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嘭!」抱着木板的身影再次出現。

「影分身之術。」

「嘭!嘭!嘭!」這次是一條長長的舌頭拉住了自由落體中的鳴人。

「要不要休息一會?」深作仙人是第一次遇到這種怪胎,不疼么他。

用木板坐在石柱尖上保持平衡,全身心融入自然,讓自然能量湧入身體中,這就是修鍊仙人模式最為關鍵的一步。

木板鳴人沒用深作仙人給的,系統自帶無窮無盡,高壽八百的老蛤蟆攢點修鍊用的木板不容易,不能全讓自己霍霍完了。

只是這段時間九尾在體內無比安靜,每次鳴人進入看他的時候都是在打坐修鍊,[不會吧不會吧,自家狐狸精都比自己學的快。]帶着攀比的心態,鳴人堅持從石柱掉下,練,說什麼都得練,做這種事情,第一次開了就容易多了,初極狹,才通人,復行數十步豁然開朗,修仙說的就是一個熟能生巧。

「怎麼樣,小鳴人。」深作仙人揉了揉眉心,這孩子太刻苦了,刻苦的這地面坑坑窪窪的需要重修了。

「混合出仙術查克拉太難了。」鳴人的查克拉量很多,目測如今已經快要上千卡了,自從封印解除,九尾吃的食物轉化為查克拉,逸散出來到鳴人體內的都是卡卡西難以想像的量,鳴人有時候都在想或許解決卡卡西藍條的辦法也不是沒有,抓只尾獸封印一下,人柱力從來不擔心查克拉的問題,要不末影龍?剛好和神威配合。

「你的查克拉太多了,要是查克拉少的人有你這樣的體質說不定已經成功了,今天先到這裏。」對於這種查克拉多又照自然能量喜歡的人,深作仙人覺得,這就是修仙的好苗子,不能荒廢了。

「哦。」

鳴人拿出鐵軌開始鋪,深作和志麻兩位仙人很照顧鳴人,這麼大年紀了天天啪啪地走路,做人要懂得尊老愛幼,更何況這是老老老老,還是在妙木山建條鐵軌,每天坐車觀光好了,妙木山度假村計劃也不是不行啊。

修仙無歲月,山中已千年。

在妙木山起起落落了一個禮拜后,鳴人再次踏上和自來也遊歷忍界的步伐,反正有傳送可以隨時去,鐵軌也鋪好了方便快捷。

「這是哪啊,好色仙人?」我們不是去鬼之國的路嗎?你這老頭東拐西拐是什麼情況,真就欺負我漩渦鳴人讀書少,不認識忍界的路。

「因為我們在妙木山停留的時間太長了,那些賞金獵人都走完了呢,不過我聽到了一個很有意思的傳聞,鳥之國出現了一個「詛咒武士」的傳聞,我記得鳴人你不是對那些感興趣,去長長見識如何?。」自來也走在前面背着包。

「鳥之國的詛咒武士?」對這個東西鳴人有點印象,但是更有印象是鳥之國隔壁星忍村,星影這種東西不用在意,那個孔雀妙法鳴人很感興趣。

在那個村子有一塊隕石,是二百年前墜下的,因此村子稱為「星忍者村」,村裏的忍者都會圍着那塊隕石修鍊忍術,並吸收隕石中十尾的一部分能量,所以幾乎每一個忍者都擁有十尾的力量,並對查克拉造成影響,這就使星忍們都擅長一種秘術「孔雀妙法」——使用時出現尾獸狀尾巴。

這種方法對一般人來講危害性很大,對鳴人和佐助這種具有大筒木血脈,甚至查克拉中還附着著因陀羅和阿修羅的靈魂,這當然是大補之物。

更何況還是十尾的力量,不管從哪方面來講,體內還有九尾的鳴人都是第一繼承人,白給他們白嫖二百年就當保護費了,現在鳴人來該把它拿走了。

「好。」鳴人鋪着鐵路,只是自來也總感覺哪裏有點不對,有一種不詳的預感,這孩子總能做出一些奇奇怪怪的行為,還有佐助,佐助可能是個受害者啊。

不管從哪方面來講,把佐助交給大蛇丸的確都是一個好方法,只是,只是鳴人他,這孩子真的明白他在做什麼嗎,現在連同忍界的道路,自來也能想到,這些鐵軌會帶來非常大的改變,可能是和平,但也可能是戰爭。

