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其是未來,我們完全可以跟房地產企業合作,甚至於我們自己拿下來一些地塊,在這周邊開發一些樓盤,不做對外出售,只作為我們集團員工的福利宿舍,前期只給員工免費使用,從集體宿舍到夫妻宿舍,當工作滿一定的年限之後,按照對公司的貢獻比,可以擁有使用權和產權,或者是按照成本價把房子賣給他們。」

「要知道新塘縣雖然說在東海市的遠郊,看起來價值不高,但是在行政區劃上來說畢竟是東海市,到時候如果這個工業園區簡歷起來,這一帶發展起來,那所有的房子也是要跟著升值的。你也知道,現在想在東海安個家是多麼的困難,而我們的任何一家企業做到今天,或者是以後發展到更龐大的規模,都不是哪一個人的功勞,都是所有員工的心血。他們為東琪,為兄弟為陽光付出了心血做出了貢獻,我們的集團就是他們的家,以後我們也會儘可能地為他們提供一個家。」

王旭東這話說出來,蘇婉琪已經快要驚呆了,因為她比誰都清楚,的確如同王旭東所說的,新塘縣哪怕只是東海市遠郊的區域,但是也照樣屬於東海市,本身房價就已經甩開小城市一大截。

尤其是沒有開發的時候不值錢,但是一旦開發出來,再加上王旭東所說的工業園各種企業還有生活區的入駐,那這樣的房子反而是佔了得天獨厚的便利條件,一平米到時候價格在多少根本無法估算。

而王旭東張口就說著,要讓儘可能的員工擁有這樣的房子這樣的家,這個魄力一般人是根本想都不敢想,再說,也沒有哪個企業願意去這麼做,畢竟企業不是慈善機構,企業的目的是賺錢,很多連住房公積金上面的費用都是能省就省,更何況是這樣的福利宿舍乃至於進一步的分房子。 王旭東看著蘇婉琪吃驚的樣子,笑一笑說道:「覺得不可能?還是說不願意這麼做?其實你想一想,我們未來如果想要進一步做其他更多的產業,那最需要的就是人才,而真正的人才和對企業有貢獻的人,值得我們付出一切代價去擁有去留住他們。你比我文化水平高,千金買馬骨的故事你應該知道,一副千里馬的骨架都能值上千金,那人才的價值不是更高?怎麼樣吸引人才留住人才,那當然是從最根本的需求出發去為他們考慮。」

蘇婉琪一句話都說不上來,王旭東說的既不可思議,但是又那麼的合情合理,讓她震驚卻又無法反駁。

「而且,實際上你知道的,真正房地產價值遠遠低於價格,只不過是其中包含了太多開發商的利益需求,而一旦我們作為福利性質的話,不需要考慮那麼多,實際上這個投資比起他們能夠給我們帶來的回報,我覺得值,相當值。」

「婉琪,這話我跟林婷婷,跟小天他們說過,可能說起來你會笑話我,或者會從一個生意人一個企業家的角度,覺得我很蠢,但是這是我的內心話,我做企業不是為了賺錢,更多的是為了一種情懷,這個情懷,可以說是為了去幫助更多的人,去延續曾經的夢想,等等。」

「如果換做是我自己的話,可能情願就住個小房子每天晒晒太陽吹吹牛什麼的,真的跟錢沒有多大關係。不過現在我也意識到,如果我有錢的話,那的確是可以更方便更好地實現這些情懷和夢想,有能力去幫助更多的人,這也是我為什麼想到以後去往更多的領域去拓展,希望能夠發展的更大,因為只有我足夠強的時候,我的情懷和夢想,才不會被人當做笑話,才真正有落地實現的可能。」

王旭東說著,笑著看看蘇婉琪:「怎麼樣,是不是覺得我很傻很蠢?」

蘇婉琪用力地點點頭:「的確是非常的蠢,可是,我真的很希望這世界上有更多像你一樣的蠢人,那樣的話這個世界才能夠變得更好。」

王旭東笑了,忍不住地摟住蘇婉琪,指著遠處風吹過的荒野說著:「你知道嗎,當我看到這塊地的時候,我腦海中想到的是一個個的企業拔地而起,然後有更多的人都在這塊土地上奮鬥著,揮灑著自己的青春,去建設屬於自己的美好生活。」

他說的話語其實完全不夠煽情,甚至於很老套,但是蘇婉琪一直只是靜靜地聽著。

「你說的是搞房地產對於我們來說不現實,那是現在,但是未來你確定沒有這個發展潛力嗎?包括現在的東琪,我們已經拓展到鞋子和包包還有其他的一些配件,並且佔領的是高端市場,你也看到我們的發展規模和速度,但是這個市場畢竟是有限,而未來相關的我們可以發展服裝紡織,還有我們的人員培訓輸出,還有更多的其他產業,我們手裡有人才,資金也在不斷地聚攏,有這些就沒有我們辦不成的事情。」

「然後所有的這些都可以形成一整個體系,一個更大的集團,至於說到底有多大,我只能說潛力也許是無限大,那個時候你再把這塊地跟我們的商業版圖對比,你會發現它並沒有你想象的那麼大。」

「這就是我跟你說的,你考慮的只是東琪,只是這三五年,這對於決策者來說已經是很超前了,但是我需要看到的是整體,是更長遠的未來。」

「我把你叫過來,是因為當昨天我看到這塊地的時候,我看到了它未來的景象,也看到了我們的企業我們的集團的發展,於是我有了這個念頭,我知道很不可思議,可我還是想跟你一起分享。哪怕是全世界都會覺得我是在做夢,是不切實際異想天開,我也還是想跟你一起分享我的夢。」

