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器靈大人哎,我可是第一個踏入天門的,有什麼獎勵么?大造化我就不要了,你送我幾株長生不死的仙藥吧,還有至尊功法您留著也沒用,不如給我繼承了,還有。。。」

青年臉頰興奮的通紅,根本不顧及別人的感受,無恥的訴說著,只是,還未說完,便聽到。

「你們兩個都給我滾!滾蛋!」

一個憤怒的聲音突然傳來,接著周圍天旋地轉,無數流光幻影在倒退,兩人好似徜徉在時間的長河中,四周瑰麗的色彩讓人迷醉。

『嘩』

青銅的球體封閉空間驟然破碎了,接著,面前出現的場景讓兩人目瞪口呆。

這是一片一眼望不到盡頭的連綿山川,不時有仙光飛逝,充沛的天地靈氣已經液化成小型的瀑布垂掛在天邊,老葯遍地,連一株青草都充滿了靈性,這是一處神秘而又浩大的世界。

但是,這一切還不是最重要的,真正吸引人眼球的是,不遠處那些海拔也就幾百上千米的矮山上,有無數的靈光飛舞,耀的人眼睛發暈。

那是靈藥,而且不是一株一株,而是一叢一叢的,動輒就是數十株靈藥生長在一起,入眼之處,全部被靈藥的光芒佔據,相比較而言,那些所謂上千年的老葯簡直就是渣,就是雜草,因為在這裡遍地都是。

「哇哈哈哈,發財了發財了,這些靈藥以後都跟老子姓了,哈哈哈。」

青年大笑,笑的眼淚都出來了,直接就宣布了所有靈藥的歸屬權,至於身邊的少年?屁大點孩子,能懂啥? 這是一處道台,高有數千米,四周被密布的道紋籠罩,方圓更是上萬平米,似乎就是一個平台,一次性可以容納數萬人,原本就是為諸多跨過天門的修士準備的,只是青年很特殊,第一個抵達,因此,如此大的範圍內也只有青年與噬兩人,顯得尤為空曠了些。

「這位道友,吃獨食不太好吧?總得講點道義!」噬終於忍無可忍了,這傢伙竟然敢將自己無視?

「哈哈哈,道義?小兄弟,你可知我名字叫什麼?」青年聞言哈哈大笑,眼光賊兮兮的有些不懷好意。

「還未請教!」噬沒好氣的白了他一眼道。

「嘿嘿,本人行不改名坐不改姓,我就叫戚道義。」青年臉上能笑成一朵花,真真的是不以為恥反以為榮。

噬聞言張大了嘴巴,嘴上想說點什麼,但是想想人家名字都擺明了告訴你『棄道義』了,你還能怎麼著?落到最後,噬也只能頗為感慨的點了點頭道:「你爹媽真給你起了個好名字。」

「那是!」誰知道,這傢伙也不知是真明白還是裝糊塗,竟然還一副得意洋洋的模樣,真叫人想要左右開弓抽丫幾百巴掌。

「以此為界限,一人一半,要不然誰都別想拔下一根草。」噬咬牙切齒,因為他能夠感受到,許多靈草都是帶有五行屬性的,正是如今剛突破到秘宮境的噬所需要的,而且數量應該非常的大,所以誰想要跟他搶奪,無疑像是要了他的性命一樣,那麼,噬自然也不會客氣。

「喂喂喂,小屁孩,你知道什麼是靈藥不?你知道靈藥有多珍貴不?那不是小孩子拿來玩的。」戚道義斜著眼看著面前半大孩子,眼中的瞧不起就差刻到了臉上了。

「靈藥?小爺比你這個動不動就討要仙藥的傢伙懂一萬倍。」噬心中那個膈應啊,但是不知道這處世界是怎麼回事,秘法沒辦法催動,而且丹田中的金色小球也沉寂了下去,根本沒辦法偽裝,因此顯露出自己十二三歲原本的模樣,沒成想還被這個沒道義的傢伙鄙視了,實在太氣人了。

「嘿?好吧好吧,我不欺負小孩子,一人一半就一人一半吧,反正這裡靈藥多到無法計數,采也采不完,不過你小子可要小心了,出了這處道台,道行要被壓制九成九,只能倚靠肉身之力,到時候採好了靈藥,記得躲起來,不然後面大隊人馬進來之後,把你打劫了,可沒處說理去。」


