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嘞!」白燭立馬跑到門口,打開門把門口的那個牌子給換掉了。

老仙站在房間里苦笑道:「公子心苦,一醉解千愁,可惜酒醒愁更愁。」

萬詩閣,今天停業一天。 第六章:涼酒難溫故人情,相逢還須徹夜醉

「咚咚咚」

「來了來了。」白燭一路小跑,從房間跑到院子大門處,一開門,便看到一個穿著奇怪衣服的男人站在門口。

「請問你找誰啊?」白燭嘟著小嘴疑惑道,雖然不知道眼前的這個人是誰,但是白燭心裡卻能感受到眼前這個穿著奇裝異服的男人絕對不是什麼善茬。

「你家大人呢?」那個奇裝異服的男人冷視著白燭,他說道:「跟你家大人說,京城星會,找你家大人有急事,限萬詩閣代表於三日之內,派出人前往星會。」說完,那個男人便離開了萬詩閣的大門。

白燭看著那個男人的背影,發現他背後的衣服上,有一個大大的藍色「星」字,而且旁邊有很多奇奇怪怪的圖案,不知道的還以為是COS什麼人物呢。

白燭隨後關上了門,昨天白扶蘇他們喝了很多酒,所以到現在為止,白扶蘇還躺在床上沒有下來呢。

這時,老仙從房間里出來,他看著白燭疑惑道:「剛剛是客人嗎?」

白燭搖搖頭說道:「是一個說自己是星會的人。」

「星會?」老仙一愣,他隨後搖頭笑道:「這都這麼久了,星會居然又來,真是搞笑。」

白燭一蹦一跳的笑道:「老仙老仙,快跟我說說,那個星會是什麼東西啊?」

隨後老仙坐到院中的椅子上,白燭也跳到白扶蘇坐的太師椅上,老仙就開始跟白燭說著關於星會的事情。

……

其實世界上有很多妖怪,他們以各種各樣的形式存在於世間。

而從古時候開始,就存在了一些所謂降妖除魔的組織。

以前有過很多名字。比如截天教,佛教,道教,光明會等等,等等。

錯愛百萬新娘 而在如今的社會上,負責管理妖魔鬼怪的組織,正是「星會」。

但是妖怪的形式實在是太多了,人類即使有各種各樣的法器,道術,高科技,但是都不可能把妖怪給消除掉,於是星會就結盟了很多厲害的民間組織。

萬詩閣就是其中之一。

但是萬詩閣和別的組織不一樣,他們是自由的,而且只收詩妖,至於原因,就只能問白扶蘇了。

……

白燭點點頭笑道:「我知道我知道。」

老仙微笑道:「小白燭知道什麼了?跟老仙說說。」

「詩妖,乃是吸收了作詩者最真誠的情感所化,而情感又是這世界上最神秘莫測,最厲害的東西。所以扶蘇哥哥要收詩妖。」白燭嘻嘻笑道:「當然啦,我也是收詩妖的一份子哦。」

「哈哈哈,白燭很聰明嘛。」老仙輕輕摸了摸白燭的頭說道:「只有感悟了世界上的情感,才能知道這世界上的真理所在。人類的情感,是連天神都沒辦法理解的東西。」

「這個世界上真的有天神嗎?」白燭歪過頭疑惑道:「我怎麼沒見過啊?」

「哈哈哈,你當然沒見過了,你還小,等你長大一些,就能見到了。」

話音剛落,只聽見屋子的門打開了。

白扶蘇身著一身雪白的大袖漢服,胸前綉著一朵盛開的蓮花圖案,兩隻胳膊上是金色龍紋,而且今天白扶蘇也把自己的頭髮給扎了起來,看起來如同從畫里走出來的仙子一樣俊美。只可惜,他是個男的……

「扶蘇哥哥,剛剛有人找你來了。」白燭直接從太師椅上跳了下來,跑向了白扶蘇。

老仙也起身,朝著後院走去。一邊走一邊說道:「公子,關於星會那邊的事情,老仙就不多摻和了。」

白扶蘇點點頭,然後他抱起白燭笑道:「怎麼了啊,跟哥哥說說,剛剛誰來了。」

「星會的人。」

說罷,白扶蘇突然後退,然後慢慢的把白燭放在了太師椅上。

「萬詩閣只歡迎客人的到來,如果是找事的話,小生奉陪到底。」白扶蘇微微皺眉,眯著眼看著院子大門。

而白燭則什麼都沒有看到,只知道剛剛他們兩個人站的地方,插了幾隻飛鏢……

「扶蘇哥哥,有人要暗殺我們嗎?」白燭嘟著小嘴不滿道:「我最討厭要殺扶蘇哥哥的人了,就如同那劉什麼邦的,以前明明是扶蘇哥哥幫了他,他最後還要殺扶蘇哥哥,都是壞人,哼!」

