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撤退?」李大小姐隱隱感覺不妙。

「是的,會長告訴我前方正在打仗,要我做好計劃,在他下令后立刻撤退,不過他說這只是萬一情況下。」

「怎麼我沒聽你說起過你們正在打仗?」李大小姐更是驚訝,小小兔居然也學會隱瞞了。

「會長說打仗的事情不用我擔心什麼,他自己可以解決,我聽話就好了,沒給大小姐說是因為……因為會長說別什麼都跟大小姐說,我也不認為這事和大小姐有什麼關係,就沒敢麻煩您。」小小兔說著話,眼神卻左右亂飄,不敢看李大小姐。

今天第三更。 ?更新時間:2o12-o9-12

李大小姐看著小小兔驚慌失措的眼神不由失笑:「那怎麼現在又說了?」

「我不認為會長的事情和大小姐有關,可這也可以反過來說的,況且我很擔心,大批大批的士兵從黑山城路過,會長這些天來也更加的沉默了。【風雲閱讀網.】」

「這還用想,也就你看不出來,你們會長自己都認為他要戰敗了,所以提前做準備,什麼萬一不萬一的只不過是寬慰你罷了。」

小小兔一驚,顫抖了下,手裡捧著的果汁杯子動搖了下:「會長怎麼可能失敗!?他有那麼多強大的士兵和將領,整整七個軍團的士兵呢!」

「你們地下世界的兵力可以恢復的如此之快嗎?」李大小姐也疑惑的問九天雄鷹,因為李大小姐前陣子知道李潔不知道出征幹什麼去了,死了數萬士兵,現在怎麼就又組建起七個軍團了?

「那是不可能的事情,兵力都是一個個的審訊過來的,還需要先俘虜,實力補充起來很慢。」九天雄鷹想了想回答。

「他的七個軍團都在前線?」李大小姐帶著疑惑又問小小兔。

「那倒不是,北邊現在有鬼子在大批的集結軍隊,會長為此有些擔憂,第四軍團駐守在我以前呆著的地方,另外,還有新的第七軍團被調往幽暗谷,說是防禦美國人,第七軍團都是騎兵,那些騎兵看起來好兇惡的,不過他們都被會長打敗收服了,會長還把多出來的馬送我了兩匹,其中一匹黑馬還是千金馬呢,我明天就能拿到了。」

說起這個小小兔就興奮。

聽了小小兔的話,李大小姐和九天雄鷹重新燃起了希望,本來以為既要前面打仗,北邊還要防禦日本人,小小兔的會長沒功夫理會美國人呢。

「這個第七軍團實力怎麼樣?」九天雄鷹忍不住問了出來,這關乎他的生死。

「普通的騎兵都是精英,很多軍官都是小boss,軍團長是個**oss,幾乎全是重騎兵,並且大多都是滿級或者快滿級了的士兵。」小小兔回憶了下。

「這怎麼可能!?」九天雄鷹一點都不相信,真要如此地下第一人既然前面在打大仗,還極有可能失敗,如此強的力量怎麼不用還要往後調遣?第七軍團真要如此金毛根本就算不上威脅了。

李大小姐儘管知道小小兔一向老實,但也狐疑,小小兔卻不在意兩人的懷疑,小小口的喝著果汁,已經在想自己第一次騎馬該怎麼擺姿勢照相留念了!

