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一個還沒謀過在的蒙面女子居然如此的好色成性,什麼傾國傾城,什麼人面桃花相映,什麼好逑,呸呸呸,根本就是一個色棍,一個死性不改的混蛋。」三公主氣嘟嘟的說道。

「喲喲,咱們家的小公主好像是在吃醋嘛。」張含雨咯咯笑道。

「誰吃醋了,那個色鬼,我呸呸呸。」三公主氣得伸手擂了師姐一把。

「想不到這小子居然在京城桃園風流快活著,你也讓他過得太舒坦了是不是?一個戴罪之身的死犯居然還有如此的雅興。要不我親自進京一趟一刀把這小子結果了就是了。」張含雨臉一板,煞機畢露。

「不妥,我就要讓他生不如死才行。太早結果了他那是太便宜了他。明天三司會審,他是沒有好果子吃的。就是我不出手,李家人也不會饒過他的。還有那個永定王顯得也有些怪,好像對他也是必要殺之而後快。」三公主臭著個臉。

「難道永定王跟李國公走在一起了?」張含雨說道。

「應該不會吧,這兩人好像不怎麼對付。」三公主一愣,搖了搖頭。

「這就奇怪了,唐春怎麼會惹上永定王。兩人根本上就沒有什麼交集的。永定王堂堂的異姓王爺用得著跟一個不著調的小將計較嗎?

可是從城門口發生的事可以看出來,絕對有永定王的影子在作怪。而李國公倒是親自操刀上陣了。

結果居然被靠山王攪和掉了,估計李國公現正氣得噴血吧。」張含雨冷哼道。這女子笑起來時是一個人,板著臉時好像瞬間變了個人似的。其變臉之快絕對堪稱一絕。(未完待續。。) 10更到,連爆10更了,你們再不訂閱再不砸月票對不住狗哥的辛苦了。


「這裡頭複雜著,估計還不止這兩家。像刑部那邊就有些奇巧,好像不像是這兩家人的手筆了。」三公主說道。

「居然讓這小子混進了桃園,而且還風光大張。可氣,可氣啊!」李國公氣得一巴掌就把桌子差點拍散架了。

「是啊大人,那小子還結交了當時在場的不少公子。就連一等候蔡方向之子蔡強好像也有些欣賞起這小子來。都是李北那傢伙惹出來的。大人,不如晚上我出手先廢了李北那禍根頭子。失去了李北,唐春還有什麼可以跟這些公子搭上邊的橋樑。」曹猛哼道。

「就是西門紅樓旁邊那蒙面女子到底是什麼人?」李國公疑惑道。

「嗯,西門紅樓此女有幾回拿正眼瞧過人。聽說對那蒙面女子頗為親密似的。此女的身份就值得關注了。」曹猛說道。


「從此女輕身功夫超強來看絕對是個高手。難道是出身於某高門世家?會不會是宮中出來的?」李國公主著,突然一驚站了起來。

「不會吧,宮中那些公主娘娘們何其金貴。就是要出來也會名正言順的。偷出宮門可是要受重罰的。」曹猛也是一驚。

「想不到唐春居然有如此文采,東亭,你今天拉了他一把算是拉對了。」靠山王哈哈大笑道。

「嗯,洛勇能拜他為師沒準兒能文武雙全。唐春可是連李北都追捧之人啊。」洛東亭笑道,心情不錯。


「聽說宮裡有人傳話了。那個來自靠山宗的蓋星辰放出去沒有?」靠山王皺了下眉頭,問道。

「不放能行嗎?不過。最後我還讓他吃了頓苦頭才放的。」洛東亭有些鬱悶說道。

「此人太囂張了,不就是靠山宗宗主海東方一個記名弟子嗎?居然敢在京城如此耍橫。真拿天子腳下當自家後園子了是不是。東亭,你這頓打打得好。難道他還敢跟我們靠山王府叫板不成?」靠山王一時那是霸氣衝天。

「叫板應該不敢,不過,此人一個記名弟子居然能弄到皇室送給靠山宗的嘉獎玉牌倒是頗為令人費解。

就是掌門的核心弟子想弄到這個都有難度。難道此人跟海東方還有什麼不為人知的關係不成?