那一下蘇婉琪是真的被感動了,心裡頭像是一股暖流肆意奔淌著,她知道這個男人是對她全身心的信任和愛,所以才願意把一切包括一個男人最重要的夢想都迫不及待地跟她進行分享。

王旭東就這麼淡淡地說著,就好像他說的並不是一個充滿野心的商業構想,而是一件很普通的事情,但是他身上所散發出來的那種氣勢卻充滿了不容置疑。

蘇婉琪已經呆住了,她獃獃地看著眼前這個男人,好像他忽然間變得陌生了一樣。王旭東看著她的眼神,笑著說道:「怎麼,覺得我是在吹牛皮,不相信我能夠做得到?」

蘇婉琪這才回過神來,搖搖頭說道:「不,如果是別的任何人跟我說這些,我都會覺得是在吹牛皮,可是你說出來,我相信你做得到,而且會比你說的還要宏大。」

其實王旭東不知道蘇婉琪此刻的心潮起伏,聽著王旭東說這些,看著他意氣風發的樣子,她的思緒不知不覺當中已經飄出去很遠,甚至於回到了他們剛認識的那個時候,如果那時候王旭東說這些話,或者換成任何一個人告訴他未來王旭東會做到如今這個規模,她都說什麼都不可能相信,估計只會覺得說這話的一定是瘋了。

可是現實擺在眼前,她是親眼看著當初的那個玩世不恭的小保安,一步步走到今天,從一個小小的私人作坊到如今三家業績以億為基數的老闆,這不是奇迹還有什麼是奇迹?而眼前的這個人,就是一手創造奇迹的人。

王旭東笑一笑,「知我信我者,我老婆也。」說著湊上來要去親蘇婉琪被蘇婉琪躲開了。隨即蘇婉琪皺著眉頭說道:「你說的這些,我的確是相信你能辦得到,問題是時間在這裡擺著,之前也是你說的,我們的辦公場所不容再拖延下去了,所以你才找新的地點,但是這塊地方,說實話如果是做工業園,那是一點問題都沒有,但是這個事情要政府牽頭,我們一家哪怕是你手頭三家企業在一起,也遠遠不夠。如果這事情沒有政府的首肯,那我們根本做不起來。所以這個不是我們能夠決定的,一旦這塊地政府有任何別的規劃,那你的計劃就都全盤的泡湯了。」 「還有,我承認你說的這些,我們的未來發展的確是有著極大的需求,但是目前來說,短時期內我們沒有這個需求,更多的是沒有這個能力,我也恨不得是我們能夠直接拿下這一整塊地,然後直接開工建設,但是問題是我們的資金,年底了報表還在結算,目前沒有一個具體的數值,不過,業績和盈利遠超出我們當初的預估是肯定的。但是距離拿這樣的地還是有很大的差距,你別忘了我們還是要有限把辦公場所的問題解決掉,這個費用目前來說都還要採取分批付款方式。所以我不知道你具體要怎麼樣操作,怎麼去拿這塊地,哪來這個錢。」

蘇婉琪一貫就是這麼的實事求是,她考慮的永遠都是最現實的問題,不過也正是這樣,她和王旭東形成了互補,她的務實、嚴謹跟王旭東的奔放不羈和天馬行空正好互為補充。

「除非……」她看著王旭東,眼神有些發亮:「我雖然有時候都覺得你很神秘,不知道你到底有多少的能量,但是我知道你的關係非常的廣,也許會有更深層次的人脈或者是其他的資源。說實話,可能是一種直覺吧,我覺得你有這個能力,但是你未必會願意用這種手段。」

「而這塊地,本身名彙集團拍下來的價格,就是走了一些其他的手續,最終能夠拿下這塊地,你可以說他不合理,但是這個事情既然已經發生了,那不合理也變成了合理,所以我們也完全可以想辦法,讓這塊地不公開拍賣,然後,我們用跟名匯同樣的價格去拿下這塊地。那這個價格我們完全可以接受。」

「而且我們可以逐步的進行開發,先去跟政府合作進行工業園區的建設和改造,然後招商引資進來,然後一步步的實現包括你所有的願望,我們的辦公場所入駐,還有物業和安保的分部往這裡進行拓展,我們的工廠,還有未來更多的企業,包括你要給員工的福利宿舍和房子,還有更多更優厚的待遇,都完全可以實現。」

蘇婉琪似乎是越說越激動,而王旭東則是一句話都沒有說,也沒有打斷她,就那麼靜靜地聽她說著。

「當然,我知道這樣的方式可能不正規,甚至於說白了不合法,最主要的是你的性格絕對會非常的抵觸。但是你要知道,名彙集團拿這塊地,是為了騙錢,是為了爭取他們集團的利益,你從一開始的出發點就跟他不同,你是為了你的情懷為了更多的人。我相信,在你的手中,這塊地最終會發揮出它最大的價值,造福更多的人,到時候創造出來的社會價值還有各種稅費,足夠填補上這塊地一時的虧空。這才是真正的意義所在。同樣是一把刀,能救人也能殺人,全看是誰在用,怎麼去用它。」

「所以,如果你沒有這個門路就算了,如果有,旭東,我建議你可以大膽一點,非常時期用非常手段,只要你能夠記住你的出發點就行。」

王旭東看著蘇婉琪,很久才說了一句:「這是你的想法?都說完了?」

蘇婉琪點點頭,然後看著王旭東笑一笑,非常平靜地說著:「婉琪,我不會這麼做的。」

「首先不說能不能的這個問題,而是我壓根就從來沒有想過這麼去操作。這塊地,永遠都是國家的地,當初李明輝通過一系列非法的手段去拿到這塊地,就已經給國家造成了重大的損失。而我之所以現在要用這塊地,本身就是為了給國家給更多的人去創造財富,你要我先去從國家手裡去偷這個錢,去造成再一次的損失,我真的做不到。」

