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就七個人,有我們七個人,足矣……」葉星辰點了點頭,腦海中不由自主的浮現出南文北斗,東瘋西怪,還有林翱翔和羅隱的身影,這六人除了紫楓的年紀微微偏大,其他的都正是讀書的年紀,而且每一個人的身手都極其了得,根本不懼怕任何的危險。

至於何佳傑,擅長的卻是槍法,進去后反而會成為一個累贅,所以被葉星辰排除。

至於郭胖子,趙虎等人,卻是歷練不夠,進去了很可能就再也出不來,畢竟,就連黃天宇這樣的人物,也不過混了一個順利畢業而已,由此可見裡面的兇險。

「爺爺,我也要去……」黃天宇還沒有說話,一旁的菲菲卻是不顧黃天宇的威壓,開口叫嚷起來。

「胡鬧,你現在已經是青幫的一員,你去的話不是說他作弊么?」黃天宇卻是冷哼了一聲。

「菲菲,你乖乖的呆在這裡,如果我真的有事,那星曜會的未來就在你肩上!」葉星辰卻是難得嚴肅的朝黃奕菲說道。

看到葉星辰那堅定肅穆的眼神,黃奕菲儘管心中擔心不已,但還是不由自主的點了點頭。

「辰哥,我……」一旁的呂培虎似乎也意識到那所高中的危險,也要開口說話,卻被葉星辰打斷。

「培虎,你什麼都不要說了,這是我的決定,還有,漠飛留下的任務要由你來完成,以後戰神堂的堂主就是你了!」葉星辰也不顧這裡是在別人的堂口,直接下達了任命的命令。

「不,辰哥,我不做戰神堂的堂主,戰神堂的堂主只有漠大哥一人,沒有人能夠取代他的位置!」呂培虎一想到漠飛慘死,情緒頓時就激動起來。

「那好,以後星曜會只有戰神堂這個名號,卻不會有這個堂口,你呂培虎,從今以後就是天煞堂堂主……」

「天煞……」呂培虎口中喃喃念著,似乎明白了葉星辰的用意,用力的點了點頭,他要成為讓敵人畏懼的天煞孤星…… 其實從現階段來看,李天的企業也在接受國家的資金,包括國家安全局安排的20億人民幣的貸款,如果不是國家傾向於李天的話,根本就不可能得到這一筆貸款,現如今銀行方面也感覺自己選對了,李天這邊的資金源源不斷的進入,金管局方面也在懷疑李天的資金來源,不過隨著國家安全局的一紙公文,沒有人懷疑了。

別人不知道李天的資金是怎麼來的,國家安全局方面可是十分清楚的,這些錢全部都是從魔教那邊敲詐來的,這本來就是李天應得的,能夠從魔教的手裡獲得資金,這本身就是一種本事。

「公司的事情你就先不用這麼費心了,好好的把你的身體養好,等到從醫院出來的時候,那個才是你正式工作的時候。」李天安慰了劉潔幾句,看到劉潔也有些累了,所以李天就給劉潔蓋了蓋被子,然後囑咐了護士幾句,這就準備離開了。

回到公司之後,李天就給胖子掛了個電話,看看那邊的情況怎麼樣了?李天覺得現在正好是個空,如果能夠到大西北走一趟,沒準自己手下就有玉石礦了,珠寶集團馬上就要開始營業了,如果能有穩定的玉石供應,對於珠寶集團來說也會非常穩定的。

「我這邊還有一些事情你也知道的,原來我跟人合夥買了煤礦,現在得把這些煤礦都給賣出去,現如今煤炭的價格下跌,別提這些煤礦多賠錢了,當初我們三個人每人出資8000萬,買下了這座煤礦,現在只賣1億5000萬竟然是賣不出去,根本就沒人要呀,整個煤礦可以說是虧了我4000萬。」電話當中傳來了胖子抱怨的聲音,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誰讓國家進行能源改革呢?煤炭這個東西燃燒起來太污染環境了,每年冬天北方地區都有大面積的霧霾,現在把煤炭轉向天然氣,應該就是為了治理環境吧。

「那你小子抓緊時間吧,你也就別在這裡抱怨了,你除了這個煤礦不賺錢之外,其他的煤礦應該賺了不少錢吧,前幾年煤炭價格上漲的時候,你小子可真是賺夠了,我可是聽說了,你們那邊的煤老闆都是用麻袋裝錢的!」李天說的這個事情一點也不假,全部都是事實,前幾年的時候,胖子的確是賺了不少錢,可無奈這兩年都要賠進去了,如果不是胖子提前轉型的話,恐怕現在賠的錢會更多,就跟他那兩個合作夥伴一樣,這兩個人把所有的身家都扔在煤炭上了,這個礦要是賣了,他們每個人能夠分到5000萬。

要知道,在他們最有錢的時候,每個人都有好幾億的,可現如今他們能夠拿出一億來,這已經是相當不錯了,所有的人身家都縮水了一大半兒以上,現如今就指望這座煤礦賣個好價錢了,但是來了幾個問價的,最高也就出到1億5000萬。

