。」他從來不給負心漢道歉!

原來他就是木小寶,那個木兮的兒子,這些他知道,因為有段時間,語姐姐去景城還住在紀家,所以對於這些人他是有了解的。

緩過神來的時候,對面的木小寶已經上車了。

旁邊這個小男孩的臉有點相熟,不過馮少啟一時間想不起來在哪兒見過。

在馮少啟和簡渙之對望的時候,車裡傳來木小寶的聲音,「老馮,那是小狒狒的兒子,你讓他上車吧。」

「費亦行的兒子?」費亦行什麼時候有那麼大的兒子了?如此隱秘的事情,為什麼他不知道?

就在馮少啟震驚的時候,簡渙之自己上了車,上車后,第一件事就是繫上安全帶。

看了眼旁邊的人,簡渙之暗暗壓了一口氣,他怎麼都沒想到,自己會遇到木小寶,他聽語姐姐說過,這個木小寶跟他長得很像,還說木小寶長得很老沉,也很聰明,像大人,可是今天一看,他並不覺得木小寶比自己聰明,他覺得自己比木小寶更像大人。

望著開車的人,「老馮,我不回家,我要去找我媽咪。」

「太太已經回家了。」說話的時候,馮少啟還看了眼木小寶旁邊的人。

「嗯。」回家就好。

語姐姐說,木小寶的媽媽跟她是朋友,那他去找木小寶的媽媽幫忙也許就可以找到語姐姐然後兩個人再回家。

在馮少啟開著車送兩人回去的時候,路上穿梭著幾輛車,車裡的人都是簡家派出來找簡渙之跟簡語之的。

接到人的馮少啟給姜軼洋回了一個信息后,立刻讓人把費亦行查個底朝天,紀總這兩個助理,還真是一個會比一個瞞事,上回讓費亦行逃過一回,這一次,這件事要是真的,他一定好好跟費亦行談談規矩。

……

從機場離開后,本來要直接回去的,可是想到紀總讓自己照顧寶少爺,他是不是該學著費亦行,給寶少爺送點禮物拉近下關係?

正在專櫃挑東西的姜軼洋,忽然感覺渾身不自在,背後像是有什麼人盯著自己,目光垂落的姜軼洋往旁邊挪步,走到有鏡子旁邊,想往後看的時候,感覺到自己的手好像碰到了什麼。

收回目光看向旁邊,望見跟自己拿了同樣東西的姜尤珍。

「真巧,姜助理,我們又見面了。」

不知道背後盯著自己的人,是敵是友,更何況,他也不想跟姜尤珍這些人有過多的牽扯,姜軼洋眼神冷漠,收回目光後繼續給木小寶挑選東西。

本來姜軼洋就不喜歡她,書房那件事過去后,姜軼洋對她的態度更冷淡了,關心姜軼洋的姜尤珍跟了過去,見姜軼洋撿起一個裝滿果凍的背包,姜尤珍笑著問了句,「你打算送給誰,是小寶嗎?」

「……」

姜軼洋仍舊沒有理會姜尤珍。

「你的手好些了嗎?」

「有沒有去看醫生?」

「要不要緊?」

「傷到筋骨了沒?」看到姜軼洋的手包紮著一層厚厚的紗布,心疼的姜尤珍在詢問的時候,一時間忘記了距離,人離姜軼洋越來越近,就在她的手快碰到姜軼洋包裹傷口的紗布時,選好東西的姜軼洋轉身去了收銀台。

姜軼洋到了收銀台買單,姜尤珍又跟了過來,有些不耐煩的姜軼洋當場想把東西丟回去走人。

接過姜軼洋東西過機的收銀員,難得在商場看到長得那麼帥氣和如此有氣質的母親,笑著誇讚一句,「夫人,你真有氣質,你的兒子長得好像你。」

大概是以前,沈呈剛到景城露面的時候,費亦行那傢伙,拿著他開了一句玩笑話,再加上他跟姜尤珍都同姓,以至於聽到有人說他跟姜尤珍長得很像的時候,姜軼洋下意識看了幾眼姜尤珍。

在姜軼洋看過來的時候,心裡激動的姜尤珍多想告訴姜軼洋,自己就是他的母親。

從來說一不二的自己,唯獨面對這個兒子,哪怕說了不要再來打擾他的生活,她還是剋制不住內心對兒子的擔憂和愧疚想念,想要多見見他,哪怕躲在背後,她也滿足。

跟在紀總身邊那麼多年,他都沒怎麼留意自己的長相,也就看照片的時候,才知道哪個是自己,真要他去回想自己的長相,他記不清了,也描繪不出那個樣子,更加別說,姜尤珍跟自己長得像不像,他一點都看不出來。

