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嗎的!怎麼這麼快,這群人都不吃飯拉屎的嗎?居然還連夜趕路,立馬讓所有的子民們進入天都城然後戰士士兵們把沒弄完的速度繼續弄完,魔法師準備好了沒有」

「基本上都準備好了!」

「所有的炮彈這些呢!」

「都準備好了!糧食這些讓我們吃一個月應該沒有問題」

夜歌公主趕忙在一旁說道!

「行吧!我已經做好了打持久戰的準備了!」

而這個時候觀看雷達監測的人立馬上報道!

「報告!我們西南方向有一朵浮雲正在朝天都城飄來」

「行了!知道了!應該是那個什麼死靈法師和溫格思來了!叫所有人可以全部進來了,生氣跳橋,外面通上高壓電,然後讓所有的魔法師用結界覆蓋整個天都城,戰鬥即將開始了!」

當姜辰把這個情報發下去的時候,整個天都城都響起了警報,而還在外面施工的戰士們,也都全部進入了天都城,城門掉橋也都升了起來。

而整個天都城外面的一層結界也在慢慢形成開始覆蓋整個天都城。

此刻神族浮雲上溫格思好奇的看著喬安娜道!

「你的亡靈大軍到哪裡了?」

「還有十分鐘應該可以到達天都城」

「那一會兒你得讓你的亡靈大軍好好的跟我屠殺這些愚蠢的人類」

而正在這時一旁的碧離小姐拿著望遠鏡看著遠處的天都城突然驚呼道!

「我的天啊!這什麼情況,他們怎麼會有神族的屏障結界而且還是把整個天都城都保衛起來了」

「什麼!不可能吧!」

說著溫格思立馬奪走了碧離小姐手中的望遠鏡朝著天都城看去,果然看見天都城整個城市上空都覆蓋了一層神族在熟悉不過的神族結界屏障了。

「這怎麼會事兒啊,溫格思元帥,不會人族的這群傢伙也頓悟了魔法的奧秘了吧!」

可能戀你已深 「不!不可能!絕對不可能,我們神族都是通過了上千年才頓悟了魔法的奧秘,他們絕對不可能這麼快就頓悟了魔法奧秘的,等等!壞了!我好像懂了!」

「怎麼了?」

碧離小姐不安道!

「是俘虜!他們奪回了無數的城池,而這些城池加起來可能駐紮了好幾萬的魔法師,他們應該是把這些魔法師給俘虜了,然後成為了他們的一員並沒有殺害他們。」

「不可能吧!魔法師可是一直效忠神族的,怎麼可能會這麼簡單的叛變呢?」

碧離說什麼都不通道!

「這個並不是不可能,早在夢迪元帥在的時候,就有神族的人向他們叛變還傳授了他們怎麼操控浮雲的咒語,而現在這些魔法師大部分都是富家子弟,肯定貪生怕死,而且不願意當奴隸才會叛變的吧!」

溫格思無比痛心疾首的回答道!

「我覺得!這個不應該是最主要的吧!最主要的是,神聖重生台現在落在了他們人族的手裡,而這些神族的魔法師不能得到復活了,相當於他們的生死全部掌握在了他們的手裡才會叛變,畢竟作為神族人死了可能就不能復活了,而叛變給了他們還是可以復活的,還有我們神族裡面肯定有卧底,畢竟這麼周密的計劃,而我還遠在諸神之都就進行的暗箱操作,怎麼人族的人會得到這麼快的情報,已經布置好了防禦措施,按理說他們應該不知道才是」

「喬安娜的一句話,讓現場再次陷入了沉默」

「卧底?那這次又會是誰呢?之前的歌賽已經不在了,而參與神族開會的那些之前活著的將軍也不在,就只有我一個人知道,現場也就只有我們三個知道,那到底誰會是卧底呢!」

溫格思絞盡腦汁也想不出來,他可是對卧底這兩個字恨之入骨啊!一心想要把這個卧底給揪出來,讓他死無葬身之地。

「行了!現在已經不是想這個問題的時候了,在去追究誰是卧底已經沒什麼意義了!還是關心一下眼前的戰鬥吧!」

喬安娜到絲毫沒有任何慌張的開口道!

