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還有什麼好講的呀,這明明九十心虛了嘛,這哪裡是有什麼屆時,明明就是在想些借口狡辯,但是又找不到家狡辯的理由」奶娘一棒子又駁回了蘇錦惜的話語。

「奶娘,您就聽聽嘛,您看,你這個樣子,連我都嚇到了,怎麼可能不嚇到這個小姑娘呢?要是我,我有理由也說不清楚。」蘇錦惜繼續勸說著,奶娘不相信,她卻是相信靈兒是真的遇上了什麼事的。

奶娘見著蘇錦惜都撒起嬌來了,便也就沒有剛才的那般的嚴厲了,也開始能夠冷靜下來去思考一些事情。

語氣也隨之而變得柔和下來:「那你解釋解釋吧,看在小惜的面子上,你倒是解釋解釋著到底是怎麼回事吧。」

奶娘冷靜下來,也知道這件事或許有這別的自己所不知道的原因,所以也願意傾聽靈兒的理由了,或許真的是有什麼事情發生了也說不定呢。

靈兒見著奶娘的語氣已然柔和了下來,看著蘇錦惜向自己投射過來的眼神,隨即便也沒有那般的緊張,說話已然變得利索。

「這……今日我一大早便就出門了,本想著趕在小姐起床之前把小姐要求要買的東西買了,回來還不耽擱小姐起床。」靈兒整理好心情之後開始緩緩道來

「然後呢?路上因何事耽擱了?」蘇錦惜柔和的語氣問道,善解人意的希望通過自己的這些引導能夠讓靈兒說得順暢些。

靈兒也知道蘇錦惜的衣服,給了她一個感激的眼神之後便繼續說道:「而後,我便就在街上遇到了邊疆派來的八百里加急的傳信使,也就是那是,我們的馬兒受驚了,所以才有些不收控制,而後才會有些耽誤了行程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奶娘聽著靈兒的理由,也理解靈兒這一次的食物了,皺起的眉頭也慢慢的舒展開,也沒有剛才發那些責備了。

隨即奶娘的語氣也不似剛才那般嚴厲,看著靈兒也不似剛才那般責備了:「你剛才好好解釋不就好了嗎?怎的連划都說不清楚了。不過啦,這次雖說不是你的責任,但是你以後還是要注意,這樣的事情盡量就不讓它發生了。」

「是……」

這邊的奶娘和靈兒還在囑咐著這些囑咐著那些,而另一邊的蘇錦惜似乎就沒有了多少興趣。

她似乎並不在意奶娘怎麼教導靈兒,已然不下一靈兒是否有個好的借口,這件事情又是否是靈兒的責任。

此刻的蘇錦惜,滿心的思慮全部都在剛才靈兒口中的那個八百里加急上。

蘇錦惜扭過頭看著靈兒和還在囑咐著她這些那些的奶娘,雖說有些不該插嘴,但是她業的確有著自己很想要知道的事情,而且蘇錦惜的直接告訴她,這件事,不簡單。

「靈兒,你先聽我說。」蘇錦惜一句話,講靈兒從奶娘的說教中解脫,通識也引來了奶娘的注意。

「怎麼了?」奶娘也有些疑惑的看著蘇錦惜這忽然變得不是那麼好看的臉色。

蘇錦惜也顧不上別人是怎麼看自己的了,也絲毫不掩飾自己的好奇。

靈兒也是同樣的疑惑眼神,也問著同樣的一句話:「怎麼了?小姐?」

「你剛才說的,是八百里加急的邊疆信使?」蘇錦惜問著,但語氣卻莫名的染上了些許緊張,問完也是一臉期待的看著靈兒,可見蘇錦惜是都多想要知道這個問題的答案。

靈兒看著蘇錦惜否這般模樣,剛加疑惑了,隨即回答:「是啊,怎麼了嗎小姐?可是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

蘇錦惜得到了靈兒肯定的回復之後,眉頭皺得更緊,眼底的疑惑也更深,對於那個八百里加急的邊疆信使,蘇錦惜總有種不一樣感覺。 別人都問我生活在這,到底是怎麼生出來的,我是說我是你們話里說出來的。。

