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咦!你的傷好了。」靈珊驚咦了一聲。

「呵呵……睡一覺就好了。」獨孤逍遙無恥的笑了笑。

??????

歐陽醫地下研究室中。

「歐陽老鬼,這次為什麼將我倆找來,而且還要提前打開斷界入口。」曾與歐陽雷一同布結界的黑衣老者問道;在其身邊還有一個身穿白衣的老者,兩人帶著疑惑的眼神看向歐陽雷。

武極殿武天,由武入道,武碎虛空。

天幻宮幻老,一身幻境困天下。

「出現了一點變故。」歐陽雷低沉的說道,將幾個月前發生的事情說了一便,並將自己的猜測說出。

「那怎麼辦。」武天道。「還要進入斷界之中嗎?」

「當然,事情必須解決。」歐陽雷語氣堅定的說道。

??????

三日後,域眼處。

「開始吧!」歐陽雷低沉的聲音響起,四道身影浮現於半空之中。

歐陽雷,歐陽醫,武天,幻老四大天階強者橫立半空,元力激蕩,空間都有些扭曲。

「天雷!」

「萬噬!」

「極破!」

「幻殺!」

四道爆喝聲響起。

嗖!

轟!

四道光芒如長虹灌日一般射向域眼,只見黑色的漩渦中竟然出現一道裂縫,隱約間可以聽到裡面神魔的哀嚎,無邊魔氣的翻滾。

「快進去,速戰速決。」數十道身影快速衝進域眼。

「我們也走吧!」獨孤逍遙道,獨孤嘯天點了點頭,一行人也隨後進入斷界之中。

一片黑暗的世界,沒有一絲陽光,黑暗是它的序幕,暗黑魔氣洶湧澎湃而出,令日月為之失色,天地為之慘淡。

此時,獨孤逍遙幾人全都站在這片空間,隱約間看到傳說中的凶神幻象、惡魔虛影,滿地的骷髏骸骨,就猶如一處神魔陵園,而且還可以聽到一聲聲令人頭皮發麻的凄厲長嚎。

「看來,這又是一處古戰場。」獨孤逍遙喃喃道。

「逍遙,往哪個方向走。」獨孤嘯天問道,對於自己的這個弟弟,獨孤嘯天感到一股神秘感,認為獨孤逍遙應該知道該怎麼辦;而絕刀幾人進入斷界之時就已經分道揚鑣,強者都有自己的意志。

「走那個方向。」獨孤逍遙指了指道;那個方向,獨孤逍遙感到一股悸動,似乎還帶著許些期待。

「好!」獨孤嘯天道,沒有絲毫的遲疑。

啊~~~

吼~~~

一路走來,一聲聲慘叫從遠方傳來,好像魔神的呼喚,攝人心弦。

??????

「大哥,前面有靈力波動。」斷界的一角,兩名青年正四處遊走。

「快去,不要讓別人搶了先。」說完,兩人快速的向靈力波動的方向掠去。

「大哥快看。」劉海看著眼前一把把懸與空中的靈劍興奮的叫道。

「有些不對勁。」看著懸浮在半空的數柄靈劍,劉利低沉道。

「有什麼不對嗎?」劉海問道,情緒也收斂許多。

「這是一座陣門,應該封印著某些東西,進入段界時老祖也吩咐我等一定要小心行事。」

「不用擔心,即便是曾經封印過某些東西,但是時間早已將它們磨滅了,我們動手收了這些靈劍吧。」劉海有些激動的說道。

「好!」沉思了片刻劉利說道,即然做了決定兩人便利落的出手。

「集中力量對準一把靈劍攻擊,只要其中一把被破壞,陣形也就不復存在。」

碰!

咔嚓!

兩人合力的一擊,將懸於最頂端的靈劍擊落。

鐺鐺鐺!

隨後,一把把靈劍從半空掉落在地上。

「哈哈,大哥,怎麼樣,沒事吧!」劉海笑道,上前撿起一把靈器,劉利原本緊繃的心情也鬆弛下來,微微一笑抬步上前。

噗!

噗! 噗!

噗!