而佐助同學,現在站在君麻呂的病床前,這個人快要死了。

快死的原因主要是血跡病,可是上次餵了他鳴人的藥劑,按理來講可以多活一陣子,甚至可以不依靠機器維生了,但是由於在和佐助的對練用過於拚命,加速了死亡進程。

「你快要死了。」佐助站在床邊,話語冷淡,自己還沒真正打敗過這個人,可是他現在要死了,穢土轉生的身體並不能達到生前的實力,而且就算復活實力也不會增加,那這樣的打敗就沒有意義,二十歲的人對十歲的小孩發起攻擊,這不是平等的戰鬥,只是單方面的毆打,就算打贏了也沒有任何意義。

「我知道,哈哈,咳咳咳。」床上的君麻呂嘴裏連管子,臉上蓋着白色的布,身體上已經插滿了針管。

「我不確保能不能救你,但是可以試試。」佐助說完沒管君麻呂的反應,激活飛雷神苦無,呼叫鳴人,很急,快來看看這個人還有沒有救。 「不難,我已經選好了。」唐宇放下撓眉的手,「我是在找你選的那位患者。」

他選的患者,和消瘦老者選的不是同一位。

話里話外的意思,就是消瘦老者選的那位患者,並非是病情最重的患者。

齊震聞言就不由得搖了搖頭,對唐宇多少有些失望。

年輕人有些太狂了。

齊易盛就更不要說了,一臉的譏諷之色,抱着雙臂等待看好戲。

消瘦老者不與唐宇多說廢話,直接問道:「老朽選的是哪位患者?」

「你選的患者,是那位打瞌睡的老人。」

唐宇語氣中充滿自信和肯定。

齊震爺孫二人都扭頭看去,一眼就看到那位坐在椅子上的老人,有六十多歲的樣子,國字臉,短髮背頭,身體略顯肥胖,從衣着上能看出家庭條件不算差。

齊易盛上上下下的打量著老人,觀氣色,能看出老人肝膽有些問題,可比起其他排號的患者,老人病情應該不是最重的。

他心有疑惑,不過沒敢顯露出來,而是安靜的看戲。

「沒錯,老朽選的就是這位患者。」

消瘦老者誠實的點頭,心中卻是有些意外。

他真沒想到唐宇的望氣功夫,竟也不俗。

不得不承認,玄醫傳人的確是有些本事。

不過,隨後他就看向唐宇,「不知唐先生選的是哪位患者?」

「我選的是他。」唐宇笑着扭頭示意。

消瘦老者三人都順着唐宇的目光看去。

視線盡頭,是一位正在給飲水機換桶裝水的送水工。

消瘦老者眉頭皺了起來,上下打量送水工。

齊震也在打量送水工,不過眼中有幾分疑惑之色。

齊易盛則是差點就笑出來,強忍住了,可嘴角還是抽搐了幾下。

唐宇笑呵呵的問道:「小針王,你有不同的意見?但說無妨。」

「那我說說自己的看法?」齊易盛現在面對唐宇,多少是有些客氣,畢竟有把柄在唐宇的手中,「那位送水工正值壯年,身材孔武有力,觀氣色能看出有點胃病,應該是三餐不定時所致。至於其他的嘛,我沒有看出來,想來他應該不是這裏病情最重的患者。」

