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膽!敢戲弄本大爺!」

那修聞言大怒,手中一口斬鬼刀一緊,將身下法雲一催,疾馳而前,那刃對了不足當頭砍來。刀勢如虹,迎面狂斬,其所帶烈風呼呼,著實不賴。

眾並未理會的,只是冷漠瞧視一眼,自顧自話。那當頭之一修心頭不安,只是將那眼緊緊兒盯了山巔上獨坐之修,眼睜睜觀視其刃當頭而下,將那修一刀兩片。

眾瞧得一眼,,不再語,只是穩穩兒落于山巔上,欲覓地稍歇。然待得眾修坐定,一修忽然驚叫一聲:

「咦?鬼也!」

眾回視之,見那修仍笑眯眯立於原處。

「諸位,怎得人尚未斬殺,爾等便自坐定?不虞吾死而復生么?」

「啊!汝,何人?膽敢小視吾十宗門么?」

一修厲聲喝道。

「十宗門?不敢!只是爾等不問青紅皂白,見修便殺,此豈非未將整個修行界放在眼中么?」

「前輩高姓?在下任山高,添為十宗門巡狩。」

此時忽然一修出,對不足拱手一禮道。


不足觀視其修數眼,忽覺有一絲兒相熟之象。

「汝之先祖莫非任求道么?」

「先生,哦不,前輩何人?任求道,果然吾之先祖!」

「任山高,某單獨與汝聊幾句如何?」

「師兄,萬可莫去。此修法力不低,復心懷叵測,萬萬不敢去也。」

「正是,師兄,這廝特來此地誑騙,怕是與你不利呢!」

那任山高思謀得良久,忽然笑道:

「好!爾等退下,吾與此修嘮叨幾句!」(未完待續。。) 十宗門之天尊聖境,乃是宗門重地,諸位大天尊之居處。其時,不足正駕了雲頭緩緩而行。想一想那任求道其修,居然亡歿數百年也!

「唉!斯人毅力不凡,中道崩蹙,天不佑也!可惜昔年之同修居然苟活者了了!此界似無可留戀也!」

那不足正隱去身形一頭這般思索,一頭茫然四顧。那斜叉里忽然飛來數修,追擊前方一修,那修大聲呵斥道:

「易修殿諸位,吾海天殿此番牢記恩賜!」

「哼!不送!」

那易修殿一夥中一修大聲呵斥道。

「師兄,此番大不妙矣!」

「事已至此,何懼?縱天尊責罰,便由吾一人擔當!」

「師兄,小妹惹禍了!」

一女修嬌柔道。一眾數修觀其憐愛模樣,俱含笑開導道:

「此事與師妹何涉?皆是吾等師兄弟無能,無有守護好師妹也!」

「師兄,此時吾等應急急去面見大天尊等,勿得不有彼等小人先告了黑狀!」

言罷一眾數修急急往天尊聖境而去。不足觀此,悄悄兒前行,竟尾其而入!

前方數修正行間,突兀一聲大喝道:

「來者何人?侵入吾聖境意欲何為?」

不足聞言一驚,然瞧視前方數修腰間之古木法牌,忽然開言一笑:

「倒是某無有做賊之機智也。」

遂散去隱身訣,現了原形。虛空而立。那一眾數修回身注視,皆紛紛持械而立。只見一修書生模樣,正雙手抱拳施禮道:

「某家諸多姓名,然昔年於十大宗門之易修門修行,其時喚作馮成是也。今來此地欲拜上師叔等一干大修也,諸位道友可否允吾入此仙境,完吾心愿!」

不足言罷四顧,觀諸其大殿懸浮坐落雲頭上,有薄霧瀰漫,其景實實如夢似幻!