只以為是店員出於禮貌誤把他們當做母子,沒有過多懷疑什麼,收回目光的姜軼洋買單后,接過東西離開。

興許是對方根本沒想到他會突然回頭,在他回頭的時候,那個來不及躲閃的身影就像是照片一樣瞬間定格在姜軼洋腦海里。

姜軼洋立刻拿出手機給人發信息,讓人去追查這個可疑人物,他倒要看看,是不是上回那個把匕首掉在他這裡的人。

從店裡出來,姜尤珍一直跟著姜軼洋,看到姜軼洋受傷的那隻手拿著手機,心疼的姜尤珍趕緊勸了句,「那隻手不要拿重物,會影響康復留下後遺症的。」

要留意四周,尋找可疑人物的姜軼洋根本沒有多餘的時間能理會姜尤珍。

剛剛姜軼洋買單的時候,她看到姜軼洋卡上的餘額就剩下一毛九,想起木小寶說的那些話,姜尤珍忍不住說了句,「你不要把錢全部都交到費亦行那裡去,自己也要留點,吃個飯應個……」

都跟到地下室停車場了,姜尤珍還不走?實在是受不了姜尤珍這種熱情關懷態度,姜軼洋打開副駕駛車門,把東西丟進車裡后,重重關上車門。

「砰——」

被嚇了一跳的姜尤珍目光怔怔看著對面拉下臉的人。

別說是錢了,他就算是把自己的命交給費亦行,也輪不到這個姜尤珍來評論吧!「姜女士,謝謝你對我的關心,但是,那些都是我的私事……」

剛剛車門關的那麼用力,姜軼洋的手一定很痛吧,姜尤珍趕緊捧住姜軼洋的手,「你的手……」

向來知道輕重的姜軼洋,不知道為什麼,就是無法接受姜尤珍接近自己,特別是面對姜尤珍的關心,他會覺得那麼反感,實在是受不了了,姜軼洋用力甩開姜尤珍,「你有病吧!」

「我……」姜軼洋不知道自己的身份,一定會覺得她這麼說特別反常,可是她就是無可克制那種出於母親本能去關心孩子的言行舉止。

姜軼洋豎起手打斷姜尤珍的話,手指著對面還想過來的人,本來就反感姜尤珍接近自己,現在看到姜尤珍楚楚可憐看著自己,好像自己做了什麼事情傷害到她,一股無名火躥起,惱怒的姜軼洋忍住這口氣,警告一句,「像你們這種人,離我遠點,否則別怪我不客氣!」

像他們這種人……

那嫌棄的語氣讓姜尤珍瞬間紅了眼眶。

不敢再過去半步,怕打擾到姜軼洋。

那蕩漾在眼眶的淚花,直到車子開出停車場才隨著眼角滑落。

……

從梁帥那裡出來后,回到自己的租房,打開電視和手機在找工作的夏明義,聽到電視上新聞插播的聲音,沒有理會繼續找工作。

「插播一條最新的消息,景城市中心發生車禍,一女人醉駕撞上路邊護欄,被發現的時候,已經倒在駕駛室上,醫生趕到事故現場,醉駕女子因為失血過多當場休克身亡,根據最新消息,醉駕女子姓周,是景城人士,今年二十五歲。」

姓周,景城人,二十五歲……

緩緩抬起的臉龐,盯著電視機看的時候,除了無法置信還有震驚……

鏡頭沒有近距離拍攝,但是那輛車,還有那身衣服他記得,就是周彩妹。

他把周彩妹送到那裡他就去找項立升了,之前江別辭跟他說,周彩妹會被判坐牢,為什麼還能出來? 然後,路彥琛發現,魅影的確沒有說謊。

在他去醫院殺葉一朵之前,的確去過一個銀行,去保險柜里拿過東西。

可是,之前有一段監控,被人黑了,根本不知道,在魅影之前,去保險柜里放東西的人,究竟是誰。

好像這件事情,跟找路彥昭一樣,線索查到了,又中斷了。

路彥琛心裡擔心,這個想要殺葉一朵的人,一天不除,他總覺得寢食難安。

如果葉一朵再出事,他還能跟這次一樣,這麼及時的趕到嗎?

路彥琛查到晚上十二點的時候,柳清清過來,勸他回去休息:"老大啊,你回去休息吧,都這麼晚了,就算是這件事情緊急,你交給下面的人來調查就行了,也不用你親自上陣啊!"

路彥琛搖了搖頭:"不用了,我自己盯著,我放心,對了,你怎麼來總部了,我不是說了,再調離總部之前,你回去休息就行嗎?"

柳清清笑了笑,自嘲的開口道:"老大,你別這麼防著我,我這幾天已經冷靜下來了,知道了自己前幾天的樣子,的確有點太魔怔了,你把我調離總部,是對你我都好的選擇,只不過,我這幾天,還是呆在總部比較安心,畢竟,我這樣的人,閑下來,總是不適應的!"

聽到柳清清這樣說,態度也較之前在醫院,緩和了許多。

路彥琛最終點了點頭:"行,那你在離開之前,繼續在總部吧!"

柳清清笑了笑:"那我陪著你一起調查!"

