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膽,是誰放你們出來的?」

就在這時,一群身穿黑袍的執法者手持長鞭走了過來。

「呵呵呵,走之前我得先收點利息!」

「上次,就是你在我身上抽鞭子的,這次我要十倍百倍地還給你!」

「幹什麼?你們都想幹什麼?」

「幹什麼,老子報仇來了!」

「轟、轟、轟」

「大人,救命啊!」

「大人」

「大人」

…………

……



都市之萬界二維碼 整個第十五層,一下子亂套了!

上千的犯人一旦解放出來,那就是一個個行走的暴君!

有人走了,更多的人卻留了下來,找這群壓榨自己的黑袍人算賬。

大廳內鬧出來的動靜很大,此事很快就驚動了牢頭十五。

牢頭一現身,就有一股大威壓釋放出來。

敗天境,絕對是敗天境,而且看這氣勢絕對是敗天境中的強者。

大廳內,許多被牢頭十五氣勢壓住的犯人心中一沉。

牢頭十五雖然實力強大,但這群犯人中也有不俗的。

眾人憑藉著自身的氣勢與牢頭十五相抗衡!

至於那些黑袍人,此時已經倒下了許多,只有少數幾人還能聚集在牢頭十五身後,一臉心悸地看著對面一群犯人。

獵戶家的俏媳婦 這群犯人,實在是太兇殘了!

先前跟自己一起來的執法者,都已經被他們折磨得不成人樣了。

「哼,一群臭蟲也想翻天!」

「給我鳴鼓聚人,捉拿這群重犯!」

牢頭十五看著與自己抗衡的幾百個重犯,沉聲道。

「是!」



第五十層內發生的事情,並不是獨一份。

此刻,地獄黃泉內的其他犯人都被石柱的大神通釋放了出來。

他們剛一衝出牢房,就與牢頭和執法者們碰撞到了一起,展開一場驚天動地般的大戰。

整個地獄黃泉,除了第十九層之外,全都亂了套。

地獄黃泉,是司馬家關押重犯,謀取資源的一處私產。

如此重地,自然不可能只有一群執法者和牢頭看管。

事實上,司馬家在此聚集了一批實力強大的凶獸。

這群凶獸,平日里沒事地時候,就圈禁在一旁。

只要遇上了暴動,很快就有人前來指揮他們。

此刻,就有一名司馬家的強者,操控一頭玄武,帶領成百上千地凶獸進入了地獄黃泉之中,鎮壓那些暴動的重犯。

這還只是其一,至於那些已經逃出去的重犯,外面也有強者等候在一旁。

只不過想要徹底壓制這場鬧劇,最少也需要一兩天的時間。

有這功夫,石柱早就不知道跑到哪裡去了!

地獄黃泉之中,執法者們與重犯們打得正熱鬧的時候,石柱已經帶著小石頭離開了第十五層。

路上,小石頭滿腦子地疑惑。

恩公是怎麼衝破對方下的禁制的,為何能夠在嚴密的第十五層中自由出入?

恩公將牢中那些重犯放出來,究竟是為了什麼,逃跑?

老婆太拽:總裁也認栽 可看這情況,又有些不像啊!

「恩公,咱們這是去哪裡?」

小石頭開口問道。

「去第十九層!」石柱回道。

「什麼?第、第十九層?」

「恩公,我聽說那裡很危險的!」

小石頭眼珠子一瞪,開口叫道。

難怪這一路走來,感覺到身上越來越冷。

原來,自己和恩公正在去第十九層的路上啊!

「放心,只要你跟在我身邊,不會有什麼危險的。」石柱安慰道。

「…………」

的確,此刻自己與恩公就好像隱身了一般。

不但那些執法者看不到自己,就連那些巡視地凶獸鼻子都好像進水了一樣,愣是沒有來找他們。

就這樣,小石頭一路忐忑地跟著石柱下了第十九層。

地獄黃泉第十九層,石柱帶著小石頭直接穿了進去。

二人一進去,就看到了一條巨龍被捆綁在那兒。

「呼嚕嚕~~~」

「呼嚕嚕~~~」

「呼嚕嚕~~~」

…………

……



外邊喊殺聲不斷,可是第十九層的黃龍大人卻是不管不顧,正躺在這兒打呼嚕。

黃龍的打呼聲很大,就像是打雷一樣。

而且外邊那群人都知道,這裡是黃龍的地盤,所以並沒有前來巡查。

巡查?