「你說的對,他李明輝能這麼做,那我王旭東為什麼不可以,而且他李明輝是為了騙錢,我是為了給大家賺錢,我完全可以這麼做,但是我沒有辦法說服我自己。 鑒寶直播間 就好比是殺了一個人,犯法就是犯法了,而被殺的能夠人因此丟了一條命,再也就不回來。不管是什麼樣的原因,都是觸犯了法律,不可能說我因為救了其他的人,就可以讓這個被殺的人活過來。尤其是這個人本來完全不必死,完全有其他的形式,就包括這塊地,完全可以用更合理的價格拍賣出去,以後也同樣會創造出更多的價值。」

「土地包括所有的資源都是國家的財產,任何人以任何的形式去侵佔去偷竊,沒有任何的理由。更何況本身這塊地之前造成了那麼大的損失,現在的階段就要去想辦法彌補。」

王旭東平靜地說著,「婉琪,別的任何事情都可以商量,唯獨這件事沒有商量。我哪怕是另找別的地方,或者是拼著東琪和其他的發展不要,我也做不出這種事。」

「我知道這樣一說顯得我更加的蠢了,有便宜不佔,這不是蠢是什麼?更何況,別人都佔了。可我情願這麼蠢,希望你能夠理解我,因為你是我最親最愛的人,所以我跟你說這些,所以我希望你能夠理解我。」

王旭東看著蘇婉琪,蘇婉琪幾乎是從來沒有見過他用這麼嚴肅這麼鄭重的口氣在說話,可以想象,王旭東的確是非常的認真,半點都沒有在開玩笑。

蘇婉琪看著他,忽然間沒有憋住,狠狠地在他鼻子上颳了一下然後笑出聲來:「虧你自己知道你蠢,還真是蠢透了。」

「你沒有開玩笑,我在開玩笑你聽不出來?」蘇婉琪笑著,摟住王旭東的肩膀,一臉幸福地說著:「我知道你不是這種人,所以故意說這話逗逗你,你如果真的同意瞭然后這麼干,那就不是我認識的王旭東了。」

「你呢?你是不是太不了解我了?真以為我會像你提出這樣的想法?」蘇婉琪不依不饒地說著,「我要是這樣沒有原則,連這種沒有底線的事情都做的人,你還會選擇我嗎?」

王旭東苦笑一下,其實他當然是知道蘇婉琪是什麼樣的人,但是他不得配合蘇婉琪么?

「我喜歡你,沒有任何的理由,哪怕你真的有這樣的心思,哪怕你是個壞人,我也還是會喜歡你。當然了,我會想辦法去改變你阻止你做錯事,如果你真的犯了錯,那我會在你身後去幫你彌補這個結果,然後永遠地陪著你等著你。」

本來正說著嚴肅的正事,忽然間轉換到情話模式,蘇婉琪的臉又不受控制地紅了,她帶著些羞澀但是更多的是得意慢慢地說著:「這才是我認識的王旭東。」 「我所認識的王旭東,雖然是個花心大蘿蔔,說話做事看起來一點都不正經,弔兒郎當,可是他也有他的聰明才智,別人永遠猜不透看不透他,最主要的是他有他的理想和抱負,而且他有他的原則,雖然有時候看起來很滑頭,但是在大是大非面前從來不會退讓半分。」

蘇婉琪用開玩笑的語氣扳著手指頭一樣樣地數著:「這才是我喜歡的那個王旭東。」

王旭東都不知道該是哭還是笑了:「求老婆大人明示,這到底是誇我還是損我的?我怎麼聽不出來是好話還是壞話?」

「還有,別的我都能認,這個花心大蘿蔔要怎麼說?我對你一片忠心是日月可鑒。」王旭東笑著說道。

但是他剛說完,腦海里忽然間不自覺地想到了那一晚上跟張曉芸,那錯誤瘋狂的一夜……他的笑容頓時僵住了,隨即迅速地恢復正常。

有些事情,錯已經鑄成,無可挽回,只能把傷害減少到最小。而且他並沒有騙蘇婉琪,他最愛的只有蘇婉琪。

「你怎麼不是了?我說你說你就是!怎麼,現在還沒結婚我說話就不管用了?」

蘇婉琪也難得地俏皮假裝強勢了一回,故意氣呼呼地說著,這樣的表情反而更加的可愛。

蘇婉琪並沒有注意到他神色那一剎那的變化,實際上她想到的是江邊那一晚上她看到的擁抱在一起的兩個人,還有林曉雅在王旭東唇上落下的那一吻,想到那股畫面,她的腦海中不自覺地就有一股淡淡的陰影。

何況,哪裡只是一個林曉雅,還有秦可欣,還有張曉芸……憑女人的直覺蘇婉琪都能夠感覺到,張曉芸對王旭東絕對不一般。

也許,這就是註定的,她愛上了一個非凡的優秀的男人,像王旭東這樣的男人,註定不可能只有她一個人會慧眼識珠,會有很多女人同樣被她所吸引。

但是有一點是確定的,王旭東愛的是她,所以最終選擇的是她,他這樣的人是不會被任何的因素綁架,只會去聽從自己的內心,所以,這就證明了他對她的愛,這就足夠了。

這樣一想,蘇婉琪內心的陰霾逐漸地淡去,但是隨即又皺起了眉頭:「不開玩笑了,說正事。我剛才雖然只是故意跟你那麼說,可是現實的情況的確擺在這裡,這個政策跟錢的事情怎麼樣解決? 修仙瑣錄 不想辦法搞定,那我們說什麼都是空談。」