「我當然是不著急了,有酒廠那邊的錢賺著,每年總能有個好幾億的入賬,只是我這幫兄弟可都虧了,他們之前要麼投資房地產,要麼去投資理財,現在煤炭生意不好做,那些借錢的人全部都跑了,原本礦區是個好地方,房子的價格在使勁的增長,現如今煤炭不行了,煤礦地區的人都開始往外跑,這邊的房子也不值錢了,我的這幾個兄弟一輩子的積蓄都扔在這裡面了,如果我沒有遇到你的話,恐怕現在也是這個樣子。」這幾天的時間,胖子見到了很多的事情,這些老兄弟都沒有心情喝酒了,雖然以後的日子還是能過下去的,但心情總歸是不爽的,胖子每當看到這些人的時候,都覺得自己的運氣實在是太好了。

「其實跟我有一定的關係,但絕對沒有那麼大的,你比那些人有眼光,原來你就開始分散投資了,就算是沒有這座酒廠,光是你囤積的那些翡翠也價值不少了,那些人沒有這樣的眼光,只能怪他們自己了,煤炭是一個好行業,但任何一個行業都不可能一直好下去。」聽到李天說這個話,胖子的臉上也是十分自豪的,當時胖子從煤礦上把錢拿出去,並沒有跟其他人一樣繼續買煤礦,而是去投資了翡翠原石,第一年還虧了不少,但是後面的幾年就一直在賺錢了,到了李天這裡就一把賺了個大的,這也讓他的那幫兄弟眼饞了,都後悔當初沒有跟著胖子去囤積翡翠原石。

他說愛情已遲暮 兩個人又說了幾句話,約定好了下次聯繫的時間,胖子這邊至少還得需要四五天呢!

其實按照胖子的想法,1億5000萬就1億5000萬吧,只要能夠拿回5000萬的錢來就好,但是另外兩個礦主感覺到賠的太多了,他們希望能夠拿回更多的來,現在他們手裡沒有其他的資產,能夠多拿回一萬塊錢,他們也覺得自己以後的生活有保障了,投資是8000萬進去,再加上這些年更新設備,幾乎每個人都投進去了將近9000萬。

現如今一個人只能夠分到5000萬,就這樣賠進去了4000萬,換成誰的心裡也不舒服的,但如果要是繼續僵持下去,這個數字會越來越大,這個時候也必須得止損了,前幾天胖子什麼話也沒說,就讓這兩個傢伙去談,現在李天都已經催胖子了,所以胖子覺得應該催他們成交了。

胖子慢慢的走向了辦公室,心裡在想著應該怎麼跟自己的這兩個兄弟說,前幾年的時候,幾個人的關係都不錯,但是最近一段時間,人家都在賠錢,胖子這邊在賺錢,紅眼病犯了,所以這幾個人之間的關係就沒有那麼好了,這也是為什麼胖子沒開口說話的一個原因,在胖子的眼裡,老早就看不上這幾千萬了,但此去西北還是準備的資金多一點比較好。 湘北高中坐落在台北市東郊前往基隆市的方向,是一座佔地上萬畝的豪華高中,當然,豪華的背後卻是以鮮血覆蓋。

此時,湘北高中那偌大的校門門口,站著七名身材挺拔的少年,帶頭的一名,穿著一身黑衣,刀削般的臉龐掛著邪邪的笑容,這不是葉星辰又是何人?

在他的左邊,是一頭紫發的紫楓,俊冷的面容卻掛著淡淡的笑容,嘴裡更是打趣說道:「媽的,老子從小就是不喜歡上學才加入黑社會,現在可好,都二十多歲的人了,竟然還要跑來念高中,這不是扯談么?」

「對啊,辰哥,你還是找個其他任務給我吧?就是一本簡體課文都會看得我頭痛,更不要說這裡的課本全是繁體字了!」紫楓旁邊有一米九幾的王小虎也是哭著一張臉。

「少來了,你以為這是普通的學校么?你看看那校門的幾個大字,可絕對不會是以什麼紅漆寫的吧,這麼遠的距離,我都能夠聞道那濃烈的血腥味……」葉星辰卻是白眼一翻,目光卻緊緊盯著那門口的四個繁體字。

其他幾人的目光也全部落在了那裡。

「湘北高中!」鮮紅的字體,字體的邊緣更是有血滴下的跡象,彷彿是一盆鮮血灑上去隨意流下來一般,一股濃烈的血腥味瀰漫方圓數米之內,要不是大白天的,眾人還以為來到了哪個鬼域。

「這世界上真的有這樣的學校?」一旁的林翱翔卻也眉頭緊皺,還沒有進入校門,他們都已經感到一股冰冷的殺氣,更不要說進去以後會面臨的殺意。

「對啊,這就是東山黑道教父的搖籃,也是罪惡的搖籃,兄弟們,一旦進入這裡后,就收起你們的仁慈吧,這裡沒有仁慈,只有暴力,絕對的暴力……」葉星辰點了點頭,卻是率先朝大門走去。

歐陽俊,陳小龍,羅隱,等人相互對望了一眼,也跟在了他的身後踏進了校園之中,只有紫楓和王小虎兩個最討厭讀書的傢伙又思量了一番,彷彿做出了什麼重大的決定一般,跟在了幾人身後,踏進了校園之中。

「站住……你們是什麼人?」可七人剛剛走進校園,就被一名臉上有著一道刀疤,卻穿著保安服的人攔下,滿面猙獰的朝眾人問道,不過說的還是國語,讓人能夠聽懂。

「我們是新來的學生,這位大哥,這有點小禮物,還請你笑納……」陳小龍臉上馬上掛著諂笑的笑容,從兜里掏出了一盒軟中華,遞了上去,以往的經驗告訴他,想要在一個學校混好,和治安室的人大好關係是最正常不過的了。

「老子不抽煙,你給我軟中華有個屁用……」那男子卻是冷哼了一聲,臉上的那道刀疤更是狠狠的抽搐了一下,彷彿一條蚯蚓在扭動一般。

「那這點錢還請大哥笑納^」……」陳小龍趕緊又掏出了早已經準備好的兩萬台幣(摺合人民幣四千左右)遞了上去。

「老子不缺錢,有沒有大麻?」那男子卻是揮了揮手,直接開口罵咧道。

「大麻?」陳小龍一愣,這真他媽是學校嗎?怎麼一個守門的都敢光明正大的吸食大麻?