那根本就沒有必要好嗎?

別說是那些犯人,就算是執法者進來,那都得提心弔膽的。

哪個犯人吃錯了葯,敢來這裡找黃龍大人的不痛快?

「這,這就是地獄黃泉中的主宰者,黃龍大人?」

小石頭看著一直在睡覺的黃龍,有些懵。

什麼情況,外邊都快亂套了,眼前這黃龍居然還有心思在這裡睡大覺?

石柱搖頭笑笑,對於黃龍此刻的表現並不意外。

「恩公,咱們來這裡幹什麼?」

「依我看,咱們還是趕緊離開這裡吧!」小石頭往石柱這邊靠了靠,開口說道。

「離開?」

「你想多了,現在也只有這裡才是最安全的!」

「你信不信,只要出了地獄黃泉,咱們很快就被司馬家準備好的大網給套住!」

石柱搖搖頭,開口說道。

「啊~~」

「那現在怎麼辦,恩公?」小石頭大驚,急忙問道。

「放心,有我在,就肯定沒事!」石柱安慰道。

「小娃娃,口氣還挺大!」

「既然來了,就哪兒也別想去了,到本座肚子里去住兩天吧!」

就在此時,沉睡中的黃龍醒了出來。

黃龍這一動,身上捆著的黑鎖鏈就跟著嘩啦啦響動起來。 「這麼多年過去了,想不到還是改不了這個貪吃的毛病!」

「忘記自己是怎麼進來的了嗎?」

石柱看著面前黃龍,沉聲道。

「嗯?你是誰,怎麼知道我的事情?」黃龍聲音中帶著幾分驚訝。

「我也不是什麼大人物,只不過在司馬家的藏書中看到一點點關於你的介紹而已。」石柱沉著道。

「原來是司馬家的人!」黃龍哼了一聲。

「乖乖,原來恩公居然是司馬府的人。」

「只不過,為何突然成了階下之囚呢!」

一旁小石頭微微驚訝。

「司馬家?司馬家算個什麼東西,本座大羅天境石柱!」

石柱迎著黃龍的怒氣,開口說道。

石柱這話說的有些霸氣,似乎司馬家都讓他看不上眼。

只不過大羅天境是個什麼鬼?

一旁小石頭感覺自己腦子有些不夠用,看來還是自己見識有些小了。

「呵,小東西,不要以為你這麼說,我就不會吃了你們兩個!」

黃龍微微冷笑。

對於石柱這話,黃龍自然是不怎麼相信的。

在黃龍眼中,對方這麼說無非是了解自己與司馬家的恩怨,想要藉此機會讓自己饒他一命罷了。

「黃龍,你在此地被困了千萬年,也沉睡了千萬年,何曾想過有朝一日脫困?」

石柱並未理會黃龍語氣中地冷嘲熱諷,而是鄭重開口問道。

鄉間輕曲 「怎麼,你司馬家的人已經同意了,願意放我出去?」黃龍說道。

「此事與司馬家無關,是我自己的意思!」

「只要你從今以後願意跟著我,我就放了你,還你一個自由身!」

石柱搖搖頭說道。

「就憑你?」

「嘩啦啦~~~」

黃龍眼中有些不屑,甚至看著石柱的眼神越來越鄙夷。

身上一條條粗大的黑鎖鏈不斷晃動,似乎在嘲笑石柱。

若是這麼輕易就可以掙脫得開,那自己何必還要在此被困這麼多年?

沒有司馬家的那幾個老東西同意,自己身上這些黑鎖鏈任誰來都無法撬動!

「怎麼,你不願意?」石柱臉色微沉。

「不是我不願意,而是你不配!」

「行了,我沒有功夫和你說這些屁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