「好獃的孩子。。。」兩個迷糊的影子出現在我面前。

我一動不動,獃獃的,傻傻的。

我好像是沒有什麼太多的記憶,只因為我不記得,你也不會知道

這活,一個重重的耳光打在我的臉上

「不知道哈!不知道哈!不知道哈!你還不知道!。。。。。」

原來這個打我的東西是我路邊撿的,一個會說話的白色大餅,比我都高都大,便用力拍打我的背。

被打的背都快壞了。

「你有完沒完!在打我!讓你出去! 穿越後宮之橫行王門 出去!」

一根手指頂著白色大餅大叫道。

「想不到你是這樣的人。。。。大騙子!大騙子!」

於是乎那個白色的大餅就滾了出去,關上門。。。。走了。

你看看我在幹嘛,我的生活到底是出了什麼問題,周圍的東西都是什麼怪物,你可想而知。

好了各位我出門看看。

打開門只能看到到處都是亮亮的,繁華的街道,以及人山人海的地方。

而我

就住在垃圾堆旁,這個地方叫無量。。

我呢!叫——

「垃圾!」幫我把這帶垃圾拿過去扔在你旁邊的垃圾堆里。

於是,我也就走過去,看著一個個垃圾整齊的擺放在哪裡,我一個一個收了起來,提到垃圾堆扔在哪裡。

「哎!」看看天空看看垃圾堆,真是天差地別。

回到屋裡,打開陳舊的空白筆記本,吹口氣。。。。

一塵灰。於是寫上一行字,『我要走出去。。。那是不可能的。』

我就關上筆記本,把燈關了,走出門就跑。

我要走出去,我要走出去,我要走出去。。。。。心裡就是只有這個想法,但是我的想法就算跟不上別人的想法,我也要努力衝出去,剛要衝出去,就被別人擋住了。

「呦!這不是垃圾嘛!還想跑出去!知道不知道你只能呆你的垃圾堆不能走出來!你也敢出來!回去!」一個大漢抓住我,就把我扔回去,這個無處不在的大漢

「為啥你還在這裡!我要出去!放我出去!。。。。。」瞬間就被他飛過來抓起我扔回垃圾屋門前。

」哎!「

每天,我只能呆垃圾堆,哎!我每天都跟不知道誰說話,我感覺我快瘋了。

此時,一個潔白的手搭在我肩膀上,「別放在心上!我也出不去!要是能出去我也想出去

此刻,我的心又跟白色大餅的心結合在一起了,我的眼角實在是憋不住了,流下了熱淚,抱緊白色大餅,白色大餅卻突然大叫一聲。

」剛才你可不是這樣對我的!我要讓你知道什麼是心痛!「說完一個白色的拳拳砸扁了我。。。

這個世界就是這樣,我沒有任何能力,只能被扔到垃圾堆旁,每天幫別人扔垃圾。 「哈哈哈!我出來了!!!」我不再是穿著破衣服,而是換了整齊的白色衣服,大搖大擺的走出垃圾堆幾米,突然回頭,左看看右看看,在也沒有那個奇怪的大叔了,不然我又會被他扔回去,我使勁走出去,甚至跑起來,走了大半天,一個人也沒有,是不是我走錯地方了,但是我正糾結的時候,天空出現了一行字

筆直前行。。。。。

「額。。。。逗我的嗎?」我還是半信半疑的跑了出去,可越跑越長,越跑越長,跑著跑著還是一個人都沒有,這是怎麼回事啊?????

我懵逼的不之所措,此時,又一種神秘的感覺,在我的肩膀上放了下來,望著自己腳下,影子越來越大,大到好像一個餅。。。。

「白色大餅!!!!!!」

眼睛對眼睛,亮瞎我大眼睛,搞什麼,他在床我上面,實在是受不了

我竟然在做夢!!!