李大小姐看了九天雄鷹一眼,九天雄鷹儘管懷疑,但這是唯一的救命稻草了,由不得他不抓住,於是很快的點了點頭。

李大小姐這才回頭看了下小小兔:「小兔,能不能請你們會長來一趟,你雲哥有事想和你們會長商量下。」

小小兔呆了下,這才為難的說:「怕是他不會來這裡……。」

李大小姐隱隱有些怒意,但臉上的笑容絲毫未變:「那你陪著你雲哥去找你們會長一次吧,你們會長送了你千金馬了,你也該去謝謝他。」

「好哇,最近我正在學做餅乾,正好送會長嘗嘗。」

「我叫小玉陪你們去。」李大小姐有意無意的看了九天雄鷹一眼。

九天雄鷹有些迷惑,隨即就明白了,苦笑一聲微微搖頭,小小兔是很漂亮,也很吸引人,但太嬌弱了,自己身為長子長孫,娶進家門的必定是精明幹練的世家嘉女,小小兔這樣子肯定不行。

十幾分鐘后,看著後座上小玉和小小兔嘀嘀咕咕的,九天雄鷹忍了很久還是沒忍住問了出來:「小小兔,你們會長叫什麼?怎麼李大小姐從不提起?」

「她們會長也叫李潔,不過是潔白的潔,不是大小姐傑出的傑。」小玉解答了九天雄鷹的疑問,九天雄鷹這才恍然大悟。

過了一會,九天雄鷹又問:「那他網名是什麼?」

這下兩女倒是尷尬了一會,讓九天雄鷹很是奇怪,難道起的是什麼不雅的網名,九天雄鷹倒是見過什麼處女一抬腿、一夜七次郎之類的網名的。

「他叫心中的紅葉。」還是小小兔說了。

九天雄鷹聽了更是迷糊,這名字很正常呀,有什麼難說的?

小玉笑了笑解答了九天雄鷹的疑惑:「大小姐網名紅葉,還是費好大勁早進了遊戲幾秒鐘搶注的網名。」

「額,原來是李大小姐的仰慕者!」說完九天雄鷹就笑,這本來就是一句玩笑話,李大小姐身份尊貴到他都沒任何的想法高攀!

到了沿江路,小小兔先打了電話,即使在遊戲里李潔也會得到提醒,果然沒一會李潔就接聽了電話,聲音有些沙啞低沉,為了戰事,李潔又開始節食和少喝水了,並且他看著來電號碼儘管覺的熟悉,卻想不起來是誰,小小兔的電話李潔根本就沒存進電話薄。

「喂,你好。」

「我很好,是我啦,會長,現在就在你樓下!」

李潔聞言就知道是誰了,一陣的無奈,怎麼老是到了樓下才打電話呀,心裡慢慢浮現出小小兔夢幻般的容顏,但還沒清晰就被李潔抹去。

「在家呢,上來吧。」李潔本來想直接問小小兔什麼事,但那也太無情了,讓人覺的不想讓人家上門似的,儘管李潔其實心裡就是這樣想的。

「嗯,我還帶了我親自做的餅乾,會長一定嘗嘗,也有人想見你商量些事情。」

「那是肯定的。」李潔說的嘗餅乾的事情,其他的他不在意是什麼事情。

淡淡的掛了電話,李潔開始燒水換衣服洗臉,他住二十七層,一部電梯還壞了,想上來怎麼也需要幾分鐘。

果然,等四五名保鏢和三人上來時,李潔已經出於禮貌性質的穿戴洗漱好了,把三人讓進了屋子裡,李潔看了下保鏢們,保鏢隊長擺擺手,示意他們就不進去了,隊長見過李潔幾次,倒是沒什麼不放心的。李潔就輕輕的掩上了門,也沒鎖,轉身時看到小小兔在和一名帥氣高大的男孩子說著什麼,心裡讚歎著這男孩子好福氣,請他們坐下后沖了四小杯濃濃的鳥窩咖啡。

「哎呀,闊氣了,都喝上雀巢了!」小玉不等介紹就開口嘲諷了一番,這是報復上次李潔毫不留情的拒絕了她的事情,女孩子都很會記仇。

李潔沖完了咖啡,坐下后淡淡的笑了笑:「美國佬孝敬的。」他倒是洒脫的也沒打算隱瞞什麼,只是李潔沒想到這次來的客人就是因為此事。

「我就說嘛,哼!崇洋媚外,見錢眼開!」

「麻煩別上綱上線的,美國佬我算是看出來了,就兩字:有錢。我當初要是滅了他,他也就多花一點的時間東山再起罷了,他既然願意花錢買時間,我當初也不是沒有隱憂,也就達成了協議,至於為什麼我就不解釋了,那是我的事情。」

