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的,這哪裡是什麼聖光,簡直就是魔光。」大茶壺破口大罵。贏字元拆解,當先一個亡字出現,化為磨盤大小,充滿了死灰色,枯寂感迸發,一眼看去,讓人心中無比絕望。

死亡之力!

「嗻!」大茶壺口誦咒語,亡字極速放大,化為山嶽,封蓋而下。這蘊含了死亡之力的亡字恐怖無比,乃是聖光的剋星,一下將聖光都是腐蝕了。蓋在了天機聖子的身上,將他身軀打的倒飛。

「給我一百晶石,我不殺你。」大茶壺說道,猥瑣無比。

天機聖子嘴角淌血,自然不信他的鬼話。你這是在侮辱握的命只值一百晶石么?

他雙翅發光,脊背大骨中衝出了一尊三足神鳥,全身燃燒著白色火焰,化為山嶽大小,向大茶壺撲殺而來。

贏字元再次拆解,一個月字出現,化為一條蔓延到天際的長河。長河中,時光畫面在沉浮,裡面流淌的,居然是無數的時光碎片。三足神鳥落入到了其中之後,頓時身軀枯萎,化為了飛灰。

「給我一百晶石,絕對饒你一命。」大茶壺笑眯眯的說道。

「滾!」天機聖子怒了,脊背大骨亮了起來,周圍出現了五六尊凶焰滔天的神禽,如同猛虎下山一般,轟殺向了大茶壺。

大茶壺嘆息一聲:「不是我的,果然強求不了,一百晶石你都不願意付。看來我只好殺掉你了。」

他身形練練扇動,時光長河化為一條綾羅腰帶,被他持在手中。他如一個女人一般舞動著,樣子讓人生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偏偏他絲毫不在意,一臉的洋洋得意。

偏偏,這時光長河化為了綾羅威力恐怖。伴隨著他的抽動,空間一寸寸的破碎。他像是持一條星河在手中,揮動之下,乾坤都是在大湮滅。

黑帝的馴養計劃:女人太犀利 綾羅抽在了那幾尊衍化出的神禽上,頓時,幾尊神禽化為了飛灰。

「死亡之鐮!」大茶壺動了,亡字元化為了一桿死神鐮刀,身形閃動,出現在了天機聖子身旁,一下子將他的雙翅都斬了下來!

「給我一百晶石,饒你一命。」大茶壺亮出滿口的大黃牙。

天機聖子大駭,這人怎麼如此詭異,就這般近身而來,自己連躲避的時間都沒有!

「好,我給,我給!」天機聖子渾身都是鮮血,急忙掏出了一百晶石。

大茶壺滿意的收下,而後走遠。

天機聖子一愣——就這麼結束了?真的只要一百晶石?這是什麼怪癖?

荊臣也愣住了,與王益廝殺間都是愣神。這哪裡冒出的二愣子?

洪錚與衡皓大戰已經到了白熱化,衡皓脊背大骨齒輪轉動,像是打開了某個神秘國度。背後的大門開始有血光迸發,極度嗜血的氣息從裡面傳遞而出。而後,從裡面衝出了一桿血色長槍!

腐朽而又古老,都快斷裂了一般。但卻爆發出了汪洋般的波動,血色霧靄升上了天空,瀰漫虛空。而後被他持在了手中。

「東皇時代的法寶!」王益一驚,想不到衡皓如此了得,以自身為鑰匙,以脊背大骨為齒輪機關,巨大打開了這種神藏,引出了東皇時代的法寶!

「不,只是烙印,並不是法寶的本體!」大茶壺說道,「這種魔功真的很有意思。」

極道聖尊(修真位面商鋪) 血色長槍似乎隨時都能夠崩裂,槍體上到處都是裂紋,槍頭還崩碎了一點,不再完整。

但它釋放出的殺機,卻如同海嘯一般,血色霧靄席捲上了高空,殺機逼人,讓人通體生寒。

他將血色長槍持在了手中,整個人身與道合,向洪錚擊殺而來。

一人持血色長槍,一人持白帝額骨矛,大戰驚天。

這方天地被打的沸騰,波動擊天,衝擊波橫擊百里而過,地面不斷的在塌陷。二人一會兒廝殺上天空,擊穿雲霧。一會兒又殺入到了地底,將地面打的沉降。

「殺!」地底中,傳來一聲喝吼聲,洪錚的白帝額骨矛在血色長槍的攻擊下居然沒有抵擋住,被崩碎了。整個人被擊中,肩膀被擊出一個大洞。

但他勇猛無雙,在地底施展出了三頭六臂的異象!