「你想要大麻?」陳小龍身後的葉星辰卻是一步上前,冷冷說道。

「對,給兩斤大麻,然後給老子滾進去……」那男子卻是點了點頭,對於葉星辰那冰冷的殺氣毫不在意。

「操你媽的……」葉星辰口中大罵一聲,直接揮出一拳,狠狠的砸在大漢的嘴唇之上,兩排門牙立馬掉了出來,不等那名男子反應,葉星辰抬起就是一腳,重重的踹在那名男子的下跨,巨大的力道直接將那名男子踹飛出去,重重的落在地上,整個身子立馬弓了起來,雙手捂住下跨,口中一陣慘叫,卻哪裡起得來。

這個時候,屋裡又衝出了三人,見到自己的同伴被人揍倒在地,一把操起旁邊的警棍,就朝葉星辰等人撲來。

「給我放翻他們!」葉星辰卻是冷哼了一聲,手腕一翻,小刀出現在手中,身影閃電般來到了最前面一人的跟前s,以極快的速度一把扣住那人的手腕,手中的小刀一閃,已經插進了他的手心之中,一聲慘叫人寰的叫聲自那人的口中,葉星辰根本懶得理會,抬腳就是一頂,又是頂在了對方的下跨,更為悲慘的叫聲響起。

同一時間,最前面的紫楓和王小虎同時衝出,紫楓手中的紫月刀一閃,一名男子的左臂已經被斬了下來,接著又是輕輕一劃,另一隻手的五根手指卻也被斬下,鮮血流淌了一地。

至於王小虎,更是操起門口旁邊的一張辦公桌就朝那人砸去,直接將那個人砸得倒飛出去,心口的肋骨盡碎折斷,口裡卻是只有出氣,哪裡還有進氣。

一切都是在眨眼之間完成,直到對方所有人全部倒在地上,地面更是流滿了鮮血之後,陳小龍卻驚訝的抬起腦袋,口中結結巴巴的說著:「這……這……」

「剛才就跟你說過了,這是一所暴力學校,在這裡沒有仁慈,沒有奉承,只有暴力,走吧……」葉星辰直接打斷了陳小龍的話,說完之後,直接就朝校園內走去,紫楓等人也不多說什麼,直接跟了上去。

「我操,你怎麼不早動手?害我的中華啊……」看到那被鮮血染紅的煙盒,陳小龍就是一陣肉痛,那可是從張佳那弄來的限量版極品啊。

葉星辰等人可不理會陳小龍的抱怨,大搖大擺的就朝自己所在的班級走去,而在學校校董的辦公室中,正坐著兩名五十多歲的老人,他們的目光正盯著不遠處的一個屏幕,那裡,播放的正是葉星辰等人狂揍保安的景象。

「怎麼樣?」其中一名身穿青色長衫的老子微笑著問道。

「煞星降臨,必將天下大亂,湘北,也是時候沸騰了……」另一名身穿中山服的老人卻是喃喃說著,一雙原本渾濁的眼眸卻是猛然暴射出兩道奪目的精光……

「呵呵,是啊,湘北已經平靜太久了,也是時候沸騰了,不過遠哲,我可跟你說話了,他可是我青幫的人,你可不許從中做什麼手腳?」身穿長衫的老人卻是淡淡說道。

「呵呵,我為何要做手腳,他對於你們青幫來說,到底是禍是福還不一定呢?難道你認為他的性格,能夠放過雷家的人和那個新秀么?」被叫做遠哲的老人,卻是微微笑道。

「雷家?呵呵,這些年來雷家一直想要控制青幫,要是他能夠讓他們吃點虧又算得了什麼?至於那個新秀?難道你不覺得長江後浪推前浪這個道理嗎?要是他有那樣的能力,殺掉一個韋靈超又算得了什麼呢?」長衫老人卻是淡淡笑道,臉上皆是毫不在意的表情。

「我總算明白為何我三聯幫一直要被你們青幫壓著了,原來你們一直實行的都是優勝劣汰啊?」遠哲的老人聽到長衫老人這麼一說,卻是微微嘆息了一聲。

這兩個老人正是湘北高中的名譽校董,東山三聯幫幫主林遠哲和青幫幫主穆星澤。

「呵呵,優勝劣汰,這是自然法則,更是黑社會的法則,只有按照這個法則下去,才能夠不斷的強大,遠哲兄,你老了……哈哈哈……」穆星澤頓時哈哈大笑起來。

「是啊,老了,不過你難道就不怕他們斗得太過厲害?最後讓你們青幫元氣大傷嗎、?」林遠哲又疑惑的問道。

「元氣大傷?哈哈哈,世界的聞名是戰爭推動的,你見過哪次大戰之後,世界的經濟,或者科技,文明不飛速發展的嗎?我們青幫建幫這麼多年,哪一次堂主甚至是幫主的選舉不經歷一番廝殺?一番火拚?要知道,當年我上位的時候,三十六個堂口全部加入了火拚,死傷更是多達數萬人,可你看我們青幫,有元氣大傷的跡象嗎?」穆星澤又是一陣哈哈大笑,毫不在意的說道。

