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有辦法,將他的靈魂從這傀儡里抽出來?」

易林問道,「如若成功,我可給你十滴本源心血。」

聽到有十滴本源心血,巨龍眸光一下子變得熾熱起來,但想清楚后,它搖了搖頭:「雖然驅散了怨氣,但你兒子的靈魂已經與這傀儡徹底融為一體了,不分彼此,我從沒有見過如此詭異妖孽的傀儡術,能夠如此完美地將二者結合在一起。」

「所以你的意思,我的兒子以後就只能是這幅鋼鐵傀儡模樣嗎?」

易林聲音一沉。

「我也很無奈,但事實如此,抱歉。」

巨龍搖頭。

易林深吸一口氣,握緊了拳頭,眼中有殺意瀰漫!

安魅兒!!!!!!

這個瘋狂的女人,連自己的兒子都能下手!

以後若是再遇到,絕對不會放過!

「你走吧,我信守承諾,不殺你。」

易林說完,便欲帶著易笑離開。

「等等。」

巨龍卻是喊住了易林。

「何事?」

易林停步,轉身。

(本章完) 當祝子姍投來詢問的眼神時,羅陽微笑著點了點頭。

當時祝媽媽中了彼岸花的劇毒,羅陽也是給了點類似清水的葯她吃,便好了。

祝子姍吃了潭水后,俏臉的不安神色便消散了大半。

只聽門口處響起長真子的怒喝:「誰敢在這裡鬧事?!」

這句話很宏亮。

可是沒人有回答,好像鬧事的人已走了。

隨即安靜到了極點,這個現象讓人有點不適應。

先前明明有人在門口打架,忽然就寂靜到落針可聞的地步,羅陽都想不明白是怎麼回事。

心裡還在想會不會是血煞門的門主回來了。

可是又沒聽見恭維的話音,甚至連一般的說話聲都沒了。

世界彷彿一下子變成只有羅陽和祝子姍二人,遠處有車聲傳來,更顯得院子門口發生的一幕很詭異。

明明聽見有人打鬥,兩位長老出去后,便不再回來。

羅陽和祝子姍你看看我,我瞧瞧你,也想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以羅陽的聽力,還是可以聽到一些東西的。

雖是沒人說話了,但有輕微的腳步聲響起,並不是來正屋客廳的,而是進了另一間房間。

這就奇怪了。

黎所當婚,總裁老公深寵 誰來了呢?

羅陽既好奇又緊張,單憑這個架勢,便知來者不是普通人。

現今正是非常時期,莫非有人來告密?

可是羅陽沒跟什麼人提過自己想好的AB計劃,B計劃還是在來的路上才跟祝子姍說的,還有誰知道?

站在屋裡空想,那沒有用。

羅陽知道血煞門兩位長老是沒有能力覺察出周圍有沒有陰魂的,於是要陰魂出竅去探聽消息。

只是這座院子當時是布了攝魂陣的,若還存在,那對陰魂傷害挺大的。

左右計較了一番,覺得還是肉身去行動更為安全。

若被人看到了,大不了說出來散步,諒他們也沒奈何。

打定了主意,羅陽便咬著祝子姍的耳朵,悄聲道:「我出去一下。有什麼辦法弄走門口那個人?」

在正屋客廳門口,有一個男青年立在那兒,顯是監守羅陽和祝子姍的。

祝子姍也踮起腳尖跟羅陽說悄悄話。

當她升高身子時,羅陽便覺得有兩團彈性的溫柔由下向上一路摩擦上來。

為了方便祝子姍說話,羅陽雙手便捧住她的臀,將她固定在身上。

這樣二人的身高就持平了。

要說悄悄話,彼此只須將嘴湊到對方的耳畔就可以了。

祝子姍嬌羞一笑,羅陽則輕啄她的紅唇,自然是為了給她勇氣。

「門外有攝像頭的。」祝子姍耳語道。

「我知道。你有辦法弄走門口那人?」羅陽問。

想了想,祝子姍點頭。

於是羅陽便緩緩放祝子姍下來,此時又可以感受到有兩團彈性的溫柔由上向下滑下去。

祝子姍便以正常的話音說道:「老公,你怎麼?」

一面說,一面扶羅陽到椅子上坐下。

門外的那個男青年不為所動,沒有轉頭,顯是被叮囑過,只負責看緊二人就行。

祝子姍連忙喊道:「快來人!」

畢竟是門主的千金,門口那男青年只得走到門口朝里張了一眼。

見羅陽渾身顫抖,那男青年便問道:「怎麼了?」

祝子姍焦急道:「你快去拿一碗水給我,要加鹽,快!」

不過那男青年不肯去。

「長老吩咐過我,要看著你們,不能讓你們逃了。」

「如果我老公死了,你擔負得起?就算你有十顆腦袋也不夠掉!」

門主千金生氣,這可不是小事。

雖說門主失蹤了,但誰能保證在某一日不會回來?

