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嗖嗖嗖……」

兩大妖族的大長老率先追了上去,血刀老祖等輪迴境強者緊隨其後。

緊接著,各大勢力的弟子和長老也紛紛飛了過去。

「師傅離開,是不想讓因為戰場戰鬥觸發了琅嬛道人留下的殺陣,一旦觸發殺陣,即便是琅嬛靜齋的人也要跟著陪葬!」薛天明喃喃自語,化作千萬個符文追了上去。

緊接著,玄葬等人也跟了上去,玄葬喃喃道:「所有人都想得到天龍傳承和琅嬛傳承,師傅想憑一己之力幫葉峰化解所有因果,讓葉峰再無後顧之憂,實在太難,太難……」

……

遠方,符文巨人彎弓射箭,千百支箭矢破空射出,遠遠看去,如暴流星劃過一樣,射殺向兩大妖族長老!

兩個妖族大長老化作本尊,一隻數百丈長的黃金九頭獅,每張嘴裡面都噴出火焰,滔天的烈火,燒盡方圓數千里的樹林,一些山巒更是被大火直接燒成齏粉。

那射向他的箭矢也被他嘴裡噴出的火焰焚燒,化作黑色粉末。

與此同時,青天魔牛的大長老化作一頭數百丈長的青色巨牛,張口噴出了青色洪水,洪流洶湧,所過之處山峰崩塌,大地移位,日月星辰彷彿都在顫抖。

箭矢射在洪水之上,水流爆炸開來,大雨傾盆而下。

符文巨人體內,葉峰看著發生在眼前的一切,非常震撼,其他陰陽境武者根本沒有他這種機會。

更重要的是,三大輪迴境強者交手產生的毀滅之力,全部被他吸收了,他的毀滅氣場在不斷變強!

「嗖!」

外界,黃金九頭獅突然奔到符文巨人身前,九張巨大無比的大嘴同時張開,朝著符文巨人噴出了火舌。

與此同時,青天魔牛奔到了符文巨人身後,前蹄猛的蹬地,昂起前半身,居高臨下,噴出洪水,水流如天河倒垂,下墜之勢驚人無比,足以震裂大地。

符文巨人眉心釋放出無數符文,符文化作一頂華蓋,華蓋遮天蔽日,巨大無比。

「轟隆!」洪水和火舌衝擊在華蓋之上,轟隆隆的爆響聲響徹八方,能量餘波橫擊八方,大地轟隆隆撕裂開來,出現無數如蛛網般密密麻麻的的裂縫,深不見底!

不遠處,陸天南和其餘三大家族的輪迴境強者臉色一變,急忙後退幾步,且釋放出武者氣場抵擋能量餘波。

只有血刀老祖沒有退後,依然面不改色的看著前方的驚天大戰!

咔嚓咔嚓!

符文巨人頭頂的華蓋突然碎裂,緊接著崩解開來,化作一個個符文。

黃金九頭獅再次噴出火舌,火舌居然化作了一個巨大無比的獅頭,獅頭如太陽般懸挂在高空中,釋放出萬丈金光。

「吼……」獅頭忽然大吼,金色音波如潮水般衝擊向了符文巨人,摧枯拉朽,毀天滅地。

大地轟隆隆震動起來,不一會兒就下沉了數十丈,並且崩裂形成千萬條裂縫。

與此同時,青天魔牛突然從遠方衝來,天地元氣席捲而至,化作一對巨大無比的牛角,頂向了符文巨人!

兩大妖族長老聯手,恐怖無比!

「諸天星斗大陣!」

符文巨人眉心釋放出符文,符文射向四面八方,化作九顆巨大無比的星辰,每顆星辰附近,又相繼形成千萬顆小的星辰,遠遠看去,就像是一片真正的星空一樣!

諸天星辰一轉,音波消散!

諸天星辰再轉,牛角崩滅!

諸天星辰爆射八方,化作一顆顆燃燒的隕石,鎮壓向黃金九頭獅和青天魔牛。

黃金九頭獅和青天魔牛全力抵擋!