「哎……」對於長衫老人的話,林遠哲卻是喃喃嘆息了一聲,他三聯幫雖然是東山唯一能夠和青幫抗衡的幫派,但他心裡卻清楚的明白,三聯幫的實力可是遠遠不如青幫的了。

「呵呵,你也沒什麼好煩心的,我們都是半個身子入土的人了,這些煩心的就讓後輩們去操心吧,好好的享受這美好的晚年才是實在,來人,去把保安室的那幾個廢物收拾下……」穆星澤臉上笑著,身子卻是從沙發上站了起來,朝外面走去,而林遠哲也是微微嘆息了一口氣,如果不是自己和穆星澤的關係,三聯幫能夠抵擋青幫嗎?

葉星辰等人可不知道自己幾人已經落入了東山兩大幫派幫主的眼裡,他只知道黃天宇讓他來這裡接受考驗是青幫的規矩。

帶著六人大搖大擺的走在教學樓的走廊上,時不時的從教室里飛一個人出來,只駭得陳小龍等人連連乍舌,這他媽的哪裡是學校,簡直就比戰場還要恐怖?

不過每一間教室的窗戶都開得老高,教室門又幾乎全部鎖上,讓葉星辰等人實在看不到裡面到底發生了什麼?

歷經了一段比走上奈何橋還要恐怖的歷程,七人總算來到了高三勇班教室門口,此時,隱隱能夠聽到教室裡面的朗讀聲,聲音整齊,鏗鏘有力,絲毫沒有眾人想象中的世界大戰一般。

「難道我們運氣好?來到一個環境比較良好的班級?」陳小龍驚異的望向了葉星辰。

回答他的卻是一記碰的巨響,只見到葉星辰已經一腳踹出,那看似堅固的教室大門硬是被葉星辰一腳踹破,原本讀聲朗朗的教室瞬間安靜下來,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了門口,一個個心中都充滿了驚訝,誰他媽這麼大膽,竟然敢打斷新野老師的課堂,難道他不知道他是山口組派來的高層幹部,有著血屠夫之稱的超級變態么?

「那個……請問這裡是高三勇班的教室么?」葉星辰掃了一眼教室,最後目光落在了講台上那名身穿黑色西服,面容英俊的男子身上。

「日本の話をしてください……」那男子口中卻是冷哼了一聲,雙目更是射出陰冷的寒芒。

「他說什麼?」葉星辰卻是毫不理會男子的那能夠殺人的眼神,回頭朝陳小龍問道。

「他說請講日語……」陳小龍馬上為葉星辰翻譯。

「我操你媽的,這裡是中國的土地,你讓我講日語,你他媽的算哪根蔥?」葉星辰來之前已經從黃奕菲那知道了一些湘北高中的生存法則,自然明白想要建立自己的威名,必須以絕對的暴力制服一切,而眼前這個看似斯文的日本人,顯然可以成為他的第一塊墊腳石,所以也不顧教室里那些人驚訝的目光,直接破口罵道。

此語一出,全教室再一次一片寂靜,很多人的嘴巴已經長得足以塞下三枚鴨蛋,這哪兒來的小子?這麼狂妄?他難道不知道新野老師乃山口組十大高手之一嗎?來這裡教授日語也是幫派與幫派之間的一些交易而已,不然以他的本事,怎麼會來這裡教書?

別看他一副斯文的樣子,他來學校幾個月的時間裡,死在他手上的學生已經超過了兩位數,至於那些重傷的更是不計其數,其中最早是因為某些學生不遵守課堂紀律,後來卻是因為某些同學在他的課堂上講國語,都先後被他打成重傷,也因為如此,只要是他的課,課堂紀律好的出奇,更沒有人敢說一句國語,就算其他的班的人也深深的明白這個道理,可現在,這小子竟然敢這麼對新野老師說話/?他不想活了嗎?

「碰……」果然,面目斯文的新野在聽到這句話之後頓時勃然大怒,右手重重的拍在課桌上,那紅木打造的課桌竟然直接被拍得散架,而他的口中更是大喝一聲:「八咯,你這個支那豬,你會為了你的言行付出代價的……」

「操你媽的,老子怕你不成?」葉星辰卻是口中大罵一聲,挺拔的身子朝前踏出一步,一股澎湃的戰意爆發而出,席捲整間教室…… 胖子有一種感覺,只要每次跟著李天出去,肯定會有所收穫的,上一次的翡翠公盤就是,後來的酒廠也是,胖子現在就有一種預感,如果跟著李天去了大西北,肯定也會有大收穫的,但胖子總不能夠撿便宜吧,自己這邊也得帶足子彈。

在商場上,所謂的子彈就是資金了,這也是為什麼胖子想要把煤礦出手的原因,多一分錢以後就能夠獲得多一份的收入。

回到了辦公室當中,這裡已經沒有那麼多的人了,在這座煤礦最為興盛的時候,上面的人員都得有上百人,更加不要說煤礦下面的工人了,總數要超過上千人,可以說是一個不小的煤礦,但是現在只有兩個礦井在工作,其他的礦井都已經封閉了,沒有必要把那麼多的煤炭挖出來,反正也沒有客戶,現在之所以還在運轉,就是給買礦的人看的,他們白天的時候把煤炭從下面挖上來,晚上的時候還得再運回去,就害怕客戶看到他們沒活了,到時候開的價格會更低,這樣還能製造一個假象,讓客戶以為他們還有買賣。