一根黑色的觸角不知從哪裡冒出,迅速的將劉海和劉利的身體洞穿,兩人臉角上還帶著喜悅之色,直到生命最後一刻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片刻,兩人一身的靈氣被吞噬一凈,身體瞬間乾癟,在這片黑暗的空間里,沒人會注意到這裡多了兩堆白粉骷髏。

似乎,這是每一個人的命運,被遺忘在歷史的長河中。

??????

「大哥快些,感覺那個東西恢復的越來越快了。」黑色的大地上,獨孤逍遙與獨孤嘯天正快速的飛奔。

「嗯!」獨孤嘯天點了點頭,「戮仙劍靈感覺到這裡封印著一個大魔,如果讓他出去將會給整片大陸帶來危機,後果不堪設想。」

「青翼!」

「御劍訣!」兩人齊聲大喝,一身元力催動到極致,將身邊的魔氣震蕩開來。

嗖!

嗖!

兩道身影猶如一道長虹,將整片空間劃為兩半。

??????


「這是什麼?」一群人驚呼。

「快逃。」

只見從地底深處伸出無數的黑色觸鬚向著一群人捲去,凡是被黑色觸角纏到的人立刻變成一堆白粉骷髏,戰場各處發生同樣的事情,所有人都陷入了恐慌之中。

「拔刀斬!」

噗噗噗!

一道刀芒斬出,將一根根粗壯的觸手斬斷,觸角在地上不停的翻滾,片刻化為一道灰煙消失的無影無蹤。

「多謝絕刀師兄。」一群幸免於難的人感激道;絕刀沒有說話,看準一個方向快速的奔去。

「那傢伙瘋了,這麼瘋狂的吞噬精元。」

「我們必須快點,被它衝破封印就糟了。」一些了解實情的人全都向著一個方向匯聚。

進入斷界各個勢力加在一起一共數十人,如今之剩下寥寥不到十人,一片慘淡。

昏暗的空間里,已經感覺不到時間的流逝,每個人都好像失去了存在感。

??????

「我的祭品怎麼還沒到……」無邊的魔音回蕩,只見一道通天的魔影拔地而起,滿身荊棘充滿了猙獰。

「嘿嘿……來了!」魔影發出一陣輕笑,聽起來是那麼的滲人。

「老祖,我來給您送祭品來了。」只見遠處慢慢走來一道身影,白衣似雪,但是臉上卻帶著一股邪魅的神采,赫然是那中州來的張超,此時他雙眼被一層死灰色籠罩,臉上沒有一絲的表情,就像一個活死人。

「真是慢啊,多少年了……」魔影身體發出一陣顫抖,好似是在激動。

撕~~~

只見張超突然一手抓向自己的胸口,一層血肉被他生生撕扯了下來,鮮血狂涌,但是他的臉上依然默然。

啊~~~

「好熟悉的味道。」魔影猛地吸了一口,從張超的身上頓時湧出一道血柱沖向魔影。

「這還不夠……」魔影發出震天咆哮,正片空間轟然一盪。

「甘為老祖獻身。」張超冰冷的說道,似是沒有感情。


噗嗤!

隨著張超話落,只見他整個人化為一片血霧,全被魔影所吞噬,那原本虛幻的身影也漸漸變得充實。

吼!

「桀??????」


「這是……」一群人被眼前所看到的景象驚呆了;一個近百米高的黑色虛像正在咆哮著,一部分身體還在地面之下,魔氣翻滾,整個魔像看起來有些虛幻。

吼!

只見戰場深處,一團團魔氣向著此處匯聚,全部被魔像所吸收,那原本看著有些虛幻的身體越加凝實起來。

「天妖禁!」

獨孤逍遙虛空一抓,將那一團團魔氣凌空定住。

「噬魂!」獨孤嘯天大喝一聲,戮仙劍靈似乎也感到了危機,真身顯化出來。

「化劍訣!」一把把戮仙劍影絞殺著重重魔氣。

噗噗噗!

吼!

「是你們!」魔像用它那燈籠般大的眼睛看向獨孤逍遙與獨孤嘯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