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嗯。」

顧銘期待道:「我等著看你表演。」

說完,顧銘坐到床上,距離於莎莎還有好一段距離,於莎莎就受驚的狼狽下了床。

她怕顧銘喪心病狂想要強來,沒去想,顧銘如果真要強來,她能不能反抗得了。

顧銘不搭理這大驚小怪的女人,躺在床上玩手機,把於莎莎當空氣,不存在那種。

見此,於莎莎心頭稍安,同樣開始洗漱,坐著睡覺前的準備工作。

一個小時后,於莎莎穿著睡衣出現在卧室中。

【作者題外話】:五更完畢,求票支持,拜謝!! 很性感那種,屬於弔帶包臀裙,只看一眼,就能讓男人的鬼火躥起來。

顧銘看著,欣賞著於莎莎前凸后翹的魔鬼身姿。

「看什麼?」於莎莎不爽的說。

顧銘說:「你穿成這樣,難道不是讓人看的?」

「不是!!」於莎莎說。

「呵呵!!」

顧銘不信,於莎莎心裡苦,因為她真不是,之所以穿得這麼誘人,那是因為她只帶了這樣的睡衣,來之前,她哪敢想,會跟一個男人睡在一個房間。

衣服同樣如此,都是小裙子什麼的,跟穿睡衣區別不大,還不如就穿睡衣,至少舒服一點。

解釋沒用。

啪!!

她把燈關了。

瞬間,屋內漆黑一片,只有顧銘手機微弱的燈光,她看顧銘怎麼看。

其實可以的,因為現在的手機都自帶手電筒,然而顧銘沒有這樣做。

充電。

把手機扔到床頭柜上,他躺下睡覺。

當然,也不是真睡,而是側耳傾聽於莎莎在幹什麼。

能幹什麼?

當然是坐沙發上。

有動靜,因為於莎莎一直在調整坐姿,想要尋找一個最舒服的姿勢睡覺。

顧銘:「……」

這能找得到嗎?坐著再怎麼睡也沒有躺著睡舒服啊!!

所以,他起床,摸黑走向於莎莎。

於莎莎聽到動靜,看到前方晃動的人影,緊張說:「你……你想幹什麼?」

顧銘不說話,就走。

很快,他走到於莎莎身旁。

「你……」

於莎莎心提到嗓子眼來了,一句話還沒有說完,顧銘抱住了她。

她的柔軟嬌軀瞬間變得僵~硬,用恐懼的聲音說:「你……你幹什麼?」

顧銘說:「你聽話我啥都不幹,你要是不聽話,你想的事情,我都干。」

「我聽話。」於莎莎趕緊說,生怕慢一拍,顧銘就把她那啥了。

顧銘笑著說:「聽話那就到床上來睡。」

頓了一下,顧銘補充說:「跟我一起睡。」

於莎莎哭著說:「那你還不如說,我聽你話,配合你得了。」

顧銘保證說:「放心,你聽話我不會亂來的,不聽話才才亂來。」

「真的?」

「試試不就知道了?」

顧銘把於莎莎抱到床上,緊跟著自己也上了床。

然後,他睡下,留下一半的位置給於莎莎。

於莎莎坐那,睡也不是,起來也不是。

很久,她才做出決定,躺了下去。

心情依然緊張到爆炸,生怕顧銘突然轉身,把她抱住。

沒發生!!

半個小時過去,她腦海中想的那一幕沒有發生,顧銘如同死人一般睡在她旁邊。

「顧銘不會不行吧?」

她又胡思亂想了起來,心想顧銘如果行的話,怎麼會一點反應都沒有?合著她的魅力指數那麼低?這都不動心?

也虧於莎莎沒把她的想法講出來,她要是講出來,顧銘非得讓於莎莎明白,他有多行,她的誘惑力有多大。

但是,他說話算數,更不可能強來,所以他強忍著誘惑睡下。

至於於莎莎,胡思亂想了好久,然後才迷迷糊糊的睡了過去。

一夜無話。

第二天,當於莎莎再次醒來的時候,發現一隻強力的胳膊摟著她。

「啊……」

她本能的發出尖叫聲,把顧銘吵醒了,顧銘沒好氣說:「大清早鬼叫什麼?」

「你抱我。」於莎莎控訴道。

顧銘這才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他把於莎莎摟在懷裡了。

這叫事?

顧銘覺得這壓根不叫事情,不在意道:「對,我抱你了,有意見?」

於莎莎委屈說:「你昨晚說過我聽話你不亂來的。」

「我這亂來嗎?」顧銘問。

「這不是嗎?」

「不是!!」

顧銘說:「這是我睡覺時的習慣性動作。」

於莎莎:「……」

顧銘這習慣暴露了很多東西啊!!