「老胖,你剛才幹什麼去了?中午的時候咱們得給他們吃一頓飯,好好商量一下這個價格,我覺得能夠提到1億8000萬,咱們這些人也能夠多分點錢,中午的時候你可得多喝點,我們兩個的戰鬥力都不行了,這個酒雖然好,但是喝下去身體也是不得勁,可如果你在就不一樣了。」三個人都是合夥開煤礦的,原來關係還是不錯的,後來胖子跑出去做其他的,煤礦就全部扔給了這兩個人,這兩個人可沒少黑胖子的錢,但是胖子早就看不上了幾十萬了,所以也就懶得跟他們掰扯。

「兩位哥哥,現如今,咱們得認清形勢,光靠喝酒解決不了問題了,你以為喝一頓酒就能夠提升3000萬吧,現在這個年代沒有人是傻子,3000萬也不是個小數目,我覺得1億5000萬就可以了,咱們還是趁早出手的比較好,只要是能夠把這座煤礦出手,咱們所有的人都能夠回來一部分資金,不管是去幹什麼,咱們總有資金呀,現在手裡的錢沒多少了,我剛才到財務那邊去看了一下,還剩下不到900萬的流動資金,如果繼續這麼演下去的話,不到一個禮拜就得把這些錢花沒了,那麼多工人也是要吃飯的。」這幾天胖子都沒有發表自己的意見,這兩位哥哥想怎麼折騰就怎麼折騰,但是李天都催自己了,胖子不能因為自己耽誤李天的時間,他非常清楚自己是一個什麼角色,跟李天合作的時候,咱這邊可就是一個馬仔。

「老胖,你這是什麼意思啊? 首豪王妃:相公有妖氣 鼓動咱們現在出手嗎?我知道這幾年你賺了不少錢,可是我們兩個就剩下這座煤礦,我們沒有其他的產業,大部分的錢都扔在房子上了,可你看咱們這邊的這個房子,原來的時候還有7000塊錢呢,這個月就剩下5000塊錢了,我估計還會繼續跌下去,到目前為止,沒有幾個人願意買房子,我們必須得多拿點錢呀!」這兩個傢伙說話沒有一個客氣的,在他們的印象當中,胖子根本就不在乎煤礦上的錢,所以也就不需要跟胖子商量,但當初三個人都是出的一樣的錢,如果胖子執意要賣掉煤礦的話,他們兩個也沒有辦法。

其實如果不是顧念情誼,胖子老早就把自己的股份給處理了,按照胖子原來的想法,別說是5000萬了,就算是給4000萬胖子也老早把這裡給處理了,哥們現在不缺少這1000萬人民幣,哥們現在缺少的是時間,跟李天現在啟程去西北,到了地方也得準備一個星期的時間,李天的時間有多珍貴胖子很清楚,自己只是幫李天的忙,籌備酒廠擔任總代理,一天都能夠有上百萬的進賬,就更加別說李天那邊了。

本來胖子想把這裡的事情委託給這兩位哥哥,可是現在涉及到的是煤礦的買賣,必須三個人同時簽字,如果煤礦買賣沒有完成的話,胖子就沒有辦法離開這裡,可不能因為這幾千萬就耽誤了大事呀,但凡能夠跟玉石礦搭上關係,那可就是幾億幾億的,比這幾千萬多出十倍呢,沒有必要在這裡浪費時間吧?

「兩位哥哥的情況我也明白,咱們在一塊兒共事的時間也不短了,我這個人是個什麼性情,相信兩位也都知道,我現在真的是遇到難處了,要不咱們中午再跟他們談一次,把價格定在1億6000萬人民幣怎麼樣?如果他們同意的話,咱們直接就成交了,可不是我自己胡扯,如果要是咱們等1億8000萬那個價格,我估計到過年的時候也賣不出去,咱們這裡可是每天都在下跌,到時候1億5000萬都是個奢望了。」現在社會上到處都在唱衰煤礦,只有他們這些煤老闆在鼓吹,但是人們也不是傻子,都知道國家定下的調調了,煤礦想要起來,恐怕是很困難的事情了,但胖子的這些話還讓這兩個傢伙很難過。

「老胖,你這麼做過分了吧,這個煤礦是咱們三個的心血,可你在這個煤礦上呆了幾天呀,現在賣煤礦了,你要做主,那我們兩個付出的努力都到什麼地方去了呢?這些年兄弟們的情誼都到什麼地方去了呢?你是不是收了那兩個傢伙的好處呀?你也不在乎這兩個錢兒,我們這裡還有兩大家子呢…」沒有爭執的時候,什麼都好說,現在雙方出現了爭執,這說話也就沒什麼顧忌了,在這兩個人看來,沒有人會把錢給推出去的,就算胖子在其他地方賺了點錢,貸1000萬也不是小數目呀,胖子沒有必要為別人省錢,貢獻自己的資產呀,所以他們認為胖子收了好處了。 「我要你死……」面對葉星辰的挑屑,新野實在忍無可忍,口中大叫一聲,英俊的身影就朝葉星辰撲來,就在眾人都以為葉星辰會被新野撕成碎片的時候,卻聽到葉星辰口中說了一聲:「兄弟們,剁了這個日本砸碎!」

接著就見到他身後的六人,一個個手中多了一把閃亮的武器,而他的手中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多了一把透亮的小刀,一個個就朝新野撲去。

這……這是……

所有人同學倒吸了一口涼氣,這些傢伙怎麼難道是故意來惹事的么?不然怎麼會身上帶著刀子武器?