「那喬安娜小姐,面對人族的防禦,亡靈軍團能夠打開嗎?」 「昨天晚上,我們什麼都沒有發生,對不對?」趙以諾立即問道。

「怎麼?你還想賴賬?」凌辰挑眉問道。

這話是什麼意思?合著難道昨天晚上真的發生了什麼?趙以諾驚恐的看著面前的男人,有些緊張。

「凌辰,我沒有和你開玩笑,我現在很正經。」女人繼續說道。

「那你的意思就是,昨天晚上的你不正經?」男人問道。

這個臭男人,為什麼老是說一些莫名其妙的話!趙以諾心裡很是焦慮。

「我們倆昨天晚上到底有沒有……」她著急了,直接問道。

要不要告訴她真相?凌辰有些猶豫。

是不是只要他對她撒謊,她就會離開顧忘,回到自己的身邊?男人有些遲疑。

「凌辰!我問你話呢!」女人大聲吼道。

「行了,放心吧,我不會讓你負責的。」凌辰故意說道。

霎那間,趙以諾癱坐在旁邊的沙發上,一臉蒙圈。

完了,看來真的發生了什麼!

不對,可是她身上,明明還有這麼多衣服啊!女人轉過身子,懷疑的看著面前的男人,希望他能給自己一句實話。

凌辰自然知道這個女人的腦袋裡在想些什麼,只是對她聳了聳肩,以示無奈。

「我自己穿的。」他故意指了指自己身上的衣服,說道。

難道她也是自己穿的?女人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有些糾結。

但是,不管怎麼樣,她都不能懷孕!

下一刻,趙以諾立馬拿起旁邊的包包跑出了房間。

這個女人,跑的還真是快啊!床上的凌辰,看著遠去的背影,眼睛里有些許黯然。

一路上,趙以諾不停地跑著,喘著,臉上十分不安。

怎麼辦?該怎麼和顧忘交待?

「喂,讓開!」

「臭女人,是不是不要命了!」

沒錯,此時的趙以諾,正站在馬路中間思考著昨天晚上的事情,根本就沒有意識到自己正處於什麼樣的位置。

「你怎麼會是!」說著,天翔便將她拉到馬路邊,一副很是擔心的模樣。

「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竟然讓你在走路的時候還如此忘我?」天翔繼續問道。

「沒有,你怎麼會在這裡?」她抬起頭,問道。

「我早上出來跑步,剛才看見你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樣,有些擔心,就跟上來了。」天翔解釋著。

「怎麼樣?沒事吧?」男人上下前後看了看面前的女人,問道。

「沒事,放心吧。」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回答。

「你昨天晚上去哪裡了?」他繼續問道。

「啊?」此時的趙以諾還沒有緩過神來。

「看你來的方向,昨晚你應該沒有回家吧?」

他說的對,她確實一晚未歸,她還在糾結應該怎麼向顧忘解釋……

「怎麼了?是不是有人欺負你了?顧忘欺負你了?」男人看著她沉默的模樣,立即問道。

「沒有沒有。」她立馬否認。

「今天晚上有空么?一起吃飯吧。」

「不了,我今天有事,不好意思。」說著,趙以諾便趕忙離開了。

一個凌辰,已經夠讓她頭疼了,她不想再和這個男人糾纏不清!

而事實上,面臨這種狀況的,不只是趙以諾一個人。

「你到底想做什麼!」門口,周陽凜冽的吼道。

「追你啊!」老虎笑著回答。

「我不喜歡你!」周陽繼續吼道。

「可是我喜歡你啊,這就已經足夠了。」老虎繼續回答。

真是要瘋了!世界上怎麼還會有這麼厚臉皮的男人!周陽轉過身子,閉上眼睛,深呼吸,試圖讓自己冷靜下來!

