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王兄還真是用功,我也找一個地方修鍊去了,」

蘇勇看了王毅一眼, 盛寵黑客新娘 ,對他而言,他想要找一個更偏僻的地方,已好自己在融合王毅給他的靈石,他心中也是激動不已,想看看自己吸納了這百枚靈石,修為能否再進一步,

而端坐與地的王毅更本就沒有再理會他,而是一心一意的在凝聚仙力,這無數仙氣全部匿藏在他的皮膚毛孔之內,此刻他要將這仙氣全部給引入血肉之中,以便在這特殊的環境下打造屬於自己的內丹,

如絲如縷的仙氣好似數萬條蟲豸一般,在王毅的體內不停地攀爬,渾身上下頓時感到奇癢無比,王毅微微皺起了雙眉,神情不變,忍住了這巨癢,任由這仙氣在自己體內來回穿行,

王毅現在是鍊氣期的修為,現在全身上下的仙氣來回穿行頓時就感到自己腹中凝結出的米粒般大小的丹田正在快速凝結,變得越來越大,

原本沒有修鍊的功法,王毅不好修行,但是現在有了,更有用之不盡的仙力王毅這修鍊的速度也將會越來越快,

「這鍊氣期和胎息期是修士築基階段,要點是煉精化氣、鍊氣化神、煉神還虛,根基牢固,日後修鍊則會更加的強大,呵呵,這仙力我就毫不客氣的收下了,」

端坐與地的王毅斜嘴一笑,連忙大口的吸了一口氣,這口氣頂入肺中,連忙調動全身上下的經脈,與這天地融合,瞬時間王毅感到了自己好像騰空而起,在這後山中飄浮自由,竟有一種飄飄欲仙之感,

「就是此刻,」

王毅連忙將肺中一口氣,摒入丹田,激發丹田的吸收,頓時體內便傳來了一聲轟鳴,整個身體好似是堤壩崩塌一般,洶湧澎湃的流水便一瀉千里,勢如破如,難以阻擋,

四周無數飄浮在空氣中的白色仙氣,頓時就被牽引住了,迅速的融進了王毅的體內,在進入體內的一霎那,王毅感到了無比的舒適,還有一種說不出的充實感,

「爽,爽,爽,不過這還遠遠不夠,」

王毅大聲喝道,連忙再次吸扯飄浮在空中的仙氣,瞬時間無數仙氣瘋狂的湧向了他的體內,半空中的仙氣竟旋繞了起來,形成了一個巨大的錐形,好似暴風一般,無窮無盡的全部向王毅體內融去,

這錐形仙氣越來越大,直至影響了方圓百米,一時間無數弟子皆是目瞪口呆,神情震驚的看著王毅這個方向,

「什麼,這怎麼可能,」

「到底是誰,居然能如此吸納著後山的仙氣,要是再讓他這般吸收下去,必定會影響我們的修鍊,」

「沒錯,可是這仙氣的提供不是我們說的算,也不好妨礙與他,畢竟這是公平的修鍊,」

「此人到底是誰,我要去看看,」

無數弟子看見王毅這般瘋狂的吸收仙氣坐不住了,連忙向王毅的方向走了過來,

「恩,此子有些意思,他是如何進這後山來修鍊的,」

站在山頂的大長老看見王毅頓時輕咦了一聲,仔細一看,發現王毅居然只有鍊氣期的修為,倒是有一些詫異,不解疑惑的問道,

「呵呵,他是流丹閣新招攬的弟子,」

「哦,余長老就是此人降服了我護山凶獸,」

「正是此子,當日此子體內毫無修為,但是能降服我護山凶獸,可見他的不一般,他想成為流丹閣的弟子,我就允許了,」

「哼,這種事情只有兩種可能,要麼此子的修為在你我二人之上,我們看不出他的修為,要麼此子曾經是一個高人,但由於種種原因淪落到現在,雖然毫無修為,但是卻匿藏了一身的殺伐之氣,」