衡皓見狀,通體生寒,眸子狠狠的收縮著。

化為三頭六臂的洪錚,威壓無比,像是佛國神祗復甦,無人能夠冒犯。他一手持白帝額骨矛,一手持天羅傘,一手持仙魔龍齒棍,一手捏拳印,一手捏混沌大缺指,一手轟出龍拳。 第三百六十一章三頭六臂無敵

幾大兇猛的至尊大術齊出,將地底打的不斷的沉陷。從外界所見,地面轟隆隆的在塌陷,瞬間之後,就出現了一個巨大的裂谷。並且還在繼續擴大!

三頭六臂一出,無人能敵,衡皓根本就不是對手,一下子被洪錚擊中。仙魔龍齒棍擊穿了他的腹部,白帝額骨矛洞穿他的眉心,龍拳轟碎了他半邊身子。至於混沌大缺指,則是致命一擊,將他脊背大骨撕裂了!

大裂谷中再次傳來一聲大爆炸,而後便是見到,幾枚齒輪衝上了天空,黯淡無光,隨後化為了齏粉!

「皓兒!」荊臣爆發出了驚天動地的咆哮聲。

洪錚化為正常的人形,腳步沉穩走來,冷眼看著天機聖子:「你怎麼不殺了天機聖子?」

大茶壺說道:「我剛收了他一百晶石,下不了手。」

洪錚愣了一下,隨後說道:「我沒收他一百晶石,我來殺他吧。」

「好啊。」大茶壺無所謂的點點頭,自己一百晶石到手就可以了,誰殺你不是殺?反正只要不是老子殺你就可以了。大茶壺可沒有救人的覺悟,天下人死絕了,都跟他沒關係。

當初在天魔大裂谷,洪錚因為沒付一百晶石,他救都不想救洪錚就可以看得出來。他只想要晶石,其他的跟他沒關係。並且這貨還極其古怪,一個任務只收一百晶石,無論什麼任務,還是法寶晶石,都只收一百晶石,也不會獅子大開口。

在洪錚看來,大茶壺是個有毛病的人,七彩天雞也正常不到哪裡去。

那兩名龍馬地的弟子見到洪錚毫不費力的殺了衡皓,一個個驚悚了。洪家除了洪家七子,什麼時候出現了這一號人物?

「這人,好厲害,半刻鐘的時間居然將衡皓給斬了!」

「應該不是洪家人吧,方才見到他施展出了白帝額骨矛,難道是白帝宮的人?」

「應該是白帝宮的人,只有白帝宮那種地方的傳人,才如此恐怖。」

洪錚步伐不快,但卻異常沉穩,面上看不出表情,緩緩向天機聖子走去。

天機聖子冷汗一下子就出現了,眼中出現了驚恐之色,再也不復往日一片聖潔的模樣。自己的雙翅都被斬了,暫時已經失去了一戰之力。此人連衡皓都斬了,就算自己巔峰時期,也根本不是對手啊!

「這位道友,一切都是誤會,你們現在可以安然離去了。」天機聖子說道,緩緩退後。

洪錚臉上出現了譏諷的笑容:「你當我是白痴么?哪有那麼好的事情?」

「荊前輩,救我!」天機聖子大駭,他能夠看出洪錚這是鐵了心要殺自己啊!

荊臣一時半會間根本騰不出手來,只好說道:「這位小友,你們離去吧。」

洪錚不答,忽然,他面色一變,猛然看向天際盡頭,那裡有幾道強大的氣息迅速逼近。光是徹地大境高手的氣息就有兩道!

王益面色也是一變:「糟糕!」

「快走!」洪錚顧不上殺天機聖子了,急忙招呼大茶壺開始準備走遠。徹地大境的高手有多表態,洪錚可是深有體會。當初楊雄在天魔大裂谷,隨意一擊,就將自己打死。就連魯班魔裝都被撕裂,只剩下了一個核心模塊。