王旭東笑一笑說道:「首先是工業園區的問題,這個你不用擔心,你別忘了政府比我們考慮問題更全面也更宏觀,我們要帶動的是東琪是三家企業和未來七天企業的發展,而他們作為更高的層面是要考慮到全東海乃至於全社會的發展,所以這塊地他們更加不可能荒廢。」

「只不過此前因為轉讓當中出現的爭議,所以目前還沒有公開處理,但是你放心好了,這個計劃會實施的,而且,就在這個信念前後,會儘快地開始,因為他們也想儘快地利用好這塊地,帶來更多的發展機會。不然我不會拿一個沒有保障的東西來跟你說夢話。」

「至於說到錢,還有說到這塊地要怎麼樣操作,我的打算是一步一步來……」

因為冬天的風確實很冷,尤其是這邊都是荒涼的野地,半點遮擋都沒有,所以王旭東細心地把蘇婉琪的衣服給她拉好,又握著她的手搓著幫她取暖,一邊摟著蘇婉琪慢慢地走著,一邊跟蘇婉琪說著,蘇婉琪一再驚奇地瞪大了眼睛,她的確是不知道王旭東到底還有多少的招。

不過她知道的是,有這個男人在,也許就不存在解決不了的問題。

跟蘇婉琪把自己的想法都說了一遍之後,蘇婉琪再也找不到任何反對或者拒絕的理由,她也可以想象得到,王旭東所說的這些如果都能夠實現,那東琪,或者說未來王旭東的集團,不僅會成為東海乃至全國一流的企業,更主要的是員工的福利、向心力團結力和創造力都會達到一個無人能夠企及的高度。

而她能夠做的,就是無條件地支持這個男人,哪怕他是做夢,她也會陪他一起做夢。

回到東海以後,王旭東就開始著手處理這件事情,首先是聯繫張浩天,然後是張浩天牽頭,聯繫其他的部門,一層層的去處理這個事情。主要是因為這塊地之前已經被轉讓出去,而名彙集團早已經破產,現在正處於清算的一個階段,這塊地塊屬於追回的資產,正式收回也要經過一些手續,而且也的確是有很多人打這塊地的主意,畢竟名彙集團的下場雖然在那裡擺著,但是依然有很多人抵擋不住利益的誘惑,所以牽扯到的方方面面是有些麻煩的。

王旭東那天看到這塊地以後,就去跟張浩天做了商量,張浩天其實對於這種歷史遺留問題也很是頭疼,也在積極地想辦法解決,王旭東的這通電話,實際上是正好戳中他的心事,兩個人就在電話裡頭商量了一下,首先是王旭東得到了保證,這塊地政府接下來一定會合理開發,不會再出現像之前名彙集團那種情況白白地荒廢著,這一塊政府是的確有意向去進行開發,而且已經快要出台方案了。

也正是因為有張浩天的這個保證,王旭東才敢跟蘇婉琪那麼說,才敢提出自己的計劃。

張浩天也很明白地跟王旭東說了,如果王旭東有這個開發的意願,那他會去配合盡量地去疏通關節,去幫忙處理爭取最大的政策和其他方面的優惠。對這一點王旭東接受了,他絕對不會說去侵佔國家的資產,而張浩天本身也是個有原則的人,哪怕是知道他的這個背後的目的,知道更多的是因為老頭子的話王旭東才會這樣一步步擴張,但是他也不可能說去出賣國家的利益,只會在原則範圍內去儘可能地幫王旭東去爭取。

而王旭東也把他跟蘇婉琪所說的對這塊地的利用計劃跟張浩天去和盤托出,對張浩天他沒有任何好隱瞞的,他的計劃合情合理,也充分地考慮到了各方面的利益,同時還保證了原則性的問題,所以張浩天思考了一下,也支持他的想法,等於說他現在辦公場所的地點就這麼確定了下來。

就這樣一直忙到了元旦當天。說起來這天是法定節假日,所有的公司都放假,東琪也給辦公室放了假,生產線上則是實行輪班制,自願加班的是三倍工資,另外還有過節費和餐補,所以自願加班的人數不少,節假日對於生產沒有任何的影響。

安保和物業這邊也是一樣,行政和後勤這些的,還有所有的員工,值班的一律是三倍工資,其他的正常崗位則是放假。

不過,這些都是對於員工的,王旭東這個老闆是想都不要想了,元旦這天他還在物業公司的辦公室里,跟林婷婷核對著東西。

林婷婷正一板一眼地跟王旭東彙報著她的情況。 林婷婷面容明顯有些疲憊,眼睛都明顯帶著血絲,這一陣子,她一直都像個陀螺一樣連軸轉地在忙著,就這她都是剛從吳山回來,馬不停蹄地立馬來到辦公室里跟王旭東碰頭去開這個小會。不過她的精神依舊是十分的飽滿。

「在西州和吳山前期的宣傳我們是提前一步已經鋪開,提前一步進行造勢,而人員的招聘和培訓也都同步展開,機構和人員的配置方面,完全是按照我們東海這邊的規模去進行,一個方面是因為這兩個城市的發展水平也是相當高,而且東海市目前存在著人口過多,物價、消費水平和房價持續過高,所以人口和資源逐漸向這兩個城市轉移和傾斜的現象,未來的發展潛力非常的大,房價包括物業都會有大規模升值的空間,這也是我們把對外擴張的第一步選在這兩個城市的原因。其次最主要的是不管是如何發展,都首先要保證的是我們的品質不變,服務水準更不會變。」