新野看到葉星辰等人竟然亮出刀子,臉上卻是一臉的冷笑,他身為山口組十大高手之一,又是山口組的高級幹部,經歷大小戰鬥無數,身手可是極其了得,莫說這些小娃娃,就是面對十多名手持武器的大漢,他也能夠輕而易舉的放到,記得自己第一次來的時候不正是有十多名小傢伙向自己挑屑么?最後還不是被自己打得跪地求饒,這幾個傢伙又算得了什麼?

腳下步子一動,新野已經來到了葉星辰的身前,閃電般的踢出一腳,直朝葉星辰的小腹而去,他準備先打倒葉星辰這個敢於挑戰他權威的傢伙再找其他人的麻煩。

面對新野這閃電般的一腳,葉星辰心中也是一驚,如果換成自己單獨面對新野的話,可能還要大費周章,才能夠擊敗他,可現在么?

嘴角一絲冷笑,握刀的右手一抖,一道犀利的刀光破空而出,直朝新野射去,教室的前方,亮起了一道刀芒,所有人的都感覺一陣刺目,而新野也感到一股寒意襲來,不免心中一驚,這小子有兩下子。

當下趕緊收起踢出的一腳,身子朝左邊躲去,準備先避開這致命一刀再作打算,可此時,紫楓的身影卻已經來到了左邊,手中的紫月刀挽了一道漂亮的刀花,一道紫色的刀芒激射而出,刺痛了新野的雙眼,嚇得新野心中大駭,身影急速的朝後退去,此時王小虎也撲了過來,狠狠的一腳踹出,重重的一腳踹在那講講桌的下面,巨大的講桌硬是被他踹得直飛出去,直朝急退之中的新野砸去。

新野沒奈何之下,只能夠奮起一腳,重重的踹在講桌之上,發出碰的一聲巨響,那本就被他一掌砸裂的講桌頓時化為了滿天塵囂,紛紛灑落開來。

這個時候,緊握無鋒的歐陽俊已經來到了新野的身前,手中的無鋒無聲無息的來到了新野的左肋,新野只感覺下方寒意襲來,多年來對於死亡的危機發揮到極致,修長的身體強行扭腰,硬是避開了歐陽俊這致命一擊,可林翱翔的一記劈腿已經橫掃過來,他那裡還能夠抵擋。

重重的一腳踹在新野的胸口,新野的身體直接倒飛出去,同一時間,羅隱也來到了他的身前,隱門少門主的絕殺發揮到極致,手中的短刃閃電般揮出,一道血花飛濺而出。

紫楓也隨後趕到,手中的紫月刀反手一轉,就這麼在新野的心口輕輕一劃,一道一尺長的血口出現在他的胸前,而王小虎卻是再一次本來,重重的一拳直接砸在了新野的小腹,那還還在倒飛的身體再一次加速,而葉星辰手中的飛刀卻再一次激射而出,這一次,還在空中的新野哪裡能夠躲避,只能夠眼睜睜的看到那透亮的刀芒直射而出,接著就感覺自己額頭一痛,意識更是逐漸模糊,。

那倒飛的身體重重的砸在後面的一座牆上,直砸得腦袋崩裂,鮮血噴得一牆都是,而他額頭上的那個血窟窿也慢慢的溢出鮮紅的液體,一雙眼睛爭得大大的,身體慢慢的滑落到地上,充滿了不敢之色,自己就這麼死了么?這些傢伙到底是誰?

這一切看似很長時間,其實不過幾十秒的時間,整個教室學生一個個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切,這是在做夢么?

很多人已經開始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確認自己不是眼花,也不是在做夢,血屠夫之稱的新野老師竟然被人秒殺?雖然是同時被人圍攻,但也不可能這麼容易被殺掉吧?

上次二十多個人同時圍攻他,他不也照樣將對手全部打翻在地,然後揚長而去嗎?怎麼這一次如此不堪一擊?

死人,他們見多了,可這一次死的卻是山口組的高級幹部,湘北高中的名譽教師,戰力極強,號稱血屠夫新野,這個在他們心目中戰無不勝的男子,竟然就這麼掛掉,這……這如何不叫人驚訝?

現場足足沉默了數分鐘,所有人的眼睛都獃獃的望著那倒在地上的新野,似乎還在想他會不會活過來一般,可持續了很久,倒在地上的新野依舊一動不動。

「我操,你們這也太狠了吧?我還出手,怎麼就掛掉了?」站在門口,戴著一副金絲眼鏡的陳小龍眼看葉星辰等人出盡風頭,不由的破口罵道,也正是他的這聲大罵,打破了沉默的教室。、「媽逼,一個小日本而已,難道還要輪番上陣,由我們六人出手,已經算是給足了他面子,喂,同學,這傻逼叫什麼名字來著?怎麼也來這裡教書?」葉星辰一腳踩在最前排的一名戴眼鏡的男同學課桌上,很是囂張的說道。

其實他說的也是實話,他們出手的六人,哪一個不是超一流的高手,哪一個不是身經百戰的從血海中拼殺出來的超級變態,莫說六人同時出手,就算是一對一,大意之下的新野也定然吃個大虧,更不要說六人同時出手了,沒有第一時間被秒殺,已經算是足夠的幸運了。

