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你這一巴掌甩的我一臉懵逼啊?!」王昊畢竟做為一個修鍊過的人,雖然被大力甩了一巴掌,前幾秒耳朵嗡嗡作響,一臉茫然。但是後幾秒卻是很快清醒過來,哭喪著臉仰頭對王寒道。

聞言,王寒冷笑一聲,手指面若冰霜地秦漣漪,道:「這位大小姐,老子都不敢招惹,你竟然敢那樣對她說話?!你是活的不耐煩了是吧?!」

「啥?!」聽到這話,王昊腦子短路好幾秒。

王寒嘴角輕輕抽動兩下,上前一步,一腳踹在王昊臉上,道:「爬到這位大小姐腳下,跪下磕頭!」

再過了幾秒,王昊終於從震驚當中清醒過來。

「還不快去!」王寒對著他又是一腳踹出。

王昊慘叫一聲,慢慢朝秦漣漪那邊兒爬去。

「大小姐,不好意思,我這堂弟腦子有問題,您大人有大量,當他是個屁,就放了吧。」王寒臉上儘是諂媚地笑容,遠遠對著秦漣漪彎腰躬身,很是尊敬。

聞言,秦漣漪臉色不變,始終冰冷至極。

「大小姐,請您原諒我。」這時,王昊已經爬到秦漣漪一兩米地上,探手準備抓住秦漣漪的腿,不料其抬腳一踹,王昊又倒飛出去。

「我的屁,可沒這麼臭。」秦漣漪冷冷道。

這話說的讓王寒表情一僵,訕笑道:「大小姐這笑話挺冷,挺僵硬的。」

一邊兒的鄭玲見到羅天臉上露出些許不耐之色,立馬站出來,對王寒道:「領著他快點兒走吧,遲了命可就不保了。」

她這話本意是好的,其實是想這兩個傢伙帶人趕緊離開。但是,話在王寒耳里卻聽變味兒了。

「你是鄭家的公主對吧?!」王寒冷視鄭玲,目光閃爍,開口道:「你的身份與秦大小姐相比,一個在天上,一個在地上。就憑你,也敢這麼對我說話?!」

說著話,王寒身上金丹中期的氣勢迸發出來,震驚全場。

「握草,那是一個金丹之境的大高手?!」有人驚聲道。

「他是王寒,年輕一代屬於絕世資質,更是王家的殺手鐧,未來可以進軍元嬰之境的超級天才!」有人吐出王寒身份。

四周傳來一聲聲議論,鄭玲卻是一點兒也不慌。

有羅天這尊大神在此,一個金丹之境的螻蟻,能翻起什麼浪花?!

「小婊砸,狗男女……」就在這時候,被踹飛出去的王昊卻是被手下扶了起來,恨聲對鄭玲道。

羅天將目光轉在他身上,後者冷冷一笑,道:「看什麼看?!小b崽子,等會兒有夠你受的。」

話音剛落,羅天一指點出,絲毫不拖泥帶水,直接將其滅殺。

撲通一聲,王昊的屍體倒地,讓全場沉寂兩秒鐘。

嘩!

兩秒過後,一陣軒然大波在大堂處驚起。

「那位可是王家嫡系少爺,就這麼死了?!」有路人難以置信地道。

「這少年膽子好大,是何身份呢?!」有路人卻是在猜測羅天的身份,竟然在眾目睽睽之下,將一位世家嫡系子弟給殺了。

這時,一個路人站了出來,分析道:「這傢伙雖說實力不弱,但是如此年輕,怎麼可能會比王寒這位金丹之境的大高手強?!所以,在我看來……」

話沒說完,便見王寒身影一閃。

「看吧,這位金丹之境的大高手出手了,那個少年定然會被捏碎脖……」那路人冷眼旁觀,在解說發生的這一幕。可是,接下來的一幕,讓他又將話卡在脖子那兒。

噗哧!

一道光芒正中王寒眉心,只聽一聲細響,這位金丹之境的大高手,慘叫都沒來得及發出一聲,直接殞命。

唰唰唰!