這是王旭東一直以來對他們所有人強調的,而林婷婷在執行這方面顯然是十分的認真和嚴格,所以王旭東也是讚許地點頭,他對於林婷婷的工作確實挑不出來什麼毛病。

「安保方面,我們第一批需要的兩個公司一共一百八十人都已經培訓完畢,隨時可以上崗。」

「業務組目前是儲備了二十個人,作為前期第一批,後面還會再視具體的市場情況去進行擴充,管理和行政後勤則是按照目前的標準來。」

「具體的管理方面我這邊肯定還是要以東海為主,所以目前是打算派張林以副總經理的身份去西州坐鎮,吳山這邊是葉文全,這兩個人我都跟他們去談過了,如果表現比較好,在管理和協調能力、組織架構的維護以及業務的開展方面能夠完成考核標準,下一步我會向王總你這邊申請,他們正式任職西州、吳山兩邊分公司的總經理職位。」

這兩個人也都是林婷婷到了物業公司這邊以後,一手培養出來的人,王旭東也一直跟他們所有人強調,特別是到了林婷婷、李小天他們這個級別以後,培養人才就成了比做好他們自己工作更重要的事情了,而這兩個人林婷婷之前也都給王旭東說過他們的情況包括業績和管理各個方面,王旭東也是比較滿意的,確實不可能說讓林婷婷這樣三個城市來回跑,這樣的安排他完全沒有意見。

「這個方面你去安排,物業公司我等於是徹底的交給你了,我只提供支持,還有監督結果,我只會問你要結果。你用什麼人我不管,只要結果是好的就行。」

這也是王旭東一貫的管理方式或者是他的性格,他要用人那就是全盤的信任,這樣減輕他的工作量,工作效率也會更高,最主要的是有了這樣的信任和支持給人的感受是完全不一樣的。

林婷婷點點頭:「好的王總,我明白。然後考慮到我們畢竟是外地公司進駐,可能前期難度和風險會比我們之前應對其他競爭對手情況還要嚴重,所以我提前跟安保公司那邊要了三十個人,分派在兩邊公司,保證日常的工作和其他各方面的安全。」

這個是沒有辦法的事情,林婷婷經歷了物業公司從無到有的過程,是最有發言權也是經歷最多的,她是深刻地知道,物業公司這一塊水很深,尤其是像他們這樣的出動了很多人的利益,所以難免招來很多的麻煩,她之前沒少遇到這種威脅和恐嚇,所以在創建分公司的時候,為了儘可能的保證人員的安全,她也是煞費苦心。

「然後還有社會關係方面需要打點的也非常多,這一塊我讓他們專門去安排人進行外聯,目前暫時因為人員比較少,沒有單獨成立外聯部門,就暫屬於行政部門。」

「所以到目前為止,我們的初步架構都已經完善下來,加上王總你之前把公司的證件和資質審批都拿到手,所以等到元旦過後,等於說就可以開始運營了。」

「而作為前期的業務儲備,我們是在宣傳期間就已經派了我們這邊的一批老業務帶著培訓過以後的本地的新業務,去到兩個城市去積極地與當地一些新樓盤進行聯繫和接洽,這是一項未雨綢繆的前期準備,因為我們的品牌形象還有市場認可度都比較高,所以反響還可以,目前來說因為公司還沒有正式開始運營,所以還不能到簽合同立項的階段,等到元旦過後公司正式運營,那就開始正式的去就合同的方向去進行詳細的商榷,目前來說,這樣的資源我們手上有五家,也就等於是簽約可能非常大的小區。」

「除了人員的業務開展,我們還進行了宣傳,這方面我們花了是各十萬,在兩個城市的各大主要自媒體平台上進行投放廣告進行宣傳,都是我們經過調查,粉絲基礎雄厚、參與度和活躍度較高的,這樣的做法是針對已經有物業進駐但是服務較差的小區,讓民眾有一個對比和選擇。然後我們還做了一些問卷調查,包括物業滿意度和大家心目中物業的標準等等。這樣一共算下來,我們的前期投入兩家公司在一起……」

林婷婷滔滔不絕地說著,她手裡頭準備的有材料,但是根本連看都沒有看一眼,顯然是所有這些她都已經是爛熟於心。

「這是兩家新公司的情況,可以說是基本上完成了前期的構建,下一步就是正式的運營和業績了。」

「東海這邊,這一個月我們一共是拿下來九個小區,每個月收取的費用增加了一千六百九十萬,利潤方面每個月增加了是五百萬。另外我們手裡頭有六個小區還在進一步的接洽,其中有三個是在因為合同的具體條款還在進行商談,大的問題倒是沒有,年前可以完成簽約。再加上我們前面幾個月一共拿下來的小區,預計我們到時候一共是有十九個小區,總業績能夠達到八千兩百萬,利潤達到兩千九百萬左右。」 「這個是預估的,我給業務部下達的命令是盡量爭取把另外幾個小區也拿下,目標是年底衝刺一個億的營收。」

說到這裡的時候,林婷婷終於是掩飾不住興奮,臉上也是神采奕奕,畢竟這都是她一點一滴付出的結果,尤其是最初的時候,物業公司剛成立那會,面臨重重的困難,業績更是十分的渺茫,那時候林婷婷的目標是年底做到五個項目,營收超過三千五百萬。

而現在目前達成的結果,就已經超出這個目標許多倍了。 女神姐姐愛上我 顯然在最初的時候他們都完全沒有想到過會是這個結果,那時候物業開展起來困難重重,一個新的公司,沒有任何的底子,卻要和市面上那些根深蒂固有著雄厚資本乃至於有著強大勢力的老公司搶飯碗,那時候王旭東甚至於都沒有想過今年能夠盈利,在他看來,只要能夠把公司架構起來能夠正常維持運營,不要虧損就行了。