「轟隆!」光華衝天而起,刺得眾人睜不開眼睛。


連在符文巨人體內的葉峰也閉上了雙眼。

當葉峰再次睜開雙眼的時候,黃金九頭獅和青天魔牛已退到遠處,且已是滿身焦黑,像是被火焰燒過一樣。

眾人驚悚,兩大妖族長老聯手居然無法戰敗無痕公子!

「轟隆!」

眾人震驚之時,天穹震動,黑雲翻湧,電閃雷鳴,像是末日到來一樣。

電光火石之間,黑色霧氣便化作一張遮天蔽日的黑色大臉,黑色大臉獰笑一聲,張嘴欲把符文巨人吞了!


眾人尚未反應過來,黑色大臉的嘴就已經逼近符文巨人的頭顱,即將把符文巨人吞下!

「噬魂道種……閻,你終究還是忍不住了……」符文巨人體內傳出無痕公子的輕語。

「閻!」葉峰色變。 但瘋狂後的入侵者哪裏有那麼好殺,他們不怕傷不怕死,心臟打碎了還能繼續殺人,搞不好,我和櫻子一家都會被他分屍。

我道:“宋波,我不會同意你在這裏殺人搶人,我也不想和你打鬥,我們之間應該還有第三條路可走,不是嗎!”

宋波再次搖搖頭,詭異的紅眼睛一眨一眨的道:“你沒有狂化過,你是不知道的,一旦狂化,是沒有第二第三條路可走的,只有一條路:

瘋狂殺人隨心隨欲。似乎…是這個世界根植在我們內心,必須要爆發的一種行爲,就如你剛纔的行爲,你會忍不住幹那個漂亮的小妞的,你認爲那是水到渠成天意使然…!”

宋波說的是不是真的,他不是再給自己胡亂殺人找心安的藉口託詞呢?

宋波繼續道:“我要告訴你一個不幸的消息,你知道你那天爲什麼能獨自殺死那個入侵者嗎,爲什麼血液被點燃,心臟被刺壞後沒有死去?哈哈,因爲…!”

他盯着我一字一頓的說道:“因爲,作爲入侵者的你,也狂化了,哈哈哈,你殺死村長這一家,只是遲早的事了!”

我心裏一震,急忙道:“不可能,你胡說,我意識清醒毫無殺意,絕對不是狂化後的模樣,我也不會傷害村長一家人!”

宋波得意的說道:“你當然不相信,我也是今日突然明白的,你那是狂化的先兆,我狂化前也有過類似的經歷,不過你的來得比別的入侵者更加早和突然而已,除了有狂化經歷的入侵者本人,別人就是事實擺在眼前也難以相信的,這幾年以來,我們這些入侵者的瘋狂期突然亂了,會提前和延後,甚至剛剛狂化完會接着再狂化,毫無道理可言,我都曾經懷疑,我們這些外世界的人,是不是被神,或者是一些更爲強大隱蔽的敵人操縱了,我們就像傻子似的,如螻蟻一樣聽之任之,你,也逃脫不了入侵者悽慘的命運,說不定,過一會你就瘋狂了,不用我出手,你自己就強姦了那個小妞再殺死他們一家……!”

我對宋波的話, 其實已經相信了,我,那天確實有些殺不死和精神異常的感覺,就是沒有想到狂化這一層….

我的心就像是跌入了一個無底深淵,是不是不久的將來,宋波現在的樣子,就是我的樣子。

未來是什麼樣子現在管不着了,我要渡過現在的難關,我看出來了,宋波今晚是不會離開這裏了,他如不擄走櫻子,是不會去別的地方的,但我怎麼會允許他碰櫻子一下呢。

我道:“宋波,我不會讓你殺死這裏任何一個人的,你若不離開,就拔刀過來吧!”

突然,村長和村長夫人拿着刀從自己房間中跳出來。

我趕緊道:“村長,你們別出來,你們快進房間去…!”