「你要幹嘛啊!!!」我尖叫起來。

「沒幹嘛啊!就是叫你起來!你睡覺的時候一直叫!!嚇死我了!才想把你叫醒!」白大餅說的好像很嚇人,可惜他沒有眼睛和鼻子,只有嘴巴,也沒有耳朵。

「哎。我是什麼時候撿到你的。?我都忘了。。。」我摸著腦袋皺著眉頭說的慢吞吞。

只見一巴掌拍在我臉上

「你幹嘛啊!超級疼啊!天天打我臉!」 剛好我想嫁給你 我疼的再次尖叫起來

「哼!」白大餅一副很高傲的樣子。

「你行!算你狠!我去倒垃圾了。。。」說完就穿上鞋子打開門走出去,外面陽光明媚,太陽光從天空直射而下,打在我臉上,我是那麼的憔悴,我張大嘴巴,伸了伸懶腰,呼吸垃圾堆旁的新鮮空氣,感覺都要吐了,然後在看了那些有著能量的人,他們都過著各自美好的生活,這個地區就我一個沒有能量,看了看自己的雙手,黑乎乎的,每天沒有刷牙洗臉,過著什麼樣的生活你們也懂得,我便抓起擺放在他們門前的垃圾,往垃圾堆里扔,扔完之後,我就扣了扣鼻屎,地上的一隻狗路過,都被我身上的氣體熏走了,我實在是很久沒洗澡了。

可能有1年了

每一年洗澡,是我最開心的時候,每次一洗都能把自己洗的白白嫩嫩,地上的水髒了一地。

於是想著想著,就坐在地上,看看太陽,只看見了刺眼的陽光直射而下,可。。。。

好像有東西下來了!

直接砸我頭上,一隻被熱的半死的小鳥,可這隻小鳥全身卻是金色的,而且我也不知道這鳥怎麼了,以為是死的,趕緊把它扔在地上,生怕自己中了細菌。

我便走開了

「喂!你就不救救我嗎???」那隻鳥突然開口,嚇我一大跳。。。 「哎~又是一隻莫名其妙的東西!來~來~來來~爬過來~!」我用招狗的姿勢招著這隻鳥。

「略略略略略!我死都不過去。。。」小鳥奮力反抗。

「乖~來嘛~」我烏黑的手緩慢的招著它,它還是不理我,於是,我就站起來走進屋裡,曬死它,方正這個地區沒有夜晚,看我不曬死你,我便慢慢的走了,走到門前,只見它飛的一下就過來。

「哥!我錯了行吧!」小鳥受不了就抱緊我的腿,羽毛貼在我腿上,感覺好熱啊。

「哼!進來吧!」

於是我帶它進了我的垃圾屋子,整個房間黑乎乎的,我打開燈,只見一張床,床上有個大餅,於是這鳥跟瘋了一樣就撲到大餅身上以為這白色的是床。

「好舒服啊!冰涼涼的~」小鳥感嘆道。

「舒服就好!」於是我把門關上整個房間很窄,我只能伸腿進去,有時候還會卡住我的腿。

我坐在床旁邊的椅子上,又一次打開筆記本,又寫了句:好好活著。。

突然,大餅醒了,翻過身子就把小鳥被壓在它下面。

「誒! 總裁,敢惹媽咪試試 誒!這個。。。還會動啊!。。。」小鳥用力啄了幾下大餅,大餅就真的跳了起來,「什麼東西在我下面。。。。。。」大餅坐起來,轉過身就打了我一下,打的我嘴巴都歪了。。。

「!你是不是誠心跟我過不去啊!天天打我?」我憤怒大叫道。

這時大餅站起來轉過身,看不到背後印著一隻小鳥,指著我大叫道:「不是你的話,會是誰!」

只見大餅開始一閃一閃的閃爍

「我?我怎麼回事。」大餅大叫道。

「我怎麼知道!我要是知道,還會撿到你。。我自己的記憶正在一天一天的減短,到時候可能都忘了你。。。」我雙目無神的說了句。

冷靜的屋內,充滿了光環的閃爍,也有寒冷的凄涼,我抱緊腦袋,

我不是天才也不是垃圾。。。。只是你不懂我。

突然,這個感覺就沒了,我就腦袋一片空白。

整個腦里好像都模糊了,只有我自己在這個空白的腦殼裡,我的身體上確實是換上白色的衣服,手裡隨時會有白色的紙魚飛到我手裡,這感覺,好像我只感覺到冰冷。

內心就是自我的獨白,到最後無話可說,我的記憶。。。。不。。。。

「你們是誰啊?」我站起來道。

「!!!!!」

當我說完這句話的時候,大餅就突然帶著我和小鳥瞬間消失在這個房間里。

我一下進去,不知道哪裡的地方,掉下來的時候,我只感受到很舒服,這個地方到底是哪裡?