尤其是物業公司成立以後,他就沒有管過事,只除了遇到那些有人來找茬之類林婷婷一個女孩子解決不了的問題他才會出面,其他的事情全靠著林婷婷帶著下面的人在做。

這不光是一個個的數字,更是林婷婷帶著全物業公司上下,付出了多少的辛苦經歷過多少次的談判,更是面臨著一重又一重的危機,最終拿下的這個結果,這其中有多少的辛苦乃至於委屈,就只有林婷婷自己最清楚。尤其是她一個女孩子沒少面臨各種威脅,但是她都還是挺過來了,還拿出了這樣的一份成績。也不怪這樣的數字她會激動。

王旭東微笑著,沖她豎起一個大拇指:「恭喜林總,年入過百萬了,回頭還有額外的獎金,這些我都不管了,你自己去找財務給你自己發去吧。」

當然,話是這麼說,他肯定會給林婷婷額外的一份獎金,因為他知道,這個姑娘這一年尤其是接手物業公司以後實在是太辛苦了,這個成績是理所當然的,而且這僅僅是一個開始,未來分公司陸續開起來,本部的業務還在進一步擴展,林婷婷獲得的只會更多,而這也是她應得的。

林婷婷聽他這話愣了一下,隨即反應過來,因為王旭東說過,物業公司是給她百分之十的乾股的,那她按照這個盈利去拿分紅,確實是過百萬了。

「其實如果你留在東琪,可能拿的不止這些,也不用這麼的累。包括其實當時我自己也覺得這樣的安排對你來說並不公平,但是沒有辦法,我需要人手,而你是最合適的。就這樣就把你給調過來了。我知道做出這個決定對你來說是艱難的,而更艱難的是後面的路程。我很高興,婷婷,你選擇了這條路,而且你走的很穩很棒。」

「目前的這個回報,跟你的付出來說不算成正比,我知道你的付出,也相信你的能力,也會給予你一定的補償。但是我能夠給你的始終都是有限的,更多的應該是你為自己去爭取去奮鬥的,所以我當時給你乾股就是這個原因。而且,物業公司也只是你的一個起步,現在的辛苦,以後會為你換來更多的結果。」

林婷婷眼圈一下子就紅了,眼淚眼看著就要奪眶而出,她硬生生地忍住了,依舊是保持著微笑說道:「王總,其實你不需要對我說這些,更不需要給我別的任何的東西。我一直都知道你做任何的事情任何的安排都是有你的道理,你讓我來物業公司,一定是你看重我覺得我能做好這份工作,這是你對我的信任,我不能辜負你,所以不管怎麼樣我也會去做好,讓你明白你沒有看錯人。」

「而且,我本身就是你的員工你的下屬,你有任何的調動都完全可以直接安排,根本不需要徵求我的同意,可你還是給了我自己選擇的權利,你給了我充分的尊重,更不用說我接手之後你對我是完全的信任,給我的只有支持,給了我極大的放手去發揮的空間,我才能夠儘可能的發揮。」

「還有物質上的,要不是你主動借錢給我們,我和我男朋友就算是努力打拚能夠趕上方家上漲的速度,也要損失一大筆錢。王總你是知道的,我們這些人,之前在洛美一個月拿的也不過就是那點錢,離開洛美去到任何別的一家公司,無非做的好也就是一個月一兩萬,加上年終獎也就幾萬塊錢,你給我們這些人的,是大家從前想都不敢想的。所以我沒有理由不努力,不然的話根本對不起你給的這些。」

林婷婷一直是個特別沉穩的性格,也很理智,因為蘇婉琪帶出來的人都會受她影響,林婷婷很少有這樣動情流露的時刻,也確實她是說的都是自己最心裡的話。

王旭東笑了:「真是傻姑娘,這些不是我給你的,是你自己努力得來的。當初洛美那麼多人,為什麼我只選擇了你們這些人?是因為你們有這個能力,我只不過是給了你們一個合適的平台,讓你們不至於被埋沒,能夠有一個更好的發揮。而東琪那麼多人,為什麼我又選擇讓你來,也是因為我知道你能夠勝任,這一切的機會和結果都是靠你的能力和你的努力得來的。」

「好好加油,記住,這只是一個開始。以後會有更廣闊的空間,只要你有這個決心和意願,我會不斷為你們創造更多的平台。」

林婷婷用力點著頭,她知道王旭東絕對不是在給她畫餅,而是切切實實的說到就一定會做到。

「對了,還有一件事,因為現在是元旦加上馬上年底,所以我們準備為了提升業主的滿意度,準備是要給業主送一些米面糧油之類的生活用品,就是表示一下心意,體現我們物業對業主的關懷,也是感謝他們對於我們工作的支持。然後是準備在各個小區開展一下聯誼活動……」

王旭東不假思索地說道:「這個主意不錯,也的確是我們應該做的,那要做就好好的做一下,把各種細節都完善,搞一些有意義的活動,增加業主們的參與和互動,反正物業跟業主的關係一定要搞好一定要讓他們對我們保持著高度的認可。然後適當地可以安排人做一下文案放到微博上面,或者找一些自媒體之類進行一下傳播,這個你最在行,具體怎麼樣操作你看著辦。具體費用的事情你現在是老總,你自己跟財務協商。這樣的活動你自己能搞定,就沒有必要跟我說,我只要看結果就可以了。」

這就是王旭東的風格,你說他偷懶也好,放權也好,但是他這麼做,結果卻從來沒有令他失望過。 林婷婷笑了,她也已經是習慣了王旭東的風格,於是點點頭:「行,具體的方案我再進一步跟大家討論然後商定。」