戚道義好心的提醒,但是那模樣怎麼看都帶著一種**裸,要不是『噬』現在還沒開始採摘靈藥,這傢伙絕對會飛撲過來先打劫一番再說。

「你這個沒道義的傢伙,我看最應該小心的人就是你,哼!」噬後退了數步,拉開了一個安全距離,這才嘟囔了一句,飛身躍下了道台。

「喂小子,還不知道你叫什麼呢?到時候我怎麼打劫你啊?」戚道義一步跨到道台邊緣,雙手扒著道台往下看,崛起大屁股,火急火燎的大喊道。

噬差點沒摔個跟頭,這個沒道義的傢伙,果然是打的這個主意,無奈的搖了搖頭,靈識深入丹田,結果發現丹田內似乎被無形的規則之力給禁錮了,靈識只能調用一絲本源之力,果然跟戚道義所說一樣,法力要被折損九成九,但是話說回來,自己這個小小秘宮境修士就算是法力全部恢復,也起不到多大作用吧?

「靈藥啊,我可愛的靈藥,我決定了,這些,都…是我的,哈哈哈哈!」戚道義看著遠處的山川平原,大手一巴拉,耀眼的靈藥光芒讓他口水差點流下來,最後也是一個閃滅就消失了蹤跡,竟是按照噬所說,去往了另一邊,直奔最近的靈藥而去。

。。。。。。

「那。。那傢伙人呢?」

「門開了之後,那青年好像是,失足掉下去了。」

「我還聽到他『哎呀』一聲,好像是撞到了什麼東西?」

底下無數人,眼神都怪怪的,這是個什麼情況?堂堂『天門』,就這樣無聲無息的跨進去了?觀察著周圍,怎麼好像一點異象都沒有?這也有點太說不過去了吧。

剛開始的時候『古鏡』拽夠了威風,按說入『天門』應該是重頭戲啊,結果就因為青年的失足跌落就算完事了?包括遠處天人們也都面面相覷,頗有些哭笑不得的樣子。

「走吧,儘快入天門,不然至尊的造化就要被他一人獨得了。」一名女子開口,輕紗遮面,挽著宮髻,疑似某一神朝的公主,裸露的肌膚瑩潤著寶光,這是肉身修為修行到一定程度的體現,連大道規則都沒有將她完全斬去,此刻開口,速度徒然加快,肩頭扛著規則而行,讓許多男子都露出滿臉慚愧之色。

雖然眾人心中都明白,至尊的造化不是這麼好得的,青年雖然進去了,但是想要至尊造化,只怕無比的艱難啊,但不管怎麼說,先進去總能搶佔先機,所以,當女子的話音落下后,眾人也都卯足了勁的拚命朝著天門而去。

「前十名入天門者,獎勵『星魂精』淬鍊魂魄。」

昊天鏡器靈的聲音適時響起,頓時引發一陣騷動,許多人在這一刻激動的臉都紅了,開始拚命的壓榨自身潛力,爭取在前十之列入天門。

星魂精啊,乃是天地之間可遇而不可求的靈物,有人說這是域外星空中星辰所產生的魂魄之力,以『星魂精』鑄魂,乃是打下了進軍神道之上傳說級境界的基礎,天下間哪怕只出世一縷,連神道高手都會搶破了頭,為之打生打死,更何況,這裡只要進入前十都可以得到,這本身就是一份天大的獎勵了。

就連遠處許多天人也是心神搖曳,他們只要得到一丁點的星魂精,此刻就能立即突破現有的境界,直接跨入神道,這份獎勵也太過豐厚了些。

「我等不弱於人,星魂精必有我一份。」

「第二名是我的了,諸位道友角逐其它名額就是。」

眾人眼睛都紅了,尤其是最前列的數十人,彼此之間展現出濃厚的敵意,大家如今互為競爭關係,大造化在前,自然是誰都不會相讓。

但就在此時,一名少年與噬年齡相仿,原本盤坐『登天路』上悟道,卻突然睜開了雙眼,眼中綻放有神霞,身軀留下一道殘影,瞬間超越了所有人,立身在了『天門』下。

「什麼?這小子怎麼會?」

「捷足先登!」

眾人發獃,似乎不想承認這個事實,一個半大少年而已,竟然超過了所有人?但緊接著便看到,有大道來賀,規則之力灌頂而下,沖入少年頭頂,瞬間就讓他的修為拔高了一大截,這讓所有人看的眼睛都呆了。

「成功登頂『天門』者,除了前十可得『星魂精』淬鍊魂魄築基外,其餘眾人皆被大道灌頂,圓滿進階。」

聲音剛落,眾人一片嘩然,底下諸多艱難的攀登者在這一刻眼睛也紅了,大道灌頂,圓滿進階,這彷彿神音般,這代表了道的圓滿,比後天修行的根基不知道強了多少,誰能不為之瘋狂? 無數修士都瘋狂了,就連第一次登天路失敗的眾多修士也是激動了起來,許多人站起身,重新踏上了征途,被大道灌頂,這可是號稱最為圓滿的道行,誰能不為之瘋狂?