那男青年猶豫了一下,便去了。

這時羅陽啄了幾下祝子姍的紅唇,輕聲道:「我出去一下,你待會想辦法擋一下他。」

祝子姍說道:「那你小心。」

二人話別,羅陽便溜出了門口。

院子里很安靜,走在迴廊上,腳步要放很輕才不弄出聲響。

當能聽見房間里的談話聲時,羅陽便停住了腳步。

只聽無為子極為恭敬道:「我們血煞門一向都想結識你們八仙堂,你們想要的人,我們已……」

就聽了這半句,忽然沒了下文。

隱隱之中,羅陽覺得裡面的人知道外面有人偷聽。

隨即聽長真子怒道:「誰在那裡?!」

急退回正屋客廳已來不及。

羅陽乾脆說道:「長老,是我。請給點解藥,不然我要死了。」

聽見是羅陽,長真子話音更怒了。

「你敢來偷聽?!」

「長老,我剛走到這裡,偷聽什麼?」

被羅陽這麼一反問,長真子語塞了。

這時無為子冷道:「解藥會給你的。別再鬧了。你辦事不力,教訓一下你,給你點毒藥嘗嘗,死不了。快走開,再鬧就按門規處罰!」

羅陽不是血煞門的門徒,怎麼這樣說?

忽然之間,羅陽明白了。

無為子是不想讓房間那人知道羅陽的真實身份。

想來想去,恐怕也是跟血煞子有關。

不過適才聽說的話,顯是要捉住什麼人交給來者。

這八仙堂從來沒聽過,不知是什麼來頭。

想著想著,心頭一震,嚇出一身汗來。

記起曾有人要血煞門幫忙捉走洪佳欣,難道來的人跟張靜或祖孫二人有關?

一面想,一面退回正屋客廳。

祝子姍見羅陽臉色極為凝重,知道發生了非同尋常的事。

「怎麼了?」她上來幫他擦拭額頭的汗珠。

「我先打個電話。」羅陽說道。

打洪佳欣的手機,沒人接聽,羅陽更著急了。

當時本想帶洪佳欣來的,想到那樣也不安全,就讓她跟陳小芸回去。

再分別打陳小芸和裴喜翠的手機號碼,也沒人接聽。

至此,一股無明業火從心底冒起來,羅陽想去找兩位長老火併。

「怎麼了?」祝子姍更驚訝了。

我的極品美女老婆 「出大事了!我去找他們談談!」

羅陽又要出去,剛好碰到端著一碗鹽水來的男青年。

「你不能出去!」那男青年上來攔路。

正在火氣上的羅陽只一掌,便打得那男青年跌倒在地,爬不起來。

剛走出兩步,手機鈴聲響了。

來電顯示是洪佳欣打來的,羅陽連忙接聽。

「班長,你們沒事吧?」羅陽問。

「姐被人圍攻了!」

聽她說話,便知她還沒有喘過氣來。

「你們脫險了沒?」羅陽關心道。

「現在沒空跟你說。待會再打電話給你。姐沒事。」洪佳欣說道。

說完,便掛了機。

羅陽算是鬆了一口氣。 「那個,或許我可以暫時跟著你。」

巨龍說道。

「為何。」

「我活了一千多年,閱歷豐富,對這無盡海域甚至比海族還要了解,或許能幫到你。」

巨龍說道。

「條件。」

易林眸光一閃,天下沒有白吃的晚餐,他可不會認為這巨龍會平白無故地跟著自己。

「如果我真的幫到你了,希望你能給我幾滴本源心血,你本源心血那麼多,用你幾滴,對你來說也沒有損失對吧。」

巨龍說道。

易林眯著眼,沉吟了一會。

看著易林思考猶豫,巨龍一顆心也提到了嗓子眼上,易林的本源心血對它而言可是極為大補之物,如果能長時間的吞噬,它實力的恢復速度將會大大提升,並且還能在潛移默化中改善自己的肉身,消除暗疾。

如果一月能吞噬一滴,最多兩年,它便能重登巔峰!

踏足封號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