她很想吐槽顧銘,仔細想想,忍了,說:「現在睡醒了,能鬆開了嗎?」

「鬆開幹什麼?這樣不舒服嗎?」顧銘表示才捨不得鬆開呢,就想摟著。

於莎莎毫不給面說:「這樣一點都不舒服。」

婚途有坑:老公乖乖跳 「哪裡不舒服?」

「哪裡都不舒服。。」

顧銘:「……」

他舒服。

不過也難受。

可,就這樣放過於莎莎,又有些不甘心。

想了一下,他說:「讓我親一下我就不抱你了。」

於莎莎:「……」

她就沒有見過顧銘這樣厚顏無恥的男人。

不過,這也沒有什麼好在意的,畢竟她們昨天已經熱吻過,她的初吻已經沒了,把第二次送給顧銘,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只是她不想罷了。

她找借口說:「還沒漱口,不親。」

跟何芷柔一個德行?顧銘有經驗的說:「沒事,我不嫌你嘴巴臭。」

「你嘴巴才臭。」

「那讓我親。」

於莎莎妥協道:「親可以,但是親過以後,你得鬆手。」

「放心,我說到做到,這點信譽我還是有的。」顧銘保證道。

於莎莎相信,閉著眼睛,當大清早被狗啃了。

顧銘自然不會客氣,馬上印了上去。

於莎莎不是很熱情的回應著。

儘管如此,顧銘也非常滿意,覺得比昨天緊閉牙關,把他拒之門外來得好。

也虧於莎莎不知道顧銘的想法,要知道,她指定破口大罵顧銘。

她不想嗎?

她想把顧銘拒之門外,不想跟顧銘熱吻。

然而,昨天在飛機上發生的事情告訴她,這不可能,她拒之門外的後果是,顧銘會幹其它壞事。

昨天在飛機上,顧銘就膽大包天的把手放在她腿上,狼子野心彰然若揭。

現在,顧銘抱著她,她真怕她拒絕熱吻,顧銘喪心病狂的要了她。

相比最寶貴的第一次,已經失去的初吻,不算什麼的。

良久,兩人才分開,再看顧銘時,於莎莎眼中的神色十分複雜。

顧銘的霸道很令人討厭,但同時也是一劑致命的毒藥,吸引著她,讓她有種不顧一切喝下去的衝動。

然而,理智告訴她,不能喝,一旦喝了……

她不知道會發生什麼,只是感覺她平淡的生活會被打破,未來變得不確定起來。

面對不可測的未來,她產生了畏懼,不願踏出那一步。

顧銘沒有想那麼多,心滿意足的他,兌現他的承諾,放過於莎莎。

於莎莎一言不發的起床。

【作者題外話】:第一更,求票支持,拜謝!! 茫然是於莎莎此刻最真實的寫照。

面對現實,她選擇逃避。

顧銘不逃避,債多不壓身的他,很想吃掉於莎莎這位充滿活力的美女。

然而,別人不願意,他只能暫且放下這個心思,以後再說。

洗漱穿衣,兩人出門,默契的當昨晚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

事實,昨晚上確實什麼都沒有發生過,只是睡了一覺,早上接了一個吻罷了。

在酒店用餐。

吃過富有南洋特色的早餐后,兩人打車前往碼頭。

顧銘主動去買票,說:「來兩張前往東華島的船票。」

「上午沒了,只有下午的票,要嗎?」買票小哥操著蹩腳的華語說。

「什麼?上午沒票了?什麼情況?」顧銘無語的說。

冷酷總裁霸道愛 買票小哥隨意說:「過去看球的人太多,下午要不要?不要下午也沒有了。」

顧銘:「……」

原來,喜歡看球的人不止他一個,大有人在。

咋辦?

他把目光投向於莎莎。

「上午必須過去。」於莎莎態度堅決說。

顧銘:「……」

這是給他出難題。

不過,美人有命,他豈敢不從。

「小兄弟……」

顧銘看著賣票小哥說:「問你個事情,哪裡可以租到小型遊艇。」

「你要租小型遊艇?」賣票小哥詫異道:「那可不便宜,費用很高的。」

顧銘說:「錢不是問題,有門路嗎?有的話,幫我聯繫一艘,不會虧待你的。」

顧銘掏出價值幾千華幣的南洋貨幣遞給賣票小哥。

看到有好處拿,僱主出手還如此闊綽,賣票小哥立馬把錢接過來,拍著胸脯說:「沒問題,我馬上給你聯繫。」

他去聯繫,很快就有結果,告訴顧銘,遊艇有,只是價錢不菲,租一天,需要五萬華幣。

小錢,顧銘當即落實這件事。

於莎莎:「……」

她的任性讓顧銘多掏了五萬多,比別人來南洋旅遊一次花的錢還多。

能說啥?她只能說顧銘該,誰讓顧銘昨晚睡她來著,不睡她,她那好意思花顧銘這麼多錢。

很快,游輪抵達,還有負責租賃游輪的工作人員。

顧銘租了三天。

「租這麼久幹什麼?」於莎莎納悶道。

顧銘自然不會告訴於莎莎,他這是打算把田家人救出來以後,直接用游輪送到普爾島,然後乘飛機返回華國。

他說:「玩嘛,自然要盡興,沒事坐游輪去海上浪一圈,多爽。」

「浪費錢!!」於莎莎說。

顧銘不在意說:「這點小錢我還是浪費得起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