「借口我也會找!」小玉針鋒相對。

「會長是不是缺錢呀,我那裡還有些金幣。」小小兔也總算是聽出來了些意思,拿出了一小包餅乾時無意的說著。

有句老話,叫說者無心,聽著有意!正是現在李潔和小小兔的真實寫照,小玉說什麼李潔都不會在意,但小小兔畢竟不同,早就在遊戲里跟著自己了,算是李潔可以相信的人,要不然也不會把後方交給小小兔打理,現在居然你也反對我的做法!還要給我錢!?我需要你可憐嗎?什麼時候自己居然混成這樣子了!?

李潔本來想和小玉說的話頓時啞口無言,身影頓了頓,在那一瞬間,李潔覺的整個世界都是陰暗的,自己孤寂的坐在一個最偏僻的角落裡,迷惑而無助的看著遠方匆匆行走的黑白色的路人,他以為他是站立著的,但人們有時無意中眼角掃到他時,李潔都是縮在骯髒角落裡抱著膝蓋抖的可憐蟲,就連嬌小的小小兔都可以如山般的站在他的面前。

所有的想法只在瞬間完成,李潔在停頓了下開始吸氣時就已經看起來正常了,只是眼中多了些冰雪。

小玉本來還等著李潔的話語,但一聽小小兔說話,本來還沒想那麼多,可是看到李潔頓了頓后猛然人顯的不帶掩飾的冰冷,小小兔遞過去的餅乾袋李潔看都不看的置之不理,就知道要糟!

小玉早就知道李潔有些鑽牛角尖,他受過什麼打擊、現在大致什麼心境都不難猜測,自己說什麼無所謂,李潔不會在意,但小小兔不一樣,小小兔是李潔目前在地下世界甚至是在上海地區唯一信任的人了,儘管小小兔根本就是無意兼好心,但小小兔太不了解人情世故了,這話由她說出來就欠妥,更別提現在李潔心情本來就糟糕透了,這下誰也別擔心李潔會去把小小兔吃掉了,以後李潔恐怕都不會再理會小小兔什麼了!

可是現在決不能就這樣讓矛盾爆,小小兔會受不了的,自己也本來只是陪同來談事情的,事情沒談成不說,還因為自己挑起的話題把小小兔給拉扯了進來,這算什麼,九天雄鷹死就死了,小小兔卻不能有事,最起碼現在不能,否則自己也別想安心!

更新時間:2o12-o9-12

李大小姐看著小小兔驚慌失措的眼神不由失笑:「那怎麼現在又說了?」

「我不認為會長的事情和大小姐有關,可這也可以反過來說的,況且我很擔心,大批大批的士兵從黑山城路過,會長這些天來也更加的沉默了。【風雲閱讀網.】」

「這還用想,也就你看不出來,你們會長自己都認為他要戰敗了,所以提前做準備,什麼萬一不萬一的只不過是寬慰你罷了。」

小小兔一驚,顫抖了下,手裡捧著的果汁杯子動搖了下:「會長怎麼可能失敗!?他有那麼多強大的士兵和將領,整整七個軍團的士兵呢!」

「你們地下世界的兵力可以恢復的如此之快嗎?」李大小姐也疑惑的問九天雄鷹,因為李大小姐前陣子知道李潔不知道出征幹什麼去了,死了數萬士兵,現在怎麼就又組建起七個軍團了?

