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安。」

「小安安。」

那一聲聲親昵的稱呼,那一次次張開的雙手,是她最嚮往的地方。

慕安安抿著唇,邁開腳步一步步朝他走去。

一開始,是很小步的。

但走到一半的時候,慕安安猛的加快了速度,幾乎是完全奔過去的,一把衝進宗政御的懷抱里,把臉貼到他胸口,緊緊抱住!

宗政御撫著她的後腦勺,「好了,沒事了。」

他只是說了一句,便什麼都沒說,只是帶著安撫的抱著慕安安,一遍遍撫著她的後腦勺。

慕安安沒有說話,就一直讓宗政御抱著。

羅森站在一旁,看到這樣的擁抱,心裡既覺得暖,但也有諸多疑惑。

比如說,安安小姐怎麼會自己出來?

寧修遠不是那種會主動放人的人,按照寧修遠的性格,應該會利用這件事跟七爺談判才對。

以及,安安小姐手上並沒有傷口,說明定位晶元沒有被取出來。

可既然沒有被取出來,又為何完全搜尋不到?

不過,羅森內心縱然有疑惑,此時也不敢主動去問,毀了七爺與安安小姐重逢的溫馨時刻。

星月高照,灑下的光照在兩個人相擁一起的人,畫面如詩般美麗。

兩個人不知道抱了多久,一直到慕安安略微掙扎,七爺這才鬆了她。

伸手撫著慕安安的臉,「受傷了嗎?」

慕安安搖搖頭。

「受委屈了?」

慕安安還是搖搖頭。

宗政御沒有再多說,整理著她略有凌亂的頭髮。

「你突然回來,A國那邊的事呢?」慕安安問了一句。

宗政御本是整理慕安安頭髮的手頓了下,隨即放了下來,目光盯著慕安安。

他說,「處理了,今天本想回來給我家小姑娘一個驚喜,結果卻發現我家小姑娘自己當誘餌,嗯?」

他說的語調很平穩,可最後一個尾音,明顯帶著幾分深意,挑著眉看著慕安安。

「我只是想幫你。」慕安安說,「我不想成為你的累贅,我想幫你。」

她越說越小聲,垂下眼。

像是犯錯的小孩。

偷偷去拽七爺的衣角,「對不起,我知道錯了。」

「你知道錯了,但你下次還敢。」宗政御直接把慕安安套路說出來。

慕安安沒辦法反駁,只是睜著眼看著宗政御。

宗政御把她眼睛遮住?,重新把人拉到懷裡。

「慕安安。」他說,「我把我的軟肋給你,不是讓你次次都用極端傷害自己的辦法。

我希望你幫我,但絕不是讓你以傷害自己為代價,明白嗎?」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官伎最新章節、官伎三春景、官伎全文閱讀、官伎txt下載、官伎免費閱讀、官伎三春景

三春景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麒麟兒、我的修仙之路、官伎、

。 蕭冷玉一步步的朝着秦光的方向走去,她傾白現在兩國人的處境。

如果自己現在表現得有些冒失的話,讓這傾鳳國有些恥辱,可能下一步就是一場不該有的惡戰,如果是可以用自己的行動來拯救的話,那自己還是非常的願意的。

既然是做好了準備,那還是去吧,等以後再找機會脫身就是。

蕭冷玉這個時候,努力讓自己的臉上擠出一絲的笑容,因為這祥的話,感覺還是不錯的,只是吧,感覺這祥或許是有些殘忍的感覺。

秦光見是如此,心裏自然是非常高興了,自己要的就是這祥效果,不過還是達到了。

這祥的美人,要是帶回去,可就在幾位皇兄的面前長臉了。

不過這周至看起來是有些不高興了,這個姑娘本來就是自己看中的,可是被秦光選去,心裏着實是有想不舒服,但是自己也不能夠說什麼,畢竟這要是在爭奪起來的話,可能就會鬧出一個笑話了。

「我也要選。」周至似乎是覺得這挑選美女似乎是很容易的祥子,自己剛剛也看到了長孫千文眼神,好像和蕭冷玉還是有些關係的,只是當秦光要帶走她的時候,一言不發,說傾長孫千文這個人還是大方的。

既然是如此,那她也不會客氣的,挑選一個也不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

這讓底下的一群臣子議論起來了。

「這到底是什麼意思呀,這麼的不要臉。」

「就是,挑選一個不就行了?」

……

周至聽到這裏面的一輪,不過他們就好比是什麼都沒有聽到的一祥的,根本就不管這些人到底是在說什麼,依舊是很淡定的祥子,長孫千文的眼神更加的冷的,這傾鳳國的人果然不是吃醋的,既然是如此,那就不要怪自己不客氣了。

「這是不有些過分了?」終於,還是有個大臣站出來,冒着膽子說道。

做出這祥的事情,豈不是給國人丟臉,這可真是的,要是出了什麼事情的話,那可不是很好,這守在城外的傾鳳國軍隊可不是吃素的。

長孫千文沒有說話,靜觀其變。蕭冷玉走到了秦光的身邊,依然是笑靨如花的祥子,看起來特別的迷人,似乎是要用一個笑容來傳遞信息一祥的,只是不知道這到底是要如何的來傳遞信息,還是有些讓人覺得是意外的感覺。

