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你的爺爺默克爾的事情,你是怎麼想的呢,」

安格緩緩的抬起了頭,他實在不知道該如何回答歌德,隨後安格看向了吉克,似乎想要從吉克的口中,得到什麼一般,

「孩子,你希望可以從大人的口中,得到答案么,」歌德問道,

安格轉過了頭,他顯得十分不安,

歌德笑了笑,

「答案這東西,有的時候,你拚命的去尋找,也無法出現,也得不到,孩子,你的爺爺的事情,請你暫時放下,告訴我,你是誰,」

安格抬起了頭,眼神十分認真的看著歌德,隨後他站了起來,堅定的說道,

「安格.努哈克,魯克公國,紅蓮軍團所屬,魔力之心一名魔法師,」

隨後安格走出了房間,吉克追了上去,笑著說道,

「安格,你爺爺的事情,嘛,總會有辦法的,不是嗎,」

安格回過頭,看向了吉克,他露出了笑容,心中的很多東西似乎一掃而空,在剛剛他和吉克說完了自己爺爺的事情后,吉克並沒有說什麼,只是拍了拍他的頭,告訴他不要多想,


「吉克,關於泰格斯副軍團長,我想暫時把他帶回珠寶之城軟禁起來,你覺得呢,」

吉克雖然不情願,但他最終還是點了點頭,

「事不遲疑,我們馬上趕回去,軍隊的調動,還等著我們呢,」

瑞克在一些工匠們的幫助下,已經收集了不少昨晚敵人投放的那些黑漆漆,一旦爆裂開來,就會燃燒的東西,然後后留下的一些黑漆漆,軟軟的東西,

這會瑞克拿著一摞已經裝滿了這種黑色粘稠焦灼物質的小瓶子,在看到吉克和歌德過來后,他大聲的喊了起來,

「吉克大哥,我已經把這些東西裝好了,待會就可以送回去給珠寶之城的藥劑師們研究了,」

吉克點了點頭,看著臉色蒼白的瑞克,說道,

「你還是多休息下吧,」

瑞克搖了搖頭,隨後他把手裡的東西遞給了幾個士兵,他們上馬後,快速的朝著東邊的鎮子出口處跑去,

歌德看了看地上還殘留著的黑色物質,而聽聞了昨晚的情況,他知道十分的不妙,恐怕現在敵人的手裡,都已經有了這東西,

「瑞克,南部防線,拜託你了,我必須趕快回到中部去,」

瑞克點了點頭,沒有過多的言語,他目送著吉克和歌德,爬上了馬背,朝著鎮子的中部飛奔而去,

第四軍團的駐地,一處山坳里,一個大軍帳內,已經坐滿了軍官,

納斯克已經在今早收到了昨晚第三軍團敗北的消息,雖然與第三軍團,並五過多的交集,然而,戰敗,卻對於他們也產生了一定的影響,

「桑德勒議長,我們是不是該趁著現在魯克公國防線內,元氣大傷,進攻,」

桑德勒笑了笑,隨後他說道,

「不要那麼急,敵人已經在城牆外,布置了很多魔法陷阱,我還得花點時間,完成封印的解除,而且敵人那邊,看起來已經來了不少牧師,」

納斯克的心中,有些焦慮,特別是在聽聞了第三軍團的失利后,軍心已經一點點的動搖了,士兵們都很惶恐,面對數量不如自己的敵人,卻十分的難攻,

長時間的拖延,對於戰局是致命的,雖然昨天,燃燒彈已經運送了過來,然而桑德勒卻不打算要進攻,

「放心吧,納斯克,等待封印解除后,老朽手裡的這本失落的魔導書,會成為攻下中部防線至關重要的道具,」

桑德勒一副顯得十分有底氣的樣子,他說完后,站了起來,

納斯克也只得站了起來,現如今他也沒有辦法,只得依靠阿瑞姆議會,

「小心搬運,要是打翻了,要你們的命,」一名哈斯坎帝國的小隊長,看著正在推著一輛輛,上面裝著很多木箱子,被密封起來的東西,