「呵呵,我並不擅長望氣,胡言亂語幾句,讓唐先生見笑了。」

齊易盛笑着對唐宇拱了拱手。

他是真長記性了,先給自己打上不擅長望氣的標籤,讓唐宇無法就此事坑他。

唐宇點頭道:「你的確不擅長望氣。」

齊易盛笑不出來了,差點被氣吐血。

這時……

消瘦老者轉回頭對唐宇拱手抱拳,「唐先生好眼力,勝過老朽。」

「[?_??]」

齊震一臉的懵逼困惑。

他感覺自己的耳朵出問題了。

齊易盛也是這種感覺,下意識的問道:「沈老,您說什麼?」

「望氣方面,唐先生勝過老朽。」消瘦老者知道齊易盛沒有壞心思,也就沒和齊易盛計較,苦笑着搖了搖頭。

他重振精神,對唐宇道:「唐先生,我們切磋針法吧。」

「好。」唐宇點頭。

回頭看了眼送出患者的秦學民,讓他將那位打瞌睡的老人請進診室。

至於送水工嘛……人家是來送水的,你上去跟他說「你有病」,保不準會發生什麼事情,所以他把趙欣雅叫了過來,在其耳邊低聲嗶嗶了幾句。

趙欣雅聽明白了,不由得白了眼唐宇。

而後,她就追着送水工出了玄醫堂。

還不到一分鐘,送水工就開開心心的跟着趙欣雅來到診室。

趙欣雅給唐宇打個眼色,來到一旁后低聲道:「我和他說坐堂醫生看他送水很辛苦,就免費給他診脈檢查一下身體,要是真查出什麼病症,就為他免費治療。」

「嗯,知道了。」

唐宇知道消瘦老者三人耳朵靈得很,就神色淡然的點頭,要多沉穩有多沉穩,而且很有高人的風範,可暗地裏卻是撓了撓趙欣雅的掌心。

趙欣雅不由得激靈一下,俏麗的臉蛋上泛起幾分紅暈。

此時並沒有人注意這對小夫妻。

診室內的所有人,關注的是正在給老人診脈的消瘦老者。

趙欣雅去請送水工時,秦學民就和老人介紹過消瘦老者了,說是專程前來恭賀玄醫堂開業的國醫界專家教授,見老人年齡大了,才臨時讓他加個塞。

診脈一分多鐘,消瘦老者就收回手,起身看向唐宇。

唐宇沉默上前坐下,伸手給老人診脈。

老人以為唐宇是消瘦老者的徒弟,也就沒有說什麼。

同樣是診脈一分多鐘,唐宇就收回了手,笑道:「老先生,您在一旁準備一下,等會這位醫生給您施針,保證今天就根治您的病症,永不複發。」

老人一見唐宇說的醫生,正是消瘦老者,就連忙道謝。

秦學民上前,帶着老人到一旁做準備。

隨後,趙欣雅將候在一旁的送水工請了過來。

唐宇先給送水工診脈,一分多鐘后收回手起身。

消瘦老者上前坐下診脈,足足三分多鐘才收回手。

讓送水工到一旁做準備后,消瘦老者拿出竹制針筒,用酒精棉給銀針消毒。

在這期間,老人已經退去上衣趴在床上,安靜等待施針。

給九根銀針消毒完畢,消瘦老者看了眼唐宇,這才上前在老人背上施針。

第一針,神道穴。

第二針,至陽穴。

第三針,陽關穴。

每一針的手法都不相同。

這三針是主針,也是最關鍵的三針。

別說秦學民和齊震等人,就算是唐宇,也是目不轉睛的看着。

「金龍針!」

秦學民認出了消瘦老者的針法,面露幾分詫異之色。

消瘦老者的手法,和唐宇傳他的一模一樣。

論手法的嫻熟程度,和對力道的拿捏,消瘦老者在他之上。

甚至,比起唐宇都有過之無不及。

他不由得扭頭看向唐宇。

唐宇微微一笑,神色很是輕鬆。

他一點也不着急。

哪怕消瘦老者的手法比他還要精妙,也沒有一丁點的卵用。

因為……消瘦老者修的不是姬伯心法。

姬伯心法是九龍神針的靈魂。

缺少靈魂的針法,哪怕也能針到病除,可畢竟不是完整的九龍神針。

況且,後面還有六針輔針呢。

只要有一針的手法和他的針法不同,就不是正統的九龍神針中的金龍針。

看到消瘦老者的第五針,唐宇眉頭就微微一挑。

秦學民嘴角,不由得浮現一抹弧線。 第541章抓住夢想

嘩!

隨着那「小孩子」的話響徹整個街頭。

現場立馬傳來一片嘩然。

因為,他們怎麼都想不到,眼前這個小孩子居然已經三十二歲了。

並且,最為主要的是,他們一男一女當真是碰瓷團伙。

白瞎了自己剛才為他們二人聲援。

「報警!這種人實在是太囂張了,必須報警把他們抓起來。」

現場,開始有人揚言把這兩個傢伙扭送進警局。

只要有一人吶喊,其他的人就會跟着一起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