村長用狐疑又戒備的眼神看了我一下,不但沒進去,反倒對身後的村長夫人說:“櫻子她媽,快去叫人!”

村長看我的眼神裏…沒有了親切沒有了欣賞沒有了笑意,似乎除了戒備還有深深的敵意……難道,他聽到了宋波說的話,相信我也會狂化並且會殺了他們…?

櫻子媽轉身向門外跑去,我大驚,急忙追去,宋波會殺死她的,我要阻止宋波。

“站住!”村長一下攔在我面前,用刀指着我。

他是怕我追殺他老婆麼?

我心裏又急又氣,深深的涌上一股無力感,村長,把我當敵人了!

我道:“村長,快讓開,房頂上的入侵者會殺死…!”

“啊!”村長夫人悽慘的喊聲打斷了我說話,我一回頭,看到了村長夫人被砍成兩段鮮血內臟灑了一地,宋波站在屍體旁漫不經心的擦着刀刃上的血跡。

村長一回頭看了一眼她老婆的屍體和宋波,嘴脣動了動沒說什麼話,也沒有殺向宋波,而是冷冷的看着我道:“我不准你們傷害櫻子,有本事先殺了我,來人啊,入侵者殺人了…入侵者殺人了!”村長漲紅着臉大喊起來,但他的刀還是牢牢指向我。

村長大喊起來,漆黑的夜裏這聲音格外滲人和嘹亮,立刻,村中沸騰起來,人們都沒被驚醒了。

村長現在護在櫻子的房間門口,他是怕我和宋波強姦櫻子吧。

我本來熱熱的心突然涼了下來,我想娶櫻子做老婆的心也涼了,我終於知道了,我是一個外人,對櫻子一家是,對這個世界也是,表面看來很牢固的關係,其實比紙還薄,經不住宋波的幾句挑撥,這個世界的人,不管是我對他們多好,傾注了多少感情,他們都會對我拔刀相向,因爲,我是一個入侵者。

宋波像一個幽靈般出現在村長身後,向村長舉起了長刀,這一刀下去村長肯定被一切兩段。

我飛快的揮刀劈了過去,村長一看我揮刀過來,毫不猶豫的向我的心口刺來一刀,又狠又厲,我猛的躲過村長的刀,架住了宋波快要看中村長的那一刀,揮刀猛劈了七八刀,直把宋波逼得後退三步遠離了村長,才停下來,我感到腹部涼涼的,剛纔村長那一刀我還是沒有躲過去,肚子上被劃了一刀,村長看我沒有殺他而殺向了宋波,顯然很意外,盯着自己的刀愣了一下。

宋波詭異的盯着我,我也緊緊盯着宋波,我冷冷的向身後的村長喊道:“村長,櫻子在房間中的牀下,快帶她離開,越遠越好!”

“你…把櫻子怎麼了,她…怎麼在牀下!”村長憤怒又驚懼的聲音從我身後傳來。

宋波舔了舔嘴脣,向前走了一步,手裏的刀散發着凌厲的光芒,我一陣緊張,他要發動攻擊了。

身後刀風襲體我猛地一躲回身,赫然是村長,他憤恨的盯着我。

媽的,他把我當敵人了,認爲我強姦櫻子了!

我暴怒,不顧虎視眈眈的宋波刀影一晃衝向村長,叮叮叮連着三刀將他的刀砍飛,一伸手把刀架在他的脖子上,我有個衝動,想把刀直直插入他的腦殼裏,我強壓着心裏涌起的殺意,咬牙切齒的道:“蠢貨,你看清楚了,老子是在保護你們,櫻子現在好好的,你想我們所有人都被入侵者殺死嗎,再若是敢攔在老子面前,我就殺了你!”

村長卻夷然不懼,盯着我的眼睛道:“你連眼睛都紅了,果然是無可救藥的入侵者,殺吧,我都被入侵者殺過好多次了,但是我死了,看在櫻子對你癡心一片的份上,給她一個痛快吧!”