白扶蘇一臉無奈的說道:「扯遠了,那都是多久以前的事情了。」

「喂,就這麼把我忘了嗎?」

話音剛落,只見院子大門被推開,一個長發男人穿著一身筆直的西裝走了進來。那個男人嘴裡叼著雪茄,嘴角有一道十分觸目驚心的刀疤,看起來就像半個頭差點被削掉了一樣。

「白扶蘇……」那個男人拿下嘴中的雪茄,然後吐出一團煙霧,他冷笑道:「真是好久不見啊,不知道你這個老怪物,有沒有想我這個老朋友。」

白扶蘇眯著眼笑道:「當然記得,十三太保李存孝,星會二十八星宿之一。不知找我何事?還是那句話,如果是客人,小生歡迎,如果是鬧事的……」

「嘿嘿嘿,你覺得呢?」李存孝咧著嘴壞笑著……

星會。

利用道教神機算之法,找到了每一世轉世者,並且利用基因的科技,將他們進行改造,以便應對各種妖怪。

星會七十二地煞,三十六天罡

二十八星宿,天方四象

陰陽兩極

……

每一位都是古代中及其出名的人物,他們用自己幾世的時間,去保護這個世界。每一位轉世者,都會擁有前世的記憶。

白燭跳下太師椅,然後白扶蘇並沒有在意白燭踩了沒有,直接坐了下去。

「不知堂堂李存孝大人,找小生幹什麼?」白扶蘇手中一閃光,然後那白色羽扇便出現在手中。白燭就這樣站在太師椅的後面,嘟著小嘴一臉警惕的看著李存孝。

李存孝低著頭,呲著牙冷笑著。

「找你幹什麼……找你練練手,嘿嘿嘿。」話音剛落,李存孝手中突然出現了一個黑色的小盒子。

「這是最新的道教科技法器,來試試吧。」說完,李存孝手中得黑盒子上面出現了藍色的紋路,然後那黑盒子立馬張開,形成了一把長刀。

「利用最新的材料超導石墨烯製作,再配合磁場電石,能擁有極輕的重量和極大的破壞力。」說完,李存孝手持長刀,直接沖向古樹下的白扶蘇。

「科技的力量嗎?有點意思。」白扶蘇依舊眯著眼說道:「注意安全,白燭。」



一聲輕響,白燭瞬間消失。

與白燭一同消失的,還有院子牆角的一塊不起眼的板磚……

「扶蘇哥哥很久以前跟我說過,在面對惡意的暴力時,只能以暴制暴,話不多說,板磚在手,天下我有。」

啪!

噗通……

白燭坐在李存孝的身上,她用手指戳了戳李存孝的後背,嘟著嘴疑惑道:「扶蘇哥哥,這個人怎麼這麼弱啊?」

白扶蘇躺在太師椅上笑道:「即使他們利用基因的技術改造了他們的身體,可不管是古代的人還是現代的人,就算是天生神力,也終究是凡人。」

「哦。」白燭點點頭,繼續用手指戳著李存孝的後背。

半柱香后,李存孝的意識逐漸清醒,他揉了揉自己的後腦勺,然後齜牙咧嘴的看著坐在自己面前得白扶蘇,和站在他身後的白燭。

「你可真夠狠的啊小丫頭子,居然對板磚使用妖力,我差點被你一巴掌拍死……」

「嘻嘻,誰叫你這麼凶,壞人就該被板磚拍死。」白燭站在白扶蘇身旁,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樣子。

白扶蘇拿起石桌上的酒壺,給李存孝倒滿一杯桃花酒,「李兄,嘗嘗我們這的新酒。」

李存孝拿起酒杯,一改之前凶神惡煞的樣子,反而變得和善了一些。

「好久沒喝過你們萬詩閣的酒了,那老仙釀的酒可是一絕啊。」說完,李存孝一口喝下,隨後他整個人都鬆了口氣,就連剛剛被白燭拍的傷口也好像沒那麼疼了。

「李兄,既然酒已經喝了,就請說一下你的事情吧。」白扶蘇示意了一下,然後白燭就一蹦一跳的回到自己的房間里去了。

李存孝隨後點點頭說道:「看來這麼久了,你還是這麼的可怕……老不死而為賊的傢伙……」

「李兄言重了,我只是個小老闆罷了。」白扶蘇擺擺手笑著。

「其實我這次來,不光是因為找你去星會的事,還有一個私人的事情。」李存孝自己拿起桌子上得酒壺,給自己倒了一杯酒。

「李兄請說,小生如果能辦到,定當會幫。」

「幫我收個詩妖。」

「詩妖?這不就是我的本行嗎?」白扶蘇眯著眼說道:「如果有詩妖不好對付,直接來找我就行了,你怎麼親自跑一趟啊。」

「別給我裝,你自己心裡知道我為什麼要來!」李存孝一拍桌子不滿道:「你白扶蘇通天神算,能不知道我為什麼要來?」

「小生不知。」白扶蘇搖搖頭,但是他的偷笑已經忍不住了。

李存孝隨後低下了頭嘆息道:「我被詩妖附身了……堂堂二十八星宿,居然被一隻妖怪給附身了,這說出去是多大的屈辱啊!」 白扶蘇羽扇遮住半邊臉,他眯著眼說道:「詩妖是情感所化,只要你有感情,就會被附身,所以這種事情也不是什麼丟人的事情。只能說李兄你的感情對詩妖很有吸引力。」