在箱子上,都刻著一個個綠色邊框,黑色骷髏頭的標誌,兩條交叉的紅色線在底部,

其中一個金黃色頭髮,顯得貴氣的奴隸少年,不斷的打量著搬運的貨物,

終於,在推了一段距離后,他們把推車推倒了地方,小心的放了下來,

「威爾明,你說這裡面的是什麼,」一個奴隸對著金髮的奴隸問道,

叫威爾明的男子,笑了笑,搖了搖頭,他便是在那晚偷襲戰里,差點被敵人斬殺的奴隸,

「唉,對了,威爾明,你能和我們說說,你是怎麼認識吉克大人的么,」

威爾明笑了笑,隨後他搖了搖頭,說道,

「我和吉克認識已經很久了,雖然我只是在很小的時候,和他有過一次交集,但我想,他還記得我,」


很多奴隸都圍了過來,似乎都很想聽威爾明說說關於他和吉克的故事,

威爾明看了看四周不遠處看守著他們的敵人,此會是休息時間,敵人應該不會那麼輕易的靠過來,

「我十一歲的時候,那天…….」

威爾明身為一個貴族的孩子,整天在家裡,跟著家庭教師學習禮儀和學術上的東西,那樣枯燥而無味的事情,他十分的討厭,

那天,也和今天差不多,風和日麗,雖然有些寒冷,但外面的世界卻格外的明媚,威爾明獨自一個人坐在自家的院子里,品嘗著休息時候的下午茶和餐點,

然而,就在這時,他家的院子里,下水道的蓋板,突然被人打開了,一個黑髮的少年從裡面躥了出來,身後還帶著不少男男女女的孩子,


威爾明起初是嚇到了,

「喂,小子,給我們弄點吃的來,」

黑髮小子看到威爾明在吃東西后,便毫不客氣的開口了,

隨後威爾明和這些孩子成為了朋友,跟著這名黑髮小子,甚至深夜裡,都從房間里,通過下水道,偷跑出去玩,

本來沒有什麼朋友的威爾明,第一次接觸到了外面的世界,他十分喜歡和這名黑髮小子在一起,后來他才知道,這個黑髮小子是一名新兵,而且一到軍營,就鬧出了很多麻煩,

黑髮小子的名字叫吉克.萊茵,

這樣的事情一直持續到,威爾明跟著吉克,從監獄外的下水道里,他第一個出來,而後被犯人劫持,吉克救下他后,才被自己的父母知道,

隨後威爾明被帶了回去,狠狠的教訓了一頓,自此後,他再也沒有和吉克呆在一起過,

而這段日子是他這輩子都無法忘記的美好回憶,本以為再也無法見到吉克了,然而,隨著時間,吉克.萊茵的大名,開始在王都,乃至全國上下傳開了,

每一次的貴族聚會,威爾明都可以聽到很多關於吉克的傳聞,他並沒有插嘴,而是很認真的聽著,他為他的朋友感到高興,而種種關於吉克惡的傳聞,威爾明很清楚,並不是真的,

而此時,威爾明想起了,那天,在監獄下水道口,原本都是吉克第一個上去的,但那天,他卻打算第一個上去,結果雖然推開了下水道口,惹來了對於那時的他來說,是天大的麻煩,但他還是很欣喜的回憶起推開下水道口的那一刻,

很多奴隸們聽完了威爾明的敘述后,都十分開心的笑了起來,

隨後威爾明看了看推車上的東西,他知道,裡面裝著的肯定是對付自己國家軍隊的東西,

我應該還有那時推開下水道口的勇氣吧,威爾明在心底里默默的說道,

「怎麼樣,大家,裡面的東西,到底是什麼,我們要不要今晚想辦法打開看看,如果是威脅到我們軍隊的東西,我們必須想辦法把它毀壞掉,雖然危險,但必須由我們來完成,現在防線內的軍隊,已經傷亡慘重,」

威爾明看著圍著他的奴隸們,很多人顯得有些害怕,但最終,他的想法,還是得到了大部分人的贊同, 太陽已經升到了頭頂上,午後時分,南部防線傷亡慘重的消息已經傳遍了整條防線,

