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退……」Jessica被鄭宰元的說法嚇到了。

「不行啊oppa!一旦這樣歐尼一定會被s&m封殺的。」Krystal著急的說道。

鄭宰元點點頭:「不僅是她,你也一樣會被封殺。這條路如果選了,你弟弟我能保證的就是你的品牌能做起來的幾率很大,但是姐,繼續當藝人就比較難了,甚至連秀晶都無法再做藝人。」

Jessica雙手緊緊扣著裙子,眉頭緊皺。

沉默半晌,她輕聲問:「第二條路呢?」

「先忍…….」鄭宰元嘆了口氣后說道。

「忍?」Jessica愣住了。

鄭宰元合上手中的文件:「對,忍。先讓你們公司控股,以待將來。」

「oppa,你就別打啞語了,急死個人了,直接說明白不行嗎!」Jessica還沒說話,Krystal反倒著急了。

不過,Jessica看著鄭宰元,她倒是有些明白了。

「你準備回高麗?」Jessica突然問出一句沒頭沒腦的話。

之前鄭宰元看過不少自家姐姐和妹妹的不少綜藝,有不少粉絲都說Jessica平常傻傻的。這可真是謬論了,就這領悟能力,不比自己差啊。(吐吧~~)

「哦mo呀!你倆夠了吧!!就不能好好說話嗎!」Krystal覺得自己被暴擊了。

鄭宰元笑了笑:「姐你怎麼想到的?」

Jessica換了只腿翹,隨意的開口:「很顯然啊,你讓我忍,以待將來。可是如果靠我自己,我就算忍的再久,也不可能改變公司控股的局勢。但既然你讓我忍,那你肯定是有辦法,所以我猜,肯定是你有業務要接觸高麗這邊?或者說你有渠道能跟s&m接上?」

聽著Jessica的話,Krystal這才明白鄭宰元的意思。

「我現在業務全在天朝,短期內回高麗不現實,但是將來就不好說,短則半年,長則一年,我公司的業務就要鋪到整個亞洲,這中間自然少不了高麗。」鄭宰元笑著說道。

「真的嗎oppa!你要回高麗了嗎!」Krystal興奮的叫道。

鄭宰元拍了拍Krystal的小腦袋,然後繼續說道:「好了,姐,你自己決定吧。我現在是真的要走了,這趟來米國還約了供貨商。」

「我得好好想想。」Jessica並沒有立刻回復,畢竟事關自己的夢想,總之還是慎重一些。

「行,你想好了聯繫我吧,總之不管怎麼樣,我都會支持你。姐,永遠別忘了你還有個弟弟,他現在長大了,能保護你的。」鄭宰元說的很平靜,但Jessica聽到后卻是眼眶紅了。

從咖啡店離開,鄭宰元趕著去見供應商。

而這邊Jessica而Krystal卻是還要拍攝綜藝。不過,三人也算是初步達成約定,鄭宰元只要有時間就要回高麗看看她們。哪怕他還是不願意回家,可是來看看這對姐妹還是沒什麼問題的。畢竟……他也厭倦了孤獨。

也許……該找個女朋友了?

「什麼找女朋友?」沈薇含笑問道。

「哈?我說出來了??」此時已經回了天朝,在公司里,鄭宰元無奈指著自己的嘴說道。

沈薇也沒再調侃鄭宰元,她輕聲說道:「威信商城上線以來的業績已經出來了。」

「多少?」一定到沈薇這麼說,鄭宰元立馬嚴肅問道。

沈薇神秘的伸出3個手指。

「30萬單?」鄭宰元疑惑的問道。

沈薇搖了搖頭。

「只有3萬單?」

沈薇嘆了口氣:「你就不能往高猜嗎?」

鄭宰元愣了一下:「300….萬?」

「沒錯,上線以來交易量已經將近340萬單。從4月到現在,也就不到3個月,這個成績出乎了所有人的預料。」沈薇笑著回應。

「哈哈!果然,古人誠不欺我啊!」鄭宰元此時開心的不得了,雖然從進入Lenove之後,他就覺得自己的每一步都是按照曾經的歷史軌跡再走,可是哪怕如此,在獲得成功的時候他還是很開心。

「這就開心了,那還有能讓你更開心的。企鵝的一個常務副總聯繫了公司,馬總點名要見你。」沈薇一邊給鄭宰元倒了杯咖啡,一邊淡淡說道。

「啥?馬總?哪個馬總?」

沈薇把咖啡放到鄭宰元面前:「還能是哪個馬總?企鵝有幾個馬總?」

「什麼時候…..」鄭宰元此時表面很平靜,內心可是已經飄了。作為一名重生人士,終於要見小馬哥了嗎? 曾經,鄭宰元是個弟弟,在某二線城市作為白領階層,月月光就不用說了,雖然成家了,生活也不艱苦,但畢竟不夠精彩啊。

重活一世…..真精彩,就比如現在鄭宰元看著面前的小馬哥,這位傳說中讓天朝80、90、00后瘋狂的大佬,竟然特喵的正在辦公室吃螺螄粉??