毒後逆天:至尊大小姐 「然後還有一件事情,之前王總你讓我調查的,洛美的情況。現在是有了一些結果,我覺得應該跟你說一下。」林婷婷說著,神情又變得嚴肅起來。

王旭東的神情也變得認真起來,他知道林婷婷這個樣子,很顯然是洛美的情況不僅僅是不如人意那麼簡單,更何況他之前就已經知道了洛美現在越來越差。

「我先前從以前同事那裡了解過一些情況,但是沒有具體的數據支持,現在因為你讓我去調查,所以我除了找他們意外,又想了一些其他的辦法,去找一些商業調查人員拿到了一些信息。」

「首先是洛美已經被賣掉了,這個上次就已經跟王總你說過了,本身洛美是包括公司,以及下面的制衣廠兩個分廠,還有二十多家門店和專櫃,這些你在洛美呆過還負責過許多的具體事情,所以你也都是知道的。」

「洛美當時是被打包賣出去的,包括這些門店還有廠房。其實一直以來,洛美對於集團總部來說都是一個負累,很早之前集團總部都想把洛美關掉,或者轉換成其他的產業,只不過蘇總接手之後一直在努力去改革,所以經營方面有了很大的起色,但是後面一場火災又把這些努力不說打回原形,但是也確實損失慘重,所以公司的經營狀況並不算太好。」

「而且,一直以來,門店也只是形象店,而不是自營店,所以實際上這個並不值錢,主要值錢的就是廠房和設備,還有最主要的特別是秦總監在的時候主打的設計這些的,還有就是洛美到這個品牌,但是呢秦總監走了以後設計這一塊也就是那麼回事,更何況每個公司在這方面的理念都不同,這個沒有辦法去進行估價。」

「然後就是品牌這一塊,人家也沒有要。所以實際上現在洛美等於是已經不存在了。保留下來的就只有公司和廠房,也都已經換了名字,換上了人家自己的品牌。所以,實際上就等於是人家只要了公司作為一個殼子,然後廠房設備這些的,所以最終……」

林婷婷說著,苦笑了一下,「等於是按照這些廠房設備的價格,同時還要算上折舊和其他的費用,特別是一號工廠還發生過火災,所以最終賣出去的價格是六千萬。」

王旭東聽到這個數字的時候,眉頭狠狠地擰了一下。

六千萬,這個數字只能說,簡直是可笑。王旭東雖然在洛美的時候每天弔兒郎當看著是一直在混日子,但是他好歹也做過副總、也幫忙聯繫過和華海之間的合作,還有包括後面的活在,當時為了恢復生產儘可能地挽回損失,他記得非常的清楚,是整整需要一個億,然後他雖然是走了張浩天的後門,但是一樣是因為洛美公司當時的實力,所以還是貸到了這一個億。同時為了緩解資金短缺他又找郭鈺借了五千萬。

光是挽回一場火災的損失就投入了這麼多,就不用說每一季服裝上新之後回款也都是不止這六千萬,還有日常的那些各方面的投資、各種渠道和經銷商以及其他的關係,這是多麼龐大的一筆資產,更不用說一直以來蘇婉琪、秦可欣,還有林婷婷所有他們這些人付出的心血。

結果到頭來,就賣了區區的六千萬。六千萬的價格就毀掉了一個正在發展的企業,如果依然是蘇婉琪和秦可欣林婷婷他們這些人在,雖然說當時蘇婉琪在管理理念上海很聲音還不成熟,但是她也在一點點改進這,王旭東相信,洛美會慢慢變成六個億然後更多,結果,就永遠地停止在了六千萬,這個數字簡直是洛美的恥辱柱。

王旭東完全無法想象蘇婉琪要是聽到這個消息會是什麼樣的反應,反正他的內心裡就只有憤怒。

林婷婷顯然對於他的感受完全能夠感同身受,所以苦笑著說道:「如果是買廠房和設備的話,這個價格也還算可以,但是,對於實際上的當時正在發展中的洛美來說,這個價格已經是跳樓價了,反正,辛苦經營了那麼久,蘇總更是一直在盡心儘力地把品牌打出去,全國到處開店,還有秦總監那時候的設計,國際上都拿大獎的……這一切,在資本面前,或者說在楊氏集團面前,一文不值。」

「他們無心去經營服裝行業,尤其是蘇總一直以來的想法都是讓洛美去走高端路線,而任何一個知名品牌都是需要長時間可能是十几几十年的投入和積累,當然東琪是個例外,整個行業裡頭都不會有第二個東琪。顯然楊氏集團不願意承擔這樣的投入,他們更熱衷於短期內能夠帶來較高收益的產業和投資,所以,六千萬把一個等同於雞肋的資產剝離出去,回籠的資金拿來做其他的產業布局,這樣也沒有任何的不對。」

「只是可惜了洛美,本來是非常有希望躋身知名品牌的行列,成為行業內一塊善良的金字招牌、國內服飾中獨樹一幟的潮流,結果,就夭折在了這些人的手中。」

林婷婷說著,還是沒有忍住憤慨和痛惜,咬著嘴唇顯然是非常的難過。他們這一批都是跟著蘇婉琪踏踏實實地付出過,經歷過洛美種種至關重要的階段,對於洛美都是實打實的感情。

「而且,經歷過這一番的易主以後,新的這家公司並不怎麼樣,依然是做服裝這一塊,但是在設計上還有品牌形象的樹立方面完全不像之前蘇總那樣捨得下血本,只是追求快速的回收成本實現盈利,所以對於品質並不注重,衣服的質量經常出現問題,做工更是跟以前的洛美完全不可同日而語,口碑非常的差。」