「小朋友!」

一個留著白鬍子的老爺爺,叫了我一聲,我手裡卻有兩個玩偶,一個像大餅,一個像小鳥。 「啊嗚額嘎哈。。。」我張開嘴巴就說了這些話,我自己都驚呆了,我的語?。。。。言呢。。。好像忘了。

「我知道!我知道,我帶你去個地方你就好點。。。」於是,他牽著我的手,好像也沒幹嘛,就把我帶走,緩慢的步伐,漸漸的走了挺久,眼前的每條路好像我是那麼熟悉,好像我經常去的一樣。

走著走著,老爺爺一直說了些話,我都聽不懂,因為我文字全不記得了,只知道他們的在發音,他的聲音一直在我耳邊徘徊,我就是聽不懂,當我看到一條石頭路時,好像特別特別熟悉的感覺,我直接撲過去,臉貼著地面,呼吸著地面的氣體,到處都是新鮮的土壤味道。

我滿懷激情,跳著跳著走過整條路,後面的老爺爺也慢慢跟上來,看到我這麼開心,他也樂呵呵的。

當我坐下來的時候,這條路的終點——正是一架紅色的大橋,這段橋上面,好像站著個人。

只見她好像也很蒼老,白白的卷頭髮,滿臉皺紋,好像一直在看著橋下的風景,只見橋下的風景是枯萎的,沒有水的,太陽光直射大橋之上,白爺爺微笑的走過去,站在老奶奶面前,兩個人互相對視,好像是種不一般的感情在裡面。。。

「咋樣!當男人的感覺咋樣?」那個老奶奶問道。

「沒我以前想的那麼簡單!哎!我錯怪你了寶貝。。。」

「咦。。。。」我聽的都覺得肉麻。

我坐在大橋旁邊的柱子上,看著太陽永遠的升在我頭上,他們倆在你儂我儂的交談,我這單身狗就跟白痴一樣獃獃的坐在橋邊,聞著惡臭,陽光發出來的強烈氣息,越來越熱,越來越熱。

「嘎啦喝啊啥!!!!」我亂叫起來,也不知道我在叫啥。

這時那老奶奶看見橋旁邊有一個小孩,在那裡鬼叫,於是,她就動了下手,劃了一下。

周圍的一切都恢復了綠色,而橋底下的水,瞬間就從天而降,都落在橋下,填滿整個湖水,這搞一下,我全身都濕透了,整個悶熱氣場,瞬間就不在那麼熱了。

「老頭子,你即便是女兒身,還是沒有變啊。。。」老頭子裝進老奶奶的懷裡。

「哈哈哈哈!那個小盆友,怎麼會來到這裡?」老奶奶像個男人一樣摸著老爺爺。

「那個小盆友,是我路邊撿的。。。」那個老爺爺笑著說道。

於是,那個老奶奶就走過來,蹲下去,正視著我的臉,看的很仔細。

「哎呀我去!這個小盆友長的真丑。。。哈哈哈一點記憶也沒有的人。。竟然能來到這裡。。我送你一個東西!」說完老奶奶就在我額頭點了下。 名門暖婚之老公太放肆 我好像被老奶奶點了下,整個額頭都大了,感覺快要炸裂一樣,特別不舒服,一切的開端都來自這次的炸裂,我的腦袋好像充滿了無數的想法,這些想法連成一線,突然又分散而開,形成密集的小顆粒。

「ding!」

一瞬間又一次變成空白,這時老奶奶瞬間被這強大的空白給彈射而出,老爺爺立馬過來接住了老奶奶,這時的兩人猶如年輕一樣,互相對視,

好想,好想,和你在一起。。。一首旋律響起。

這時候的兩位老人又開始,你儂我儂的對視,我便吐一口出彩虹。

「哎~我還是這樣沒用。。。。」

等下。。。我竟然會說話了!!!我驚訝到無法開口。。

「呵呵哈哈哈!你真的是腦子空空宇宙無敵最傻之人。。。。」老奶奶笑了說了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