隨後白扶蘇給李存孝又倒了一杯酒,「萬詩閣的規矩,入門先喝酒,喝完再說事。」

李存孝無奈道:「都喝了好幾杯了,真是怪規矩。」雖然這麼說,但是李存孝還是把面前得酒給喝掉了。

「李兄,請開始你的故事。」

「那是我剛剛進去星會的時候……」

……

「你們都是古代大能的轉生者,你們將使用以前的名字來命名,記住,你們就是這個社會的守護者。拋棄這社會上所有的牽挂,全身心的投入到維護世界安穩的事業中!」星會的統領站在一處高台上,下方密密麻麻的站著上百位轉生者。

而李存孝就是其中之一。

大會散場,所有人都回到自己的宿舍中。

星會的宿舍是根據每個人的能力來劃分,而李存孝是屬於二十八星宿等級的轉生者,所以他的宿舍是一個雙人宿舍。

那是他和他舍友,第一次的見面。

「你好,我叫李存孝,初次見面,請多關照。」李存孝站在床邊,看著躺在床上身材雄壯的肌肉男,他伸出手想和自己這虎背熊腰的舍友握個手。

「李存孝?十三太保嗎?」

一提到十三太保,李存孝頓時自信滿滿,他拍拍胸脯笑道:「那必須,王不過項,將不過李,說的正是我李存孝!」

「切。」

「嘿?你這人怎麼這樣子啊?」李存孝皺著眉頭不滿道:「以後咱們就要一起工作了,而且我們兩個還是一個小隊,所以兩個人之間一定要非常熟悉才行。」

床上的那個人,正是二十八星宿之一,瓜爾佳鰲拜。

鰲拜冷笑一聲,「我鰲拜戎馬一生,從來都是獨來獨往,誰和你一起組隊?你算個什麼東西?」

李存孝臉一黑,雙手握拳,他冷聲說道:「我們都是轉生者,活著的目的就是維護世界和平,不管你上一世是什麼身份,現在就必須要同心協力,共同對抗妖魔!」

鰲拜看到了李存孝有些生氣的樣子,他搖頭笑道:「你說的這個我都知道,可是我依舊不服你,你也知道,每一個小隊里,都必須有一個小隊長,而我們這個二人小隊中,我覺得隊長非我莫屬,所以你只要認我當大哥,我就讓你跟著老子吃香的喝辣的!哈哈哈。」



李存孝一拳出擊,鰲拜因為躺在床上來不及躲,只好雙掌擋在面門。

啪!

一拳擊在掌上,衝擊力直接把床給震塌了,可見李存孝那一拳的力氣有多大了。

「找死!」鰲拜一個鯉魚打挺,隨後一腿鞭擊,李存孝雙臂架腰,擋下一腿,但是李存孝卻臉色不對勁了。

「好生大的力氣!」李存孝心中這樣想到。

兩人分開。

鰲拜眯著眼看著李存孝說道:「小子可以啊,不如咱們去決鬥場里斗一斗?」

「正合我意!」

星會裡,為了防止轉生者之間鬧矛盾,專門設置了很多處決鬥場,以便解決兩人之間的矛盾或者是比試。

李存孝和鰲拜二人相隔兩米遠,一同走著,但是放他倆到決鬥場里后,發現裡面已經有很多人了。

「誰啊?」李存孝踮起腳看著決鬥場里的情況。

鰲拜因為身高比李存孝高了一整個頭,所以他能清楚的看到決鬥場里的情況。

「關羽戰秦瓊……都是二十八星宿的轉生者,看來二人小隊中,都很不和諧啊。」鰲拜用手指掏掏耳朵,他搖頭說道:「真是沒意思。」

「關羽!秦瓊!都是大人物啊!」李存孝有些興奮,他一蹦一蹦的,想看清決鬥場里得情況,奈何站在他前面的人都比他高,所以李存孝也很無奈。

「天啊,這可是大人物之間的對決,關羽和秦瓊可都是有接近四相級別的戰鬥力啊!可惜看不到……」說著,李存孝皺著眉頭低下了頭,很少沮喪。

鰲拜轉過頭看著比自己矮一個頭得李存孝,搖頭無奈道:「真是受不了。」

說罷,李存孝就感覺到一股巨力,整個人直接被鰲拜抬了起來。

「我去!你幹什麼?」李存孝一愣,自己就被鰲拜放在雙肩上,騎在了鰲拜的脖子上。

「你不覺得這個動作很奇怪嗎?難道不會被別人誤會嗎?」李存孝臉有些紅,他還是第一次被別人這樣的放在肩膀上。

鰲拜一臉嚴肅嗯說道:「老子只是可憐你這個矮個子,別想太多,要看就趕緊看,不看老子就把你丟下去!」

「看看看! 豪門禁寵夜歡妻 你別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