路彥琛"嗯"了一聲,沒有再給她說什麼。

快一點鐘的時候。

路彥琛依舊在調查。

柳清清安靜的忙前忙后,也不去打擾他。

只不過,柳清清勸不走路彥琛,葉一朵來勸,路彥琛的態度,卻立馬不一樣了。

已經一點多了,路彥琛忙著調查,什麼都顧不上。

結果,他的手機響起來。

這個點,他以為葉一朵早就睡了,所以,就沒有想著早早回去。

結果,葉一朵打電話過來。

看到來電顯示的時候,路彥琛有幾秒時間,腦子裡都是空白的。

他獃滯的看著來電顯示,片刻后,搖搖頭,讓自己清醒了一下,趕緊接通電話。

葉一朵的聲音,聽起來有點疲憊:"喂,你在幹什麼呢?路彥琛!"

聽到她的聲音,路彥琛就下意識的皺眉:"聲音怎麼這麼疲憊,都一點多了,你還不睡覺嗎?"

葉一朵的聲音頓時有些委屈:"你還說我,都一點多了,你也不回來,我睡不著!"

路彥琛有些哭笑不得:"之前在醫院的時候,你不也能睡著嗎?"

葉一朵嘟嘴,態度有些蠻橫:"那不一樣,今天發生了那樣危險的事情,我這心裡不安,睡不著,你要理解一下啊,再說了,都幾點了,你說我不睡,你自己也沒睡覺啊,我擔心你,你到底在幹嘛呢?"

路彥琛看了看面前的電腦,無奈的伸手扶額:"我……我在調查一些東西呢,很快就回來睡覺!"

葉一朵沒好氣的開口道:"讓我猜猜,你在調查什麼吧,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你現在調查的,應該是跟今天來殺我的人有關吧,小夢說,對方殺我,有可能是你的仇家,可是,我卻不這樣認為,如果是你的仇家,幹嘛不抓我啊,抓住我,直接威脅你就好了,或者,給我注射毒藥,不致命的那種,可以拿著解藥,控制你做不願意的事情啊,可是,這些都不成立啊,他給我注射的東西,是想要一下子要了我的命,還不想讓你查出來,他究竟是誰的那種,我估摸著,這人,十有八九,是跟我有私仇,或者,跟我們家裡有仇!"

葉一朵說的頭頭是道,路彥琛沒好氣的笑了笑:"你說的呢,也的確很有道理,但是,這件事情究竟如何,我還要慢慢調查,你就別跟著瞎操心了,你放心,我會查清楚的,不會讓你繼續擔驚受怕,你好好睡覺!"

葉一朵聽到路彥琛讓自己去睡覺,立馬不開心了。

她氣呼呼的說:"你以為我是真的睡不著嗎?"

路彥琛愣住了:"不是你說,你睡不著嗎?"

葉一朵生氣的直嘟嘴:"我哪裡睡不著啊,你沒聽出來,我的聲音很疲憊嗎?我這是心累的,我一直在等你啊,你不回來,我擔心的睡不好,你趕緊回來吧,我一直在等你,調查的事情,我個人覺得,真的不急於一時,他總不至於昨天剛失手,今天又派人來吧,你還是趕緊回來休息吧,你要是累垮了,我更沒安全感了!"

聽到葉一朵這樣說,路彥琛的心裡,莫名的有些甜:"是嘛,我對你來說,這麼安全可靠啊!"

葉一朵輕哼哼:"那是,你要是不給我安全感,我也不找你當男朋友啊!"

葉一朵的情話,說的相當給路彥琛信心。

路彥琛的一顆心,被填的滿滿的。

他笑了笑:"好,既然你都這樣說了,那我很快,就回來!"

葉一朵開心的連連點頭:"嗯嗯,你如果不回來,我今天晚上就不睡覺了!"

路彥琛也是拿她沒辦法。

他無奈的笑了笑:"好好好,為了你早點睡,我早點回來!"

路彥琛說完,葉一朵那邊,立馬就掛了電話。

路彥琛頓時忍俊不禁,這丫頭,還真是可愛,好像她電話遲一點掛斷,自己就會變卦似的。

他一臉甜蜜的笑容,站了起來,打算回家。

不遠處,柳清清看到路彥琛臉上的笑容,她恨不得將手骨捏碎了。

她都這麼努力了,怎麼還弄不死葉一朵這個賤人!

路彥琛跟自己說話的時候,冷冷淡淡的。

她關心他,勸他回去休息,他無視自己的話。

可是,葉一朵那個女人,說一句,頂自己十句。

她不甘心,她真的不甘心。

看著路彥琛離開的背影,柳清清只能不斷的安慰自己,她本來就是想要他走的。

他不走,自己怎麼救魅影呢!

可是,他真的走了,自己為什麼這麼難受呢!

人,果真是個矛盾的東西!

柳清清站在原地,反覆糾結了許久,開始自己的計劃。

暗夜組織總部,兩點鐘的時候,突然斷電,頓時,所有的地方,一片黑暗。

在備用電源啟動后,魅影已經消失不見了。

路彥琛回到家裡,安撫了葉一朵一番,這才回隔壁,洗澡睡覺。

結果,他剛洗完澡,就聽見手機響了。

"老大,魅影逃走了!"柳清清的聲音,在這夜裡,格外的清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