「老虎,我再和你說一遍,我已經有喜歡的人了!」

「沒關係,我可以等你,我要向你證明,我比那個男人好百倍!」

「隨便你!」

「啪!」門被狠狠的關上。老虎站在門口,表情有些無奈,又有些悲傷。

周陽是他第一個喜歡上的女人,可是偏偏造化弄人,對於周陽來說,他出現的時間,太晚了。

「你就是山貓?」老虎看著手提早飯跑過來的山貓,問道。

山貓立馬停下了腳步,狐疑的看著他,有些疑惑。

「你是誰?認識我?」他直接問道。

「我是老虎,我要和你公平競爭。」老虎說道。

競爭什麼?這個男人沒有什麼毛病吧?山貓仔細觀察著他的表情,試圖看出點什麼。

嗯,一看就是一個忠厚仗義重感情的男人!這一點,山貓還是能夠看出來的。

「我喜歡周陽。」老虎解釋著。

突然,山貓像是想起了什麼似的,眼睛亮了,他就是那個問路的陌生人!

「然後呢?」山貓問道。

「沒有然後了,我只是來告訴你一聲,希望你做好心理準備。」老虎繼續說著。

真是可笑!他需要做什麼心理準備?他很清楚,周陽的心裡,一直都有自己的存在!那個女人根本就不會搭理面前的這個男人!

「好,祝你成功!」說著,山貓繞過他,便直接離開了。

沒有什麼好說的,他才不會害怕周陽會拋棄自己而選擇他!

原地,只剩下老虎一個人,眼睛里有一股殺氣。

「門口有人找你。」山貓將早餐放在旁邊的桌子上,對周陽低聲說道。

「我知道。」周陽緩緩回答。

「你打算怎麼處理?」男人問道。

「冷處理。」周陽心裡非常清楚,就算她自己不告訴面前的這個男人她和老虎之間的事情,山貓也一定會了解。

「不打算和他講清楚么?」

「講了,但是他聽不進去,我能怎麼辦?」空氣里,安靜了許多,周圍,散發著尷尬的氣息。

兩個人默默的吃完了早餐,便立即出門上班了。

雖然山貓相信周陽對自己的愛是真心的,但有些時候,他又很害怕這個女人會離他而去。

「怎麼了?都一天了,魂不守舍的!」不遠處的顧忘,低聲問道。

「和周陽吵架了?」他繼續問道。

「沒有。」山貓垂頭喪氣的回答。

「說!」突然,顧忘大聲喊道。

「大哥,當初凌辰追嫂子的時候,你是什麼心情?」

顧忘抬起頭來,看著面前的男人,笑了。 碧離有些擔心詢問道!

「那當然!畢竟可是幾百萬大軍啊!一人一泡口水也得把這個天都城給淹了,現在重中之重就是把神聖傳送台給搶奪回來,這樣才能讓魔法師們能夠以後好好的孝敬神族」

「是!喬安娜小姐說的對!對了!還有碧離小姐立馬通知神殿的人,讓神殿的人切斷這些叛變魔法師的步伐供給,我看沒有了魔法供給這些魔法師還怎麼釋放魔法!」

「對!你說我怎麼沒想到呢!」

說著碧離小姐準備馬上通知自己的父親。

「不用了!這麼簡單的問題,你能想到,他們會想不到嗎?我想這一點他們肯定早就做好了準備了」

「但是他們沒有魔法石啊!只有神族才有魔法石啊!」

溫格思繼續補充道!

「人族打回了那麼多城池,而這些城池主要是修來幹嘛的,不就是專門為神族開採魔法石嗎?而裡面堆積的那些魔法石他們不可能不用白不用,行了!你們都閉嘴吧!我喜歡安靜一點的作戰環境」

溫格思沒想到這個看似如同死人般的喬安娜會如此聰明伶俐,看來關在地獄裡面長達十年的時間,還沒有把她的腦袋給關傻。

「看見了嗎?亡靈大軍已經到了!」

這個時候喬安娜發話道!