「更過分的是他們在設計上經常是抄襲別家的創意,連著幾次被告侵權,然後法院判定了大筆的賠償並且是強制執行,同時禁止再對侵權的服裝產品進行售賣,所以貨品大量積壓,資金也無法及時的回籠。不僅經濟上是造成了大筆損失,最重要的是品牌形象受損,在客戶群體當中造成的影響非常不好,所以產品逐漸的滯銷,到後面被迫不停的關店收縮,一直到現在,品牌門店已經只剩下幾家,還都是開在縣城這樣的區域。」 「可想而知的是,這樣的經營狀況,連勉強維持都算不上,二號工廠曾經只能算是我們的備用,生產力只有一號工廠的百分之三十,結果現在完全的顛倒過來,二號工廠已經成為了他們的主力工廠,當然,是因為他們的經營狀況,二號工廠的生產力都已經是多餘,還經常會有各種庫存積壓,最後只能是剪標然後以成本價處理到下面一些渠道去。」

「而至於說一號工廠,因為生產能力比較強,所以現在已經淪為其他品牌的代工廠,這也成了這家公司的主要經濟來源,就靠著這個他們還在勉強維持,但是恐怕現在的情況是維持不了多久了。」

「我打聽到的,這個老闆實際上就是撈快錢出身,之所以到現在還沒有放棄,是因為他在收購的最初期實際上是賺了一筆的。他的賺錢方式就是成立一個新的品牌,先把這個品牌塑造的天花亂墜,然後以非常新潮的款式,還有相當有吸引力的價格,以及各種加盟的優惠政策,去吸引各種的加盟商,加盟商首先要繳納一大筆的加盟費用,這個費用可以退,但是實際上周期非常長,按照合同來說是要十年的時間保證經營存續下去,才能夠回收這筆資金。實際上一來都變作了他的現金池,他可以拿來去做其他方面的投資,包括現在最常見的一些高利息網路貸款。」

「還有就是,按照合同上的說明,只有經營到這個十年的時間才能夠拿回加盟費,而實際上按照他們這種暴力割韭菜的方式,很少有加盟商真正能夠堅持十年能夠回收這個成本的。」

「再加上,他們供給加盟商的價格十分優惠,但是前提是要大批量的鋪貨才能拿到這個價格,所以實際上是把這個銷售和資金的風險都轉嫁給了加盟商。然後利用這個花哨的品牌、各種廣告和看似新潮的款式,能夠在前期迅速地打開銷量和市場,但是後期就會出現種種的質量問題,也不再有品牌的廣告和其他方面的支持,就會出現銷量急劇下滑,最終門店只能是關張大吉。也就是這一波韭菜收割完畢。」

「那緊跟著,他們就會成立一個新的品牌,然後繼續重複這個模式這個套路,繼續去圈錢,所以這就是他們當初為什麼不肯花錢買下洛美這個品牌,因為跟他們這麼圈錢的理念壓根就不符合。」林婷婷譏諷地說著,顯然她是對於這種模式充滿了鄙夷。

「再加上,當時楊氏集團急著甩掉洛美這個包袱,所以給了他們可乘之機,趁低吸納,光是這一波收購就為他們省去了天價費用。所以,哪怕是現在經營情況這麼差,他們也是把洛美壓榨到最後一滴都不剩。」

王旭東也是大開眼界:「我靠,還有這種操作,這年頭,真是賺什麼錢的人都有。」

蜜愛前妻:狼性總裁慢點寵 「這不就是遍地開花到處騙錢嗎?騙加盟商的錢,騙顧客的錢,還包括騙你說的那些什麼借貸款的人的錢。」王旭東搖搖頭,這種貪婪的圈錢模式簡直是聞所未聞。

「是啊,但是偏偏,他們走到程序都是正規的,包括合同也都是合法的,加盟商貪圖優惠心甘情願上當,顧客被那些新潮的服裝吸引,也是心甘情願掏錢包。包括他們的貸款也都是有合同支持。所以我們再怎麼覺得他們是騙子,也只能說這是高明的騙局。」

「結果洛美就是毀在了這樣一幫人手裡。」林婷婷憤憤不平道,隨即繼續說著,「現在已經是不錯了,因為國家對於抄襲和侵權這一塊的管控逐漸嚴格,懲罰力度也在不斷的加大,所以導致他們現在出現了危機。而且畢竟套路用多了,上當的人就少了。他們的這種模式漸漸的不太行了。」

「但是這種模式畢竟給他們帶來過巨大的利潤,所以我收集到的消息,他們目前是打算先把二號工廠賣出去,然後回籠一部分的資金,繼續去成立新的品牌,還是用這個套路再圈一波錢。」

林婷婷緊鎖著眉頭,神情非常的嚴肅:「他們還能不能用這種方式賺到錢,能轉到多少,那誰也不知道,但是再折騰下去,洛美就真的徹底的死了。工廠也四分五裂,員工大量流失。」

「誰都知道,他們這種模式已經到頭了,如果再換一個新的品牌,那也差不多是最後一波了。再下一步那很有可能就是要換一個其他的產業,繼續去收割新的韭菜了。只是,到那個時候,洛美真的就已經徹底不復存在了。」

「他們現在能把二號工廠賣掉,說明他們已經在逐步地放棄這個行業了。接下來很有可能是進軍其他的行業,那如果是跨度比較大比如說是賣保健品之類的,那洛美原有的廠房就算是還能夠保留,但是至少的,這個生產線是毫無用處了,按照他們的每一分錢都要榨乾的風格,很有可能會把生產線和設備通通的賣掉,包括一些技術工人,到時候也都會面臨失業。」

林婷婷說到這,沉默了好一會,一直在調整著自己的呼吸,顯然是心情十分的憤慨十分的激動。

而王旭東已經不自覺地又摸出煙開始抽,他也是用這樣的方式來平復自己的心情。因為他也的確是沒有想到,洛美面臨的是這樣的一個情形。

如果他能想到的話,那他絕對不會到這時候才讓林婷婷出手調查,才打算對洛美下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