整個大堂安靜兩秒過後,所有人都將目光放在那個先前解說的繪聲繪色的路人身上,這個臉打的當真是啪啪響。

有人見這傢伙臉上一陣紅,一陣綠,一陣黑。不知是誰,噗哧一聲沒忍住,笑了出來。

「哈哈哈!」有了第一個開頭,第二個也是大笑出聲。

第三個,第四個……

緊接著,大堂內所有人都大笑不止。

耳邊兒傳來一陣諷刺地笑聲,讓這個路人氣憤跺腳,扒開人群羞怒離去。 那路人離去過後幾秒里,大堂響起剩下路人的議論,紛紛都在諷刺先前的打臉。若非那人走的太快,不然肯定還會有人再問:「這臉,打的請問疼嗎?!」

這要是真問出來,恐怕那人必然無地自容,臉面丟失的更加多。

鄭玲掃了一眼四周,對羅天抱拳恭維道:「前輩實力非凡,這等螻蟻也敢招惹,當真是沒有死過。」

羅天瞥了這女人一眼,無視這個馬屁。

噔噔噔!

就在這時候,一陣慌亂的腳步聲響起。秦漣漪看去,一群黑衣男人臉上儘是驚慌之色,紛紛朝著香滿樓外跑去。

鄭玲邁步,準備將這些人追下來。

羅天卻是擺手道:「不用,這些人就任由他們逃離。若是王家想被滅族,那麼便繼續來招惹我吧。」

對待敵人,羅天往往不留情面。

聽到這話,鄭玲急忙頓住腳步。

秦漣漪卻是眉頭一皺,覺得這位前輩未免也太自大,絲毫不將仙門那位大人放在眼裡吧?!

嗤!

酒樓門外突然響起一陣汽車急剎聲。

很快,一個青年出現在門口。

「余耀,這兒!」鄭玲招手呼喊道。

聽到聲音,余耀急忙朝羅天這邊兒趕來。

「前輩!」余耀恭敬道。

羅天點頭,算是回應。

余耀張嘴,正想說什麼,不過餘光卻是掃到一邊兒的秦漣漪,臉上頓時浮現出震驚之色。

這位神龍見首不見尾的香滿樓大小姐,今兒個怎麼突然出現了?!

還有,這身裝扮又是幾個意思?!

「余耀,紅色背景。」余耀將目光放在她身上的同時,秦漣漪自然也將這位具有紅色背景的青年資料,從腦中記憶庫當中給抽取出來。

兩人相互點了點頭,算是打過招呼。

「前輩,您的歇腳地兒已經被我安排好,您看是現在入住還是什麼?!」余耀面對羅天,絲毫不敢有半分不敬。

這位前輩不僅實力將他征服,還有就是那醫術。神不知鬼不覺,便將朱老體內所有的病全部治好,這等醫術,堪稱神鬼莫測。

羅天想了想,還是準備先在香滿樓吃點兒東西。

「他竟然是新一代網路紅人功夫弟?!」有人認出來羅天,驚聲道。

大多數知道功夫弟的人全部將目光放在羅天身上,怪不得他們總有些熟悉。

「我要去要合照,這位功夫弟的實力強大,說不定兒將來會更加火。」一個人上前兩步,準備要跟羅天合照。

這人靠近羅天,余耀卻是站了出來,面容冷峻,盯著這個人道:「不好意思,謝絕合照。這位的身份,那所謂的網路紅人根本配不上。」

見余耀如此冷漠,那人縮了縮脖子,急忙後退。京城的水太深了,這些年輕人不是紅三代,就是修三代,指不準兒就惹到一個惹不起的牛b人物。

余耀目光一轉,這才見到地上的兩具屍體。

「這是招惹到前輩,被殺了。」鄭玲道。

聞言,余耀摸出手機撥打了一個號碼,接通過後說了幾句,便掛斷,而後對羅天道:「前輩放心,這些後事兒,很好清理。」

羅天點了點頭,並不是很在乎。這王昊兩兄弟背後家族若是有人來尋他,無疑不是自殺行為。

啪啪啪!