「那是不可能的事情,兵力都是一個個的審訊過來的,還需要先俘虜,實力補充起來很慢。」九天雄鷹想了想回答。

「他的七個軍團都在前線?」李大小姐帶著疑惑又問小小兔。

「那倒不是,北邊現在有鬼子在大批的集結軍隊,會長為此有些擔憂,第四軍團駐守在我以前呆著的地方,另外,還有新的第七軍團被調往幽暗谷,說是防禦美國人,第七軍團都是騎兵,那些騎兵看起來好兇惡的,不過他們都被會長打敗收服了,會長還把多出來的馬送我了兩匹,其中一匹黑馬還是千金馬呢,我明天就能拿到了。」

說起這個小小兔就興奮。

聽了小小兔的話,李大小姐和九天雄鷹重新燃起了希望,本來以為既要前面打仗,北邊還要防禦日本人,小小兔的會長沒功夫理會美國人呢。

「這個第七軍團實力怎麼樣?」九天雄鷹忍不住問了出來,這關乎他的生死。

「普通的騎兵都是精英,很多軍官都是小boss,軍團長是個**oss,幾乎全是重騎兵,並且大多都是滿級或者快滿級了的士兵。」小小兔回憶了下。

「這怎麼可能!?」九天雄鷹一點都不相信,真要如此地下第一人既然前面在打大仗,還極有可能失敗,如此強的力量怎麼不用還要往後調遣?第七軍團真要如此金毛根本就算不上威脅了。

李大小姐儘管知道小小兔一向老實,但也狐疑,小小兔卻不在意兩人的懷疑,小小口的喝著果汁,已經在想自己第一次騎馬該怎麼擺姿勢照相留念了!

女總裁的非常保鏢 李大小姐看了九天雄鷹一眼,九天雄鷹儘管懷疑,但這是唯一的救命稻草了,由不得他不抓住,於是很快的點了點頭。

李大小姐這才回頭看了下小小兔:「小兔,能不能請你們會長來一趟,你雲哥有事想和你們會長商量下。」

小小兔呆了下,這才為難的說:「怕是他不會來這裡……。」

李大小姐隱隱有些怒意,但臉上的笑容絲毫未變:「那你陪著你雲哥去找你們會長一次吧,你們會長送了你千金馬了,你也該去謝謝他。」

「好哇,最近我正在學做餅乾,正好送會長嘗嘗。」

「我叫小玉陪你們去。」李大小姐有意無意的看了九天雄鷹一眼。

九天雄鷹有些迷惑,隨即就明白了,苦笑一聲微微搖頭,小小兔是很漂亮,也很吸引人,但太嬌弱了,自己身為長子長孫,娶進家門的必定是精明幹練的世家嘉女,小小兔這樣子肯定不行。

十幾分鐘后,看著後座上小玉和小小兔嘀嘀咕咕的,九天雄鷹忍了很久還是沒忍住問了出來:「小小兔,你們會長叫什麼?怎麼李大小姐從不提起?」

「她們會長也叫李潔,不過是潔白的潔,不是大小姐傑出的傑。」小玉解答了九天雄鷹的疑問,九天雄鷹這才恍然大悟。

過了一會,九天雄鷹又問:「那他網名是什麼?」

這下兩女倒是尷尬了一會,讓九天雄鷹很是奇怪,難道起的是什麼不雅的網名,九天雄鷹倒是見過什麼處女一抬腿、一夜七次郎之類的網名的。

「他叫心中的紅葉。」還是小小兔說了。

九天雄鷹聽了更是迷糊,這名字很正常呀,有什麼難說的?

小玉笑了笑解答了九天雄鷹的疑惑:「大小姐網名紅葉,還是費好大勁早進了遊戲幾秒鐘搶注的網名。」

「額,原來是李大小姐的仰慕者!」說完九天雄鷹就笑,這本來就是一句玩笑話,李大小姐身份尊貴到他都沒任何的想法高攀!