荊臣哈哈大笑:「我們的人來了,都別走了吧。」

「媽的老東西,翻天比翻書還快!」大茶壺罵道。

天機聖子震驚了下來,臉上出現了怨毒之色:「都別走了,留下來吧。」

王益臉色無比焦急,對洪錚說道:「小友,將那兩名年輕人護送到龍馬地。只要安全送到,老夫做主,條件隨便你開!」

洪錚停了下來:「原始陣胎也可以嗎?」

王益一愣,隨後咬著牙齒說道:「可以!」

洪錚點點頭,與大茶壺一人抓著一個,快速向遠方遁走。

剛剛消失在原地,一名體態微胖的中年人就落在了地面上,問向荊臣:「荒木之精到手了沒有?」

荊臣答道:「還沒有,被一個小子突然殺出來,劫走了,目前正在向龍馬地王家趕去,你速速去攔截。」

「哼,廢物,必贏的局面居然還出了如此的幺蛾子!」微胖的中年人說道,陰測測的看了一眼王益,「殺了。」

而後他迅速追蹤了下去。

洪錚帶著兩名年輕人,速度卻不慢,迅速的從大荒中穿行著。

「荒木之精在你們的身上?」洪錚聞到。

兩名年輕人一個叫王龍,一個叫王虎,是兄弟倆。見到洪錚這麼問,頓時緊張了起來,臉色漲的通紅,不敢回答。

「放心,我才不要什麼荒木之精,我要你們家的原始陣胎。不知曉你們的家主願不願意給我。」洪錚說道,回頭看了一眼,心中危機感並沒有消失。他遠遠的能夠感應到後方那名徹地大境的高手並沒有掩飾自己的氣息,就這麼一路追蹤了下來。

王龍說道:「只要你將我們安全送到王家,家主會同意給你原始陣胎的。這東西只有走極致孕骨路的人才有用。我們家少主要渡三衰劫的話,必須要用到荒木之精。」

「對,荒木之精與原始陣胎誰更重要,我們家主分的很清楚。」

洪錚點點頭,表示知曉。

「小心,掩飾自己的氣息,他似乎感應到了我們。」洪錚說道,面色凝重了起來。

來一個徹地大境的高手,洪錚壓力很大。雖然還有殺手鐧,朝拜王的三擊還有剩餘。但洪錚上次遭遇楊雄的時候就知道了,朝拜王三擊好像出了什麼問題,有時候不能夠施展。

自己收取了一條恆河大陣,但裡面的山海橫公魚吞噬了一滴龍血之後,陷入到了沉睡與蛻變之中,不能顯化相助。

來人的氣息越來越近,與洪錚幾人的距離迅速的拉近,眨眼間就到了不到千丈。

王龍與王虎二人心中也是一陣的緊張。二人心中疑惑,荒木之精從西北聯盟外運來,消息已經保密了極致,卻還是走漏了。這王家,必定是出了姦細啊。

大茶壺回頭看了一眼,開始對眾人傳音:「徹地大境七重天的高手,我們無一是其對手。」

洪錚心中心思電轉,帶著幾人在叢林中穿行著,同時想著對策。 第三百六十二章朝拜王再現

大茶壺感應到了後方的氣息,憤憤不已:「媽的,死胖子,真想用時光之錐將他給吸干。」

洪錚面色平靜,臉上看不出什麼表情。心中快速的想著對策,再這樣下去的話,一定會被這個福地大境的高手追上。

「年輕人,留下吧,給你們十息的時間,再跑下去,你們死路一條。」他說道,身材微胖,個子不高。但釋放出的氣息卻恐怖無匹,如若爆發大海嘯。他自身已經熔煉出了十方福地。

他完美爆發了,遠在千丈之外,肌體上跳動著一尊又一尊福地洞天。背後浮現出了名山大岳,江河湖海。整片天地只剩下了他一個人一般。

他一手捏印,張開了大嘴,從口中噴出了一座繚繞著仙霧的黃金大岳。 傲嬌甜妻哪裏逃 開始時只有拳頭大小,但片刻之後,卻發出了浩蕩的神光。一道道黃金光沖貫雲霄,煙霞散彩,鴻蒙初辟的氣息擴散。

黃金大岳極速放大,遮蓋了蒼穹,懸浮在穹頂之下。威壓鋪天蓋地而來,壓向了大地。地面在龜裂,參天古樹在不斷的倒塌,難以承受這黃金大岳釋放出的氣息。

「卧槽,搶過來,搶過來,這金山大印不簡單。」大茶壺激動的看著這金山大印。

「這很有可能是某個從那個地方截斷而來的。」七彩天雞說道。

洪錚看著黃金大岳,眸光閃爍,半晌之後,才開口:「拼了。」

他指尖不斷發光,在觸發朝拜王的三擊。第一次,沒有成功!