「馬……馬總,這個味道是不是有點…….」鄭宰元也不知道是不是應該捂上鼻子,但又怕小馬哥覺得他不尊重。

「來了?小鄭快坐,我這馬上吃完了,還兩口。」小馬哥擺手示意讓鄭宰元坐下。

鄭宰元點點頭,走到一旁的沙發上坐下,還故意坐的遠了一些。

說起小馬哥,鄭宰元還真是第一次見,包括之前企鵝給公司A輪融資的時候,跟鄭宰元對接的都只是企鵝戰略部的一個總監。

「吸溜,吸溜。」很快,小馬哥吃完了,他擦擦嘴,來到鄭宰元身前坐下。

「河馬優鮮,你知道吧?」小馬哥看著鄭宰元開口。

鄭宰元怔了一下,不愧是業界大佬,話題開始的就是這麼清新脫俗,這一下子就進入正題的風格還真是難以捉摸。

「是,馬總,我當然知道。」鄭宰元回應道。

河馬優鮮作為每日生鮮最大的競爭對手,他當然了解。但現在雙方都是剛剛起步,還沒到正面角逐的階段。

「前段時間我見到了老馬,當時我跟他開玩笑,我說在生鮮平台,企鵝必然超過巴里。你猜他說什麼?」小馬哥笑呵呵的說道。

鄭宰元搖了搖頭。

「他說,你以為你剛拿了冰東15%的股份,就能在電商領域跟我掰腕子了?」雖然小馬哥話說的很平靜,但鄭宰元能聽出來,這話裡帶著戾氣。

「馬總,您的意思是…..」

不等鄭宰元說完,小馬哥直接打斷他:「馬上每日生鮮B輪融資,我再給你2個億。放心,我明白創業者的心理,這次融資,企鵝會增持股份,但絕不會影響你的絕對控股,這是你的事業我很明白。而且如果每日生鮮沒了你和你的團隊,也不過是個空殼。」

聽到這,鄭宰元連忙起身,他現在除了說聲多謝馬總賞識,實在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這次,我要你替我告訴老馬,掰腕子,我怕他的手腕不夠硬。」

………..一直到從小馬哥辦公室出來,鄭宰元才回神。看來,跟著小馬打老馬是逃不掉了,而且還是排頭兵。

不過,鄭宰元不在乎,想要成功,有些路必須要走。

從深市趕回京城,鄭宰元立馬回了公司。

走進辦公區,顧不上跟員工打招呼,鄭宰元直接去了曾閔的辦公室。

「呦呵,你回來了啊?這次去看樣收穫不小啊。」曾閔開口道。

鄭宰元眯眼開口:「2個億…….」

「我去!」曾閔一下子站了起來。

曾閔來回踱步「如果是這樣的話,極速達服務可以提前上線了,而且物流的問題也能解決。」

鄭宰元點點頭:「還有APP的上線也可以提前。不管了,反正我也算是給馬總立了軍令狀,趁著這個機會,一定要最大比率的佔有市場。」

「只要錢到了,不管是技術部還是營銷部,他們的速度肯定會加快的。」曾閔回應道。

這邊交待完,鄭宰元剛準備離開,但曾閔卻把他叫住了。

「之前你叫我關注的事,有苗頭了。」

「哦?」鄭宰元有些驚訝,這也太快了。

「你也知道,傳統零售現在被擠壓的十分嚴重,京城這邊華潤、百聯就不用說了,已經關了不知道多少門店。東山那邊,銀座、家家悅、大潤發,基本上已經打成了一鍋粥。更不用說再往南,蘇果之類的,也是各種爭搶市場。」曾閔開口說道。

鄭宰元皺了皺眉頭:「這我知道,你說的苗頭是哪家。」

曾閔嘴角抽了抽,攤手道:「我說的這幾家你就不用想,以我們現在的實力,哪家都吃不下的。」

鄭宰元哭笑不得:「那你到底說的苗頭是啥。」

「京城,有家剛起步的便利連鎖,全時。」曾閔神秘兮兮的開口。

鄭宰元吸了口氣,眯著眼睛:「你在逗我?現在還有多少不是24小時營業的便利店?」

「你大爺!人家名字叫全時!」曾閔捂著額頭大聲吼道。

「那你倒是早說,全時…..咦,我好想有點印象,之前好像談過合作的事情吧?」這麼一說,鄭宰元想起來了,之前每日生鮮起步初期為了更好營銷,找過不少便利店合作。

「就是這家,說實話,人家店面在華北幾乎已經鋪開了,不過因為抽貸,又暫時沒法轉貸,現在在資金流上遇到了比較大的困難。」曾閔繼續說道。

鄭宰元思索片刻,隨後開口:「你消息準確嗎?他們還能撐多久?圈內有人有意向嗎?」

曾閔搖了搖頭:「不敢說準確,不過要說意向,大型的商超還是有些看不上他們,就算談肯定也不會誠心的去談,對於很多大型零售企業來說,這種級別的便利連鎖只能說是可有可無。」

「找個機會約出來聊聊吧,既然之前認識,可能事情會更好辦。不過這個事情暫時不要太關注,我們現在還是先打贏河馬再說。」鄭宰元開口道。

時間過的很快,一直在辦公室查看報表的鄭宰元,到晚上9點了才準備走。只是出門時,他卻突然想起自己從紐約回來也有一陣了,怎麼Jessica還沒考慮好嗎?