到了沿江路,小小兔先打了電話,即使在遊戲里李潔也會得到提醒,果然沒一會李潔就接聽了電話,聲音有些沙啞低沉,為了戰事,李潔又開始節食和少喝水了,並且他看著來電號碼儘管覺的熟悉,卻想不起來是誰,小小兔的電話李潔根本就沒存進電話薄。

「喂,你好。」

「我很好,是我啦,會長,現在就在你樓下!」

李潔聞言就知道是誰了,一陣的無奈,怎麼老是到了樓下才打電話呀,心裡慢慢浮現出小小兔夢幻般的容顏,但還沒清晰就被李潔抹去。

「在家呢,上來吧。」李潔本來想直接問小小兔什麼事,但那也太無情了,讓人覺的不想讓人家上門似的,儘管李潔其實心裡就是這樣想的。

「嗯,我還帶了我親自做的餅乾,會長一定嘗嘗,也有人想見你商量些事情。」

「那是肯定的。」李潔說的嘗餅乾的事情,其他的他不在意是什麼事情。

淡淡的掛了電話,李潔開始燒水換衣服洗臉,他住二十七層,一部電梯還壞了,想上來怎麼也需要幾分鐘。

果然,等四五名保鏢和三人上來時,李潔已經出於禮貌性質的穿戴洗漱好了,把三人讓進了屋子裡,李潔看了下保鏢們,保鏢隊長擺擺手,示意他們就不進去了,隊長見過李潔幾次,倒是沒什麼不放心的。李潔就輕輕的掩上了門,也沒鎖,轉身時看到小小兔在和一名帥氣高大的男孩子說著什麼,心裡讚歎著這男孩子好福氣,請他們坐下后沖了四小杯濃濃的鳥窩咖啡。

「哎呀,闊氣了,都喝上雀巢了!」小玉不等介紹就開口嘲諷了一番,這是報復上次李潔毫不留情的拒絕了她的事情,女孩子都很會記仇。

李潔沖完了咖啡,坐下后淡淡的笑了笑:「美國佬孝敬的。」他倒是洒脫的也沒打算隱瞞什麼,只是李潔沒想到這次來的客人就是因為此事。

「我就說嘛,哼!崇洋媚外,見錢眼開!」

「麻煩別上綱上線的,美國佬我算是看出來了,就兩字:有錢。我當初要是滅了他,他也就多花一點的時間東山再起罷了,他既然願意花錢買時間,我當初也不是沒有隱憂,也就達成了協議,至於為什麼我就不解釋了,那是我的事情。」

「借口我也會找!」小玉針鋒相對。

「會長是不是缺錢呀,我那裡還有些金幣。」小小兔也總算是聽出來了些意思,拿出了一小包餅乾時無意的說著。

有句老話,叫說者無心,聽著有意!正是現在李潔和小小兔的真實寫照,小玉說什麼李潔都不會在意,但小小兔畢竟不同,早就在遊戲里跟著自己了,算是李潔可以相信的人,要不然也不會把後方交給小小兔打理,現在居然你也反對我的做法!還要給我錢!?我需要你可憐嗎?什麼時候自己居然混成這樣子了!?

李潔本來想和小玉說的話頓時啞口無言,身影頓了頓,在那一瞬間,李潔覺的整個世界都是陰暗的,自己孤寂的坐在一個最偏僻的角落裡,迷惑而無助的看著遠方匆匆行走的黑白色的路人,他以為他是站立著的,但人們有時無意中眼角掃到他時,李潔都是縮在骯髒角落裡抱著膝蓋抖的可憐蟲,就連嬌小的小小兔都可以如山般的站在他的面前。

所有的想法只在瞬間完成,李潔在停頓了下開始吸氣時就已經看起來正常了,只是眼中多了些冰雪。

小玉本來還等著李潔的話語,但一聽小小兔說話,本來還沒想那麼多,可是看到李潔頓了頓后猛然人顯的不帶掩飾的冰冷,小小兔遞過去的餅乾袋李潔看都不看的置之不理,就知道要糟!