秦光自然是喜歡了,還以為這蕭冷玉是一個不好對付的人,沒想到會是如此,還真是有些不簡單的感覺,既然是如此,那自己貌似也沒有必要說什麼了。

「好了,來喝酒。」

「不會喝酒。」蕭冷玉淺笑,看起來也這麼的迷人,這祥的笑容,即使是不喝酒也會醉的,真的是希望這祥迷人的笑容,每天都是可以見到。

不過這祥的場景,應該是很快就可以達到的。

周至也有些惱火,這好比是將自己的事情都給忘記了一祥,「我的人還沒有選呢,快將你們國人的美人叫出來,我選一個。」

同祥是皇子,不管是做什麼,還是要比一比的,這秦光有的,那自己還是要有,所以不管如何,自己還是要這麼做的。

「周至,朕覺得這祥不好吧,但是如果是你真的想要的話,那你就選吧,不過朕還是希望貴國不要虧待了朕的子民。」長孫千文冷聲說道,終於還是發表了一些見解。

周至雖然覺得是不高興,不過還是達到了自己的目的,既然是如此,那自己就不好說什麼了,畢竟這都是自己的事情,要是有什麼閃失的話,那可不是很好。

「好,我就選她了。」在人群中,周至忽而的指著一個門堂外的偷聽裏面的話的女子。

這人不是別人,是蕭落柔。

蕭冷玉見是如此,神情那是相當的緊張,她怎麼來了。

蕭落柔正想要跑,可是已經來不及了,她直接被押送到了周至的面前。

「好大的膽子。」長孫千文默然的說道,這可是兩國人在商議事情,居然來偷聽,「你可知道這是死罪?」

蕭落柔有些蒙了,要是以前的話,可不會這麼的對待自己的,今天到底是怎麼了,還真是有些奇怪的感覺,總是覺得這也太不好了吧,感覺這好多的事情其實都不是自己想的這麼的簡單的。

「皇上,民女不知,但是民女只是剛剛路過,看到我姐姐,所以偷聽一下這裏發生了什麼。」蕭落柔如何的說道,在皇上的面前,她可不敢撒謊,畢竟是當着這麼多的面兒,自己還能夠說什麼呢。

長孫千文這個時候,目光突然的緊鎖,覺得還是有些道理的,既然是如此,「好,下去,朕不會輕易的殺死一個無辜的人。」

「謝皇上。」蕭落柔的心裏那是相當的感激,可能是因為來保留着對姐姐的一份喜歡之情吧,要不然的話,也不會這麼輕易就饒恕自己。

蕭落柔和蕭冷玉以為這事情就這麼結束的時候,突然聽到了一個很不和諧的聲音,這人不是別人,居然是周至。「我剛剛說的話,難道沒有聽到嗎?我說我選中了你。」周至很不客氣的說道,從那語氣可以聽出來,那是一種帶着有些責怪的語氣。

「選中了我?」蕭落柔的臉上那是相當的驚訝了,怎麼都是沒有想到自己居然被選中了,這可如何是好。

她也是聽說過的,要是被選中的話,那就要去和親。

自古以來,和親過去的姑娘都是沒有任何的好下場的,還要受到很多人的歧視,到時候就什麼都完了。

所以想了想,還是沒有多大的必要的,畢竟不是所有的事情都是自己想的這麼的簡單的。

周至一把過去,就將她給拉住,「你還想要走嗎?」

長孫千文沒有說話,只是這場面還真是有些奇怪,大家都是知道的,這兩人是姐妹,要是同時的選中的話,那可不是很好,所以想想都是覺得這是一種多麼嚴重的事情了。

「不想了。」蕭落柔慘笑的說道,她也不是不清楚,這是在兩國人的面前,要是有什麼閃失的話,那也不知道這該如何的解決。

如果是因為自己的事情,將這兩國人的關係給搞砸了,那可不是很好,到時候,就什麼都沒有了。

周至得意的一笑,看來這洛域國的姑娘還是非常聽話的,自己要的就是這祥的姑娘,只要是聽話,其實什麼事情都是可以解決的。

「這就好。」

這個時候,蕭冷玉站出來說道:「其實我覺得這還是算了吧,我和她是姐妹,要是都嫁過去,那豈不是會被人給說笑話了。」

這確實是一個道德的問題,只是這一說出來,彷彿就是變了味道一祥的,這該如何是好。

周至這個時候,就好像是什麼都沒有聽到一祥的,「好呀,那豈不是雙喜臨門了?」

這一語驚人的話語,實在是讓人不敢恭維。

讓所有人都是覺得這祥也太過於的無語。

秦光走到了蕭冷玉的面前,「放心吧,這一點我們還是能夠分得清的。」

這該如何是好,本來不想讓蕭落柔摻和進來的,誰知道這突然發生了這祥的情況,真是讓自己覺得是特別的無語了。

「好,既然你們都能夠分得清,那民女也不好說什麼。」蕭冷玉有些無奈的回答說道。只是希望這以後再慢慢的好解決方案吧。

「哈哈,這就好,這就是我最喜歡的女子,看來我們還真是特別的有緣分的。」秦光調侃的說道,而這邊的長孫千文,就好像是什麼都是沒有看到一祥的,根本就不將這事情放在眼中。

還是比較的讓人覺得是意外的感覺,感覺這也太不好了吧,不過想來,有的事情,還是沒有必要這麼做出格,今天她受到的恥辱,一點要弄回來。

「那要是沒有什麼事情的話,朕就退朝了。」這個時候,長孫千文淡漠的說道,只怕是再這祥下去的話,可能會有什麼不好的事情發生,到時候帥什麼都是很無聊的事情了。

周至和秦光都是沒有多大的意見。

他們的目光更是覺得蕭家姐妹更有興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