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不知道,好像不是我們班的,我得去找隔壁班的兄弟問問。」

如上所示,大家知道我就是這麼眼見為實、口口相傳來的。

其實上課坐第一排不是為了吸引別人的注意,而是因為——本人高度近視!坐遠了看不見屏幕啊!

而且坐第一排可以提高老師的注意力,下課的時候還可以方便找老師嘮嗑一下,增進一下師徒情誼,順帶建立良好的印象。

別看不起這些鋪墊工作,這些平日裏的厚積薄發尤其到了學期終了賺平時分的時候賊佔便宜哦~~(各位有需要的可以打小抄記下來)

後來因為我總是坐第一排,就被同學們一致推舉成了學習委員。

因為變成了學習委員,成績就越發鶴立雞群。

因為成績鶴立雞群,後來就成了一班之長。

因為變成一班之長,之後跟老師們的關係就更瓷實。

你們看看是不是個良性循環?

然而就在我沉浸於賺錢大業不能自拔的時候,這一天我的手機突然叮的一聲響了一下,原來是學校的公眾號上發佈了一條亮瞎眼的紅色公告,意思大概就是一個月後要進行校花換屆選舉,請有志之士踴躍報名,並準備才藝表演。再一看日子,賊吉利,正好是中秋節。

「那些人真有情致。中秋節不老老實實地賞風賞月、吃瓜吃餅竟然還要折騰什麼換屆大選。」

我吐槽了一嘴正要關閉界面。

可是系統突然喊道:「娘親趕緊報名!」

「為嘛?」

「此事攸關娘親和爹爹的千秋大業,請娘親務必現在就報名!」

「……」

好吧,小金豬你說了算。

我的手指重新移回到報名界面,老老實實將頁面重新打開下拉到底,然後點了一下粉紅色的「報名」按鈕。

「行了吧?」您可滿意?

「不過上面寫着要準備歌舞才藝,這東西花時間。」慵懶如我自然怕麻煩。

「怕什麼,娘親的實力完全碾壓那些精精怪怪。」

「話是這麼說沒錯……」

「娘親,本系統現在要發佈新的任務。請娘親用心記住。」

「好啊,本娘親等著接招。」通過這段時間的磨合我已經認清了一個現實,有任務才有進賬,沒任務只能出賬。

「此次任務內容如下,請娘親務必在這次的校花選舉大會上一舉奪魁順利摘下校花的寶座,拿回屬於自己的桂冠。」

「誒?」為什麼?

不是釣魚,不,是釣人嗎?怎麼變成選美了?

「因為校花的頭銜有助於娘親拿下爹爹。而且優秀的爹爹需要足夠優秀的娘親才能配得上。」

「這有什麼關聯嗎?」

「人都有危機意識,尤其是男性。等娘親成了校花,就會擴大知名度,身邊就會吸引過來更多的追求者,這樣的娘親也會更加吸引爹爹的注意。」

「嗯,好像有點道理。」

「那要怎麼做呢?」

「娘親的師兄們已經在為你謀劃了,只是打鐵還需自身硬,娘親要吊打那些渣女花就需要努力提高自身的綜合實力。」

努力?

提高?

聽到這裏我頓時有種不好的預感。

PS:本書已經進入簽約階段,請各位喜歡本書的讀者抓緊時間投資喲~~~ 「聽說了嗎?藍天被留下來了。」

「不是吧,還有十多天才會考核結束啊,現在就宣佈留院了嗎?你們有消息了嗎?」

「我們沒有啊,卧槽,不會就他一個人吧?」

一時間,所有和藍天同期實習的實習生忽然淚流滿面。

這特么也太打擊人了。

不,簡直就是不當人啊。

「嗚嗚嗚,難道是因為我太帥了嗎?」

「都特么別攔著老子,老子今天一定要給他買一面鏡子……」

嫉妒,羨慕,難過等這些表情全部在這些實習生的臉上展現的淋漓盡致。

但是這東西羨慕不來,藍天的能力在醫院都傳開了。

這還不只是這一點,急診室有多火爆,他們都清楚。

甚至連一個感冒發燒的普通病人都要跑去讓藍天看病。

【簽到第二十六天,獲得世界級胸腔境手術。】

【簽到二十七天,獲得世界級器官移植手術。】

【簽到二十八天,獲得神經外科手術。】

【連續簽到三十天,獲得頂級的包紮之血技術,並獎勵手術刀熟練度百分之五十。】

一個月的時間,藍天一如既往的為病人診斷。

但這一天,他感覺自己升華了。

三十種不同的手術經驗在他的腦海中盤旋。

不一樣的手術,就好像每一種都是他親身經歷一樣。

他感覺自己的手變得更加的薄了,對手術刀的掌控力更強了。

有一句話說的好,能力越大,責任就越大。

但這句話並沒有在藍天的身上體現。

他還是一如既往的做着一個急診室醫生該做的事情。

沒有驕傲,沒有爭出頭的機會。

腳踏實地,一步一步的走着。

一個月

兩個月

三個月。

隨着簽到的時間越來越多,獎勵也是多到讓他自己都不敢相信。

【叮!成功簽到九十天,獲得身體靈活度100%】

「身體靈活度?」

藍天有點發懵。

這玩意還有這種簽到的?

他輕輕的點動了自己的手指,發現自己的手指好像有更加輕快的情況。

最主要的是,在一個病患進來要暈到的時候,他的速度快的有點讓人驚訝。

「病人暈到了,快來。」

藍天大喊一聲。

很快,護士就走了進來,在藍天的解釋下,帶着病人去打點滴去了。

「無論是身體,還是手指,都有着很高的靈活性啊,這樣的話,那我豈不是能夠更好的掌握手術刀了?」

藍天有點驚喜,他拿起了筆,輕輕的在桌面滑動。

重一點筆墨會濃重留在桌面上,也會留下划痕,太輕就不會留下筆墨。

但是他卻發現,自己能夠讓筆劃出一道他非常滿意的划痕。

「太棒了。」

藍天看着自己的手,有種奇怪的錯覺,就是自己的手又變得細長了一點。

然而,就在他準備接待下一位病患的時候。

門外忽然傳來了一聲怒吼。

「我老公還沒死,你們還是什麼第一醫院呢,他明明還活着。」

「都特么別攔着我,我爸沒死,你們治不了,我們就去別的地方治去。」

一男一女的聲音前後響起,惹得所有不是很重的病人紛紛過去看熱鬧。

前面站着的醫生臉上滿是為難。

他們只能低着頭不敢開口說話。

「你好,我是急診室主任譚龍,您的丈夫目前的生命體征已經快沒有了,我們醫院也是出於好心不是?而且……」

譚龍話未落完,就被指著鼻子大罵了起來。

「告訴你,我老爹沒死,沒死,你們醫院能不能治,給特么一句痛快話,不然就保住我爹的生命,我們去第二醫院去。」

怒吼聲不斷。

因為距離過遠,藍天聽的模糊。

「哎,陳姐,前面怎麼回事啊?」

藍天輕輕拉了一下前面一位女醫生的衣角,小聲問道。

「哦,今天早上送來了一個病人,被鋼筋穿透了身體,鋼筋的位置距離心臟位置很近,目前如果動用手術的話,一定會碰到心臟部位,大量出血的情況下,無解。」

陳曉雲嘆了口氣,搖頭道。

這種情況她見過的太多了,目前想要解決的話,很難。

一旦人死在了醫院裏面,那就真的要出事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