小玉早就知道李潔有些鑽牛角尖,他受過什麼打擊、現在大致什麼心境都不難猜測,自己說什麼無所謂,李潔不會在意,但小小兔不一樣,小小兔是李潔目前在地下世界甚至是在上海地區唯一信任的人了,儘管小小兔根本就是無意兼好心,但小小兔太不了解人情世故了,這話由她說出來就欠妥,更別提現在李潔心情本來就糟糕透了,這下誰也別擔心李潔會去把小小兔吃掉了,以後李潔恐怕都不會再理會小小兔什麼了!

可是現在決不能就這樣讓矛盾爆,小小兔會受不了的,自己也本來只是陪同來談事情的,事情沒談成不說,還因為自己挑起的話題把小小兔給拉扯了進來,這算什麼,九天雄鷹死就死了,小小兔卻不能有事,最起碼現在不能,否則自己也別想安心! ?小玉立刻補救,站起身來把疑惑的小小兔手中的餅乾袋接了過來放在了桌子上:「小小兔的手藝我都還沒嘗過呢,你倒是有福氣,忘了介紹,這位是地下世界雄鷹公會的會長九天雄鷹,目前正在和美國人打架,現實里的慕容公子,他有些事情想和你談下,慕容公子,這是李潔李會長。【全文字閱讀.】」

九天雄鷹自然也感覺到了剛才的異常,本來李潔只是淡淡的,但忽然就拒人千里之外了,為什麼這樣九天雄鷹一點頭緒都沒有,但看來不是特別針對自己的,互相打了招呼,九天雄鷹正要說什麼,李潔就打斷了他。

李潔依舊淡淡的,不過語氣中有著一絲的凄涼和自暴自棄:「不用說什麼了,你們的來意我知道了,我是個窮小子,很缺錢花的,不就是讓美國佬停手嗎,這不難辦到,我答應了,你們很快就能看到結果,其他還有什麼事情嗎?」

這分明就是逐客了,小玉沉默了下后:「很感謝你的幫助,有空去翠山坐坐,李大小姐也會歡迎你的!」

小玉故意的刺激李潔,拯救了現在的局面,事情也辦成了,但善良單純的小小兔卻必定要受到傷害,看李潔的態度此事已經無可彌補,小小兔喜歡眼前的人傻瓜都看出來了,小小兔有什麼錯卻要被你冷眼向看,小玉想起以後小小兔會遭到怎麼樣的對待,會怎麼樣的悲傷就不由自主的怒火中燒卻又無可奈何,因為小玉雖然可以不講道理,但真論起來李潔也沒錯處,小小兔只是一廂情願罷了,李潔不想理會一個人那是他的自由,他不欠小小兔什麼,甚至對小小兔諸多的照顧,要怪也只能怪李潔死腦筋!

小小兔隱隱覺的不妙,聽了小玉的話更感覺不對,但事情怎麼會這樣她一頭的霧水,想問問李潔,李潔卻看都沒看她一眼,小小兔就不敢問,此時小玉已經拉著她要告辭了。

體驗未來人生 九天雄鷹有些尷尬,因為李潔直白的話語,看著小玉要告辭,輕出了口氣,事情總算圓滿的解決了,對李潔表示了感謝后也起身離去。

小小兔本來還想留一會,但小玉說什麼都不敢繼續呆了,特別是她又氣不過故意刺激了一下李潔后,誰知道在呆下去讓小小兔想明白了會出什麼事情,強拉著小小兔走了,李潔淡淡的送他們出門,只送到了門口,和三人輕揮了下手后就回了自己的小窩,下一刻門就關上了,小小兔沒來由的聽著關門的聲音,看著緊閉的房門心裡無由的顫抖了一下。

下樓時小玉看著有些迷茫的小小兔心中百味雜陳,這件事瞞不住的,怎麼說也都是因為自己挑起來的,自己以後怎麼面對小小兔!?