「他……他……他叫新野,是……是我們的日語老師……」那名眼鏡因為距離的關係,可是清楚的看到了葉星辰等人出手的狠辣,那可絕對不是一般的混混能夠擁有的身手,心中充滿了震驚,也充滿了畏懼,這樣的人物絕對不是自己能夠招惹的。

「操,你們都是一群傻逼不成?中華泱泱大國,竟然要學小日本這種不完全的雞巴語言,你們腦殘了不成?小龍,給我調查下,這學校有多少教日語的老師,老子一個個的殺……」葉星辰態度極其囂張,罵得也極其難聽,可整個教室卻沒有人敢對說一句話。

NBA之眾生之上 這些人雖然一個個都是性格極其叛逆之人,也都是一群狠角色,但這些日子以來卻被新野這個變態收拾的服服帖帖,而這幾人不出現還好,一出現就秒殺新野,而其還是以絕對的暴力手段殺掉了這個他們心目中的惡魔,這簡直就是比惡魔還要可怕的惡魔,他們即使心中有再多的不滿,也不敢多說一句話。

「其實我覺得無聊的時候學學日語也不錯啊?免得以後看AV的時候也聽不懂在說些什麼?」陳小龍卻是邊點頭邊嘀咕道,不過嘀咕的聲音很大,整個教室都聽得清清楚楚。

很多原本畏懼的傢伙在聽到這句話后,也開始偷笑起來,特別是好幾名女孩子,更是忍不住抿嘴偷笑出來,將葉星辰好不容易營造的肅殺的氛圍破壞的乾乾淨淨……

「厄,說的也是,我們中華大國即使泱泱大國,又何必跟小日本一般見識,要是真的對他們趕盡殺絕也不是很好,中日友好嘛,對對對,主席說的對,我們要保持中日友好,剛才我衝動了,衝動了,不好意思,各位同學們,我們是新來的同學,剛才一不小心就幹掉了這位來自日本的老師,該不會破壞中日關係吧?」葉星辰嘆息了一口氣,卻是一臉無辜的說道。

紫楓等人聽到他這麼無恥的說著中日友好,卻是連隔夜的飯菜也要吐出來,他媽的還中日友好,中日友好的話你會一聽到對方說日語就對人家動手?這也太胡扯了吧?

至於其他的同學,卻是一臉的怪味神態,不小心殺掉?這怎麼看都是一場有預謀有計劃的殺人立威的行動吧?還說不小心?當真以為我們都是白痴么?

還破壞中日友好?你他媽的殺掉的可是山口組的高級幹部,就等著山口組的報復吧?

不過這句話他們卻不敢說出來,也只能在心裡YY一下,畢竟YY無罪!

千面總裁的尤物 「不會……當然不會,大哥你都說了,只是不小心嘛,是人都有不小心的時候,上面又怎麼會怪罪呢?」那名戴眼鏡的學生卻是滿臉諂笑的說著。

「厄,我可不是什麼大哥,我叫葉星辰,這些都是我兄弟,紫楓,歐陽俊,王小虎,林翱翔,羅隱,還有那個猥瑣男陳小龍,你們班的班長是何人?」葉星辰一臉純真的樣子,那神情簡直比幼兒園的小朋友還要純潔,特別是在介紹陳小龍的時候,簡直是要有多誠實就有多誠實,氣得陳小龍眼中噴出憤怒的火焰,什麼叫猥瑣男?老子雖然不是英俊瀟洒,風流倜儻,但怎麼也和猥瑣兩字巴不上邊吧?你這麼一說?自己以後還怎麼泡妞?

「我是班長……」這個時候,一名悅耳的女生卻是響起,接著就見到一名身穿校裙,一頭黑髮束在腦後,面容絕美的少女站了起來,不卑不亢的說道。

「我操,美女也……』」陳小龍的聲音響起。

「對也,真沒想到還有這麼漂亮的小妞來這裡上學……」葉星辰也隨口接道。

「是也,這裡這麼爛,她不會已經被人破瓜了吧?」陳小龍繼續接道。

「厄,遺憾啊……不過小龍,你丫的不是經常說這種女人才有韻味么?」

「操,韻味是有,但這裡這麼爛,誰知道她有沒有艾滋病什麼的,我可不想英年早逝……」

「……」

兩人就這麼一言一語的聊了起來,完全沒有將已經暴走的班長大人放在眼裡,更沒有將那些已經由恐懼變成憤怒的少年放在眼裡。

「他媽的,你們有完沒完?」終於,一名仰慕班花許久的身高起碼和王小虎有得一拼的男孩一拍桌子站了起來,憤怒的雙眼盯著葉星辰和陳小龍兩人,哪裡還有剛才的畏懼之色。隨著他的咆哮,除了最早的那名戴眼鏡的男子外,其他的男生也一個個站了起來,一個個目中噴火的望向葉星辰等人,在他們的心目中,毆打老師不是錯,殺掉老師不是罪,可是侮辱了他們的心目中的女神班長穆曉筠,那可是大大的觸犯了他們心中的逆鱗,可以說,來到這個班級的男生,百分之九十九是為了穆曉筠這個絕色傾城而來,現在葉星辰和陳小龍竟然當著他們的面侮辱他們心目中的女神,這叫他們如何不怒?