這個,倒是要注意了。如果真有這層關係,咱們也得提高警惕。靠山宗名面上不敢對咱們怎麼樣,就擔心他們會搞小動作。」洛東亭說道。

「他們敢!」靠山王霸氣側漏。

「好酒好酒啊,兄弟,再來一杯。咱們晚上不醉不歸,來個抵足長眠。」李北今天特別的滿足,因為,他終於單獨聽到了西門紅樓的琴音。兩人回到京都客棧后就拉開了酒杯。

「不成了李兄,明天早上我還得上堂的。這滿嘴酒氣可是要吃煞威棍的。」唐春趕緊擺手。

「唉,也是,咱們上樓抵足長眠去。高興,今兒個高興啊。」李北也醉了,因為。兩人講好不準化去酒勁的。這每人干進去二斤左右烈酒,誰也撐不住了。

李北一睡下去就呼嚕嚕酣身震天,凌晨一點,唐春被梅鐵岩叫醒了。

「怎麼啦岩叔。還不睡。」兩人到外間的小圓桌旁,梅鐵岩給唐春泡了杯茶。

「很奇怪,中午回來后我發現自己的傷勢好像一下子好了大半。並且。以前沒通的一些經絡倒是因為傷情現在也通暢了。這是怎麼回事,我想了一個下午都沒理出一個頭緒來。」梅鐵岩說道。

「我檢查一下看看。」唐春一愣。天眼打開,靈力慢慢的逼入了梅鐵岩經絡之中。繞了一圈下來過後也是相當的納悶。點了點頭道:「是如此,怪了。

昨天我給你檢查時發現一些經絡受損嚴重,今天居然都好了,一點阻滯都沒有。

這種事按正常渠道的話就是需要時間去修復。如果能遇上高手用精純內氣為你打通療傷也有這種效果。

可是咱們沒請到高手過來啊,而你受傷離現在才過去一天時間,更何況也沒吃過什麼特殊藥材,那樣你也受不了,倒是怪了。」

「會不會是有高手在暗中相助,不然,難以解釋這種現象。」梅鐵岩說道。

「沒見到啊。」唐春說道。

「也是,並且,跟咱們又沒交情,哪個高手願意干這種好事兒?」梅鐵岩說道。

「嗯嗯,乾杯,姑娘彈滴好琴音啊。」這時,李北這廝肯定是在作夢,大叫了一聲,差點嚇了唐春一跳。梅鐵岩看了看,小聲的笑了。

「李兄是個性情中人,據說當年進宮虞皇聽詩大悅,要給他個五品官當。可是李兄並沒接受,說是自由慣了,當不了官。你看他浪跡紅塵,四海皆是家,真是奇人一個。」梅鐵岩感嘆道,「而且,今天能把你介紹到桃園,小候爺收穫不淺吧?」

「嗯,認識了幾個朋友。當然,現在只能說是初淺交往,算不上朋友。」唐春說道。

「這只是個開頭,慢慢來。特別是那位蔡強小候爺,我看得抓緊結交上。蔡府聲望在京城很高,能結交上沒準兒還能成為你的一個得力靠山。」梅鐵岩說道,「當然,那位西門紅樓姑娘更不錯。只不過她是個姑娘,要是能結交上他哥哥西門吹拂就好了。可惜此人現在不京城。」

「李兄可能喜歡西門紅樓,你看,連作夢都在贊人家的琴音。如果能促成李兄此事倒也是我唐春人生中的一件幸事。」唐春笑道。

「小候爺你也是性情中人,像有今天這種好機會,一般人都會當仁不讓先靠近西門紅樓姑娘的,機會太難得了。而且,紅樓姑娘肯定也有些欣賞你的詩詞了。趁著這機會慢慢處之,長期下來沒準兒還能碰出火花來。可惜了,你為了李北。」梅鐵岩說道。

「呵呵呵,無妨。緣份自由天定。李兄喜歡就促成李兄就是了。我覺得跟李兄很投緣,他就是我親哥一樣。」唐春笑道。

「唐兄唐兄,快再來一首。」這時,李北又大叫了起來,唐春跟梅鐵岩相視一笑,輕手輕腳回到了床上抵足而眠了。

第二天上午九點,唐春準時到了大理寺衙門。李北還在呼呼大睡,梅鐵岩一定要陪著來。

一了解,才知道都察院指定的會審官是副都御使齊運濤大人。刑部郎中邱照通大人,而主審官卻是大理寺正卿雲從剛大人,三人都是從二品大員。

對於三位大人唐春都是頭次見到,齊運濤高高瘦瘦,邱照通矮胖臉,而雲從剛卻是介於二者其間。

「應來自惡山軍營從六品將軍唐春申訴,關於他擊殺大元國紅衣衛二等侍衛李滿天一事要求三司會審。今天三司主審官都到了。咱們開始審理此案吧。」雲從剛一臉嚴肅,驚堂木啪地一聲脆響,拉開了審理的帷幕。