「恩,我也想過,所以我才沒招惹此人,只要此人不做出損害我宗門的事情,我也便不會過問,」

「恩,不過最好還是要找一些弟子來監視他,」

「這恐怕有些冒昧了,還是再等等看吧,」

「也好,」

「破,」

端坐與地的猛然爆喝一身,頓時身體之中傳來了一聲巨響,腹中丹田的小米粒瞬間變成了一顆如西瓜子般的大小,他在這瘋狂的吸納之下竟突破了鍊氣期,達到了胎息期,

「呵呵,現在我血管舒張、脈絡通暢、凝神納氣,更有這無數仙氣供給,我就在此地開始我的修鍊,」

王毅感受到了飄浮在空中的仙氣越發的稀薄,瞬時微微皺起了雙眉,他知道這無限制的仙氣提供時間到了,距離下一個階段還有數個時辰,

「就是他,」

「你一個胎息期的弟子怎麼跑到這後山來修鍊,」

「你是如何做到在短時間之內能吸收如此之多的仙氣,」

「你這般做法,也打擾了我們修鍊的節奏····················」

王毅睜開了雙眼,看見無數弟子站在了自己的面前,他們一個個的都在質疑,皆是一臉憤怒與詫異,

「哼,首先我是流丹閣的弟子,也是內宗的弟子,其次我雖只有胎息期的修為,但是我能降服本宗的護山凶獸,你們可以嗎,

至於這吸納仙氣便是各憑本事,你們有什麼權利來指責我,」

王毅站了起來,神情冷漠,話語冰冷,有一股冰凍三尺之寒,更是充滿了不懼的自傲,

「原來你就是最近傳聞的弟子,」

「囂張,實在是太囂張了,要不是這後山有禁令,我定會與你較量一番,」

「我們可是你的師兄,你居然這樣與我們講話,」

「呵呵呵呵,這世界本就是弱肉強食,師兄,哼,」

王毅看了這些弟子一眼,便不再理會,轉身便走,他想找一個安靜一點的地方,已好進行修鍊,他知曉正是因為自己吸扯仙氣太過顯眼,他們才來找自己的,要是自己無名,定是和他們扯不上一點瓜葛,

「好小子,你等著,在這次後山修鍊結束之後,你看我如何收拾你,」

「沒錯,實在是太不像話了,」

對於這些言論,王毅絲毫不在乎,更沒有一絲懼怕,他走了百米之遠,看見面前的岩石,右手緩緩抬起,直至高舉與空,體內猛的運轉起了仙力,無息之中調動了本尊靈力與身,猛的向著巨大的岩石砍去,

「嘣,,,」

頓時一聲巨響便爆發而出,這長達百米的巨大岩石瞬間碎裂,王毅沒有絲毫停歇,再次揮臂砍去,僅僅十幾息的時間,整塊岩石便被雕鑿出了一處洞穴,

緊接著,王毅便神情從容的走進了這洞穴之中,

無數弟子看見這一幕,皆是心身一震,一臉的震驚與駭然,他們難以想象一個胎息期修為的弟子怎麼這麼強,

「這····························」


「什麼,居然將這巨大的岩石給切開了,這可不是一個胎息期的修為就可以做到的,」

「此人看來有些手段,」


「恩,果真如我所想,此人應該是一個落魄修士,到時候我們與落雲宗比拼之時,順便帶他去吧,」

「哈哈,我也是這樣想的,」大長老與余長老互相看了一眼,便哈哈一笑,神情顯得極為欣喜,因為他們看出了王毅的不凡,

坐在洞穴之中的王毅沒有絲毫停滯,再次修鍊了起來,他知曉這修真與修仙最大的關卡便就是粉碎真空,若能成功,那便就可以一部升仙,否則還停留在修真階段,但是自己的本尊在異界之時,修為達到了歸一境大圓滿,在五行之力下已然能粉碎真空,所以這最基礎的修鍊最他而言,則是輕車熟路,沒有絲毫的困擾,

剛剛才突破到胎息期的修為,此刻修為已經穩定,居然又有了隱隱突破的跡象,但是外界已無仙力的支持,他只能蓄養精力,等待著下一次的爆發,

待他自身的準備已經達到巔峰之時,他便不再凝氣,而是清點了一下手中的儲物戒,從中拿出了那本記載丹藥知識的書籍,他一張一張的翻閱著,一絲一絲的對這陌生的丹藥認知著,

王毅全心全意的投入了修鍊,有仙力的時候他瘋狂的吸收,無仙力供給的時候,他便蓄養精氣,在不停地看著書籍,就這樣三個月匆匆而過,

在這段時間裡,王毅的修為從胎息期橫跨到旋照期後期,僅就差那麼一絲便就可以達到辟穀期,這個速度也是讓人難以想象,特別是那些弟子的眼中,已然將王毅看成了怪物,但是心中又充滿了憤怒與記恨,

「嘖嘖,我的天哪,我說王師弟,你到底是怎麼修鍊的,短短三個月的時間,你居然達到了旋照期後期,這實在匪夷所思,天才啊,你絕對是天才,」蘇勇神情詫異的看向王毅,震驚的說道,