「呀哈?剛才沒見到你吭聲,怎麼現在就叫囂起來?難道這小妞和你們有關係?現在想為她打抱不平?嘖嘖,幾十人呢?難不成她竟然和你們幾十人都發生了關係?」葉星辰看到頓時站起了三十幾人,卻是繼續調笑道。

所有人聽到這一句話即是鬱悶,又是氣憤,鬱悶自然是都想和穆曉筠發生一段美妙的關係,可惜這麼久以來,卻沒有傳出她和那個男人好一點的消息,甚至連和哪個男人多說一句話的傳聞都沒有,至於用強這種事情,嘿嘿,難道你沒聽出她姓穆么?這家學校的兩大校董中的一個,好想也正是姓穆而已,除非想下地獄的人,不然誰敢對她用強?

至於氣憤,自然是氣憤葉星辰竟然把穆曉筠說成這種水性楊花的女人,這萬千玷污了他們心目中完美女神的形象。

「兄弟們,剁了這兩個小子^……」不知道是誰大喊了一句,再也不顧葉星辰等人手上的武器,從抽屜里抽出鋼管,就朝葉星辰等人撲來。

「呀哈?想打架?難道小爺還怕你們不成?兄弟們,收起武器,陪他們好好玩玩……」看到三十多個男生蜂擁而來,葉星辰卻是淡淡笑道,也不實用飛刀,就這麼空手朝眾人衝去,他來這裡就是要立威的,而且是一戰立威。

隨著葉星辰聲音的落下,紫楓,歐陽俊,王小虎,羅隱,林翱翔,就連剛開始沒有動手的陳小龍,也沖了上去,他們的心中只有一個念頭——戰! 葉星辰身手敏捷,速度極快,下手又快又狠,眨眼之間就來到了最前面的一人身前,也不奪取他手中的鋼管,直接一拳擊出,重重的砸在他的下巴之上,巨大的力道直接讓那人倒飛出去,連續撞倒好幾人,卻再也怕不起來……

紫楓有了葉星辰的命令,也收起了紫月刀,一把奪過一名少年的鋼管,反手就朝那人的額頭敲去,頓時噹啷一聲,那人的額頭出現敲出了一個窟窿,鮮血嘩啦嘩啦的流淌而出,接著紫楓又是一腳踹出,那人哪裡懂得抵擋,整個人倒飛出去,重重的落在地上,卻是緊緊抱著自己的腦袋,哪裡還能夠起得來。

林翱翔身體猛然躍起,一個漂亮的懸空踢,起碼有三人被這一腳掃飛,有的鼻子被砸破,鼻血狂噴而出,有的門牙被砸掉,抱著大嘴在那嗷嗷直叫。

歐陽俊,羅隱也不落後,下手快捷,很快就干翻了上來的幾人,至於王小虎,卻要暴力的多了,當然,也不是對那些傢伙暴力,而是一把奪過一人的鋼管,就當著那人的面,直接將其扭成了麻花,嚇得周圍的幾人哪裡還敢上前。

面對這六人的恐怖,這些傢伙將目標鎖定在了陳小龍身上,畢竟他帶著眼鏡,看上去斯斯文文,應該是實力最弱才才對,打不過其他六人,揍你還不成么?反正你剛才也出口污衊了穆曉筠。

立馬有三四人就朝陳小龍撲來,手中的鋼管更是發出呼呼的風聲。

陳小龍的實力是眾人之中最弱的不錯,但不代表他不強大啊,面對三人的攻擊,從林翱翔那學來的詠春拳法連連使出,竟然就這麼輕而易舉的破解了三人的攻擊,接著不等三人重新合陣,一記漂亮的李小龍連環三腿踢出,直將三人踢飛了出去,口中還時不時的傳來李小龍那招牌的尖叫聲,只不過配上那一副金絲眼鏡,有多彆扭就有多彆扭……

不到五分鐘的時間,整個教室就只有八名男生還站著,除了葉星辰七人外,就剩下最早那名被葉星辰嚇住的眼鏡,而教室的課桌也全部倒在了地上,書本墨水什麼的灑了一地,當然,不缺乏各種黃色光碟以及艷女郎封面的雜誌,而那些倒在地上的男生,雖然不是缺胳膊少腿的,但鼻青臉腫總是在所難免,一個個口中發出殺豬般的慘嚎聲,整間教室一片陰雲慘淡……

剩下的十幾名女生一個個圍在了穆曉筠的身邊,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切,僅僅七人,僅僅七個人就有著如此戰力,這……這也太不可思議了吧?一時之間,她們忽然明白,原來新野老師死的一點也不冤枉,面對六個如此恐怖的怪物,莫說一個新野,就算是兩個三個,最後的結局也算是一樣的吧?

「哎,一個個毛都沒有長齊,學人家英雄救美,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我說的對吧?美麗的班長大人?」葉星辰拍了拍手掌,慢悠悠的走到了穆曉筠身前,很是無賴的說道。

面對葉星辰那無賴的神情,穆曉筠卻是冷哼了一聲,一雙美眸更是流光閃閃,腦海中似乎想到了什麼?最後猛然開口說道:「你就是那個來自大陸的葉星辰?」

「咦?你認識我?」葉星辰臉上露出了吃驚的神情。

「認識你有什麼奇怪的?難道你不知道穆曉筠的爺爺就是我們學校的校董么?」穆曉筠旁邊的一名女生卻是毫不畏懼葉星辰等人的殺氣,將自己那比飛機場還要平的胸脯往前一頂,很是得意的說道,彷彿自己才是校董的孫女一般。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