「哪兒呢!」

溫格思四處看向道!

「腳下呢!」

聽喬安娜這麼一說。所有的魔法師以及他們朝腳下一看,頓時不由得一顫,只見下面如同潮水般沾滿了,面如死灰的亡靈大軍,他們裡面有人族獸族還有一些從來沒有看到過的種族,甚至還有一些死去的蠻荒野獸之類的,此刻他們全部靜靜的站在那裡,等待著喬安娜的指揮。

寵婚:少爺的迷糊小妻 而在天都城內,所有人看著看不到盡頭的亡靈大軍,將天都城圍得里三層外三層的,都不由得感覺到後背一陣發麻,還好有姜辰在,要是換做他們以前的話,不要說打了,可能嚇都嚇死了,因為有些亡靈屍體高度腐爛,甚至一些連頭都沒有,依舊站在那裡手裡握著長刀。

「這怎麼辦啊?姜英雄?」

獸人國的三眼獅王說話都有些打結道!

「就是啊!這到底是多少人啊!根本一眼望不到頭!」

「關鍵是這些死去的人還能再次復活,永無止境啊!」

所有人都發出了悲壯的語氣道!

「怕個鎚子!以前我們被追殺得家都沒有了,現在我們好歹在自己的家裡和他們打,至少我們是防守戰啊!別怕我們也都不是泥捏的!」

姜辰快速的跟大家喂著定心丸道!此刻最應該整治安定的就是軍心,一旦軍心不穩的話,這些就完了。

「溫格思元帥,你去發話,用傳音告訴那些魔法師們,只要現在投降,放棄抵抗,神族可以既往不咎,回去他們依舊還是功臣,沒有了這個屏障結界打起來就要輕鬆很多」

「好的!是該訓訓這些可惡的叛徒了!」

說著溫格思走向了浮雲的邊緣,立馬用魔法傳音霸氣外露的吼道!

「神族的魔法師戰士們聽好了!你們知道你們現在是什麼行為嗎?你們對得起自己身上偉大神族血統的身份嗎?你們真的忍心自己人殺自己人嗎?當然我們知道你們走到這一步也是被逼無奈,所以我溫格思和神殿公主碧離小姐也向你們承諾,只要你們現在放棄幫助人族,並且和我們裡應外合,我們很快就可以攻打進去,然後搶回神族的傳送台,你們就自由了,這也是你們將功補過的機會,到時候你們全部都是功臣,聽見了嗎?」

當溫格思的這個話說出來,讓人族的將領們頓時一慌,這下如何是好,要是這十幾萬神族的戰士們集體在裡面造反的話,還真不好對付,而且外面裡應外合,那更加是雪上加霜,關鍵天都城裡面還有這麼多的百姓。

此刻嵐月也聽見了溫格思的話語,她知道哥哥來了。

面對這番話語,姜辰趕忙拿著高音大喇叭吼道!

「你放你嗎的狗屁!你雜這麼會說呢!你像狗一樣的逃回去,怎麼不說帶這些戰士魔法師一起走呢!那麼好!我承認就算你贏得了這場戰爭,那麼這些魔法師回去,下一個攻打的大陸又是誰呢!這些魔法師們大部分都是年輕人,他們本應該在這個最美好的年級裡面,談個戀愛,或者到處旅遊,度假,但是卻被你們這些好戰分子,作為殺人的工具?」

「你又想過他們的感受嗎?當他們釋放魔法去殺害那些無辜的百姓的時候,殺害那些孩子的父親,殺害那些妻子的丈夫的時候,難道他們的心就不會痛嗎?他們會痛,只是他們必須執行你們這些所謂神族高層貪婪的心,你敢保證那些孩童被他們的魔法所炸死的時候他們的內心不會有愧疚和痛苦嗎?你們這是侵略,是搶奪人家的東西,就算哪怕他們參軍,但是他們也是抱著保家衛國的心態來的,並不是去當一群強盜土匪到處去殺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