兩個女孩子各自沉默著想心事,九天雄鷹也只好沉默,回去后小玉考慮了一會,就向李大小姐請長假,原因是母親身體不好,要去照顧,李大小姐要是不能身邊長時間沒行政秘書的話可以再找人,這相當於是辭呈了。

李大小姐很是疑惑,但是也知道小玉的母親最近身體確實不舒服,也只能是勸慰了一番,答應了小玉的請假要求,找了些高級的補品讓小玉帶走,職位還給小玉留著,等小玉母親身體好了再來上班。

小玉謝過了李大小姐,當晚就匆匆離去。李大小姐把小小兔叫來問出了什麼事,小小兔聽說小玉忽然請假走了也很驚訝,說沒生什麼事,也給李大小姐描述了事情的經過,李大小姐由於不在現場,也無法體會,也向來認為李潔對小小兔賊心不死,所以想不出別的什麼,只得全當小玉說去照顧親人的理由是真的。

李潔在送三人離去后,就一直坐在老位置上抽煙,對面本來九天雄鷹的位置上,一張支票靜靜的躺著,但李潔毫無興趣,靜靜的享受那**的孤寂,只是在暗淡中,隱隱不時的水珠滴落的聲音。

李潔幾乎抽完了一包煙,最終得出結論:不是世界拋棄了自己,而是自己拋棄了整個世界!

掐滅了最後一根煙,李潔站起身,在黑暗中輕輕的嘆息,把那包餅乾和支票都掃進了垃圾桶,隨後上線,在遊戲中自己的房間了一會呆,慢慢的掏出一根雪茄還沒點燃,城外號角連天,戰鼓雷鳴般的響起,還夾雜著敵軍囂張狂傲的怒吼聲!

敵人的主力到達了!

李潔保持著拿著雪茄要點著的姿勢呆了下,忽然搖搖頭笑了起來,扔掉了手中的火石和雪茄,越笑越大聲,笑的眼淚都出來了,笑的身體都止不住的顫抖,心中一個悲憤的聲音在怒吼:來吧!都來吧!就算與全世界為敵,我又何優!就算被全世界蔑視,我又何懼!

穿起殘破的內襯,踏進黝黑的戰靴,綁上合身的腿甲,套上滿是血污痕迹的胸甲,帶上冰冷的頭盔,掛上閃亮的肩甲,披上滿是破洞的披風,束緊有些焦黑的腰帶,帶好束腕和鐵質的手套,緊握還算鋒利的雙手大劍,李潔走出了房門,四名侍從侍女已經等在門外,拒絕她們的跟隨,李潔獨自召喚出了馬匹,騎上去后一手提劍,一手支起血色戰鴿旗,緩緩的策馬漫步到城牆上!

一出城堡,本來無風的地下世界都被撲面而來的肅殺之氣吹的戰旗飄揚了起來,李潔漠然的看了看城下遠方那鋪天蓋地的敵軍陣列,然後開始巡視城牆,下一刻,無數拖著長長火焰的彈丸呼嘯著就投擲了過來,吸取了大沼澤戰鬥中馬克西姆列隊等著挨砸的教訓,李潔早已命令除了躲在城垛後面戰備的士兵外,其他士兵都躲在城牆後方,需要時再上城牆,這樣做就是因為知道敵軍的輜重隊在後面,重型投石機沒一千也有幾百台,他們肯定會先砸個一天兩天的最起碼消耗下自己這面的士氣,所以此時城牆上只有不是很多的躲在城垛後面的士兵在防守。

於是這些士兵們就看到自己的領主大人一身的戎裝,獨自舉著戰旗,在狂風暴雨般的彈丸和石塊中閑庭散步,多次彈丸和石塊幾乎就擦著領主大人的身體飛過,彈丸的火焰拖過時甚至燒著了領主大人的披風,石塊砸傷城牆激射的石屑甚至擊打在領主大人的鎧甲上叮噹作響,一名士兵冒死撲上去打息了領主大人披風上的火焰,領主大人拍了他的肩膀表示感謝,然後繼續悠閑的巡視城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