朝拜王絕對出了什麼事情,現在遺留給自己的三擊,除了當初斬掉洪家的老怪物施展出一擊外,現在居然不能夠動用了。

但他沒有放棄,不斷的常識,燃燒著指尖,精氣神滾滾涌動。一瞬間的時間,就觸發了成百上千次。但沒有一次奏效,朝拜王的三擊依舊黯淡無光。

「怎麼辦,怎麼辦?」王龍與王虎眼中出現了驚恐之色。二人只是普通的天寵級別高手,對上徹地大境的高手,根本就沒有任何的生機。

黃金大院懸浮在蒼穹之上,垂落下一縷縷的黃金精氣,如瀑布一般,封鎖了四方,將洪錚幾人圍困在了其中。

體態微胖的頂尖高手邁步在虛空中,目中生出兩道金光,射沖斗府。伴隨著他的邁步,整片天地都跟著顫抖起來。他體內精氣神滾滾涌動,像是一尊蓋世魔龍復甦,氣勢驚天動地,波動驚天。

「逃,接著逃。」他面色冷漠,盯著王龍與王虎,隨後將目光注視在了洪錚的身上。冷漠的臉上扯出了一絲詭異的笑意,「就是你在壞我們的好事?」

洪錚不答,依舊在觸發朝拜王三擊。他面色平靜,但額頭上已經出現了汗水,若是不能夠成功的喚出朝拜王三擊,今天絕對會有大劫。

大茶壺也是急了,很明顯也在準備什麼底牌。但隨後,他面色變了,猛然抬頭看向虛空中的黃金大岳:「糟糕,這黃金大岳,蘊含了某種莫名的力量,截斷了天空一般。」

「說話!」中年人盯著洪錚,面色陰沉了下來,向洪錚所在的方向走了過來。眸子中衝出了兩道金光,擊在了洪錚的身上。

噗!洪錚肉身強度何其恐怖,但確實被兩道眸光擊中,居然受了不輕的傷勢。若是換做其他天寵,剛才這一擊,絕對能夠將他們打的裂體。

但饒是如此,他也吐出好幾口鮮血,骨頭都斷了幾根。

「看來,我需要殺了你了。」中年說道,氣勢再次推動,手中出現了一口青銅古爐,「將你收進去,煉製成人體大葯。」

一打開爐蓋,眾人頓時看到了其中的景象,頭皮發麻。青銅古爐並不大,只有巴掌大小。裡面暗藏乾坤,熊熊火焰在燃燒。但古爐中,卻有數十人的軀體在翻滾著。均是年輕無比,氣息不凡,很明顯,都是天寵!

「你……你,居然收了如此多的天寵煉藥!」王龍臉色蒼白無比,眼中出現了驚恐之色。

王虎也說道:「你就不怕遭天劫,遭天下人的追殺嗎。」

「確實有違天和,但沒關係。」中年人微微一笑,爐子發光,黑洞一般的吞噬力傳出,一道赤紅玄光照射在了洪錚的身上,要將他拘禁,煉化成人體大葯。

只一瞬間,洪錚身軀迅速縮小,化為了一道黑點,被拘入到了古爐中!

一進入古爐,火焰鋪天蓋地的向自己灌入而來,鑽入到了他的軀體中。這火焰,明顯不是凡火。

他的周圍,盤坐了數十人。很多年前修士都沒有死亡,盤坐在地,不斷的抵抗著神焰焚身,面色痛苦。

噗!忽然,一個修為強大的天寵周身裂開了,化為了灰燼。而後,從他的體內射出了一道虹光,融入到了爐中的一顆丹藥上。那丹藥瞬間光芒大放,已經快完成一半了。

洪錚肌體發光,一道身影從他的身上分離了出來,化為一尊八荒火龍。

龍威鋪天蓋地,席捲整個古爐。

這火,對八荒火龍而言,反而是大補之物。

八荒火龍張口一吸,頓時,火焰融入到了他的口中,錘鍊著他的身軀。

與此同時,洪錚臉上露出了驚喜之色。因為朝拜王的三擊,開始在燃燒。驚天動地的大崩滅氣息迸發!

朝拜王三擊,在洪錚不懈的努力下,終於再次激活了!

他指端發光,朝拜王的虛影漸漸的凝聚出來。

那是一道睥睨天下眾生的身影。

他貌似正處於黃金歲月中,身穿黃金戰甲,如同戰神下凡。看不清面貌,但眸子中蘊含了乾坤萬物,星斗在沉浮。一舉一動間,都像是在奪天地之造化,侵日月之玄機!

「又見面了!」朝拜王只說了這樣一句話,而後,不再壓制自己的修為。

頓時,毀天滅地的波動從他身上釋放!

一波波,一道道,一重重,比汪洋還要浩瀚,像是星辰發生了爆炸一般,浩蕩無比。

外界,王龍王虎面如死灰,臉上沒有了一絲的血色。心中已經絕望到了極致。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