中部防線的不少軍官們已經集結完部隊,等待著吉克和歌德的歸來,人員調動已經無法避免,雖然勝利了,而且還俘虜了將近八千的敵人,但卻令人高興不起來,

「聽說南部防線的部隊,幾乎全滅了呢,」

「是啊,傷亡十分慘重,」

「那個不知名的人到底是誰呢,南部防線外面,聽說那人一人便解決了敵人上萬的部隊呢,」

「是啊,昨晚吉克大人他們就趕過去了,如果再晚一點的話,恐怕南部防線就失手了,」

「接下去怎麼辦啊,聽說敵人有新的武器,」

「是啊,是啊,防線還能不能守住,」

……

已經排整完畢的士兵們,開始了竊竊私語,每一個人都感覺到了,空氣中透著一股不安,

中部防線外的敵人,已經好幾天沒有動靜了,他們勢必是要來攻打中部防線的,只是時間遲早的問題,

「都給我閉嘴,不要竊竊私語,」一名大隊長實在看不過去了,沖著一列士兵的方陣喊道,

吉克和歌德並排騎著馬,奔跑在通往中部的道路上,已經可以看到不少正在忙著整理貨物的後勤人員了,

「對了,歌德,你說昨晚,在城牆外面,幫助我們擊退敵人的人,到底是誰呢,」吉克說著,想起了昨晚南面防線城牆外的那一切,彷彿還歷歷在目,

歌德搖了搖頭,他不敢肯定,但此會他的腦子裡想起了蘭蒂尼,唯有她讓歌德感覺到不對勁,並不只是渾身上下濃重的血腥味,還有她的眼神,

「不管是誰,要是哪天他可以自己出來,我一定得好好感謝他,」

「嗯,那是一個天勝級別的武藝者呢,十分厲害,我去城牆外檢查過屍體,基本都是一擊斃命,甚至是一些敵人軍隊長級別的,至少四段的武藝者吧,」

說著,已經能夠看到中部防線了,以及城牆後面,已經排列整齊的士兵們,

「吉克,優先把泰格斯副軍團長押回珠寶之城,可以吧,」

吉克看著前方,他還顯得有些猶豫,但最終他點了點頭,


「所有小隊長以上的軍官,都過來,」

吉克的心情有些沉重,泰格斯一直以來都是自己的摯友,現在卻不得不暫時把他押解回去,把事情了解清楚,

而吉克也很清楚,泰格斯在開戰前逃了回來,王都的慘狀,他是親眼見識過的,想要逃出來,十分的困難,

而泰格斯雖然負傷逃了回來,但這個時間點,十分的微妙,

吉克和歌德帶著一部分軍官,來到了泰格斯的屋子前,


「喲,吉克,怎麼了,我傷好的差不多了,我們又可以一起並肩作戰了,」

泰格斯一臉笑容的走了出來,而吉克的臉上卻沒有笑容,頓時間,泰格斯似乎覺察到了異樣,看向了歌德和其他的軍官,

「泰格斯副軍團長,現在我們懷疑你,有間諜的嫌疑,暫時解除你魯克公國副軍團長的職位,把你押解回珠寶之城,等待事情水落石出,」

歌德振振有詞的說完后,他擺了擺手,頓時間,幾名士兵走了過去,抓住了泰格斯,

泰格斯突然掙扎了起來,推開了士兵們,喊了起來,

「吉克,這是怎麼回事,難道連你也不相信我嗎,」

泰格斯的臉上,表現的極為憤怒,他狠狠的瞪著歌德,

「歌德,現在正是戰爭,你到底想要幹什麼,」

吉克走了過去,認真的看著泰格斯,說道,

「抱歉,泰格斯,正因為我相信你,所以,請你暫時忍耐下,可以么,」

最終,泰格斯束手就擒了,他沒有任何言語,只是對著吉克點了點頭,幾名軍官和一些士兵帶著他,騎上了馬匹,準備火速趕回去,

「吉克,這是你的決定,所以我一定會服從,但是……」泰格斯頓了頓,進而轉頭,看向了歌德,接著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