忽然又一聲傳來道:

「道友既已入吾仙境。何不來此大殿一敘。」

不足聞得其聲。暗自贊一聲:

「果然大派,當真不凡!」

於是明面上亦不言語,只是駕了雲頭往那大殿而去。

十宗門之主殿,五位天尊高坐。其客位斜在左向。正處五天尊合力交集處。不足入內觀之。直上客位,一邊笑道:

「諸大天尊待客不誠,設陣以待某啊!」

眾天尊相視一眼。中央那修麵皮含笑道:

「呵呵呵,汝乃大賢之修,況吾等又不知底細,不得不為也!」

「大賢之修?不得不為?呵呵呵,諸位道友太過鄭重也!此地乃是某修道起步處,便與故土無二。此來不過欲拜訪舊識,可惜知道至今苟活者唯彼奔雷師兄與鳳鳴仙子二修,故來相望爾。」

「汝何人?」

「吾昔年馮」


「報。」

一聲通傳長令將不足打斷,那弟子大聲道:

「副門主鳳鳴仙子與護法長老奔雷求見。」

「傳!」

「是!」

不足聞言住口不語,只是將眼瞧了殿門處。只片時,一翩翩仙子,一英豪男修落落而入。

其二人詫異望了不足一眼,而後面色一整道:

「天尊,一修名馮成者重臨,或與那千年前乍現之逆天寶物相關!」

那奔雷邊說話,邊直勾勾盯視不足。

「道友十分面善也!」

那鳳鳴仙子高坐側位,瞧視得半晌,忽然開言道。

「鳳鳴師姐果然好記性,某與賢夫婦相別已然千年有餘,乍一眼再見,居然尚有記憶!」

「汝,果然馮成!」

那奔雷忽然大聲道。

「然也。二位師兄,別來無恙?」

那鳳鳴仙子與奔雷大驚懼!觀諸馮成其修氣質平凡無有出彩處,然深沉而無波者,乃是大修之象也!二位修鍊有年,自不會如往昔一般毛燥。

「汝,此來何干?」

「呵呵呵,不過故地重遊爾!另某從前謀奪奔雷師兄法器嘯月天狼在手,凡千年矣,此來還此心病!」

「馮成師弟機緣了得,居然修有大成!「

「鳳鳴仙子亦乃人中龍鳳,陰陽合之修為,足可以傲視同僚也!」

不足回頭一瞧奔雷,觀其面現戾色,目中凶光閃爍,兀自莞爾。

「奔雷師兄容姿蓋世,當年即為諸門中女修暗戀者。師兄弟私下亦語,道是汝與鳳鳴師姐該天生一對兒。竟果然!師弟誠賀之。」

不足微微抱拳頷首。

「住口!諸位天尊,此人身藏三界棺,當年截殺未果。今即在眼前,豈容錯過!」

那一眾天尊早聞得其名馮成,已然有疑。此時奔雷之語驚醒彼等一干大修。那中央之修暗自傳音座下弟子吩咐道:

「關閉殿門,啟動大陣。」

不足忽然抬眼一觀,冷冷笑道:

「大天尊意欲何為?」

那大天尊忽然心中一凜,一股寒氣剎那升騰而起,瀰漫全身。彼五修皆運施神功布滿渾體,將眼直直瞧視了客座上之不足。

「奔雷,昔年相互守望之十大宗門中同門師兄弟,今尚在者唯吾等三修,又何必」

那不足觀視奔雷道。

「馮成,吾有幾問,望汝據實回答!」

那鳳鳴仙子渾體氣勢大顯,冷冰冰道。

「哦!呵呵呵。如此,某家當知無不言,言無不盡可乎!」

「三界棺可在汝身上?」

不足聞言微微皺眉道:

「人生而有欲,欲分有二。一曰志,二曰貪。志在求道,貪在求物。志存者大道可望,貪念於心則患矣!」

「講學?大儒尚且不敢,況汝哉?」

奔雷忿然斷其言語道。

「馮成,汝知欲之道,吾心甚慰!如此便將那三界棺留下可乎!汝當明了,此物非汝可以擁有者!」


「世人皆曰寶物有德者存,且皆以為其便為此德者!然寶物擇人,非人力可為,」

「馮成,留下三界棺,吾求諸位大天尊饒汝一命如何?畢竟修行不易,命盡則物又為何?不如」

「不行!今番必得留下此子狗命!」

那奔雷大叫道。

「放肆!大殿之上豈有汝說話之地!」

那鳳鳴盯視奔雷冷然一聲道。

「吾」

那奔雷渾體一凜,低頭不再語。

「呵呵呵,畢竟是同榻之友,鳳鳴仙子又何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