這個天地間,除了有數的道門宗族外,誰能享受這樣的待遇?不僅可以進一階增強實力,而且可以將自己的『道』圓滿,這樣無形中增加了五成修成天人的機會,更是多了一成的機緣將來可入駐神道絕巔,這簡直就是無數草根野修的福音。

「大手筆,這絕對是大手筆啊!」


「我族中也只有天才弟子才能享受的待遇,這裡卻有無數人都擁有機會,不過能夠跨入天門者,擁有這樣的機會也不算什麼了,這本身就是一種認可。」

「古鏡不凡啊,進一步證明了我們的猜測。」

許多天人搖頭嘆息,感嘆『古鏡』的不凡,更是體會到了古鏡的無私,不愧為至尊留下教化世人的超級法寶,至尊的胸懷不是一般人能夠比擬的。

有了第一人,自然會有第二人,那名疑似某一神朝的公主緊隨其後,成為第三位登頂『天門』的存在,天空降下大道氣息,規則之力灌輸而下,讓周圍變得流光溢彩。

而後,第四被黑衣男子所得,第五是一名眼神陰翳的青年,第六又是一名女子,第七是一名中年人。

而第八,卻是一名二十許歲的女子,長相普通,臉上帶著焦急,嘴角還有血溢出,顯然為了能夠登頂,女子付出了很大的代價,如果噬在這裡,定然會發現,這人不是別人,正是紫衣!

眼看前八名都有了人選,許多人都焦急了,只差最後兩個名額,但是此刻要爭奪的人選卻超過了數百名,不時可以看到有人激斗在一起。

鮮血飛濺,有人被重傷滾落而下,也有人勝出朝著更前方邁進,為了造化,為了今後進入比神道更加高深的境界,眾人可以說已經拼了性命。

「霍天麒,你這隻死鳥,第九是我的!」

「我呸,你個死胖子古天樞,第九是本公子的才是,你算哪根蔥?」

兩名十五六歲的少年,邊打邊進,被大道規則壓落在身,卻彷彿無所覺般,繼續你一拳我一腳,打的不亦樂乎,但是即便如此,行進的速度也遠超常人。


而且看兩人打架的架勢,周圍也沒人敢出手阻攔,沒看到么,兩人每一步踩踏而下,跺的金色大道都『嗡嗡』作響,可見兩人肉身的強悍,實則已經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

「他們這是打了第幾場了?」

「沒人數過,沒有五十也四十多了吧,總之每次打到筋疲力盡,歇夠了總會繼續出手,否則,若非如此,只怕二人早已登頂天門了。」

周圍許多人咧嘴,有這樣兩名逆天的少年,誰能爭的過他們?果然,最前列的幾人看著二人打鬥的越來越近,眼睛都要瞪裂了,就差一點了,就差一點點了啊,怎麼就突然竄出來這樣倆祖宗?

「死鳥」

「死胖子」

兩人的咒罵聲此起彼伏,所過之處,無人敢阻攔二人,因為有前車之鑒,不久前一名強大的天道境修士只是因為礙著兩人出手了,結果一拳一掌就被打暈了過去,到現在還沒醒呢,這二人也就神台境的法力,但肉身卻實在太可怕了。

「看我鵬族秘法!」突然,霍天麒一聲低喝,嘴角裂開一個計謀得逞的笑容,雙臂展開,一股狂風吹拂向古天樞,而後借著這股反推力道,瞬間躍向天門前。

「死鳥,你氣死爺爺了。」古天樞雙眼一瞪,被狂風吹拂下不退反進,腳下一搓,隱隱有道紋出現,瞬間就追上了少年霍天麒。

「啊哈哈哈,死胖子,老子是第九,你比不上老子快,哈哈,你服了沒有?」

最終,霍天麒只比古天樞快了半步先觸上了天門邊緣,結果佔了個第九的位置,而後一副我勝利了的表情,居高臨下的看著古天樞奚落著。

「我呸,死鳥你耍詐,我服你大爺,爺爺要跟你決鬥。」

結果,不等二人有何動作,天上降下規則之力,將二人淹沒,使得兩人盤膝而坐,默默的提升起了境界。

『噗』

不遠處幾名即將登頂的修士,看到眼前這個結果,忍不住一口鮮血噴出了數米遠,直挺挺的倒了下去,這也太欺負人了,眼看就要登頂了,結果竄出這樣的兩位小爺,不被氣死已經算不錯了。