「這事經我朝最權威的鑒定機構紫衛衣提刑司鑒定可以認定此人頭並不是李滿天的人頭。

而且,當場還有都察院駐北都、江都兩府巡檢督察御使羅心海大人以及提督管轄惡山軍營的虞西北提督府正五品將軍田東一起簽字證明。

以及還有紫衣衛提刑司三等帶刀侍衛方進方大人的親筆簽定,檢驗材料上還有多位檢驗人,複核人的簽名。

這麼慎重的鑒定那就是鐵的事實。不過,唐春抬出了他跟皇家的一些關係要求三司會審。

所以,為了慎重起見才不得不複審。其實,此案已經沒必要再審,事實清楚,證據確鑿,完全可以當堂結案了。」齊運濤先開口說道。

「我要求這些證人全部出場當面對質,因為,下官懷疑這份檢驗材料是假的。」唐春馬上反駁道。

「放肆!這麼多人簽字還有假的嗎?而且,昨天上午提督府的洛西東將軍作為主審,而公堂之上羅心海御使已經承認正是他的簽名。田東將軍也承認是他的簽名。唐春,你還有什麼狡辯什麼。」齊運濤厲聲喝問道。

「是啊,事實清楚,人證物證齊全。還有,檢驗過程完全符合我大虞皇朝檢驗規矩。唐春,狡辯是沒有用的。認罪伏法,爭取戴罪立功才是你應該清晰的認識到的事。」坐雲從剛右邊的邱照通也是一臉嚴肅的哼道。

「羅御使是如此講過了,不過,二位大人,你們忽略了一個最關鍵人物。」唐春說道。

「誰?」想不到齊雲濤跟邱照通同時出聲。

「紫衣衛提刑司負責接收李滿天頭顱,帶隊進行檢驗的方進方大人卻是沒到場。」唐春說道,一語中地。

「方大人呢?」雲從剛問道。

「唉……接紫衣衛通報,方進方大人第二天得了失心瘋。現正控制在紫衣衛中。主要是怕他跑出來傷人,而且,據說他現在連屎便都往嘴巴里塞,唉,可惜了,一個三等侍衛,皇朝要培養一個如此高身手的侍衛不容易啊。」齊雲濤貌似還相當的惋惜。

「突然間得了失心瘋,查明原因了沒有?」雲從剛皺了下眉頭問道。

「大致原因查出來了,估計是因為出任務時高度緊張。心神一直懸在胸膛上,時間一久,突然爆發出來了。」齊運濤嘆了口氣。

「不可能,前天我看見方大人時他非常的清楚正常。怎麼剛檢驗完人頭后就得失心瘋了。我要求當堂見到他本人。」唐春堅決要求。(未完待續。。)《武尊道》經過長達近兩個月的新書期終於上架了,今天狗哥連爆了10更,說是十全十美。

這是狗哥的轉型之作,從官場寫到玄幻。當然,有許多不足之處,畢竟,狗哥在玄幻方面還是一個新人。

但是,請各位相信狗哥的誠意。只要你肯讀下去,慢慢的你會感覺到狗哥筆下不同的東方玄幻。

一本新書,訂閱跟月票是最關鍵的。狗哥是個俗人,每天也要為柴米油鹽操心。沒有訂閱就沒有收入,也就失去了寫書的動力。沒有月票沖不上榜就少了露臉機會。

所以,懇請各位兄弟姐妹『訂閱』支持狗哥。用月票砸暈狗哥。來吧,咱們的武尊道兵團也是永不言敗的。(未完待續。。) 1更到!

「不是跟你說過瘋了嗎?而且,方進是高手,要是因為發瘋致使得他在公堂上作出什麼過激的行動這責任你來負是不是?就是你想負咱們也擔待不起。本將軍還好一些,可是雲大人可是正宗的文官,沒練過武功。而邱大人功力也不高。要是出了什麼狀況怎麼辦,這要求太無理了,不可取。」齊運濤厲聲訓道。

「大理寺是我朝法度機構,齊大人,難道你敢說府衙內沒有比方大人更高身手的衙門高手了嗎?如果連一個得了失心瘋的11段位強者都怕了,我大虞皇朝何敢談鐵騎要征服四海。而且,齊大人如此地講,也太小看雲大人跟邱大人了。」唐春反駁得非常的犀利。把雲大人跟邱大人都拖進去了。

「我並沒說大理寺沒有比方進更厲害的高手,當然有了。大理寺是三司之一。寺中先天高手都有。不過,我是說萬一是不是?」齊運濤狡辯道。

「既然唐春有此強烈要求,那就傳方進到堂。另外,叫錢總捕頭帶幾個高手過來一下,維護府衙大堂秩序。」雲大人點了點頭。

不久,進來幾個人。那身氣勢,唐春老遠就能感覺到那位錢捕頭身上的發出的先天氣勢。而方進不久被紫衣衛人送到了大理寺公堂之上。

天眼之下,唐春發現。方進蓬頭散發。連衣袍都給撕扯得快成破布條了。此刻被五花大綁著。一進公堂就咆哮開了,而且,還要拿頭去撞主案桌。自然被錢捕頭帶人壓倒在地了。


不過。在方進倒地的一瞬間,唐春還是發現。方進撞向了自己。而在跟自己臉相擦的一瞬間,他扭頭痛苦的朝著自己眨巴了一下眼睛嘴動了一下。爾後雙眼就是一片獃痴相——裝瘋!