秦漣漪突然拍了拍手掌。

緊接著,幾個黑衣人出現。

「大小姐!」幾個黑衣人恭敬道。

「清場吧,今日不營業了。」秦漣漪冷聲道。

聞言,幾個黑衣人對視一眼,隨即點頭稱是,朝有兩個朝樓上走去,其餘的黑衣人對大堂內的食客開始驅趕。

這些被驅趕的食客敢怒不敢言,心下只得說下次再也不來這香滿樓了。

「前輩且先坐下,漣漪親自下廚給您做些開胃小菜出來。」秦漣漪對羅天道。

羅天眼睛一亮,正準備說話。

大堂內卻是突然響起一陣爽朗地笑聲。

隨即,一個白髮老頭兒出現在眾人面前。

「廚老可是出關了?!」白髮老頭兒笑眯眯地看著秦漣漪,問道。

「傅躍前輩!」秦漣漪認出這白髮老頭兒,急忙躬身行禮。

「無礙無礙,今日我來,只為廚老的手藝。」傅躍臉上始終掛著笑容,目光當中也儘是期待之色。

聽到傅躍的話,秦漣漪面露難色。

見此,傅躍眉頭一皺,道:「莫非廚老還是不願意出手嗎?!」

要是如此,當真是天大的可惜。

他本著廚老出關,定然會下廚一次念想。要知道,對於廚老做出來的美味,他可是垂涎了百年之久,而今不想放過這次機會,所以在感受到廚老氣息的時候,第一個就趕來了。

秦漣漪搖頭,看了一眼羅天,然後對傅躍道:「實不相瞞,現在廚老正在後廚。但是這位前輩已經先預約了,您……」

聞言,傅躍將目光放在羅天身上,上下打量幾眼,而後客氣拱手道:「這位小哥名號為何?!怎麼如此面生?!」

能被秦漣漪稱作前輩的人,自然有元嬰實力。所以,傅躍面對羅天還是非常客氣的。

羅天打了一個哈欠,擺手道:「要吃便一起吃吧,我不太在意。」

羅天這姿態讓傅躍眉頭一皺,想要出聲呵斥兩句,一邊兒的鄭玲見此,急忙小跑來到他身邊兒,低聲道:「傅躍前輩,這位前輩的實力非你所想。」

「哦?!」傅躍看了一眼鄭玲。

「楊元尊者都不是這位前輩的對手。」鄭玲淡淡道。

這話一出,讓傅躍臉色一變。

楊元尊者,那可是封號尊者的元嬰大能。

他雖然也是一尊元嬰大能,但是在封號尊者的元嬰大能面前,無論是地位還是實力,都遠遠不及。

而現在,眼前這個少年,竟然比一位封號尊者的元嬰大能都要強大。這,若說其不是化神之境,恐怕都沒人相信吧!

想到這兒,傅躍哪還敢不爽,急忙對羅天躬身道:「先前傅躍對前輩態度心生不滿,在此還望前輩恕罪。」

羅天淡淡地瞥了他一眼,並沒有多過計較。緩緩扭頭,朝香滿樓大門看去。

一個身影出現在大門口,而後,第二個,第三個。

「這傅躍,果然是第一個到來,當真是比不過啊!」有個中年男人大笑走進大堂,手指傅躍調笑道。

秦漣漪轉身看去,發現來人全部都元嬰之境的大能。

這是高手齊至啊! 聽到有人叫他,傅躍轉頭一看,發現是老朋友曾墨與其他一些元嬰大能到來,明白他們都是為了廚老而來。

「前輩,這些人都是為了廚老的手藝而來,您看……」傅躍明白自己的這個要求有些過分,但是廚老下廚,這是百年難遇,錯過這一次,不知道又到什麼時候去了。

羅天不說話,沒說同意也沒拒絕,尋個凳子坐下,閉目養神。

「漣漪先去為前輩做幾道開胃小菜。」秦漣漪瞥了一眼門口的這群元嬰大能,緩緩朝後廚走去。

噠噠噠!

門口足有五尊元嬰大能,邁步朝傅躍這邊兒走來。

「你這老傢伙,廚老一出山,就立馬奔過來,當真是狗鼻子!」曾墨來到傅躍面前,手搭在他的肩膀上,開玩笑道。

聞言,傅躍僵硬一笑。

往日他們如此之多的元嬰大能在場,完全可以客為主。不過今天,在這位化神大能面前,卻是根本算不得什麼。

便是再來二十尊元嬰之境的大高手,面對這位化神大能,那也是如同小雞仔一般,根本沒有還手之力。

見到傅躍如此表情,曾墨眉頭一皺,目光一轉,放在了羅天身上。

他發現自己這個老朋友,似乎有些畏懼這個少年?!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