雖然沒有了『星魂精』淬鍊魂魄的大造化,但好歹也能夠圓滿的提升道行,無數人搖頭,臉色蒼白,腳步也是放緩了下來,逐漸越來越多的人上升到了天門下。

「十人之數已滿,九重秘境全部開放,為時三年,有緣者皆可入內,預祝各位小友早得造化。」

器靈的聲音帶著欣慰,剩餘的九人還是比較被器靈看中的,不像那兩個傢伙,只會氣人,而且一個比一個不是東西。

尤其是排第二的少年,同樣都是十二三歲模樣,為什麼那個叫『噬』的大凶這麼讓人討厭呢?而且第八的那名女子身上有大凶的氣息,想來兩人之間應該有些什麼關係才對。

還有就是剩餘的二人了,一個是人族之中少有的體質,古來都沒出現幾尊,另一人更是激活了祖先上古神獸天鵬的血脈之力,乃是妖族一脈了不得的人物,未來二人的前途都不可估量。


『轟隆隆』

在無數修士驚異的目光,一塊石碑直衝天際,上書三個大字『九重天』,大道規則將其包裹,足足有三條大道的氣息在糾纏,降落下億萬規則之力,上面密密麻麻出現無數細小的字體,都乃上古神文。

只是有些可惜,石碑與古鏡相仿,上面密密麻麻流露出許多的裂痕,雖然氣息十分強悍,但明顯的感覺到它的本源受損了。

「九重天秘境?怎麼似乎在哪聽說過?」

「太驚人了,這塊石碑竟然也是大道器,而且還是三品的大道器,雖然本源受損,卻不是不能修補的,如果得到,將是一塊鎮宗之寶。」

看著這塊頂天立地般的石碑,無數人只能仰望,吃驚的張開了嘴巴。 大半天過去了,噬與戚道義所在道台處,終於開啟了一道光門,從其中開始絡繹不絕的走出許多人影。

他們每一個都是天才,無論是肉身強度還是意志方面都是無可挑剔的天才,起碼在自己本身境界內都已經算是佼佼者,其中有許多大家族的子弟,平日里也是見多了大場面的,但是,此刻剛一踏出光門,也便被眼前的景象震撼住了。

「不愧為『九重天秘境』,當真是自成一個大世界,靈氣的濃郁程度堪比我門中聚靈大陣了,而且如果沒有猜錯,這裡應該只是第一重天的秘境。」

「空氣中馥郁清香,這裡有老葯遍地,連路邊一株雜草都帶有濃厚的藥性,起碼煉製成丹藥也可以增加些許修為。」

「這算什麼,遠處那是靈藥么?好多!」

少年們十分的興奮,這裡是一處神土,吸一口氣都感覺從內到外的精神煥發,若常年在此修行,道行想不增進都不行。

雖然,在這裡有規則之力將丹田封印了,卻並不阻礙眾人的修行,該突破突破,該進階進階,只是沒法動用本身的法力而已,或者說,只能夠動用一絲,不過,這樣也已經夠了。

「咦?那是怎麼回事?剛剛遠處的高山上還有光暈閃爍,明明是靈藥散發的光芒,為何下一刻突然就消失了?」

「不止,快看這邊,也有靈藥的暈光逐漸閃滅!」

很快眾人發現了不妥,可不是么,剛剛還流光溢彩的各種靈藥出現在遠處的山頭,可是下一刻,就逐漸的消失了,那樣子,很像是被人給採摘了。

「該不會是那名青年?他在採摘靈藥?」

「快快快,這個王八蛋都要採摘光了,我說這麼多山頭怎麼只有遠處的山頂上有靈藥暈光,原來都是被這王八蛋採光了,這傢伙屬蝗蟲的么,很多上了年份的老葯雖然沒有通靈,卻依然被採光了。」

很快大家都醒悟了,雖然道台下有許多的老葯發出濃郁的葯香,但是很顯然,還有更多的大坑,裡面流淌有藥性精華沒有消散,明顯是被人剛挖去不久,而且看葯坑的規模,要比周圍許多老葯都要高級了不少。

「天殺的,趁那九人未至,搶奪靈藥啊!」

一呼百應,第一批踏入的數十名修士眼睛都紅了,咬牙切齒的俯衝下道台來,三三兩兩組成一夥,沖著兩邊遠處的『葯山』撲殺了過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