唐春腦中冒出這個『詞』來。這貨趕緊用『靈波震音』問道:「方兄沒瘋是不是,你如果真沒瘋就咂下嘴,放心,我用的秘術,他們聽不見。」

因為唐春的靈波震音是用靈力發出的,武者如果不是像氣罡境此類強者是很難感覺到的。果然,方進咂巴著嘴依呀狂叫著。一切都明白了,這一切都是陰謀。

當然,天眼餘光之下唐春也能清楚的看到。站在齊雲濤身手一個黑袍老者那雙眼一直在盯著自己跟方進的。那身先天之氣即便是掩藏得再好還是給唐春的天眼感覺到了。如果此刻自己跟方進哪怕是有一絲聲音傳出估計方進就會沒命的。

啊……啊……啊……

方進被錢捕頭等人伸出的鐵棍按壓於地舌頭還拚命的伸出舔著地板上的腳印跟灰塵,好像這是美味佳肴似的。唐春心裡一陣子劇痛,手捏得咔嚓直響,這一切,都是因為自己沒有能力救他。

「唐春,你還有什麼話說。」齊運濤一聲厲喝道。因為,兩個老家都裝模作樣的審問起方進來,方進除了舔食地下噁心死人的灰塵外就是依依呀呀好像一啞巴。捕頭稍一鬆懈就會跳將起來撞向主審官。最後,自然又被重打了幾十大板皮開肉綻還在瘋笑。

「雲大人。我有鐵證,我想請你單獨過來查看一下。」唐春不理齊運濤,大喊道。

「要查看也是我跟二位大人一起查看,這是三司會審。」雲從剛皺了下眉頭說道。

「我不相信他們。我就相信大人。我只有這一個請求。先請雲大人查驗一下。而且是在這公堂上查驗,再交給二位大人。如果三位都認為唐春該死,我二話不說認罪伏法。」唐春一臉義正堂堂視死如歸的氣勢。

「哼。既然唐春不相信我們倆位,那就請雲大人先查驗一下爾後再給我們。我們要讓唐春伏法得心服口服。」齊運濤一拍驚堂木。認為在公堂上唐春絕玩不出什麼花招的,老傢伙看了邱照通一眼。他也微微點頭,於是答應了。


雲從剛一臉嚴肅走了過來,而公堂上所有眼睛都盯著唐春一舉一動,想在這裡玩花樣,比如,拿出洛東海的長命富貴鎖來那是不可能的。

特別是黑袍老者一雙眼灼灼盯著唐春的,就是拿出一粒細沙估計都會給發現的。

雲從剛走到唐春面前之時,唐春拿出了那天晚上方進請人送來的原始驗材料雙手高舉過頭,喊道:「雲大人,這才是當晚的原始材料。大人,我大虞皇朝征戰四野,『龍威震天』啊。可不能冤枉了在前線征戰的惡山軍營的熱血將士們,皇朝『龍威震天,龍威震天……』還有唐春清白,龍威震天……」

唐春一直重複喊著口號『龍威震天』自然是有深意的,因為,當年洛東海到北都秘境出發前就跟母後有商量過遇上緊急事時的接頭暗號就是——龍威震天。

不過,雲從剛曉不曉得唐春就不清楚了,只能辜切一試。因為,昨天晚上唐春也偷偷想進入雲大人府砥,不過,發現居然有紫衣衛高手護府,因為雲大人妹妹就是火宮娘娘**青。

雲大人算起來還是當今聖上的大舅哥的。自然屬於皇親國戚之流,受到皇朝紫衣衛保護了。見不到雲大人又不能拿出長命富貴鎖來,唐春只好用這句話一搏了。

唐春天眼一直在盯著雲從剛,發現第一個『龍威震天』剛一出口。雲從剛居然明顯的挑了下眉頭。後來連續幾個重複出來后,雲從剛又皺了下眉頭,最後又恢復了常態。

他接過唐春手中的檢驗材料仔細了看著,爾後又遞給了齊大人跟邱大人。

「這根本就是唐春惡意假造的,雲大人,你看,連那天在現場陪著檢驗的提督府的田東將軍的簽名都沒有。

這造假也造得太粗糙了。肯定是匆忙假造的。對這種人應該先來五十煞威板子讓他知道造假者的下場。

來人……」齊運濤就要下黑手。雖說是在大理寺會審,主審是大理寺卿,但三司其實是平等的。都有懲罰權的。

當然,一般像這種事一方都會徵求另二方的意見再下板子。齊雲濤顯得有些急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