「天才,」王毅聽到這這個詞搖了搖頭,看向了前方,便沉默不語,雙眼之中泛出了一絲無奈與苦澀,」

「呵呵,好了,王師弟這集訓的時間到了,下面我們宗派還有一場惡戰,我相信這次我們宗派定會打贏落雲宗的,」

「恩,但願如此吧,」 王毅看到蘇勇的修為從開光中期突破到了後期,心中也是暗自認可這異界的靈石對於仙界的修士來說是一個無上的修鍊至寶,

「蘇師兄,恭喜你的修為又精進了一步,」王毅看了蘇勇一眼,面帶微笑道,

「哈哈,全是你那靈石的功效啊,以後王師兄在任令堂內有什麼事情需要我幫忙的,我絕對不說二話,」

「好,謝謝蘇師兄了,」聽到這話,王毅點了點頭,雖仍是面帶微笑,但他已從這蘇勇的雙眼之中看出了貪婪之念,心中也是冷笑不已,

他若是分得清事情而索要也就算了,要是動了什麼歪念,那王毅絕對不會心慈手軟,

「王師弟,走吧,就在這幾天我們嵐仙宗將會選出十名弟子與落雲宗對戰,」

「好,邊走邊說,」

據王毅身後百米有三名弟子,皆是神情凝重,一臉的憤怒與不甘之情,他們原本可以在這後山修鍊突破自己原本的修為,但是誰知王毅的瘋狂修鍊讓他們無法突破,

更何況在這後山他們還不便與王毅發生爭執,但是現在修鍊已經結束,一切都不一樣了,

「袁師兄,你看我們是不是要·············」

「哼,沒想到那任令堂的蘇勇與這小子走的這麼近,怪不得講話如此囂張,但是阻礙我們修鍊,再加上話語不分輕重,今天我們便好好地教訓他,讓他知道什麼才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這姓袁的弟子,身穿藍色衣衫,腰間佩戴著一把銀色利劍,是內宗的精英弟子,現有融合期前期修為,更是內宗十大最具潛力的弟子,此刻他就如同一隻凶獸般,埋伏在了花草之中,正等待著最佳的出手時機,

殊不知,他們剛剛對話的聲音已然被王毅聽得一清二楚,王毅神情沒有一絲驚訝與不安,仍是面帶微笑的雨蘇勇閑聊宗內之事,但是其內心卻是冷笑不已,笑這幫弟子不知好歹,笑這幫弟子愚笨之極,

自己在後山明明警告了這幫弟子,但是竟還有弟子居然對自己打起了這種報復的心裡,實在是可笑之極,王毅也只能暗自感嘆是自己的警告不過強大,無法將他們全部給震懾住,

「好機會,上,」

百米之外的袁飛看準了王毅與蘇勇說話的間隙,也算準了距離,這百米之遠正適合他修鍊的一門攻擊劍術,

「劍流爆抗,」

袁飛當機立斷,鼓足了全身的力氣,拔尖向王毅與蘇勇二人猛的砍去,這一動作行雲流水,其間毫無間隙,可見此劍術已被他練得如火純情,

鋒利的長劍,劃破長空,在空中乍現出了一道優美的弧線,瞬時一道白光泛起,便猶如電閃雷鳴般,飛逝而去,只見一道極白的光芒爆閃而出,下一刻便就聽到了劇烈的轟鳴,

「什麼,」

站在原地的蘇勇猛的一怔,連忙回頭一看,瞬時緊皺起了雙眉,一臉的凝重之情,特別是看到了眼前的劍芒,心中頓時咯噔一聲,好似掉進了萬丈深淵一般,久久不能平靜,更是一臉的煞白,雙目瞳孔急劇收縮,露出了一抹恐懼之情,

眼角餘光一掃,竟發現王毅竟神不知鬼不覺的消失了,他消失了太過詭異,讓蘇勇感到了驚慌,自己實力可是開光後期,比王毅整整要高出一個境界,但是王毅的行動自己居然感嘆不到,這未免有些太不可思議,

「嘣,,,,,,」


宿營只感到一股極為強大的威壓猛的從天而降,壓得自己竟喘不過氣來,頓時就有一種全身血管爆裂而開的感覺,這是死死的被壓制住了,竟沒有一絲一點的反抗之力,

順著巨響聲看去,蘇勇看見了一個披頭散髮的男子,雙腳凝與空中,他右手背與身後,左手抬與胸前,手掌平伸,前方凝聚除了一道足有一米半長的錐形靈力,這錐形靈力散發著難以想象的威壓,竟給人一種窒息之感,

這讓蘇勇看的心驚不已,足足站在原地愣住了數息,才反應了過來,是此人將那極為鋒利的劍芒給破滅了,也是此人救下了自己的性命,

「前········輩,」蘇勇吞吞吐吐的講到,他發現此人的背影鯨魚王毅一模一樣,心中便越是急劇的緊張與不安,

「什麼,真的是你,王··········王毅,,,」

蘇勇怔怔愣愣的向前走了幾步,看了看凝在空中男子的面容,頓時神情一怔,一臉的駭然與震驚,他無法想象相貌平平的王毅居然有著如此本領,

「他真的還只是一個旋照後期的修士嗎,」

「我居然還打著他那靈石的主意,這這這···················」

「哼,在後山我警告過了你等,莫要惹我,但是沒想到你們幾人居然敢在山外偷襲我與蘇勇,不但如此,這出手竟還是殺招,雖不說你們與我並無深仇大恨,但你們也不念我們是同宗弟子,如此隨性而行,實在忍無可忍,

我念在你們與我是同宗弟子的份上,饒你們不死,但是作為懲罰,便剝奪你等修士的資格,」

王毅話語冰冷,好似是身在寒冬臘月一般,無盡的寒冷,無盡的威壓在這一刻瀰漫四周,那數名弟子滿臉驚恐之色,剛剛他們看見王毅竟毫無多餘的動作變就破解了這袁飛的絕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