現在快7月了,京城的夏天已經來臨,走進停車庫,帶著濕氣的熱浪撲鼻而來。

鄭宰元快步上了自己的車,一直到打開空調,他才覺得好受了許多。思來想去,他還是決定打個電話問問Jessica。

「姐?」

「姐?呀哈?!西卡吶,你有弟弟嗎?」

「唔…..誰…..誰啊,我當然有弟弟,你們不是知道嗎!!」

「切,不信不信,你那弟弟只活在你嘴裡好嘛?都那麼多年了我們從來沒見過!」

「呀!你們不要跑題好不好!趕緊的喝酒!剛才到誰了來著!自覺的受罰!」

「泰古!你別躲!你以為你鑽到桌子底下我會看不到嗎!就是到你了!」

某隻太古發現被抓到,也不躲了,大方的站了起來,手拎燒酒瓶,腳踩小木凳:「喝就喝!真以為我不敢喝嗎~!我….我………嘔嘔嘔嘔咳咳咳咳。

更新送到咯~~!新書幼苗期,還望大家多多支持,推薦票,收藏走起吧~~! 聽著聽筒里不斷傳出來的叫喊聲,鄭宰元一腦門黑線的看著自己的手機。

「喂?喂?喂?」

連續喊了好幾聲都沒人理自己,他算是明白了,這是把手機直接扔到一邊了?

「泰妍吶,喝不了就不要喝嘛!」

「嗚嗚嗚,泰妍歐尼你吐就吐嘛,幹嘛忘我身上吐?」

鄭宰元也沒著急掛斷電話,看樣子,Jessica應該是在跟很多人聚會?這次倒是聽到了名字,泰妍……好像也是她的隊友吧。

而此時在少時宿舍,因為金泰妍來了個大呲花,此時少女們基本全部挂彩……

就在少女們不斷抱怨的時候,唯獨崔秀英反應了過來。

「呀!西卡,剛才你的電話你還沒接呢!」

原來一開始接到鄭宰元電話的是崔秀英。

「對哦,對哦。」Jessica這會小臉紅撲撲的,也有點喝多了,她拿起被隨手丟到一邊的手機,發現還真沒掛斷。

「誰啊?哦,宰元啊。」 熊貓大佬 Jessica剛要開始說話,其他少女們都炸了。

「mo呀!一直沒掛嗎?」

「拿喬邁,我們少時的酒局就這麼被電話直播了?」

「哈哈,帕尼歐尼,最慘的是泰妍歐尼吧。」

金泰妍:「唔….呼……」

好在Jessica還保留著一絲清醒,果斷的決定暫時先遠離這幫瘋子。

「姐,你喝酒呢?」感覺到終於安靜了,鄭宰元才問道。

Jessica嗯了一聲。

「哦哦,那要不等你明天酒醒了再說?」鄭宰元笑著開口。

「不用,我沒喝多,我知道你要問什麼,我其實也考慮挺久了。」說到這裡,Jessica扭頭看了看身後假裝繼續玩鬧,但實際上一直偷偷聽她講電話的少女們,她開口說道:「就按照你說的,我忍了。」

鄭宰元有些意外,他一直認為Jessica會選跟s&m決裂的。

「那我知道了,就不打擾你了,不過還是少喝點吧姐。」鄭宰元準備掛斷電話,不過還是叮囑了一句。

「阿拉掃,阿拉掃。」

電話掛斷,Jessica呼出一口氣,感覺糾結了那麼久的事情,真的決定了還是挺開心的。

她轉身走向隊友們,嘴角微微彎起。如果完成夢想的代價是要離開她們,那我真的不願意呢…….

這話說的,可真帥…..Jessica在往少女們中間走的時候的確是這麼想的,可是當少女們一臉壞笑的把她圍住的時候,她反倒覺得自己是不是還是離開她們更好一些。

「嘖嘖嘖,交待交待吧,咱弟弟到底姓甚名誰,家裡幾畝地?幾口人?」此時二號小短身sunny搓著小手不懷好意的問道。

「呀!什麼跟什麼就咱弟弟! 傾世羽狐:古怪九小姐 那是我弟弟!」Jessica知道今天肯定不好過這一關了,那還怕什麼了?

「西卡歐尼,那他到底多大啊,我是該叫oppa還是弟弟?」徐賢這話一開口,其他少女們都讚賞的看向她,不虧是wuli忙內,一句話直接問到重點。

Jessica無奈攤手:「89年跟我一年的。」

「jinjia?龍鳳胎啊!那為啥人家是弟弟,你是姐姐??」Tiffany滿臉震驚。

「因為我先落地,懂了嗎!!」Jessica手捂著額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