我一把推開村長,心裏一震:我眼睛紅了,我…狂化了嗎,我這麼清醒,怎麼可能?

wωω★тtκan★¢o


“哈哈,我都說了,你逃脫不了入侵者的命運,要不…我們殺了這個老頭,一起玩那個女人,你先來!”宋波幸災樂禍的聲音從身後傳來。

“去死!”我狂怒的揮刀砍向宋波,這一切都是這個可惡之極的宋波造成的,我要殺了他。

我現在心裏很堵,被村長氣的差點瘋了,我爲自己感到悲哀,曾幾何時,我還想着把這裏當成自己的家,保護他們,安然度過一生。

我的星月堂刀法連貫使出,宋波招架的也不是很輕送,我要重刀意而不是拘泥於刀形,每出一刀我都力求無招無形,直到我的刀出現在對手眼前時,才展現它快如雷霆的威猛一擊,星月刀法在這一刻的實用中又有一些進展,在和宋波打鬥了十多招後,宋波被我砍了一刀,我被宋波打了一拳。

宋波嘿嘿道:“餘澤,你有沒有感到力量澎湃刀法如神呢,嘖嘖,還能傷到我,你不覺得奇怪嗎,之前你只能和我打個平手哦!”

“宋波,我知道自己有些異常,明白你的意思,但什麼也別說了,在這裏你和我只有一個人可以活着!”我打斷他繼續揮刀撲了上去。

不管怎麼樣,我要先殺了他。

我一刀揮出,如同把刀扔進大海里看不見,然後瞬間出現在宋波面前,宋波揮刀架住,我的刀再次瞬間消失,我和刀又出現在他的身後,刀尖快要刺中他的脖子了他才反應過來跳開躲過,在他躲的時候露出了破綻,我刀如閃電般砍下,他的左腿被我刀鋒滑過,鮮血灑出,可他突然閃電般左手卡住我的喉嚨,咔的一下捏碎了我喉結,我覺得呼吸快要停止腦子一陣刺痛,順手把刀插進了他腹中,他一拳擊中我胸口我們一分而開。

“轟!”的一聲,村長家的門被撞開,瞬間衝進來了三四百人將我和宋波團團圍住。

“殺了他們!”村長的聲音傳來。

村長說他們,好像也有我,我一陣茫然,緊接着一陣心痛,最終還是要反目成仇了啊!


立刻有十幾把刀槍向我砍來。他們的速度好慢,我伸手擋開這些刀槍後給了他們每人一拳,嘭嘭嘭捱了拳的人全都飛了出去,我對面的宋波刀影一晃,立刻把好幾個人砍得殘肢斷臂亂飛。

不能再讓他殺人了,我一躍而起快速的出拳擋住刀芒長吐的宋波,宋波沒想到我的速度這麼快,稍一個愣神被我幾拳把手中的刀打飛了,他一把抱住我狠狠的一頭砸中我的面門,我被砸的跌倒在地眼前一片血污。

其他村民看我們相互殘殺,一下子全躲開了,誰也不敢靠前。

“呸!和狂化的入侵者打架最他媽憋屈,什麼便宜也佔不了,只能像個兩口子打架一樣肉搏!”宋波肚子上插着我的刀,恨恨的呸了一聲,吐了口血沫子後再次衝了上來。 「閻居然對無痕公子出手了!」眾人心驚。

天空中那張黑色大臉已經把符文巨人的頭顱吞入嘴中!

就在眾人以為符文巨人即將吞掉的時候,一道劍氣從符文巨人頭頂射出,擊穿黑色大臉,直逼蒼穹而去,耀眼的劍光輻射開來,整個天地驀然一亮,令眾人根本睜不開雙眼來。

恐怖的劍氣撕裂黑色大臉,接著如雨幕般傾瀉而下,灑落大地,大地撕裂,瞬間就變得千溝萬壑。

眾人色變,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剛才是何人出手?

「簫、寒、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